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七咚嗆」的跨學科對話:打擊樂認知的核磁共振造影研究

作者/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在臺灣,跨領域的大腦研究尚在起步階段,特別是人文藝術領域的學者與研究生,對於腦科學的實際探索十分缺乏,縱使有興趣也難以入手。位於臺大電機一館的「核磁共振造影/光譜實驗室」,可以視為音樂界與認知神經科學界的一個交流起點。此處,中西打擊樂與科學儀器的掃描噪音「眾聲喧嘩」,激盪出兩種文化(人文/科學)之間的美妙火花……

Beatboxing Parrot!

大腦是人類身上最複雜的器官,面對浩如星海的神經元,我們如何揭露其運作的奧秘呢?位於臺大電機一館的「核磁共振造影/光譜實驗室」,便是認知神經科學的一個研究基地。筆者畢業於臺大物理系,後來轉換跑道,取得音樂學博士學位;近年以「大腦如何處理音樂」為研究主軸,於2007年進入電機館的核磁共振造影實驗室,自此開始解析大腦的神秘樂章。

筆者所提出的第一個音樂認知研究,是鑼鼓音樂的口頭再現(oral representation)。許多音樂文化都使用無意義的音節來代表打擊樂器聲響,中國的戲曲鑼鼓也不例外。由於代表鑼鼓聲響的音節(例如:七、咚、嗆……),在聲響特質上與原本的鑼鼓聲響頗有差距,因此,鑼鼓樂的口頭再現:鑼鼓經,必須建立在「連結學習」(associative learning)的基礎之上。在臺大電機系陳志宏教授與心理系陳建中、周泰立教授的協助下,這個研究探討鑼鼓音樂的口頭再現所涉及的神經歷程,招募了戲曲戲迷作為受試者,受試者背熟幾個鑼鼓經之後,便能跟著鑼鼓音樂念出相應的鑼鼓經。

記得這個研究構想成形之初,陳志宏教授曾經半開玩笑地說:磁振造影儀在掃描時的噪音也有點像打擊樂,因為這些因為金屬線圈振動所產生的噪音,聽起來確實具有規律性。2009年初,筆者著手進行第二個功能性核磁共振造影實驗,招募了爵士鼓手作為受試者,在15名受試者中,真的有一名鼓手把儀器掃描的背景噪音當成打擊樂來欣賞——這不禁讓我聯想到,磁振造影儀的噪音,經過一番巧思,加工處理之後,或許也可以變成電音音樂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