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國籍法」的語言政策與「華語檢定」的改進

作者|黃銘惇(元智大學國際語言文化中心德語講師)

編按:黃銘惇先生不久前在【跨科際對話平臺】介紹德國面臨人口結構改變問題時之對策,盼同樣面臨到人口結構高齡化、少子化的臺灣民眾有些啟發,本次再繼續對「國籍法」語言政策與「華語檢定」之改進作出說明。

在臺灣,外籍配偶愈來愈多。(圖片提供:Gimi Wu/flickr)

最近,立委對外配入籍的規定提出質疑,此外,專責機關的處理引起許多社會爭議。基本上,筆者認為,我們應該針對「國籍法」進行全盤的檢討,同時,效仿德國的做法,將「血統主義」改成「出生地主義」。在這裡,我們想檢討語言檢定的相關規定。

依照「國籍法」的新規定,外國人申請入籍的時候,必須通過華語考試。相關的規定如下:「101年4月26日修正發布「歸化取得我國國籍者基本語言能力及國民權利義務基本常識上課時數認定及測試作業須知」,明定各直轄市、縣(市)政府辦理上開測試得採隨到隨辦,並自中華民國101年5月1日生效。」

基本上,這項性規定并不是很理想,所以,我們想先介紹德國的作法,然後,在檢討「國籍法」規定的缺失。

在德國,當德國人與外國人結婚時,外籍配偶必須出具語言檢定證明,但是,德國有一套完整的語言檢定制度。基本上,德語檢定的工作是由德國本國與國外的歌德學院承辦。所以,歌德學院是負責語言檢定的專責機構。

此外,歌德學院提供不同的語言課程,幫助當地與國外的學習者的語言學習。但是,在德國境內,歌德學院并不是唯一的語言學校,所以,基本上,外國人可以到其他的語言機構,學習德文,同時,德國的移民局也會承認這些學習時數。此外,雖然德語檢定有分級制度,但是,各國歌德學院的決定標準并不是相同,例如,臺灣的德語檢定和意大利的檢定一定不一樣;在意大利,有一部分人的母語是德語,事實上,意大利Südtirol的街道名稱都是德語。

目前,我國移民署的規定有一些問題。對外國人來說;尤其對東南亞的外配而言,在臺灣,語言是最基本的生活能力,但是,語言卻常常被當成歧視的理由。當語言是生活能力時,檢定只是形式的資格條件。在檢定開始通過後,語言學習并不需要中斷,或許,除了檢定之外,政府應該提供更多的資源與輔助。

舉例來說,我國將長期看護的年限延長為十二年,或者,外籍移工的在臺年限將延長為三年,可是,當這些外籍人力必須在臺灣生活這麼多年的時候,雇主是不是有責任提供他們學習華語的機會?政府是不是應該制定相關的規定?事實上,在語言的學習過程中,這些外籍人士可以認識許多朋友、體驗不同的生活樂趣與經驗,所以,對雇主來說,這是提升工作效率的投資。過去,筆者曾經擔任德國難民局的聽證翻譯,依照本人的了解,德國政府甚至會補助這些政治難民,參加德語學習課程。

基本上,我們不認為,移民署或縣市政府適合承辦語言測驗實務,因為他們沒有這方面的專業,其次,在外籍人士學習語言的過程中,他們沒有任何伴隨;目前的一些社會問題就是最好的佐證。

此外,從移民署的作業細則來看,我們找不到任何客觀與實質性的標準。因此,最根本的解決方法是制定一套完善的「華語檢定制度」,讓專業的機構執行相關的事務;例如效仿德國的歌德學院或中國大陸的孔子學院。

我國沒有完善的「華語檢定」制度,因為我們不重視這項需求與文化產值,因此,我們應該檢視,如何改善目前的檢定機制。我國的華語檢定的承辦單位是「國家華語測驗推動工作委員會」,不過,基本上,委員會只負責開始檢定,并不提供相關的話語課程,因此,現在的作法無法達成產學合一的理想,其次,當移民署自行執行語言檢定時,華語檢定的影響與文化回饋就很難落實與擴大。

其次,協辦大學的華語教學課程都是華語教師的儲訓課程,自然很難開拓與提升華語教學的規模與社會影響,因此,無法推升族群融合的正面力量。簡單來說,目前的「華語檢定」政策是「多頭馬車」與「各自為政」。

所以,我們建議,政府應該成一個獨立機構,整合「華語檢定」與教學;例如將原有的機構改成臺灣學院,同時,在各大都會設立常設分部機構,方便外籍學員上課與考試。這些外籍人居住在臺灣是一個事實。當我們無法改變社會現實的時候,那麼,一個友善的檢定與語言政策是必要的。

筆者服務的學校并不在熱鬧的都會市區,可是,卻與許多歐美的交換學生。其實,除了體驗不同的文化經驗之外,學中文是他們最主要的學習目的。華語教學是重要的文化政策,所以,政府應該進行全面性的檢討,改善現行的制度與作法。

About Cass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