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S計畫主持人陳竹亭vs.美國藝術家Gretchen對談 燃點跨領域精彩火花

對談|陳竹亭(臺大SHS計畫主持人)、Gretchen Kai Halpert(美國藝術家)
翻譯|李雨衡、陳湘陽、林嬙
整理|陳湘陽、劉智慧、楊玲

美國藝術家格雷琴‧凱‧哈伯特(Gretchen Kai Halpert)日前於臺大舉辦「追求真實的筆尖」科學插畫展,此次活動由臺大藝文中心主辦、科學人文跨科際計畫等十多個單位合辦。在展覽期間,SHS計畫主持人陳竹亭也與格雷琴有一場精彩對談,以下為影片實錄及重點整理——

今天的對談是由SHS計畫主持人、臺大化學系陳竹亭老師與科學插畫藝術家Gretchen Kai Halpert的對談。一開始陳老師先提出,就是他對科學教育以及科學人文計畫願景,並且想要Halpert女士說明她認為科學插畫與這類教育會有什麼關係,並請她分享個人經驗。

陳老師第一個問題是,妳大學時主修植物學和動物園管理學的,但是妳碩士讀的是科學插畫,在我的感覺上,就是兩個蠻不同的領域,那妳之間,在這兩個之間的轉變有沒有讓妳覺得很痛苦或是遭遇什麼挑戰呢?

Halpert女士回答說:其實在大學的植物學課還有生物課裡面,老師就常常要求我們把看到的植物、動物等輪廓把牠繪下來。然後對我來講,藝術和科學其實是密不可分的,他們一直以來就是很大、很長遠的關係,所以我覺得在大學升研究所的過程中,其實沒有遇到很大的挑戰,而同學們和家人給我的鼓勵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陳老師的下一個問題是,植物學跟醫學妳兩個接觸的領域其實它們性質是非常不同的,那妳在科學插畫上如何處理?

Halpert女士回答:其實植物學和醫學的插畫是在創作的過程或它們的性質上,其實是有相近的地方來處理,這方面對我來講沒有很大的困擾。

陳竹亭老師問說:妳有想過,妳畢業後有想要進入什麼行業嗎?

Halpert女士回答:我從來沒想過當一個生物學家或醫學家,從事學術研究的工作,其實我想過最理想的工作環境是在一個荒野,我只要負責辨識各種植物,然後描繪它們的輪廓,並且做資料的記錄。依我來看,其實科學家都有種藝術家的特性,有些人其實也是音樂家,有些人是攝影師,有些人是畫家。

陳竹亭教授與美國藝術家Gretchen相談甚歡。(圖片拍攝:楊玲)

陳老師的下一個問題是,在插畫上或視覺化(visualize)的觀念非常重要,那妳如何將一些比較難視覺化、比較精細的東西呈現給人們呢?

Halpert女士的回答是:其實我也曾經遭遇視覺化這個過程上面的困難,在我大學的時候,尤其生理學課裡面,所謂一些曾經傳達和生物的體內路徑,視覺化這些東西我覺得非常困難。但是我覺得視覺化的第一步是觀察,我會觀察事物的顏色、型態和輪廓,我覺得繪畫是一種後天習得的技巧,需要慢慢培養,科學家們有時候會以非常學術的角度去觀察事物,但是我覺得如果要生為一個科學插畫家,那你必須去注意事物的形狀或顏色。

陳老師問,妳在創作一幅圖畫之前,是否有做任何研究或調查呢?

Halpert女士回答:是的,我在創作每一個作品之前,都會做不同性質的調查和研究,但這些研究跟所謂的科學研究上是非常不一樣的,我做的研究主要性質就是學習並且發現,我會先去觀察事物的型態。舉個例子來說,如果我畫一個動物的棲息地或是一個動物型態,我會先去了解這個動物的生理結構,還有牠與其它生物之間的交互作用,例如哪些鳥會幫哪些花授粉之類,但是我並不會將我收集到的所有資訊全部套用在畫作上面,我在創作之前我做相當多的編輯,我覺得做這些工作對於一個藝術家也是非常重要的。

陳老師問說:我們最近要舉辦的科學人文的工作坊計畫,那其實強調的是(Transdisciplinary Education )有時候是一種跨領域的教育,那我想請問對這種教育有什麼看法呢?或是你有沒有生活經驗需要分享的呢?

Halpert女士回答:我自己不覺得我是跨領域的人,因為我已經完全融入在科學和植物學還有藝術,這三種領域之中,他們並沒有明顯的分界,所以我覺得很自然,但是我覺得跨領域是一個很實用的概念,因為它代表你可以得到更多的想法,我覺得如果Steve Jobs他以前曾經修過藝術或書法方面的課,他可能今天他發明電腦介面就會完全不一樣吧,可是我覺得將科學和藝術放在一起思考的話,可以打開你大腦中未開發的一些嚴肅的一些領域。

陳老師的下一個問題是,在臺灣我們的教育是分很開,如高中選了第一類組,就不會接處物理化學反制毅然,那這樣妳的教育過程中有沒有類似的經驗想要分享?

Halpert女士回答:其實在我國中的時候,美國大學就有分兩種,一種是學術傾向,一物種是職業傾向,在學術傾向的學校,他不會教你怎麼修車,但她會教妳文學、音樂、藝術的一些我覺得非常重要的人文學科,反之在職業學校妳學的每向竟然都是讓妳未來找到一個工作,但是妳就學不到人類、文化、精華藝文和藝術方面。

下一個問題陳老師問說:妳這次來臺灣舉辦這次展覽,參加的大部分都是臺大學生,那妳對臺大學生有什麼話要說,有什麼意見或是未來的一些建議呢?

Halpert女士說:我對臺大學生的印象非常深刻,我對他們大致上的觀感就是,每個人對我的展覽很有興趣和專注的聆聽,並且他們很尊重我,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不會害怕提出問題,當我給他們回應的時候,他們也會不斷的思考,然後我覺得互動是相當重要的,臺大學生讓我感受到他們是非常的友善,我對來參展的同學或社會的女士的建議就是,不要覺得畫圖是很難的事情,有時候你可能因為技巧,而覺得相當沮喪,但是畫圖是每個人隨時隨地可以做的事情,我要求不多,每個人只要花5分鐘,拿起一支筆或一支圓珠筆和一張紙,用一個3D立體的角度去觀看生活中的每件事物,去描繪妳有興趣的任何東西,這是減輕妳生活壓力的一個很好的方法,有時候妳沒有紙跟筆,妳也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在腦海中描繪妳今天最有印象的東西。

陳竹亭老師的結論,這次的科學插畫展,是開啟了臺大從來沒有過的一種風氣,這是非常特殊的領域,如聽說在醫學院有一個大家一起欣賞畫作的社團,希望未來可以有越來越多這一類的社團,那我也希望以後有機會我們多辦一些不同性質的展覽的活動,並且再次邀請Halpert女士來臺灣,這樣臺灣的科學插畫才能在未來發展得更好。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