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學苑0.com-精彩實錄!】人類不平等的起源(臺大社會系陳東升教授專題演講)

科博文says:上周開始為大家介紹【達人學苑0.com-精彩實錄!】專題,達人學苑活動第二天的專題演講題目是「人類不平等的起源」,由臺灣大學陳東升教授和中研院歷史語言所王道還助理研究員主講,這篇文章主要先介紹陳東升教授的演講內容,他從盧梭談起,到私有財產制、生活轉型造就的社會不平等,以及不平等被強化和人類的慾望無窮等,非常值得一看!除了文字紀錄外,也推薦大家看影音版唷~!

時間:2011.09.06

主講人:陳東升/臺灣大學社會系教授

主講人:陳東升/臺灣大學社會系教授

講題:人類不平等的起源

※從盧梭的思想談起:

我首先從盧梭來談人類社會不平等的起源,盧梭是一個自然權力論者,他寫了一本關於人類社會不平等的基礎與源起的書,他認為人在一個原初的狀態是最美好的,所以他對人性的基本假設是人性本善,而非人性本惡,他跟後面的政治哲學家像霍布斯等人的看法非常不同,盧梭對於人性本善,意即原初的出生狀態是最美好的,這種觀點也影響到他的教育哲學,像他在《愛彌兒》所提到,要適應小孩天真的個性去養育他,盧梭影響了康德,影響後來各位都知道的像馬克思。

盧梭說人生而自由,人最好的狀態就是他出生時,那是真誠、自然的,在這種狀態下,沒有不公平可言,這是他的基本假設,看起來非常簡單。可是接著他提到,人天生有自由、天賦等權力,而且不會輕易放棄的,但是人也蠻無奈的,當人跟人開始接觸時,形成一個小團體、社會,而且這個社會越來越大,不平等就會逐漸的發展出現,所以,他說在自然狀態,每個人都不受約束,再強的強者權力,如政治權力差異,也不會對天生的個人產生影響,這意味著所謂自然的狀態,意味用最嚴苛的角度來看,是不跟其他人互動、往來,所以天生沒有什麼不平等的問題,每人都保有他的這個權力,是社會創造出這個不平等,這個才是盧梭最重要的問題。

所以,盧梭對於社會互動、社會形成是悲觀的,盧梭說關於一個人自然的原理,是自然使人幸福而善良,但是社會呢?人跟人交往帶來的幸福是少的,悲劇、衝突、矛盾是多的,所以他說社會使人墮落而悲苦,盧梭提到,人跟人接觸以後這種社會互動產生不平等,他認為,一個人需要另外一個人幫助的時候,那人們就會開始察覺到,一人占據兩人份糧食的好處,而這慢慢累積出財富,累積出生產的剩餘,平等就消失了,這私有制指的正是財產私有制出現,這和馬克思的想法非常接近,意即私有財產制建立資本主義的制度,是所有社會不平等的起源,因此,勞動就成為必要的現象,廣大的森林就用人的血汗來灌溉,強烈代表了,當人類開始進入到定居、農業耕作時,必須用血汗去灌溉那個農地,而且希望那個農地能夠產生最大的生產的數量,當我們開始去灌溉、控制農地,以累積最大的產生數量的時,其實人跟環境的這個關係就產生很大的改變。

私有財產與社會不平等的起源

盧梭兩三百年講這些為什麼具有啟發性?在此「私有財產」是關鍵字,當我們定居從事農業生產後,我們的制度、生活環境、文化價值體系產生什麼改變?他得到一個結論,不久後出現奴役跟貧困,伴隨著農作物在田野中萌芽跟滋長,這純粹就是一個假設。但是去年有人寫了一本書,就在論證這件事情,2009年在science的一篇文章也在討論這件事情,盧梭真的很不容易,他的私有財產制社會關係,形成建立在這個私有財產制底下,他說天賦的這種不平等,就不斷被強化了,有能力的人可以提高生產量,併吞其他人的土地,財富越來越集中,併吞看起來非常簡單,卻使人類社會的制度產生一個非常重大的改變,什麼樣的改變呢?例如戰爭、軍隊的形成。

盧梭接下來談的是誰擁有這個地位?最明顯的是性別差異,如男女的地位差別,源自於軍隊政治化,建立一個完整的軍隊組織,在定居生活開始發展後,不會輕易移動,人類把所有精神、精力創造出最大產出,而且要保護財產,這便意味著其他人可能來掠奪你的財產,在狩獵跟採集的社會,衝突跟對立相對有限,而且也看不到制式的軍隊,或是掠奪、衝突,即便有衝突,可以仲裁、協商,如果不成,則有一個我們現在社會沒有的選項-「離開」,出走,就是當衝突沒法解決,那我們就離開到另一個地方,建立自己生活的方式。

我們現在沒有「離開」這個選項,因為當農地是你花了很多時間耕作,是私有財產,說要離開、放棄是不可能的,只有看誰的拳頭硬,這個想法從家庭、農業生產制度,到現在的國際政治可以得到一點啟發,當然盧梭在這邊講的私有財產,定居的這種生活、提高產量、併吞別人的這個土地,這是建立在私有財產制上面,而且戰爭、衝突、軍隊的制式化是沒有辦法避免的一件事,所以自然的不平等,就是原來的那種天賦的不平等,大家沒有私有財產制,他可以分享、可以離開、可以做很多事,自然的不平等不知不覺得隨著交換的這種關係,社會的不平等就越來越嚴重,越來越清楚,盧梭對於法律制度的形成,他也有他一套自己的看法,他認為那是強者對弱者的一個制度的設計,你也不會太訝異,盧梭對於一個政府的行政組織成立,也是強者要保護他自己權力所設立起來的一個機構,他看到不平等的這個階段,大致上來說,是透過這些發展的過程,從這種經典的作品。

 

生活變遷、社會制度造就不平等

潘朵拉的種子》一書基本論點是,現在生活的方式早在一萬年前產生革命性的改變,從狩獵採集移動式,跟環境間是自然和諧的關係,變成是一個定居式,農業生活,這種模式開展了現在我們看到的社會制度,我蠻喜歡他說,我們跟環境之間的關係,狩獵採集有多少就吃多少,也不會吃更多東西、屯積東西,我們跟伴隨著環境一起遊蕩的過程裡面;可是當農業開始時,我們爬到駕駛座開始駕馭環境,看起來我們得到對外在世界控制的能力,這當然比啟蒙運動或文藝復興後,人的自主性控制這個環境來看,似乎是發展得更早,開始控制了以後,他提到一些基因結構的改變,這個生產、定居方式,造成一個新文化,更多數量的食物,但食物的種類是更少,三個主要的食物:玉米、麥、白米,其他的食物對我們來說,重要性對我們來說較小,所以更多的食物,養活更多的人。

他有一個分析非常有意思,在舊石器時代前狩獵採集的生活是不是更不好﹖他引用一個人類學家資料,新石器時代農業生活開始發展起來之後,其實那個階段跟舊石器時代去比較,平均壽命男女都是降低的,大概降低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理由是聚居會有疾病的傳染,而且工作時數更高,這個資料在另外一個很有名的人類學家談石器時代的經濟學裡面,也提供同樣素材,其實狩獵採集的人工作時間不多,一週七天的工作時間三天,其他四天在休閒社交;第二,人更多以後他必須要有一個治理的架構,所以政府就發展起來了,政府組織發達是因為農業需要水利灌溉,需要集合眾人的力量,開始時由社區自己治理,但是,當要灌溉的規模越來越大,像嘉南大圳,沒有殖民政府去做規劃設計那是不可能的,而且最光榮的事情是這個大圳弄好了以後,我們稻米可以一季收成兩次三次,養活更多的人,符合前面所講的這些事情。

但也不要忘了,一旦大圳出來了以後就要有水利組織,農田水利會、農復會、農委會,農業的生產就組織的發展來說,政府變得非常重要,政府當然有另外一個角色,當衝突對立的時候沒有辦法解決,透過法令制度來規範這些衝突跟矛盾,我們也知道法律是誰擬定的,在封建時代一直到我們現在這個民主的時代,雖然大家都有參與的權力,但也不是像我們想像的那麼的完美,再來便有宗教組織的建制化,而且宗教組織伴隨著增加社會的不平等,這個宗教組織的制式化,我們可以看到我們對於環境,農耕社會對於環境是一個控制主導,我們相信我們可以做出這些東西來,跟狩獵採集的那個萬物有靈論,相互的那種尊重,而且各種神聖的事物,在各處都有可能發生,產生相當程度的對立,所以農業社會大體上來講是一神教,嚴密的宗教組織相對政府的組織。

我們農耕開始有剩餘,有財富的累積,並建立繼承的制度,那這個繼承的制度要確定血緣,所以一夫一妻制確定血緣,而且血緣基本上是父系的,父權的社會從這裡就建立起來,這是恩格斯在他國家與家庭的起源裡面,他最主要的一個論點,剛剛提到當你定居在一個地方,你所有的成本、所有的經歷都在維持這塊土地,讓他能夠生長出最豐富的東西,當然你也累積了這個財富,那你也吸引了其他人來攻擊掠奪你所擁有的這個財富,戰爭無可避免,軍隊正式化也隨著這樣也就發展起來。

※社會不平等與人類的慾望無窮

2009年在science有一篇文章,一個聚落人類學的學者,蒐集了兩十幾個不同類型的小型社會的資料,他研究不同類型社會的社會流動跟社會不平等的情況,他分成四種,包括狩獵採集、園藝型、畜牧跟農耕的社會,所謂園藝他指的是他不用任何的工具,做栽種的工作,他只能種到他吃飽的這些東西,這四個類型的社會,他做了比較,畜牧跟農業的這個社會通常會有剩餘,而這個剩餘就如盧梭所說的,有剩餘開始就有私有財產,就要建立繼承的這個制度,那這個命題到底對不對,他們的這個研究裡可以看到,狩獵採集和園藝型社會最有錢的百分之十的子女,進入下一個世代,最有錢的百分之十比最窮的大概多了三倍,但是在畜牧型社會,最窮的那個百分之十的家庭的小孩他要翻身,他的機會比起最富有的大概只有二十分之一,那農業型的社會大概只有十一分之一,相對來說,在狩獵園藝的社會,他的社會流動的機會相對來講比較高。

這篇文章主要的論點是,因為有私有財產制會有世代財富累積的繼承,不斷強化,如果沒有這種所得重分配的機制,遺產稅呀等,這個社會世代之間的這個不平等不斷被強化,所以耕作型態會影響到社會階層的發展,而且這種發展是不是不斷的強化不平等,至少在這篇文章裡面你可以看到,2009年這個science的文章告訴我們,盧梭三百年前的假設,大致上在這個研究裡面是相當程度被支持的,review這篇文章的這兩個學者,一個在MIT的經濟系,一個在哈佛的政治系,他們根據這篇文章寫得很簡短的大概一頁不到的評論,他說我們從狩獵採集變成定居群居的生活,我們要幹什麼?

我們要建立公共設施,建立宗教組織,我們要做資源整合的工作,所以那種權力差距的層級組織就出現了,政治階層領袖酋長這些人慢慢發展出來,群居導致分工與新的層級組織,引領更多的技術突破,發展更多的私有財產制,然後強化社會的不平等,這是他們兩位提到的,他們的看法不是說農業革命自然會造成這些東西,而是一個不斷循環強化的過程,他在他這本書裡面沒有講的事情是什麼,當你有更多的剩餘,你會希望更多,無窮累積更多的財富,在狩獵採集的社會,他們很少擁有任何的資產,可是他們是最富裕的,那我們現在這個社會,我們擁有很多的資產,但我們有無窮的慾望,所以我們是最貧困的。

完整閱讀專題演講:人類不平等的起源
>>人類不平等的起源(中研院歷史語言所王道還助理研究員演講)
>>精彩影音:人類不平等的起源(中研院歷史語言所王道還助理研究員演講)

主題演講精彩影音實錄推薦:
>>童元方教授主題演講:科學的語言、人文的語言、生活的語言
>>童元方教授主題演講part1
>>童元方教授主題演講part2

其他文章:
>>回應童元方教授演講:長庚大學通識中心特聘曾華璧教授
>>回應童元方教授演講:成功大學生理學研究所湯銘哲教授
>>更多【達人學苑0.com-精彩實錄!】內容這裡看

About 科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