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SHS環境科學專題】環境荷爾蒙危害-臺灣塑化劑事件

科博文says:今年五月台灣濫用塑化劑的新聞每日一爆,僅數天的時間,已造成台灣食品業有史以來的最大海嘯。其震撼強度餘波已從飲料、甜品、麵包…,掃到營養品、糖漿藥品及化妝品…等。相信有人不經會問,為什麼廠商有辦法進行這樣偷工減料的行為?而臺灣法規制度又出現了什麼問題? 不妨可看看此篇分析!

撰文作者|楊子鐸(國立成功大學政治經濟學所碩士)
特約編輯|李銘杰(國立臺灣大學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博研生)

塑化劑被用來代替起雲劑仍是一種不可想像的違法投機商業行為。(圖片來源: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1-06/11/c_121522919_10.htm)

前言
科技發展使生活水準提高,卻也同時帶來了危害。而其所濫用的化學物質,更導致了我們的生活環境中到處可見的環境荷爾蒙蹤跡。臺灣今年五月爆發的塑化劑事件即是一種環境荷爾蒙問題,塑化劑除了對人體有害之外,也間接凸顯了臺灣社會在相關防範體制上的嚴重漏洞。本文將梳理塑化劑事件發展過程,對照學界環境荷爾蒙的研究重點,提出對臺灣社會未來發展可能的省思。

事件起末
今年三月,行政院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一位檢驗人員,在檢驗食品中是否違法摻雜如安非他命等成分時發現可疑異常訊號,詳細分析後,發現摻有受管制的塑化劑DEHP(Di-(2-ethylhexyl) phthalate,簡稱DEHP)成份。此一物質不應該出現在食物或藥品中,因此衛生署開始展開調查,發現該產品使用的原料優格粉含有DEHP,其來自於金饌生化科技,而最上游原料來自於昱伸公司。昱伸公司製造的食品添加物起雲劑摻有塑化劑DEHP,供應約四十多家食品化工及飲料廠商製作常見的運動飲料、濃縮果汁等等 [1]。自此之後人人自危,並引起國外媒體的高度關注。

事實上,塑化劑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其中最常用來作為塑化劑的化學物質為鄰苯二甲酸酯類(Phthalates,簡稱PAEs),DEHP即為此類化學物質之一種。研究發現,飲食人類暴露塑化劑最大的來源。日本 [2]及加拿大 [3]食物調查結果顯示幾乎所有食品本身皆受到高低程度不等的塑化劑汙染;另外,也有研究發現造成都是以食物包裝或塑膠容器釋出到食物內 [4],而且可偵測到塑化劑DEHP的存在。除了食物之外,一般塑膠製品、建材、醫療設備中也摻有塑化劑,甚至在人體化妝品、保養品及個人衛生用品中也能發現其蹤跡 [5]。一般而言,環境中有塑化劑存在難以避免,但若在安全劑量與管制範圍內仍是合法的使用。然而,昱伸公司製造的起雲劑,卻是額外添加DEHP以取代成本高的棕櫚油,因為棕櫚油製成的起雲劑顏色偏黃,而且保存時間較短;相對來看,加入DEHP製成的起雲劑顏色純白,保存時間甚至比棕櫚油製成的起雲劑長達六個月左右,其成本更是比棕櫚油製成的起雲劑便宜五倍以上。自然而然,廠商認為使用這類(DEHP)便宜又有效率的「非法配方」,是可獲取暴利的,因此以成品或半成品的方式賣給中下游客戶。這件事情震撼了社會大眾,多年來我們吃進的食物以及喝的飲料竟然有毒而我們卻渾然不知。

三聚氰胺事件造成的恐慌仍歷歷在目。(圖片來源:mary mackinnon@Flickr)

塑化劑事件省思
有人可能會問,為什麼廠商有辦法進行這樣偷工減料的行為?為什麼政府總是在補救而非防範?為什麼我們社會經常要付出全體人民健康的代價?其實,這次事件並非特例,兩年前中國毒奶粉事件所造成的恐慌猶歷歷在目,同樣在奶粉的製造過程中非法加入化工原料,其同樣對人體(尤其是嬰幼兒)健康有很大的危害,但為什麼我們仍舊學不到教訓?毫無疑問,廠商為了自身利益追求利潤所進行的「偷工減料」非法行為,昱伸公司是最應該負責任的惡質廠商。昱伸公司只在乎拓展其中下游的原料市場佔有率,卻不顧大眾飲食安全以及廠商互信,販賣低價惡質原料牟取非法暴利。但是,這樣震撼社會的事件難道僅是一間公司的錯誤即可造成?為什麼一連串的供應商以及食品大廠,甚至市政府單位都沒有發現?

以下游廠商角度而言,如果你是某家廠商負責人,當你發現某種原料來源比其他供應商便宜很多時,自然會考慮使用該原料來生產產品。但身為獨立的廠商,就應該做好把關的責任,雖然中下游廠商認為自己也是受害者,但貪小便宜的心態才是主因。

我國的毒化物管理出現嚴重的漏洞 (圖片來源:環境資訊中心 http://e-info.org.tw/node/67238)

以政府的角度而言,政府機關之間的業務管理範圍沒有統合也是其中一項主因。以塑化劑來說,環保署和衛生署都負有相關的責任,環保署依據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從源頭管制其進入環境後對於人體的「間接」影響;而衛生署依據食品衛生管理法管理其與人體「直接」的接觸。但這些相關部門缺乏整合,一旦發生問題時責任很難釐清,這造成了多數的政府官員只注意必要的管理與法規限制,鮮少會疊床架屋或自找麻煩以增加手上的業務量,使得不肖廠商有機可趁。此外,為減少貿易障礙,2000年政府公告免除食用香料及複方食品添加物之查驗登記,使得原本相關法規的管制出現鬆動的狀況,也可能是原因之一。

但是,不論如何,消費者本身自始自終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在互信的原則下,我們自然會認為食物應該是安全的。但從毒奶粉事件(三聚氰胺事件)一直到塑化劑事件,身為消費者的我們幾乎是無能為力的。毒奶粉事件若是沒有貪小便宜的心態而去購買便宜的奶粉,尚能僥倖逃過一劫。但在塑化劑事件中,由於過去口碑優良的大廠也相繼淪陷,消費者即使選擇高價的產品也逃不過塑化劑的危害。其實,早在2009年,我國就有學者發現臺灣人民在塑化劑的暴露量,已遠遠高於歐美等先進國家 [6],只是當時尚未能發現真正的原因,而政府單位也沒有因為這樣的報告作出積極的舉動,現在我們才知道非法添加塑化劑可能是主因。身為一般民眾,我們能做的就是盡可能透過各種管道監督政府單位,督促政府做好把關,避免類似的事情再度重演。

結語
這次事件讓我們了解沒有絕對完善的防範措施,加工食品所使用的原料及食品添加物,至少都有數十種以上,甚至多達上百種。只要其中某項微量的添加物或原料出現問題,皆有可能對人體造成危害。同時也讓我們發現,環境荷爾蒙不只存在於環境中,帶給人體間接的危害,還可能透過這種方式,直接影響我們的健康。自此以後,我們應該持續重視這個議題,並將這樣的精神擴展至其他地方,避免類似的悲劇一再發生。

>>推薦閱讀
1. 陳清芳,<黑心塑化劑 不能輕罰了事>,中央社,http://www.taiwannews.com.tw/etn/news_content.php?id=1607746 (2011.5.25)
2. Saito I, Ueno E, Oshima H, et al: Levels of phthalates and adipates in processed foods and migration of di-isononyl adipate from polyvinyl chloride film into foods. J Food Hyg Soc Jpn 2002; 43:185-189.
3. Page BD, Lacroix GM: The occurrence of phthalate ester and di-2-ethylhexyl adipate plasticizers in Canadian packaging and food sampled in 1985-1989: A survey. Food Addit Contamin 1995;12:129-151.
4. Chen ML, Chen JS, Tang CL, et al: The internal exposure of Taiwanese to phthalate-An evidence of intensive use of plastic matericals. Environ Int 2008;34:79-85.
5. Warms TJ: Diethylhexylphthalate as an environmental contaminant-a review. Sci Total Environ 1987;66: 1-16
6. PC Huang, PL K, YL Guo, PC Liao, et al. Associations between urinary phthalate monoesters and thyroid hormones in pregnant women. Hum. Reprod. (2007) 22 (10): 2715-2722.



About vmklj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