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跨科際教育

0

[第四次跨科際專題討論會] 公民科學與跨科際 (20140628–Part 1)

主講人: 王驥懋博士後研究員 (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與談人: 吳泉源副教授  ( 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 文字共同編輯: 賴翊瑄、孫語辰 (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今天 (2014/06/28) 是第四次的跨科際專題討論會 (STDE Seminar)。第一次的討論會主題是Michael Gibbons的The New Production of Knowledge (1994) ; 第二次是Ravetz談 「後常態科學」(編按:Post-Normal Science,後略為PNS) 與社會間關係的文章 ; 第三次的內容因為第二週談到NPK,談到「參與」和「審議民主」,所以閱讀了Dryzek等關於審議民主的文章。這幾次我們談到審議、參與以及「後常態」,也就是高度風險與高度不確定性的情形下知識生產的方式,所以今天我們討論“Citizen Science"—意指公民如何跟科學家、科學知識間進行對話以及互動。

0

淳靜時光 X 燃燒吧!跨界力!

資料提供|復興電台「淳.靜時光」節目 本計劃總主持人陳竹亭教授日前於復興廣播電台「淳.靜時光」節目接受專訪,暢談跨科際教育理念!錯過廣播時間了嗎?沒關係,現在開始可以在Youtube上聽到精采重播!不要錯過囉!!!

0

【103年跨科際專題討論會】知識、複雜性以及Post-normal Science

撰文|王驥懋(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傳統的以學科為基礎的科學知識,在面對真實世界高度複雜的問題之時,例如:臭氧層、環境災難、氣候變遷等,顯得無能為力,這些問題都有著幾個特性:具有高度的不確定性(uncertainty)、急需解決且影響的範圍甚廣,因此,以學科為基礎的知識生產模式開始受到挑戰,新型態的知識生產方式開始出現,傳統將複雜的系統問題,化約為以學科為基礎的知識生產模式不再擁有壟斷的霸權地位,而具有跨科際系統性、整合性以及更具人文面向的知識生產方式則是愈來愈佔有重要的地位,這樣的知識生產方式,Silvio Funtowicz以及Jerome Ravetz (Funtowicz & Ravetz, 1993; J. R. Ravetz, 1999)將之稱為「後常態科學」(Post-normal Science),而這個概念近來年和跨科際(transdisciplinarity)的概念,經常被交換使用。

0

第一次跨科際專題討論會 Seminar on Transdisciplinarity

撰文|詹穆彥(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於今年四月起,舉辦系列「跨科際教育專題討論會」Seminar on Transdisciplinarity),透過閱讀與跨科際教育與研究相關學術文獻的方式,針對跨科際教育與研究相關議題,從臺灣跨科際計畫執行的經驗出發,期望能夠提供對「跨科際」感興趣的教師、同學、民眾一個對話與交流的機會。第一次的討論會於4月15號舉行,主題為 “The New Production of Knowledge",由科文計畫推對辦公室王驥懋博士後研究員主持,並進行口頭報告。本次討論會所閱讀的文獻為Gibbons, M. 於1994年出版的The new production of knowledge : the dynamics of science and research in contemporary societies.專書之序章。選讀這本專書的原因在於,本書出版後在科學人文領域引起重要的爭論,受到很多的批評及討論,大多集中於1992-2002年之間。由於這本書的出版,「跨科際」及「Mode 2」的概念在學界引起重視及討論,同時討論大學定位和角色的問題。

0

穿領域科學傳播(4): 國際性科學傳播與軟實力

作者/蔡明燁(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軟實力代表的是一個國家/地區/城市/組織的價值體系,能夠吸引外界越多的肯定與認同,軟實力就越強,國際聲望也越高;反之軟實力就弱,聲望也低。軟實力價值體系的建立,不完全在於你說些什麼,而在於你怎麼說、怎麼做… 科學無國界,然而科學傳播卻可以分成「國內」和「國際」等兩大研究區塊──以針對國內受眾所做的科學傳播而言,科學傳播與科學教育(尤其是大眾科學教育)無疑有著密切的關聯,有時甚至很難在科學傳播與科學教育之間劃出明確的界線,例如科學博物館、科學展覽等,便是最明顯的例子;另一個區塊是以國際社會為對象的科學傳播,而在這個層面上,科學傳播的教育意涵或許減少了,無形中卻也增添了至少兩個新的使命,其一是成為對外宣揚本國科學成就的展示窗口,其二是透過吸引外資或促進跨國合作等管道,提高科學發展的經濟價值,例如世界各國的科學園區,在某個程度上便都帶有科學外交(science diplomacy)的功能與色彩。 遠在「軟實力(soft power)」這個名詞成為近來政治與傳播學界的熱門話題以前,國際性科學傳播早已是世界各國展現國力的重要工具之一,例如法國人在1886年送給美國人的自由女神像,便是科學外交的經典傑作,跟1889年在巴黎世界博覽會中完成的艾菲爾鐵塔一樣,都是法國建築工程師艾菲爾(Alexandre-Gustave Eiffle)的作品,既向世人宣示了美、法兩國堅定的友誼,更炫耀著法國融合了建築、美學和技術的多元科學文化。艾菲爾鐵塔保有「世界第一高」的頭銜達41年之久,直到紐約在1930年建造了克萊斯勒大廈(Chrysler Building),不過艾菲爾鐵塔的建築智慧與優雅的造型,迄今仍是全世界吸引了最多遊客的收費性建築,同樣的,自由女神像也已被世人公認為美國自由精神的象徵。 冷戰時期美國和蘇聯互爭雄長,比拼的不僅是軍事武裝的硬實力,也比意識型態(資本主義VS. 共產主義)和文化造詣(電影、文學、藝術等)的軟實力,因此當蘇聯搶先美國一步,在1957年成功發射出第一顆繞著地球軌道運行的人造衛星Sputnik時,對以「科學超級強國」自詡的美國人來說,當真有如晴天霹靂,不但一百八十度扭轉了他們先前認為蘇聯人「無知」的錯誤偏見,刺激了美國當局卯足全勁發展航太科技,並在接下來的數十年裡致力提升美國民眾的科學素養,於是一方面有了美國太空總署(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簡稱NASA)1958年的成立、太空人阿姆斯壯(Neil Armstrong)在1969年登陸月球,乃至於Internet隨後的誕生,另一方面也加快了科學教育的進程,兼且拓寬了科學傳播的發展幅度。 無可諱言,科學的「內容」本身(例如某種發明或技術)倘若缺乏深度,以此為根底的科學傳播無論是面向國內或國際,都將只是一種空洞而無太多意義的活動而已;然而反過來看,如果沒有科學傳播──特別是對國際性科學傳播──的需求和壓力的話,國家機器不見得會在關鍵時刻挹注各種寶貴的行政資源,傾全力培育科學人才、開發相關的智慧財產,也所以從這個角度說,國際性科學傳播毋寧是促進某些科學領域長足發展的一項重要動力。 在今天這個分工日益精細、國際關係漸趨複雜而微妙的世界裡,如要充分發揮國際性科學傳播的影響力,除了有必要加強整合科技、社會與人文知識的穿領域科學教育理念,提高本國科學研究的創意和質量外,也有必要對「軟實力」的概念做進一步的掌握,以便發展出更完整、更前瞻也更具成效的公眾外交(public diplomacy)策略。 科學成就、文化資產、經濟財富、教育水平和體育表現……等,都是一個國家展現軟實力的籌碼,但並不等於這個國家的軟實力,例如台灣近幾年來特別喜歡打美食牌,可是一桌美味的台灣小吃本身並不代表台灣的軟實力,重點在於這些具有素民特色的籌碼是如何被運用的?展現出什麼樣的生活心態?釋放出了甚麼訊息?

0

完全公開科學研究可行嗎?

科博文says:公開科學研究可以顯示出同儕互評、研究數據和材料的分享問題,也顯示出讓大眾與媒體積極參與科學研究的重要性,況且,將自己和研究過程攤在陽光下總是需要勇氣的!但是,當科學家所公開的研究是學術圈普遍不承認的研究、是一個會浪費精力且無法發表的研究時,還值得公開嗎 【2011.09.16/跨科際閱讀/全文原載於2011.09.01《知識通訊評論月刊》107期】   去年一篇指出細菌可以在砷環境中生存的論文,引起很大的爭議,今年另位科學家以完全公開的方式,重做那個實驗,也引起了科學研究是否應該向大眾公開的辯論。   幾乎注定失敗的實驗,很少有人願意去做。但是前不久有一項充滿爭議的實驗,宣稱某種細菌能將砷元素納入自身核糖核酸結構,加拿大溫哥華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微生物學家芮德菲爾德(Rosie Redfield)不但想重現實驗結果,還在眾目睽睽之下,每天將實驗記錄發表在她的公開部落格上。   整件事開始於去年底發表在《科學》期刊上的一篇論文,論文宣稱細菌不靠細胞內DNA和其他生化分子的磷元素,可以攝取有毒的砷元素而生存。此一有如世紀大發現的結果,在學術圈的評價卻是「千夫所指」。五月間《科學》雜誌刊登出對此論文洋洋灑灑八項技術批評,以及作者捍衛結果而作的回應   新墨西哥大學生物物理學家高格(Steven Koch)讚美芮德菲爾德此舉真是「好樣的」。他說,「她明知大家每天都盯著她的進度,而且想看她出糗的人恐怕還不少。」芮德菲爾德做的實驗,一部分是為了補足她認為別人發表所謂砷元素生命體論文所缺乏的細節分析,在去年十二月美國國家地質調查局太空總署天體生物學研究員沃爾夫賽門(Felisa Wolfe-Simon)和她研究團隊在《科學》雜誌所發表的論文中,是將南加州含砷量高的莫諾湖(Mono Lake)中的細菌,培養在含有砷而不含磷的基質中,他們發現細菌在缺乏磷這個基本元素的環境裡,能夠以砷取代DNA中磷的位置而繼續生長。芮德菲爾德目前的研究結果,顯示已與前述原始論文有不少相抵觸的地方。   但她的目的不僅止於此。芮德菲爾德希望能藉此提醒學術界研究透明化的重要性。她說,「這是公開科學研究的一個天賜良機。我做公開的研究已有好一陣子,但是沒人注意。」   其他科學家也認為芮德菲爾德的研究可以是很重要的一次測試。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微生物學家艾森(Jonathan Eisen)認為,這是公開科學的一個好例子,因為它顯示出同儕互評、研究數據和材料的分享問題,也顯示出讓大眾與媒體積極參與科學研究的重要性。   增加痛苦   芮德菲爾德對原始論文主要有兩項批評,首先是作者並未排除可能,他們培養的細菌(以下稱為GFAJ-1)也許是靠攝取受到污染生長基質中的磷來維生,其次則是實驗中細菌的DNA並沒有經過適當的純化,因此實驗所偵測到的砷未必來自細菌的DNA。   今年八月二日,芮德菲爾德在部落格上發表了一些與原始論文相牴觸的初步結果。她報告在濃度三微莫爾的磷溶液中培養出GFAJ-1細菌,但若是在此低磷溶液中加入砷,細菌卻會死亡。   沃爾夫賽門的先前的論文結果與此相反,他們報告細菌無法在如此低濃度的磷溶液中生存,同時在環境不含磷的情況下,細菌可以靠砷存活。   原始論文中,細菌原先是在含砷的基質中培養,然後才被轉移到含有不同磷和砷濃度的環境。芮德菲爾德想要重現這些實驗條件,但是她培養的細菌一直都無法在有砷的基質中存活。   其他還有也用同樣方式研究GFAJ-1的科學家,但都認同她所說的,光憑這些還不足以推翻原始論文。   為了讓GFAJ-1細菌成功生長,芮德菲爾德和其他科學家都必須使用原始《科學》期刊論文裡沒有使用的一種營養素。光這點就足以讓沃爾夫賽門團隊打發別人的質疑。  ...

0

文化傳統是科學發展的資產或負債?

撰文|周成功(長庚生物醫學系) 原載於【遠見雜誌226期】2005.04 楊振寧先生前些日子,在北京2004文化高峰論壇上提到,《易經》所影響中國文化的一些思惟方式像天人合一的觀念,是近代科學沒有在中國萌芽的重要原因之一。這個說法當然立刻引起研究易經學者們的反駁,認為楊先生對《易經》有些誤解。 姑且先不論《易經》是否真的要為近代科學未能在中國萌芽負責,不同文化傳統的思惟重點或價值取向不同,引導大家對外在世界有著不同面向的關注,這一點其實是很容易可以讓人理解的。 中國傳統文化強調「人」 中國傳統文化的終極關懷是 「人」,因此人生追求的目標是要透過個人內心道德的修為,達到「內聖外王」的境界。 在天人合一的想法中,天其實代表的是宇宙真實的本體,人是屬於宇宙的一部分。中國人認為天不是一個與人對立的客體,而是已經內化成為「我」的一部分。自然帶給人的是心靈的愉悅與器物的應用,探尋自然變化背後運作的原理,或是抽象理念的推敲,都是與「內聖外王」 的終極價值無關的雕蟲小技。 西方文明關心「外在世界」 但相反地,西方從柏拉圖、亞里斯多德以降,外在世界永遠是個被發現、描述與探索的客體。希臘人對於「確定性」莫名地迷戀,產出了無數純理的推演、辯駁。這個希臘的文化傳統,在整個人類文明的發展史上也是獨一無二的。 兩千多年前歐幾里得所著的《幾何原本》,可說是集希臘文化中理性傳統之大成,書中所呈現對邏輯推理嚴謹的要求,至今看來還是讓我們歎為觀止! 因此從希臘文化引導出西方近代的科學發展,其背後有一個嚴格演繹的思惟傳統。這種純理的思惟傳統不受東方文明的青睞,進而延緩了近代科學在中國的發展,可能是個不爭的事實。 但是要進一步討論科學在中國未來該如何發展,從東西文化演變的差異,是否意味著我們必須首先揚棄東方的傳統,然後完全追隨西方科學的發展方向,接受西方科學的價值規範,從頭學起才有成功的可能? 科學是我們對客觀世界一種有系統的探索。雖然現代科學研究已經發展成大規模企業經營的形態,缺少充裕的人力與金錢往往是難以得到突破性的成果。但是除了看得見的數字之外,科學不也還是一種比賽創造力的心智活動嗎?而創造力的源頭來自於「不能明說的、從文化與教育背景中潛移默化而得的支援意識」(引用自林毓生所著的《思想與人物》中「中國人文的重建」一文)。   知識流通改變了民族世界觀   在交通不便的時代,一個民族的傳統文化孕育了這個民族對客觀世界認知的偏好,以及影響了他們科學發展的緩急   但是,當今知識流通的快速已經整個改變了現代社會的面貌。當全世界變成了一個地球村的時候,對客觀世界認知的多元面向,和嚴謹的科學分析並非全然相斥,反而是可以結合而相得益彰的。   對熟悉科學研究心路歷程的人來說,沒有任何描述比得上清末國學大師王國維先生在《人間詞話》中所說的,「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也。   科學發展需要文化傳統滋潤   對我們來說,科學也許原本不在我們的傳統文化中。但這不表示我們就不懂得欣賞或是精通現代科學的發展。從楊振寧、李政道到李遠哲的成長過程來看,他們在適當的環境中都可以在科學上取得卓越的成就。   而令人好奇的是,中國傳統文化在他們心靈成長過程中,究竟是提供了他們創造力背後那股不可明言的支援意識,還是真的是個礙路的石頭,必須除之而後快?從許多回顧性的文字中,我們似乎可以感覺出前者的可能性為高。   好在科學的進展不全然只有硬碰硬的角力,複雜的自然世界永遠存在著從不同面向切入的可能,我們也永遠有機會挖掘出對客觀世界新的認知。   從這個角度看來,優質的文化傳統應該是我們發展科學獨特的資產而非負債。以深厚的文化傳統為基礎,重新拾回自己對發展科學的信心;以更開放的胸懷,鼓勵冒險創新的嘗試,如此一來,在中國建立一個具有文化特色的科學傳統不應該是一個幻想,而是一種可能!  

0

「跨科際教育與臺灣軟實力」討論會(Seminar on Trans-disciplinary Education and Soft Power for Taiwan)

撰文報導|孫語辰(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攝影|詹穆彥(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科學人文跨科際計畫推動辦公室於12/11日舉辦「跨科際教育與臺灣軟實力研討會」,邀請到英國亞伯大學國際政治系的Gary Rawnsley教授與歐洲台灣研究學會蔡明燁秘書長,兩者分別就跨科際與軟實力兩個概念間的關係,以及台灣跨科際教育的國際合作契機等主題,和與會者進行交流。

0

專題演講:彭明輝-綠色生活的想像與現實

  資料提供|東海大學「高齡化社會與產業」跨科際學分學程課程群組推動計畫 攝影|童靜瑩(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近年來,彭明輝教授在公共議題領域上聲名鵠起,不同於傳統對於理工科學界的保守印象,早在他任教於清華大學動力機械學系之際,即積極就社區發展與土地正義等公共事務發聲及訴諸行動。 彭明輝教授自教職退休、卸下職務的限制,更是透過部落格、出書和演講等途徑,毫無保留、無所顧忌的對於時事、政治、經濟、環境、教育、學術、勞工、倫理與文化等等諸多層面問題展開反思與抨擊。其言論在辛辣尖刻的同時,更因堅持理性論事、致力揭露問題本質而深受網路大眾的認同與追捧,特別是在青年族群當中取得相當的公眾影響力。

0

【STDE 3系列報導】第三屆跨科際教育研討暨成果發表會-跨科際的生活與學習:深入綜合報導

記者|詹穆彥(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攝影|童靜瑩(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第三屆跨科際教育研討暨成果發表會(The First Symposium On Trans-Disciplinary Education,STDE3 )」日前(10 / 18)於東海大學茂榜廳舉辦。本次活動由東海大學「高齡化社會與產業」跨科際學分學程課程群組推動計畫,以及SHS科學人文跨科際計畫推動辦公室共同主辦。這次的發表會以「跨科際的生活與學習」為主題,分為「友善高齡社會」與「永續綠色生活」兩個主要議題,分別於上午及下午舉辦。大會針對每個議題分別安排了一場專題演講及兩場焦點對談。 第三屆跨科際教育研討暨成果發表會:跨科際的生活與學習 上午的議程為由東海大學巢志成副校長簡短引言,便進入交通大學土木工程學系曾仁杰教授的專題演講:「跨界創新:價值與策略」。曾教授在演講中將創新分類為三大類型:融合、突顯、轉向,並舉出豐富實例來討論這些策略類型。並以心理學家Paul Bloom的概念來提醒聽眾:「物質的價值不在物質本身,而是在於我們對它的認知」,來說明人們對創新價值的概念具有不確定性,是可變動的。由此概念帶領聽者思考:創新的過程是什麼,以及什麼造就了創新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