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領域科普紀錄片《蜂狂》 反思人與自然關係

 

記者|童靜瑩(九州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院前學術特定研究員)

就是今天!

1月17日晚間10:00 鎖定公視頻道《蜂狂》看顧你與下一代的健康

DSCF7672

每當食品安全有爭議時,ppm(百萬分率)便成為耳熟能詳的劑量單位。它像是個分隔嶺,區別出食品的安全與不安全。於是乎,比ppm再微小個千倍的ppb(十億分率)理所當然地被視為「微不足道」。然而事實顯示,微乎其微的可能性,正讓秉持著「天暖花好不做工,將來哪裡好過冬」的小蜜蜂們遭受無妄之災。

任教於哈佛大學公衛學院的呂陳生教授,帶領著《蜂狂》攝影團隊來到全球唯一親眼目睹蜂群瘋狂一幕的實驗合作蜂農。目擊者指著庭院大樹下的蜂箱說,「2011年冬天,我正要來看蜂箱,突然一大群蜜蜂傾巢而出,瞬間死亡,無數的屍體以蜂箱為軸成扇形狀分佈。」。他百思不得其解,原本應當在蜂巢中享受勤作工的甜美漿液的蜂群,為何會彷彿自殺般,讓族群秒殺,凍死於寒風冰雪中。

事實上,這樣的異常現象不僅出現在美國。自2006年起歐洲、南北美洲、澳洲及亞洲等五大洲各區每年都有數百萬計的蜂群集體失蹤或是死亡。哈佛大學呂陳生教授與臺灣大學楊恩誠教授,認為這與2005年啓用的尼古丁菸鹼類農藥有著密切的因果關係。

面對「身先士卒」的蜜蜂,人類覺醒了嗎?

1月15日《蜂狂》製作群舉辦試映記者會,公視邵玉銘董事長、童子賢董事、監製林樂群及顧問群學者們都蒞臨會場。日裔美籍導演Al Go在致詞時提到,世界上有許多關於「蜂群崩壞症候群(俗稱CCD, Colony Collapse Disorder)」的紀錄片,製作團隊經過幾次會議後,認為有必要突破窠臼,將根本的問題意識與人類社會和未來作連結。

製作人賴衍銘也清楚指出,蜜蜂的消失問題在國際間受到重視,原因是與人類的糧食安全有密切的關係。但「蜜蜂、農藥、人類糧食、安全」的因果關係如何釐清?製作群將鏡頭拉到美東哈佛大學、美西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以及臺灣大學的校園,並橫跨兩國的蜂群現場。透過顧問學者群的實驗研究,一一揭開尼古丁菸鹼類農藥對蜂群的影響。賴衍銘說,《蜂狂》不僅僅是記錄片,更是科普影片。

比如說,宜蘭大學陳裕文教授從蜂農的死亡蜂群中,個別檢查中腸食物及箱內殘留花粉,有如犯罪鑑識與法醫般,逐步釐清新型態農藥的影響與危險性。另一方面,哈佛呂陳生教授的實驗則假設,使用吸收尼古丁菸鹼類農藥的玉米所製成的糖漿作為蜂群食物,是導致工蜂及幼蛹遭受死亡毒害的主因。而台大楊恩誠教授進一步關注蜜蜂的大量失蹤問題。他結合江昭暟教授的電機技術,設計一套獨步全球的蜜蜂刺青編碼追蹤系統,以ppb劑量為單位,分箱餵食不同濃度的尼古丁菸鹼類農藥,觀察蜜蜂的迷航程度。

這些研究成果顯示,人類追求農業的生產效率及美觀的同時,正毒害著大自然的生態系統。但,這反過來難道對人類就沒有絲毫影響嗎?其實不然。

鏡頭轉到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實驗室,Brenda教授長期關注有機磷農業對人體的影響,並持續收集各種生物樣本;同時從601位孕婦的產後及胎兒追蹤報告得出令人擔憂的結果。另一位,Hayes教授也從農藥污染地的青蛙研究中,發現性別與生殖的異常行為。回頭來看臺灣,有關情緒、賀爾蒙失調、及幼兒發展遲緩的病例近年來正持續增加。台大高淑芬醫師的過動兒臨床研究,掀起她對環境賀爾蒙的疑慮。

哈佛呂陳生教授提到,蜜蜂細胞中的粒腺體組成有99%與人類相同,透過蜜蜂的研究,讓他深刻反思人類的問題。畫面中,還能見到教授在自家庭院建造出結實累累的有機菜圃,同時哈佛大學的有機農夫市集也真實入鏡。顯然教授不但做而言,也起而行,以身作則為環境與健康負責。

綜觀《蜂狂》的影片結構,內容跨及公衛、農業、生物、醫學等領域的研究現場,製作群期望藉由紮實且客觀研究成果,喚醒觀眾正視農藥議題的立場顯而易見。楊恩誠教授曾對公視製作群說:「蜜蜂是人類的好朋友,但人類對蜜蜂卻不夠朋友。」因此,從人道立場,以及人類對大自然的關懷,與對自我和家人健康的責任感出發,我們都有必要重新思考農藥使用的代價。

延伸閱讀:

  1. 《蜂狂》官方粉絲團:按我連結
  2. 林慧貞,農藥導致蜜蜂崩潰迷航?公視《蜂狂》紀錄片週五揭秘。上下游。:按我連結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