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促上路的十二年國教會否變成臺灣教育的浩劫?- 4月21日碧水學社論壇之觀察報告

作者|唐功培(臺大科學人文跨科際計畫博士後研究)

4月21日下午,碧水學社社長、臺大數學系李瑩英教授,與臺大電機系吳瑞北教授,臺大物理系高涌泉教授,建國中學陳偉泓校長以及復興高中方淑芬校長和許多臺大教授還有碧水學社社員們齊聚於臺灣大學物理館312室,一起討論當前由教育部所推動的十二年國教的政策。

此次議題主要是針對高中職入學方式中的「超額比序」部份。

教育部之所以制定「超額比序」項目,主要是為了處理以下的這個問題:一旦沒有了考試,國中應屆畢業生要依據什麼機制來升高中呢?這個問題牽涉到了學校的兩項社會功能:篩選和分配的功能。[1]關於學校的社會功能,將會在本文最後作進一步地探討。

按照教育部所訂定的辦法,學生被分發到哪所高中(職),將依據以下七項標準:

唐功培,德國維爾茲堡大學博士。在求學期間研究重點為學校教育領域的德國學校教育史,學校理論,教學法以及華德福教育 。(圖片拍攝:Cassie Yang)

1. 學生志願序 – 各高中(職)首先根據學生意願來決定招收哪些學生,但是如果想要就讀該校的學生數量大於該校所提供之名額的話,那就要採用以下招生原則。

2. 就近入學 – 此篩選原則是以學生的戶籍地做取決條件,但是若戶籍所在地屬於該學區的候選人數量仍大於該校的招生數時,則必須考慮扶助弱勢原則。

3. 扶助弱勢 – 所有戶籍地屬於同一學區的學生中,來自弱勢家庭之學生享有優先權。弱勢家庭之條件包括低收入戶,父母一方屬於外籍配偶等等。

4. 學生畢(結)業資格 – 本項目要求國中生畢業前之學習表現需達到法定頒發畢業證書標準,比如說學生缺曠課數以及期末成績等等。

5. 均衡學習 – 學生健康與體育,藝術與人文,綜合活動這三個學習領域成績必須及格。

6. 多元學習表現 – 多元學習包含日常生活表現如獎懲紀錄;體適能;課外活動,擔任幹部以及競賽表現。 為鼓勵有志朝技職方向發展的學生,學生是否獲得技職證照也會納入參考。

7. 國中教育會考表現 – 相對於百分等級制,學生會考評量結果將分為精熟,基礎,待加強三等級。公立高中職不得優先依據學生會考表現決定錄取哪些學生,而且學生會考成績之比重不得超過高中錄取分發總成績三分之一。[2]

8. 若經由上述七項標準比序後仍有登記人數超額情形,得以採行抽籤方式。[3]

以上這個超額比序辦法,很清楚的是要將現有的高中排名消除掉;而在21號的討論中,碧水學社與會人員主要提出以下兩點疑義:

※ 此一套超額比序規定主要是規範公立高中職,私立高中則不在此規範之內。 教育部補助私立高中,私立高中竟毋須釋出免試名額,而是將名額留給該校國中部直升,道理何在?

※ 雖然教育部為了要減少學生千里迢迢地跨區就讀情形,而提出就近入學原則;但是在教育部所規劃的15免試就學區中有5個跨縣市學區,其中包括由臺北市、新北市以及基隆市合併而成的新北區或者是由桃園縣、連江縣合併的桃園區。也就是說在這些跨縣市學區內,學生亦有可能會被迫跨區就讀。

對於為什麼私立高中職可以不受超額比序規範,獲准保留名額給國中部直升一事,我們可以從教育部推行的「十二年一貫課程體系方案。」找到一個可能的解釋:

在民國九十年代的校改運動中,出現了一些公辦民營的體制外學校,也就是所謂的森林小學。這些森林小學如今大多發展成為包含國小和國中部的九年制學校。它們的學生也即將到就讀高中的年紀。在這些學校裡的課程大多有別於其他一般體制內學校,倘若這些體制外學校的學生必須就讀其他高中,他們勢必無法配合公立學校內的十二年一貫課程體系。[4]倘若十二年一貫的課程對每位學生來說是必要的, 那這些體制外學校就需要保留學生直升的權利。但是,如吳瑞北教授或建中陳校長所提出的疑慮,私立高中是否會成為教育資源均質化的死角,我們需要持續追蹤。

學區規劃的部份之所以是個難題,因為它牽涉到學校排名以及明星學區的連帶效應。恐怕學區房價這個因素加大學校品質的城鄉差距,所以教育部把臺北市新北市基隆市三個地區規劃成一個大學區,好讓在北部偏遠地區的學生也能上臺北市區內的高中。但是此舉仍會造成學生跨區的狀況。這樣的一個兩難問題,在教育部三月份的草案中並沒有找到解答。

本文最後將試著要以學校理論來說明這整個教育改革難題。

依據Helmut Fend的學校理論,學校一直承擔著幾個重要的社會功能,其中一個便是篩選功能 (Selektionsfunktion) [5]。

作為一個社會機構,學校被賦予了一項任務,學校要協助整個社會來作社會分工的準備工作,比如說哪些人要念職校,哪些人要念高中。哪些人屬於白領階級,哪些該做勞動工作。而考試制度就是執行這項篩選功能的方式。 反對免試升學的民眾就是在質疑教育部提出的免試升學辦法是否會破壞掉學校這個社會機構的篩選功能。反對者認為,聯考升學辦法是公平的辦法。當然,聯考制度是否完全公平,還值得爭議[6]。

當前贊成免試升學和反對免試升學的兩照雙方一方是強調學校的教育功能,另一方則是強調學校的社會功能。這場爭議讓我們知道,學校的教育功能和社會功能是相互矛盾的關係。倘若教育者要尊重學生的個別差異,相信學生的潛力,那哪還能夠用統一標準,來訂出學生的好壞?但是學校若沒統一標準,如何進行篩選學生和分配的工作?如果學校不再負責篩選分配的社會功能,那哪一個社會機構要來負責這個任務?這些難題,還是要請諸位看倌們來集思廣益了。


附註:

[1] 請參見 Wolfgang Melzer,Uwe Sandfuchs(ed.)(2001)Was Schule leistet: Funktionen und Aufgaben von Schule, Weinheim /Muechen, 15-18.

[2] 請參見 立法院第8屆第1會期教育及文化委員會第7次全體委員會議(2011,03,22):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推動情形書面報告。頁47-48

[3]同上頁11

[4]以宜蘭慈心華德福學校為例,該校的課程明顯有別於公立中小學的課程。請參見宜蘭慈心華德福官方網站:http://www.waldorf.ilc.edu.tw:8000/p61.html

[5]Fend Helmut (1974), Gesellschaftliche Bedingungen schulischer Sozialisation. Weinheim-Basel.

[6]1971年由Pierre Bourdieu和Jean-Claude Passeron所做的研究指出,學校體制是無法給每一位學生公平的機會的,因為學生的學習成就和他們家庭背景(文化財)息息相關。請參見Bourdieu, P./Passeron, J. (1971), Die Illusion der Chancengleichheit. Untersuchungen zur Soziologie des Bildungswesens am Beispiel Frankreich. Stuttgart.

 

About Cass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