【2013大師講座】東華校長吳茂昆、美國史丹福Malcolm Beasley及伊利諾伊香檳分校Laura Greene教授精彩演講(2)Q&A對談激盪跨界火光

記者|張郁笛(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整理|楊玲(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SHS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達人學苑」平臺5月2日假國立東華大學舉辦「大師講座」活動。活動主題為「面對未來生活的教育-高等教育中能力與智慧轉向問題」。

特別邀請美國國家科學院士史丹福大學物理系榮譽教授Malcolm Beasley及伊利諾伊香檳分校物理系講座教授Laura Greene來臺演講,由國立東華大學校長吳茂昆主持,兩位分享自身經驗、對跨科際教育的看法以及與現場觀眾進行精彩Q&A。

上一篇刊登當天精彩演講內容,以下則精華紀錄當天精彩Q&A對談內容。

從左至右為吳茂昆校長、Malcolm Beasley教授及Laura Greene教授。(圖片拍攝:楊玲)

Q1(觀眾):

教授,您剛剛演講的意思,是說科學和人文會自然而然地交會?

A(Malcolm Beasley):

目前國際上各種議題,都需要跨學科合作來解決。我們想表達的是,我們應該試著理解不同學科領域的思考脈絡。如果能不排斥或批評其他領域,生活會更加豐富。

Q2(觀眾):

能不能請教授再說多一點您對「教學」的看法?

A(Malcolm Beasley):

教育應該是要給學生自我學習的機會。最好的教學方法就是問學生問題,激發他們獨立思考。不過當然,這樣做有些學生可能會不太開心。

觀眾:我們現在已經知道,溝通非常重要。但現在人們的溝通,似乎已經限縮到網路虛擬世界中。

A(Malcolm Beasley):

我還是會試著給學生一點挑戰,再看結果如何。如果結果不是很理想也不用太著急,因為身為老師,我必須將自己培養得極具耐心。

Q3(觀眾):

如何練習溝通技巧?

A(Laura Greene):

必須盡可能的找機會練習。如果你不喜歡在公眾面前演說,就必須逼自己常常去做,例如參加戲劇演出或辯論社。我讀研究所的時候,所上女生很少,但我們每隔一兩個禮拜就會聚在一起吃午餐,並練習演講。講題不一定要和研究有關,可以是食譜或是任何話題。重點是我們可以藉此練習在一群人面前講話,並得到聽眾的回饋與建議。

Q4(觀眾):

人生中有哪些抉擇,造就了今日您的成就?

A(Malcolm Beasley):

我認為那不是單一的選擇,而是一連串的抉擇。而在這個過程中,我的想法也越來越成熟。除非你是天才,否則一般人在人生的路途上都是跌跌撞撞、搖擺不定。我很享受這個過程。遇到阻礙時,不要把它視作一件難事,而要把它當成一個有趣的挑戰。

A(Laura Greene):

性別刻板印象在我的成長過程中一直重複出現。我母親希望我成為一位老師,因為老師可以在家相夫教子。當我決定主修物理時,我母親很不高興。她說我會失業,而且找不到丈夫。我要說的是,當你真的很想做一件事,就一定要放手去做;就算失敗了,也沒什麼大不了。

A(Malcolm Beasley):

我在演講中提過,就讀於康乃爾大學時,我決定要轉到工程物理學系。我回家告訴我母親這個決定,她也不反對,只說:「聽起來很有趣。」我和她談完之後,發現她的書桌上有一本康乃爾大學的課程介紹。其中有幾頁做了記號,而那剛好是我要轉入系所的課程。原來我母親早已知道我會轉系,只是她沒直接告訴我該怎麼做,而是等我自己發現。

Q5(觀眾):

您在傳達全新或困難的知識時,要如何解決觀眾對新知的抗拒(例如:跟學文學的人解釋物理)?

A(Laura Greene):

我的求學過程中,曾經轉學、轉系。那讓我多花了六年的時間。當時看來很糟糕,但現在回過頭來看,是那時的決定造就了現在的我。所以做任何事都必須勇於嘗試,不試就永遠不知道結果如何。

A(Malcolm Beasley):

你必須協助你的聽眾,讓他們了解你為何要告訴他們這些,並找到你和他們的共同點,建立溝通基礎。

Q6(觀眾):

社會大眾期待大學畢業生找到「好工作」。

A(Malcolm Beasley):

首先,你可以閱讀賈柏斯和比爾蓋茲的自傳。記住,他們都沒完成大學學業,但仍然能有這麼高的成就。再來,你必須捫心自問,自己擁有的知識和技能,能讓你在五年內有何發展?你也許可以預見自己五年內的發展,但十年就很難了。世事一直在變動;你必須接受這個事實,並且接受這樣的不確定性。

Q7(觀眾):

跨領域合作可以處理哪些危機?

A(Laura Greene):

目前許多國際重大議題,例如氣候變遷和能源問題,都需要物理、工程、生物和心理學等領域的學者攜手合作。這些議題牽涉的專業領域太多了,甚致無法一一列舉。我們必須學習如何協力合作。人與人之間一定有些共通話題,例如我們可能都有配偶、小孩等等,這些都能幫助我們溝通。我相信科學家之間無愛的溝通,是世界和平的關鍵。

A(Malcolm Beasley):

我認為價值觀衝突出現時,是人文學科觀點最能做出貢獻的時候。這是因為我們都是人類,人文關懷是我們的共同點;也因為人文學科重視各族群不同的自我認同,更能達到兼容並蓄的效果。

Q8(觀眾):

身為學生,我們知道溝通的重要性,但我們不知道溝通的方法。

A(Laura Greene):

我沒有標準答案。我想我們都必須要不斷嘗試,和別人討論如何做到有效溝通。

A(Malcolm Beasley):

我認為我們要做的,就是參加更多討論,不斷嘗試。

A(Laura Greene):

我們可以試著認識與自己的學科相近,甚或不同的領域。新的時代也帶來新的挑戰,需要跨領域合作才能解決。學生們可以在透過課堂、社團、或其他休閒活動的機會認識其他學科的同學。

Q9(觀眾):

能不能再講一下您演講中提到的中學英文老師?

A(Malcolm Beasley):

那位老師曾在美國海軍服役。他擔任教師時,決定要幫助學生的人生進程。所以就像我在演講中說的,他在學生心中埋下重要的概念。另外,他也很有耐心。這對為人師者非常重要。

A(Malcolm Beasley):

大學生應該學好自己的主修,同時認識其他領域的重要觀念。我修哲學和藝術史時,也許成績不是最好,但我因此學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這樣的學習經驗非常珍貴。

A(Malcolm Beasley):

我認為我們的工作是讓學生看得更遠。現在世界各地的學生都習慣照既定模式走,像是念大學、找工作等等。長遠來看,這對全人類不見得是件好事。所以我們必須提醒他們,引導他們走向創新與進步。

Q10(觀眾):

能不能分享一些課程設計的方式?

A(Malcolm Beasley):

很多課程已經開始採用小班教學和小組討論,讓修課的大學部學生試著自己做研究。教授不再是對大班同學講課,而是和一小群學生面對面對談,也許還會邀學生到家裡討論並用餐。這對大學生來說可能有點困難,但老師和學生都很享受這樣的過程。

Q11(觀眾):

我認為老師的工作不是教導學生,而是引導學生、啟發學生,並像伯樂依樣,發現學生的才能。

A(Laura Greene):

美國大學的必修學分較少。有些學生會因此受益,但有些人也可能搖擺不定,換了一個又一個主修。不過,觸類旁通的學生很受就業市場歡迎,而且如果他們決定繼續升學,跨學科的基礎也有助於他們碩士階段的研究。

A(Malcolm Beasley):

另外還有一個逐漸普遍的現象,就是讓大學生獨立寫小論文。學生們要自行想出研究問題並進行研究,最後必須繳交報告紙本,並口頭簡報研究成果。紙本和口頭報告都是溝通的絕佳機會;對很多學生來說,這是溝通能力的第一課。

Q12(觀眾):

我所屬的機關目前舉辦了一個工作坊。我們找了十大重要議題,請講者針對這些問題進行演說。為了讓活動更有成效,我們師法TED Talk,將演講的長度限制於十五分鐘左右。這對講者的溝通能力是很大挑戰。我想請問教授,您對我們這個活動有沒有什麼建議?活動要成功,是否還需要哪些改進?

A(Laura Greene):

在我主持的一個計畫中,我們讓學生在三年級下學期修一門「物理學研究導論」。那是門量化研究的寫作課程,老師會指導學生撰寫研究的摘要、圖表文字說明以及製圖。另外也會有科學倫理、出版、合作等課程內容。這門課要求學生大量寫作並上台報告。而學期結束後,修課的學生可以利用暑假進行研究,並於大四上完成畢業論文。課程成效良好;其他大學也向我們學習,開設類似課程。

A(Malcolm Beasley):

要籌備一個計畫,首先要在籌畫時仔細審視、評估可行性。而實行一段時間後,必須檢討實際成效。計畫進行得不錯的話,還是可以盡量找出可改進的部分。最重要的是要去嘗試。你們可以先動手做,再慢慢摸索出對的方向。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