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鐵達尼號》上的弦樂四重奏:淺談抒情美典

作者|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在生死交關的時刻,「淡定」者幾希?

電影《鐵達尼號》中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場景,那就是在甲板上的弦樂四重奏。當時船身已經浸水,人人自顧不暇,但四位音樂家仍然盡職地完成演奏。在悠揚樂聲的烘襯之下,紛擾緊張的時間彷彿定格凝止,瞬間成為永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PLcZ5Rk3Lg

或許有觀眾認為,這四位音樂家真是浪漫得無可救藥,然而從藝術表現手法來看,《鐵達尼號》中的弦樂四重奏可以說實踐了抒情美典(lyrical aesthetics),讓整部電影更具詩意。

所謂「抒情」,各家說法不盡相同,此處主要援引陳芳英的觀點,聚焦於抒情美典的幾個要素:

抒情美典的四個要項是內化(internalization)、象意(symbolization)、自我、和當下。換句話講,我們面對外界的種種,有所感知,經過內化的過程,以象意的符號呈現出來,重點是,呈現之際,必須與當下和自我結合,也就是說在呈現那一刻,時間是定格凝止的,轉而成為在固定的空間迴盪回顧。[1]

音樂的創作,經常是由作曲家將其內心感受透過音樂表現出來,有些風格較為沉靜、內斂的音樂,容易讓聽眾陷入回憶與自省;生命中的種種經歷湧上心頭,與自我的當下心境交融迴盪,進而產生靈光一現(moment of epiphany)的體會。

《鐵達尼號》中的弦樂四重奏,串連了一個又一個抒情空間——船長、鐵達尼號的設計者分別獨處一室,思考著自己的責任;而在另一個角落,老夫老妻在床上相擁,一位母親為即將進入夢鄉的小孩講故事,享受最後的天倫之樂——在每個遺世獨立的空間裡,皆迴盪著〈Nearer My God to Thee〉的祥和主題,這段弦樂四重奏阻隔了紅塵的喧囂,讓人彷彿達到超越生死的境界。

關於抒情美典的研究,傳統上以中國詩詞、書畫、戲曲、音樂……等為主要的研究材料,[2]然而藝術認知與審美原理有其普遍性,上述的《鐵達尼號》場景也可以從抒情美典的觀點來分析。除了電影之外,許多年輕人都相當熟悉的日本漫畫與動畫,同樣可以找到不少抒情美典的運用。

動漫中為了表現角色的心境,「象意」的手法相當豐富,例如《櫻桃小丸子》的爺爺在心有所感時會以俳句來抒情,小丸子腦袋中的抒情空間裡面則可能有象徵快樂的花朵與星星,或是讓自己在彩雲中漂浮起舞。《中華一番》演到劇中人品嘗美食時,甚至可能會有祥龍出現於天際,象徵著出神入化的廚藝。

日本動漫也擅長渲染「抒情當下」,將瞬間變為永恆。例如《海賊王》主角一行人要跳下瀑布救人,在如此緊急的當下,他們卻一一回憶起自己的過去。動漫中的戰鬥場面,經常透過回憶來提升力量,例如《棒球大聯盟》的投手即將投出關鍵的一球時,總會穿插內心獨白以及種種回憶;在這個重要時刻,不僅物理的時間早已蕩然無存(時間定格凝止),而且全世界也都願意停下來等他抒情。

《螢火蟲之墓》是筆者最喜歡的動畫之一,在這部片的末尾,男主角黯然接受妹妹病死的事實,此時街上傳來有錢人家播放留聲機的音樂,該曲是美國民謠〈Home, Sweet Home〉,片中採用1928年錄音的曲盤,聽起來格外陳舊——在悠揚而又遙遠的音樂聲中,男主角回憶著妹妹天真無邪的模樣,環顧四周,妹妹彷彿還在盡情遊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EtJk1IeMkM

由《鐵達尼號》與《螢火蟲之墓》等例子看來,有些音樂可以定義、開展、串連抒情空間,讓抒情當下跟自傳記憶(autographical memory)融為一體,並且遁入與世隔絕的內心境界。近年的腦科學研究指出,聆聽哀愁、平靜、懷舊的音樂之際,腦中的海馬迴(hippocampus)與腹側中央前額葉皮質(ventromedial prefrontal cortex)會活化,其中海馬迴可能跟記憶有關,而腹側中央前額葉皮質則與自我、內省(introspection)、思緒飄盪(mind wandering)、情緒調節(emotion regulation)……等有關。[3]抒情自我的神經基礎,似乎已經隨著音樂情緒的研究而浮現。

神經科學家安東尼歐.達馬吉歐(Antonio Damasio)認為,藝術是意識(consciousness)送給人類的一份大禮;藉由藝術,人們的自我、記憶、情緒、感覺得以匯集並再現,藝術活動的參與者體悟於當下,展望未來。[4]

——————————————————————————————————————————-

注釋

[1] 陳芳英(2009),《戲曲論集:抒情與敘事的對話》。台北: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頁184。

[2] 高友工(2004),《中國美典與文學研究論集》。台北:台大出版中心。

[3]  Trost W, Ethofer T, Zentner M, Vuilleumier P (2011). Mapping aesthetic musical emotions in the brain. Cereb Cortex. (doi: 10.1093/cercor/bhr353).

[4]  Antonio Damasio著,陳雅馨譯(2012),《意識究竟從何而來?從神經科學看人類心智與自我的演化》(Self comes to mind: Constructing the conscious brain)。台北:商周出版社,頁336-339。

About Cass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