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國籍法》的修正與人口結構的改善

作者|黃銘惇(元智大學國際語言文化中心德語講師)

編按:在第零期達人學苑時,與會的學者一齊嘗試闡述與界定,我們,也就是臺灣居民所面對最重要的十個問題。討論之後,大家認為人口老化,人口結構改變是台灣居民迫切會遭遇到的問題之一 (參見【達人學苑0.com-精彩實錄!】問題闡述與界定:我們所面對最重要的10個問題)。

黃銘惇先生將介紹德國當地在面臨德國人口結構改變的這個問題時,提出了什麼樣的解決方案。這個解決方案或許對也面臨到人口結構高齡化、少子化的臺灣人民帶來一些啟發。

目前,臺灣面對許多結構性的社會問題;例如失業人口或社會保險失衡等等問題,但是,最嚴峻的問題是《人口老化》與《少子化》造成的人口結構失調。事實上,臺灣的人口結構問題只是復制西歐國家的問題,所以,我們應該認真思考《國籍法》的修改,針對人口結構進行根本性的社會改革。對臺灣來說,德國的社會改革提供很好的經驗與方法。

臺灣在面臨人口結構改變的問題時,該提出了什麼樣的解決方案?(圖片提供:黃鈺婷)

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德國的《人口老化》與《少子化》問題逐漸嚴重,所以,當時的德國政府必須進行一連串的改革;例如鼓勵生育、增加育兒津貼、提高保險費率、提高退休年齡或獎勵外國企業投資。後來,德國政府開始思考放寬外國人就業的拘留限制:從事高科技產業的外國人可以申請五年的工作與居留簽證,此外,三年後,可以申請無期限的居留權;這就是所謂的《藍卡》(die blaue Karte)。依照德國當局的想法,如果成功引進高科技的就業人口,一些結構性的產業與社會問題就可以得到紓解。可是,那時候,德國是世界第一大貿易出口國家,其次,她並沒有產業升級的問題,此外,對頂尖的高科技人才來說;例如電腦工程師,德國的工作環境與待遇并不是最好的選擇,所以,經貿政策無法改善嚴重的失業率與結構性的社會問題;當時的失業率是百分之十三。

雖然,在大多數德國人的心目中,德國人是世界上最優秀的民族,可是,強烈的民族優越感無法解決任何問題。1998年,當社會黨與綠黨聯合執政之後,政府開始進行《外國人法》的改革與修正。原來的法律是《血統主義》。基本上,當父母親是德國人時,子女自動取得德國國籍。2000年,德國政府將《血統主義》修正為《出生地主義》。到2012年,國籍法經過幾次修訂。國籍的申請有幾個條件:1. 申請人居住德國的時間必須超過八年。2. 申請人必須有自我謀生的經濟能力,同時,在德國正常納稅。3.申請人必須放棄原有的外國國籍。4. 在十八歲之後,在德國出生的人可以申請入籍。在國籍法修改之前,每年約有八萬人入籍德國,可是,當國籍法修正之後,入籍人數明顯增加。2000以後,每年入籍德國的人數約為十二、三萬人,但是,她的財政結構卻逐年改善。當歐債危機造成嚴重沖擊時,德國的失業率卻持續降低;目前的失業率是百分之六點五。根據今年九月最新的稅收財報,稅收增加百分之四點二;最主要的增加來自個人所得稅與營業稅;大部分增加的稅收來自受薪與中產階級。

過去,德國人一直強調自己的民族優越性,可是,今天的德國有女性的總理、同性戀的外交部長與越南出生、被德國人領養的副總理,此外,綠黨的主席是土耳其移工的第二代。今天的德國社會是一個具有創造力與活力的多元文化社會。這樣的成功經驗提供我們社會改革的範本。

基本上,臺灣與過去的德國有相同的結構問題。依照德國的作法,當外國人入籍德國後,人口結構就會慢慢改善,同時,這些經濟能力自主的人可以在德國創業,活絡中產階級的經濟脈動,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與稅收,所以,當政府實施一些必要的改革後,國家財政自然逐漸改善。

目前,臺灣有三十五萬的外籍移工;他們都是年輕的生產力。事實上,他們生活在你我的周遭,換句話說,我們早已經適應多元文化的族群生活。如果我們效法德國的國籍法,臺灣的人口結構就可以得到實質的修正。其次,目前東南亞的經濟成長快速起飛,因此,當我們的國籍法改為《出生地主義》之後,雙方的經貿往來將有正面性的發展與影響。

About Cass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