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冊吧!】另類閱聽/以假當真的診斷(上)

作者/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魔幻寫實主義的小說家並不是將周遭的真實人事複製到作品裡面,而是攫獲了真實背後的一縷神秘氣息,「神秘並未降臨至小說所再現的世界,而是在它背後躲藏著、悸動著」

戲劇反映人生,人世間固然有溫馨雋永的場景,亦不乏光怪陸離的眾生百態。(圖片來源﹕RedPapaya (栩)@Flickr)

戲劇反映人生,人世間固然有溫馨雋永的場景,亦不乏光怪陸離的眾生百態。戲劇人物所呈現的內心糾結、戲劇表演所刻劃的異常行為,往往在觀眾心中留下不可抹滅的痕跡,流傳千古,成為人們對於某些疾病的刻板印象。

在講解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的時候,醫師常會舉出一個經典病例:在夢遊時不停洗手的馬克白夫人。她雖然是莎翁筆下的戲劇人物,卻比真實世界的任何一位強迫症病患更為著名。

傅柯(Michel Foucault)曾經以「浪漫化的瘋癲」(madness by romantic identification)來形容塞萬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 1547–1616)筆下的瘋癲,此一觀念即強調了描寫瘋癲的藝文作品「以假當真」的特質:

這些幻想是由作者傳達給讀者的,但是作者的奇想卻變成了讀者的幻覺。作者的花招被讀者天真地當作現實圖景而接受了。從表面上看,這不過是對幻想小說的簡單批評,但是在這背後隱藏著一種巨大的不安。這是對藝術作品中的現實與想像的關係的憂慮,或許也是對想像力的創造與譫妄的迷亂之間以假當真的交流的憂慮。[1]

最近這二十年來,神經科學的發展十分可觀,有趣的是,傅柯所謂「作者關於瘋癲的奇想被讀者當作現實而接受」,非但沒有因此消失,相反的,有些科學家以新的知識重新詮釋小說、戲劇中對於疾病的描寫,甚至把虛構的人物當作臨床案例來診斷,可謂別開生面。舉例而言,有精神醫學家在〈十九世紀初歌劇的瘋狂場景〉論文中[2],從現代醫學的觀點重訪義大利美聲歌劇裡面的瘋癲表演,特別針對作曲家貝里尼(Vincenzo Bellini, 1801–1835)的歌劇《海盜》(Il pirata)中女主角的病症進行「個案研究」,甚至還根據臨床上經常使用的《心理疾病診斷統計手冊》予以診斷。該文作者一本正經的學術態度,除了平添幾許似真(versimilitude)的書寫趣味之外,藉由將劇中人診斷為病患,病理學、文化史、精神醫學史的多重對話,也於焉展開[3]。

書名:另類閱聽:表演藝術中的大腦疾病與音聲異常/作者:蔡振家/出版社: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關於大腦疾病的文學再現,必須一提的經典作品是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1927–)的小說《百年孤寂》(Cien años de soledad)。這部小說以村莊「馬康多」的變遷為主軸,裡面有段情節敘述該村居民罹患了一種疾病,此症先會讓患者的童年記憶逐漸消失,接著抹除物品的名稱與概念,最後是親友的身分和自我的知覺。2009年刊登在神經學期刊《腦》的一篇論文指出,《百年孤寂》所描寫的這個疾病,正是語意失智症(semantic dementia)。在神經學家尚未正式為這個疾病命名之前,馬奎斯不僅已經對其症狀做出了正確的描述,而且小說裡村民對抗疾病的方式,在現今的語意失智症患者身上也看得到[4]。

我覺得這篇論文最有意思的地方是:作者居然在醫學期刊大談魔幻寫實主義(magical realism)!這些任職於「記憶與老化中心」的科學家強調,魔幻寫實主義的小說家並不是將周遭的真實人事複製到作品裡面,而是攫獲了真實背後的一縷神秘氣息,「神秘並未降臨至小說所再現的世界,而是在它背後躲藏著、悸動著」[5]——日常物品皆有名字,不足為奇,而馬奎斯以令人驚異的方式探索這件事的神秘性,小說情節與大腦疾病若合符節,這不免讓我聯想到,神經心理學的奠基者盧力亞(Alexander R. Luria),也把神經學中某些個案研究的敘事,稱為「浪漫的科學」。

客觀的科學怎麼可能浪漫得起來?虛構的藝文作品又如何傳達科學知識?面對複雜的大腦,科學研究與人文敘事似乎互相吸引,共譜奇文。


[1] Foucault, M.著,劉北成、楊遠嬰譯(1992),《瘋癲與文明:理性時代的瘋癲史》(Madness and Civilization: A History of Insanity in the Age of Reason)。台北:桂冠,頁23–24。

[2]Erfurth, A., and Hoff, P. (2000). Mad scenes in early 19th–century opera. Acta Psychiatrica Scandinavica, 102: 310–313.

[3]類似的跨領域著作,還包括這本由文學評論家與其醫師丈夫所合著的書:Hutcheon, L., and Hutcheon, M. (1996). Opera: Desire, Disease, Death. Lincoln: University of Nebraska Press.

[4]Rascovsky, K., Growdon, M. E. , Pardo, I. R., Grossman, S., and Miller, B. L. (2009). ‘The quicksand of forgetfulness’: semantic dementia in 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 Brain, 132(Pt 9): 2609–2616.

[5] Leal, L. (1967/1995). Magical realism in Spanish American literature. In Magical Realism: Theory, History, Community (edited by L. P. Zamora and W. B. Faris). Durham/London: Duke University Press, p. 123.

 

About Cass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