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血管型失智症與血管危險因子<7之4>

特約作者、編輯|曾郁蓁(紐約大學心理學系研究所)

過去的研究發現,血管危險因子會使中風的機率增加、從而引起血管型失智症的產生;另一方面,心血管的不健康狀態也會促使患者的症狀從輕度知能障礙加劇並轉變為阿茲海默症……

1970年代之後,學界開始把血管型失智症(vascular dementia)與阿茲海默症(Alzheimer disease)分離出來,為它建立了獨立的診斷標準,至今,血管型失智症是僅次於阿茲海默症,第二常見的失智症。主要的病因是來自於中風(stroke)後該部分腦神經細胞的大量死亡所造成的認知功能衰退。

政府單位應多加重視血管危險因子對失智症的影響,減低盛行率。(圖片來源﹕RedPapaya (栩)@Flickr)

目前血管型失智症的診斷原則有二:

一、根據神經心理衡鑑後確認的認知功能衰退。

 

二、患者過去有中風或心血管病史。

由於中風可能發生在腦中的任何區域,因此血管型失智症所表現出來的症狀會依照中風部位而有所不同,不一定會如阿茲海默症般出現記憶力大幅衰退的症狀。常見的症狀包括情緒控制力下降、性格改變、認知上的執行功能衰退、身體行為能力衰退等等。

然而,近年來越來越多研究報告質疑血管型失智症與阿茲海默症的區別是否必要。雖然目前臨床界所依循的診斷標準如DSM: IV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1994) 等,還是把血管型失智症與阿茲海默症分為兩組不同的疾病,有著截然不同的診斷標準;但越來越多研究指出,心血管方面的危險因子,如高血壓、糖尿病或高血脂,會提高阿茲海默症的發生率病並加速其退化過程。雖然目前學界對於阿茲海默症病因已有共識,認為是來自於腦皮質神經元的廣泛性、進展性且不可逆的退化,但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研究開始指出高血壓、高血糖或高膽固醇等是阿茲海默症的高危險因子(Gorelick et al., 2011)。

過去的研究發現,血管危險因子會使中風的機率增加、從而引起血管型失智症的產生;另一方面,心血管的不健康狀態也會促使患者的症狀從輕度知能障礙(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加劇並轉變為阿茲海默症,而患者從輕度知能障礙轉變為阿茲海默症的機率也會因為針對患者的血管危險因子作治療而下降(Li et al., 2011)。

根據過去十年間血管危險因子與阿茲海默症的大量研究結果,Viswanathan, Rocca, 與 Tzourio (2009)提出一個假設,他們認為血管型失智症與阿茲海默症雖然有著不同的病因,但其實並非兩種類別,而是在一個光譜(spectrum)上的兩個終端,而血管危險因子(vascular risk factors)則會決定每個患者落在此光譜上哪一點。

另外,過去社區式抽樣研究也發現,若請受試者接受腦部造影,會發現超過三分之一的老人有肉眼可分辨出的腦梗塞(macroscopic infarcts),而在顯微鏡下可檢查出有梗塞(microscope infarcts) 的人數會更多,這些患者未必會表現出明顯的行為改變或被臨床診斷出來,但會顯著地增加未來罹患各種失智症的風險。因此,Gorelick 等人(2011)統整過去502篇失智症的研究,提出血管型知能障礙(vascular cognitive impairment)這個名詞作為較好的分類標準,其可涵蓋從血管型輕度知能障礙(vascular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到血管型失智症之間的所有不同等級。

以上的種種研究皆指出血管危險因子對於失智症或知能障礙的影響,因此,在臨床診斷與治療失智症患者時,應同時考量患者的心血管狀態以及會影響心血管狀態的生活型態。Gorelick 等人(2011)則認為阿茲海默症與血管型失智症患者不應當作兩種截然不同的疾病來治療,而應經過詳細的神經退化與血管病變檢查,若有病徵,治療時應雙管齊下,而非偏重其中一種診斷。而Viswanathan, Rocca, 與 Tzourio (2009)也呼籲,雖然血管危險因子在個體層次上的影響可能不大,但以群體層次來看卻是個不容忽視的重要危險因子,因此公共衛生政策的制定者應多加重視血管危險因子對失智症的影響,以減低失智症的盛行率並減低社會、醫療保險系統與照顧者的負擔。

參考資料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1994).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 DSM-IV (4th ed.).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Gorelick, P. B., Scuteri, A., Black, S. E., Decarli, C., Greenberg, S. M., Iadecola, C., et al. (2011). Vascular Contributions to Cognitive Impairment and Dementia: A Statement for Healthcare Professionals From th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American Stroke Association. Stroke, 42(9), 2672-2713.
Li, J., Wang, Y. J., Zhang, M., Xu, Z. Q., Gao, C. Y., Fang, C. Q., et al. (2011). Vascular risk factors promote conversion from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to Alzheimer disease. Neurology, 76(17), 1485-1491.
Viswanathan, A., Rocca, W. A., & Tzourio, C. (2009). Vascular risk factors and dementia: how to move forward? Neurology, 72(4), 368-374.

專題閱讀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失智,不僅是遺忘過去而已<7之1>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台灣的失智症現況簡介<7之2>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認知老化<7之3>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血管型失智症與血管危險因子<7之4>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語意型失智症<7之5>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多發性系統退化症<7之6>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漸進式非流暢型失語症<7之7>

About Cass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