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生命

0

糧食炒作

作者:孫語辰  國立臺灣大學  政治系 學士     ◎ 本文編譯自 The Gurdian: Food speculation: ‘People die from hunger while banks make a killing on food’   三年前,馬拉威西部的剛比村村民碰到無預期的饑荒。這種餓肚子跟歐洲人略過一兩餐不吃可不一樣,是那種好幾個禮拜沒吃到東西、深深齧咬人的飢餓,會讓人餓到睡不著、感官遲鈍。 奇怪的是,通常乾旱是南非人營養不良或饑荒的主因之一,但明明沒旱災,市場上也有蠻多食物,為何會有饑荒?連續幾個月來,米和玉米這些澱粉類食物價格衝高到將近兩倍,但不知何故,而且當地的商人也沒有囤積糧食。其他 100 個開發中國家也發生類似的問題,有些人因為缺乏糧食而暴動,政府得禁止糧食出口並大量補貼澱粉類食物。 聯合國和糧食專家們給的解釋是「人因和自然因素混合的完美風暴,導致糧食價格惡性膨脹」,細部原因包括美國農民把幾百萬畝田改種製造生質能源的原料、油價和肥料價格雙漲、中國人改變飲食習慣和氣候變遷引發的乾旱等等。聯合國表示,超過 7,500 萬人因為買不起食物而營養不良。 但是,新的解釋慢慢從商人和經濟學家身上浮現。造成國際次貸風暴的銀行、對沖基金等等同一批金融業者被控利用國際商品市場解除管制,投機賺到幾十億,同時引發糧食價格波動和膨脹,成為世界各地苦難的泉源。   當糧食的價格衝高到超過...

0

演算法設計師需要行為準則

作者:孫語辰  國立臺灣大學  政治系 學士 編輯: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 本文編譯自 the Guardian: Algorithm writers need a code of conduct,作者為 John Naughton(英國開放大學名譽教授)   現代組織的世界裡,最需要的部門就是一組 IT 工程師或技術人員,因為他們在組織裡處理的是那些徘徊在自殺邊緣、被搞瘋或是大動肝火喋喋不休的人。電腦壞了,怪事發生,一些遇到這種事的人們就會鬱鬱寡歡,甚至想自殺,尤其是那些遇到花了好些年好不容易寫出來的小說或論文就此付之一炬、消失在乙太裡這種狀況的人。有人開始構思兇殘的想法,好對付或報復這些磨人設備的製造商,比爾蓋茲這顆 IT 巨星至今仍然在很多人的夢魘裡閃爍;也有一些人傳播關於 IT 人員的陰謀論,懷疑 IT 人員們正是電腦故障的始作俑者,用這種方法來取笑不懂電腦的人。因此,聰明細心的 IT 技術人員們總是小心翼翼對待自己的工作。   IT...

0

抵抗大學企業化

作者:孫語辰  國立臺灣大學  政治系 學士 編輯: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 本文編譯自 Jacobin: Resisting the Corporate University,作者為 Michael Billeaux 和 Trish Kahale   研究生勞工是對抗高等教育新自由主義化戰役的前線。因為身兼學生與勞工兩種身份,所以研究生勞工不只是國家和大學官僚調漲學費的對象,同時也是刪減薪資、福利和工作保障的目標。 這波新自由主義的攻勢無邊無際。無論公立或私立、所在行政區公部門勞工有沒有集體協商的權利,從密蘇里、芝加哥到威斯康辛等不同大學的研究生勞工們都碰到類似的困境。 這群正在接受學術訓練的未來學者們看似脆弱,實際上在爭取工作權益的場合上卻十分有力。上個月密蘇里大學研究生勞工的抗爭,顯示了這種方式可以提供未來對抗新自由主義大學的行動與論述的彈藥。密蘇里大學的行政官僚們本來以為可以拿這群已經夠困窘的研究生們開刀,刪減花在研究生勞工的費用,但是他們換來的卻是罷工以及隨之而來研究生們成立工會組織的動力。   8 月 14 日,14 名密蘇里大學的研究生收到一封電子郵件,告知他們即將失去健保補助,而這封電子郵件寄送的時間距離健保補助失效的時限不過才早了 14 個小時。密蘇里大學嘗試河蟹掉這件事,給這群研究生一學期、二分之一的獎助金來抵銷多出來的健保開銷,但一學期後這些人就只能吃自己。 這群研究生原本可以摸摸鼻子接受學校的提議,但是他們卻組織起來反對這件事,透過既有的研究生勞工組織召開幾百人參加的會議,研究生勞工的領袖們聽取其他學生的意見,評估不同行動需要哪種程度的支援。接著,他們向密蘇里大學發出聲明,如果大學不恢復健保補助,這些在教室、圖書館或實驗室工作的研究生勞工就會在 8 月...

0

芭比與人體測量學 ─ 通俗文化中令人不安的女性身體理想

原文題目:The Anthropometry of Barbie: Unsettling Ideals of the Feminine Body in Popular Culture 原文作者:Jacqueline Urla, Alan Swedlund 本文改編收錄於《後身體文化權力與生命政治學》,汪民安、陳永國編著之中譯版 作者:孫語辰  國立臺灣大學  政治系 學士 編輯: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女性對於身體的不滿,展現整容手術、節食、化妝品與有氧運動等跡象上,並吸引許多商業利益附著,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小時候把玩的各式芭比娃娃。這個長髮、身材不自然地纖細的塑料人偶自出生伊始,即包含著一系列複雜、矛盾的意義,而不同時代裡社會所發生的變化也推動芭比所代表的意義發生演變。     芭比的誕生 由美泰兒公司(Mattel)發明的芭比誕生於美蘇對峙的年代,此時,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分庭抗禮,而對導彈的恐懼混合著對物質富足的冀望在美國夢裡蔓延。芭比的出現應運著時代,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混含著對物質的想望、家庭和睦和明顯得性別角色畫分。 芭比巧妙地結合了十幾歲青少年生活中兩種不同的慾望或想像,身材性感卻不沾惹犯罪氣息,在被當作商品、被購買的同時,也被創造成一個沉迷於消費的的青少年娃娃,這樣的混合體調和了青少年在隨著年紀增長取得性自由後所引發的道德恐慌,成為中產階級寬慰的象徵。芭比的世界裡沒有犯罪與青少年的焦慮,取而代之的是各種消費與休閒活動。 如同前面所言,芭比不只是被消費的產品,芭比本身也是一個消費者,所以買下一個芭比娃娃不是只有買下娃娃的當下就了結,隨之而來的是各式娃娃本體以外適用於不同場景的配件 ─ 衣著、鞋履、化妝品、頭飾、住宅裝潢、戶外用品,應有盡有,買下芭比娃娃的同時也買下了它無止盡的需求。芭比與犯罪活動一塵不染的性格不只是中產階級父母的寄託,同時它的購物慾也是零售商的寄託。...

0

誰擁有我們的城市?為什麼這波收購都市的風潮與所有人有關?

作者:孫語辰  國立臺灣大學  政治系學士 編輯: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 本文編譯自 The Guardian:Who owns our cities — and why this urban takeover concerns us all?(2015.11.24),原文作者為 Saskia Sassen(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教授)。   自 2008 年金融風暴後,許多國內外大企業購入都市建物與土地的現象,是否在暗示大都市已開始走入新興的階段?自 2013 年中到 2014 年中,企業買下全球前 100 大都市現有的房地產,價值總和高達 6,000...

0

巴黎峰會後對「碳交易教條」的批判

作者:孫語辰  國立臺灣大學  政治系學士 編輯: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 原文作者:Emanuel Leonardi(葡萄牙 Coimbra 大學社會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該文於 2015 年 12 月 14 日(即 2015 巴黎氣候高峰會(COP21)通過決議 2 日後)發表於 ENTITLE Blog上。   如同預期地,很多人談論巴黎世界氣候高峰會。大部分的談論者聚焦在氣候談判的地緣政治面向,例如 Jason Box 和 Naomi Klein 強調溫室效應災難式的效果與戰爭間的連結。在另一個不一樣但是相關的層次上,來自北半球國家的與會官員們攻訐中國和印度,說他們阻擋會議進行,同時中國和印度的代表也反擊到北半球國家們在處理碳排放量這件事情上沒有算進他們的歷史責任。 有一件更少人討論、但一樣重要的議題是透過碳交易進行氣候治理,這種把碳交易視為唯一的政策選項,跟我所謂的「碳交易教條」(Carbon Trading Dogma)有關。這種極其根深蒂固的政治信念認為,雖然是市場失敗導致了氣候變遷(因為價格沒有反映出負面的外部性),但這個問題可以用更進一步的市場化來解決。新的、專門用來對付氣候變遷的市場意味著新的、獨特的抽象商品,而這種商品可以培育出新一波前所未有的資本累積浪潮。從這個觀點來看,「碳交易教條」的概念可以跟...

0

大綠色圈地

作者:孫語辰  國立臺灣大學  政治系學士 編輯: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只消點一下滑鼠,我就可以在網路上用 10 便士買下 10 平方公分的雨林;再點一下,我又買了 0.2 平方英尺南美巴塔哥尼亞原本要用來採礦的海岸線;再點一下,管他是什麼,反正我朋友剛剛送我 1 平方公尺的巴拉米爾環礁當禮物。     用私錢圈地保育 拯救世界上最美麗、最具有生態重要性的地區已經變得越來越簡單且便宜。上百個由慈善組織、環境信託或個人營運的網站邀請大家用點擊滑鼠來認購森林、土地和山嶺,好保護這些自然資源或地景免受破壞和氣候變遷之苦。如果這麼做只花你區區幾塊錢,何樂而不為,等什麼?由 David Attenborough 爵士贊助的「世界土地信託」(The World Land Trust)邀請你購買整整一英畝的印度大象走廊,要價只要 50 英鎊;或是,你也可以選擇花 25 英鎊,認購 2,000 平方公尺巴西查科-潘特納爾濕地。從 1989 年算起,支持「世界土地信託」的人已經買下 35...

0

跨科際水治理:從水污費談起

作者: 孫語辰  國立臺灣大學 政治學系 學士     水是都市存續的命脈之一。天然的水流入都市,再以廢棄物的姿態離開,這段流動的過程牽涉到的不只是水本身透過不同的設備轉化身份(從「不可使用」到「可使用」,再以「不可使用」狀態回到自然),各種利害關係者,如政府機構與用水的民眾間的互動也附著其上,不斷長出新的糾葛。     台灣的水污費政策   這次跨科際都市水治理論壇的第二場次,主題是「水質治理」。在台灣,環保署近日更動既有污水管理的方法,由「行政管制」改為「經濟誘因」模式,以徵收「水污染防治費」(以下簡稱「水污費」)來控管污水排放。此一新措施正好可以作為這次論壇的討論標的。   過去,如果有違法排放廢水的情事發生,政府將針對違法的事業體「按日連續開罰」。有國內研究 [註]指出,這種「行政管制」的方式,缺點是因罰則過輕或稽查不實,使得處罰不得預期效果,也無法反應治理污水所需的社會成本,另外地方勢力介入稽查過程也是常年影響稽查過程有效與否的因素之一。   不同措施各有利弊,而這些利弊引發改變。若我們把不同的管制方式視為政策「工具」的話,台灣環保相關機構改換治理工具,二十餘年前即有跡可循,雖然對一般在都市內從水龍頭用水民眾來說可能無法知覺到這一層發生在法規上的變化。自民國八十年起,水污費的概念就已在修正「水污染防治法」的過程被納入,也制定了配套的「廢污水排放收費辦法」。後來幾經波折,包括水污染防治作業基金被刪減,以致於這項政策未能被實際執行,但依據環境資訊中心的報導,在去(2014)年日月光排放污水曝光後,立法院對向大企業徵收水污費的意見升溫,環保署今年五月起依據「水污染防治費收費辦法」正式向畜牧業以外的事業及工業區污水下水道系統課徵水污費,而畜牧業將會在開徵第三年、公共下水道與家戶廢水等將會在第四年納入課徵水污費的範圍。   跨科際的水污費   絕少改變不生爭議,水污費的措施也不例外。雖然「水污費」已經在今年上路,但是否能比過去「行政管制」的方式更有效管理都市水質,以及誘因是否充足,或是公平、比例原則等,是無論「水污費」的概念是政策選項與現實時都需要隨時被評估的問題。   多數論述將「水污費」設定做一種政策工具。但若我們希望將跨領域的意見熔於一爐,找到不同領域視角的交集,就不是只將「水污費」當做為一個單一、內部同質的存在,而是一個從建構的過程中由多方角力所塑造出的「物」。水污費不只改變了不同利害關係者間的關係(例如第一年被徵收者與第一年還沒被徵收),且因為爭議還存在,「水污費」仍面臨持續建構的過程。透過追蹤不同利害關係者間行動如何匯聚成現在這一刻我們所見到的「水污費政策」、「都市水質治理政策」或「使用者付費」(而非社會共同分擔負責)概念的污染,我們可以了解不同領域的力量如何影響政策面貌,力量與力量間如何衝突、妥協或增長、削減,而非落入不同領域各自發表意見而無法對話的景況。   「水污費」是一個值得受關注的跨科際議題,追溯水污費的前世今生,從制訂到推行耗費長達二十餘年光陰,中間數次停頓、延宕的原因,是否是不同偏好、不同價值觀折衝的結果?去年水污費徵收終於要「起飛」正式推動之際,相關報導描述討論辦法的公聽會參與熱烈,與會者屢屢提出關切,顯示仍有相關利害關係者希望參與塑造水污費政策、甚至是台灣整體水治理政策面貌的過程。而就連政策已推動的現在,仍有人詢問分階段推動、區分對象的方式,是否真能有效改善污水排放的狀況,或是對過去投資技術、好達到放流水排放標準的業者徵收水污費是否公平。     歡迎報名跨科際水治理論壇   在都市裡,水流同時不斷重塑自然與社會,或是不同個體間的關係,而這樣的特質也是水治理議題跨領域的來源。12 月 19 日的跨科際都市水治理研討會,跨科際計畫邀請到台大法律系葉俊榮教授主持,環境保護署魏國彥署長演講都市水質治理相關議題,並由台大環工系於幼華教授、中央研究院經濟學研究所蕭代基研究員、元貞法律事務所詹順貴律師就水治理議題進行與談。幾位主持人、演講者與與談人分別具有政府機構、民間倡議與學術研究的經驗,專精領域也分佈在法律、經濟、工程與環境科學等不同處,相信能為對水治理感興趣的朋友帶來不同面向的洞見。...

0

談夠多「援助」了,讓我們來談談「賠償」吧!

作者:孫語辰  國立臺灣大學政治系學士   ◎ 本文編譯自 The Guardian: Enough of Aids – Let’s talk about reparations by Jason Hickel   大部分的人在談論「殖民」時都會感到不太舒服,甚至會想要假裝這件事不存在。事實上,世界銀行、英國國際發展組織等單位所推廣的國際發展主流論述,也不斷地將殖民的歷史抹去。根據「官方」說法,發展中國家之所以貧窮,主因起自發展中國家內部;而西方國家之所以富裕,源自於他們夠勤奮,且支持正確的價值觀和政策。由於西方的發展程度遠遠比其他地區還高,西方國家們便寬大為懷地「援助」其他國家,給點東西好幫忙他們。 如果殖民曾被認可的話,等同於說殖民不是犯罪,而且「被」殖民還是美事一樁,可以幫助這些被殖民的國家在發展的長梯上往上爬一層。但歷史記錄告訴我們非常不一樣的故事,也打開了歐洲人偏好拒絕討論的話題(雖然不管他們多努力嘗試,這話題總是會不斷地重新浮現)。最近,在一場牛津聯盟(Oxford Union)的辯論裡,印度國會議員 Shashi Tharoor 十分有力地提出殖民母國(註:在 Tharoor 的論述裡指涉的是英國)虧欠被殖民國們「賠償」的想法,他申論時被錄下的影片在 Youtube 上走紅,吸引超過 30 萬人次觀看,顯然地,這個問題觸動了某些人的敏感神經。   關於「賠償」的辯論,威脅了那些官方版本對發展的論述,指出南半球國家之所以貧窮非自然現象,而是被他者有意創造出來的,西方國家在發展的過程中扮演的角色不是什麼樂善好施的捐助者,而是掠奪者。 談到殖民的「遺產」,一些相關事實因為實在是太令人驚訝,以致於難以相信這些真的發生過。比如說,1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