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科際閱讀】史懷哲的神經衰弱(下)

過去關於史懷哲的討論大多集中在他的醫療奉獻、道德情操、音樂素養與哲學觀點。從這些記載可以看出,在殖民地行醫的史懷哲其實也生活在殖民社會的文化當中。

原載於【科學發展451期】2010.07.01

Albert Schweitzer

真正幸福的人,是那些已經開始尋求並知道如何服務他人的人。--Albert Schweitzer

(續史懷哲的精神衰弱上篇)

我們今天認為暴露在紫外線下,有引發皮膚癌的風險,但這不是伍洛夫的論點。他強調的是化學射線會穿透白人皮膚進而傷害裡面的神經組織,導致神經衰弱(neurasthenia)。這樣的疾病症狀五花八門,包括倦怠、記憶力衰退、注意力不集中、疑神疑鬼、容易發怒、食欲不佳、縱欲過度、性無能、憂鬱、失眠、頭痛,嚴重時還會發瘋與自殺。此外,也會導致腹瀉、心悸、胃潰瘍、月經失調、酗酒、貧血等問題。

那麼為什麼只有白人受害呢?伍洛夫宣稱這是因為有色人種的皮膚色素有抵擋化學射線的保護作用。白人當中,頭髮、眼睛與皮膚顏色都較淺的亞利安血統者,特別容易受到傷害。相反地,棕色眼睛、黑頭髮、膚色較深的南歐人則較能適應熱帶氣候。

伍洛夫的論點其實新意不多,19 世紀初許多殖民地的歐洲醫師就有類似看法。他們還認為有色人種比較不容易中暑,除了髮色膚色之外,還因為他們頭皮與頭蓋骨都比較厚,能保護腦部不受陽光侵襲。這種說法的另一面,則是認為有色人種的腦容量因此比較小,是智能低的低等種族。伍洛夫的成功之處,是他比附當時放射線與光化學的最新研究,新瓶裝舊酒,給老舊醫學觀念帶來新科學的光環。畢竟當時大家已經知道放射線會對人體造成傷害。

甘迺迪指出,在伍洛夫影響下,醫學界對熱帶陽光對白人的傷害有了新的重視。《英國醫學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進行調查,發現熱帶神經衰弱是造成海外傳教士因病被迫返鄉休養的最主要病因。史懷哲在這方面也不能免俗。

傳記提到,史懷哲年輕時非常強健,但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期間,卻因罹患「嚴重的神經衰弱」,下班從醫院回家的 4 分鐘上坡路,都讓他舉步維艱體力耗盡。這段期間生病的不只史懷哲,傳記中提到,居住在非洲的白人每兩年就得回歐洲休養,否則身體就會受不了。但這段期間戰爭阻隔了交通,使得一些人好幾年無法返國,進而活力喪失覺得渾身是病。

甘迺迪的研究指出,殖民醫學對白人與有色人種體質差別的強調,對應了殖民地白人殖民者與被殖民的有色人種之間的社會與文化隔離。史懷哲傳記中一再提到,史氏認為黑人懶散、酗酒、沒有節儉習慣,甚至不知感恩,因此白人不能用平等的方式和他們打成一片,而應該保持尊卑距離,用「大哥」身分來對待與教化黑人。

過去關於史懷哲的討論大多集中在他的醫療奉獻、道德情操、音樂素養與哲學觀點。從這些記載可以看出,在殖民地行醫的史懷哲其實也生活在殖民社會的文化當中。因此,我們也需要把史氏的行誼放在那個時代脈絡中來考察研究。

Lambaréné hospital

史懷哲醫生,38歲時(1913年)前往西非的加彭行醫,剛到達時以當地原住民的茅草屋做為醫院的起始。1919年因第一次世界大戰回到歐洲,1924年再度回到西非,原本的茅草屋已不復見,遂在原址三公里處蓋了一個更好的醫院,史懷哲醫生用他回歐洲期間開演奏會的酬勞,作為醫院建設費用。

看更多Lambaréné hospital的老照片:
http://www3.ptsem.edu/uploadedfiles/photo_gallery/schweitzer/index.html

深度閱讀資料

Kennedy, D.(1990)The Perils of the Midday Sun: Climatic Anxieties in the Colonial Tropics, in Mackenzie, J.M.(ed.), Imperialism and the Natural World, pp. 118-140,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相關附件:《科學發展》2010年7月,451期,84 ~ 85頁

About she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