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跨科際教育

1

問題導向學習法(Problem-based learning, PBL)

資料整理: 科學人文跨科際計畫辦公室   Problem-based learning 最早為Howard Barrows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McMaster 大學所推行的學習法,強調以學生為本位的學習過程。簡單來說,PBL的學習法可以被定義為「學習是來自於解決問題的過程,而且問題是在學習開始前就先設定了。」(Barrows & Tamblyn, 1980, page 1) 問題解決導向學習,將焦點放在學生的學習,而非教師的教學法上。   PBL的問題設計方式 PBL的問題設計:對於PBL的方法而言,一個相當重要的特色即是,問題是在學習的一開始就出現,而非是課程結束後(傳統的演講式教學)才提供給學生。PBL的問題可以是一個情境(scenario)、個案(case)、挑戰(challenge)、難題或困境、謎題或是其他能夠激發(trigger)學習動機的因子。Barrett, GCashman, and Moore (2011)回顧了PBL的相關文獻,他們認為一個好的問題應該包含以下的要素:   引起動機 (motivating) 從專業到社會生活等層面的真實世界問題 能夠容納各種不同的意見、假設以及能夠引發持續性的討論的 包含多種面向的:從物理的、認知的、社會的、情感的到道德面向的 包含能夠引發合作學習的的刺激因子 能夠使學生獲得關鍵概念或是能夠獲得實踐能力 能夠增強能力的發展,例如:批判性思考、資訊能力、創造性的問題解決方式。   PBL的問題設計,並非是來自個人的發想,而是將不同的利害關係者(stakeholders)全部都納入對於問題的設定過程當中。然而,學生的角色在這個問題設計的過程當中,經常被忽略,Barrett et al. (2011)認為,這樣的問題設計方法並非是PBL的課程設計方式,一個可以被稱之為PBL學習法的方式,應該是以學生為設計問題的中心,而教師或是助教(Tutor)通當只在討論的過程,扮演引導者(Facilitator)的角色,而並不積極的界入討論的過程當中。除此之外,一個好的問題設計,應該還需要能夠讓學習者了解某個領域的門檻(關鍵)概念(所謂的門檻概念是該領域重要的、但是難以理解的概念,一旦融會貫通,則學習者的想法以及行為就會產生改變的),再者,PBL的問題設計,要能夠引起學習者的動機,還必需具備「有趣但很難」的特質(所謂有趣包括學習的過程當中,能夠引起創造力、笑聲等;而難的意思,指的是學習過程具有高密度的活動而且能夠改變既有的價值和立場的)。   什麼樣的媒體可以被使用到問題設計當中?     Barrett et al. (2011)歸納了三大類可以被使用到問題設計過程當中的不同媒體型式,包括了:生活經驗(lived experiences)、擬真的經驗(simulated experiences)以及數位經驗(digitized experiences) (圖1)。   生活經驗 (Lived Experiences) 生活經驗相當貼近學習者的生活世界,是經常被使用來作為問題設計的因子。例如,在愛爾蘭的都柏林大學學院的超音波課程當中,在課程開始之前,會被給與一個有技術物的紙袋,在這個紙袋當中其實是一雙在腳根會發亮的小孩球鞋。透過這雙球鞋其實具體的呈顯出了電壓效應(在音波效應當中,這是一個重要的門檻概念),如果學生能夠透過這雙球鞋解釋電壓效應,那麼學生就擁有了這個領域當中的一個關鍵概念。另外,像工程學當中,老師嘗試讓學生以不同的身體距離來手持磚塊,而使得學生在這個過程當中了解物理學中的槓桿效應。   擬真經驗(Simulated Experiences)...

3

跨科際專題討論會紀實手冊上線

SHS 辦公室在2014年9月底將發行第一本跨科際專題討論會手冊,內容包含2014年五次 “Seminar on Transdisciplinarity"的學術討論。我們期待能藉此手冊的發行(不論是實體書或電子版),帶動華文世界更多讀者或關心高等教育的你我、一起思考跨科際教育與相關研究的前瞻性或可能遇到的挑戰。 未來一年內,SHS辦公室也將發行更多跨科際專題討論會的活動紀實、以及"跨閱誌"的精彩文章剪輯!

0

[第四次跨科際專題討論會] 公民科學與跨科際 (20140628–Part 2)

主講人: 王驥懋博士後研究員 (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與談人: 吳泉源副教授  ( 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 文字共同編輯: 賴翊瑄、孫語辰 (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從第一週到本週,我們讀的文獻 (包括Gibbons都無法否定實驗室 科學知識的重要性)大都強調單一學科、或去脈絡化的學科知識的價值。但必須強調Mode 1的知識形式可以與Mode2 跨科際的知識形式、或是SSK中強調的高度風險性 / 不確定性互相共存,而不是斷然否定Mode 1或科學知識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