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 Archive

5

記對了還是記錯了?正向的假記憶

特約作者|朱玉正(國立臺灣大學心理系研究所碩士班)
特約編輯|曾郁蓁(紐約大學心理學系研究所)

編按:在第零期達人學苑時,與會的學者一齊嘗試闡述與界定,我們也就是臺灣居民所面對最重要的十個問題。討論之後,大家認為人口老化,人口結構改變是台灣居民迫切會遭遇到的問題之一 (參見【達人學苑0.com-精彩實錄!】問題闡述與界定:我們所面對最重要的10個問題)。

SHS計畫電子文庫特約編輯曾郁蓁特地策劃【大腦老化專題】,讓大家了解此問題重要性。

小林和小陳是兩個十分要好的朋友,兩人成天混在一起,焦不離孟、孟不離焦。一天小林趁著暑假和一群朋友去環島,回來後碰到同學老王就把照片給他看。

幾天後老王碰到小陳便很開心的向他打招呼,說看到小陳去環島的照片十分羨慕,隔一年他也想要去環島。小陳聽了連忙搖手,說他根本沒和小林去環島,老王卻信誓旦旦地說在照片上看到他和小林的合照,不可能看錯。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莫非小林和小陳合演了一齣來耍老王嗎?其實這有可能是假記憶惹的禍。

你曾經記「對」了、記「錯」了?(圖片提供:Aaron Himel/Flickr)

什麼是假記憶呢?一個人能回憶出某個事件,但是這個事件其實從未存在,而這個人也沒有說謊,那他可能就是有了假記憶(False memory)。說到假記憶,最經典的可能是MIB星際戰警裡那個記憶消除器(Neuralyzer),閃一下之後所有看到外星人的記憶都會被洗掉,換成假的記憶。假記憶其實是一個很常見的現象,每個人都可能擁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假記憶。

假記憶在心理學領域裡已被研究多年,過去也曾有科學家報告可以利用誘導的方式把一個根本不存在的事件植入一個人的記憶中,並且被植入的當事人會自己補足原本缺少的細節,使記憶更加的鮮明活現。記憶學大師洛芙特斯在其著作《記憶與創憶》(Loftus & Katherine, 2010)中便描述許多這樣的例子。另外一個經典的研究取向便是使用 Deese–Roediger–McDermott(簡稱DRM)作業。這是Roediger和McDermott (1995)發展出來的一種實驗派典(paradigm)。他們利用一組有共同核心概念的字詞來實驗,這一組字詞有一半給受試者看,一半沒有讓受試者看過,接著再把所有字詞拿出來請受試者去回憶看過哪些字詞。由於同組字詞在概念上很相近,受試者往往會錯認出一些不曾看過的字詞。例如讓受試者看「棉被」、「休息」、「床鋪」,結果受試者可能也信誓旦旦地說他看過「睡覺」或是「枕頭」。這個方法比起串通一群人來植入假記憶簡單得多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電子文庫大腦專題】感官退化還是記憶問題?

特約編輯|曾郁蓁(紐約大學心理學系研究所)
特約作者|劉虹翔(國立臺灣大學心理學系研究所博士生)

我們都知道,對老人說話的速度要放慢,他們閱讀書報的速度也比較慢,對於這樣的現象我們通常都直觀的聯想到重聽或老花眼之類的感覺器官退化。

但近期的認知神經科學研究發現其成因不只於此,隨著老化過程的進展,感官訊息背後對應的各階段認知功能也可能開始衰退或出現障礙,而影響了訊息處理的速度。不過,研究者們對於究竟是什麼階段受到老化的影響卻有著不同的看法。

根據訊息處理理論 (information processing theory) ,環境中的訊息從被感覺器官接收到受注意力投注而為意識所覺察之間還包含了感覺登錄 (sensory encoding) 與感覺記憶暫存 (retention of sensory memory) 兩個階段,前者指的是將環境訊息分類並轉換成能為大腦皮質處理的神經活動訊號,後者則是這些訊息再接受進一步處理前的暫存狀態。

一開始訊息如沒有完整的進入,以後續的各種認知歷程可能就根本沒有原料可以處理。(圖片來源:Sybren A. Stüvel/flickr)

這兩階段彼此相連且運作的時間非常短暫,從行為表現上並不容易區辨,再加上對於老化帶來對器官功能衰退的印象,於是在思考老化所帶來的感覺訊息處理問題 (sensory processing deficit) 時,我們會傾向解釋成登錄障礙 (encoding deficit),意即一開始訊息便沒有完整的進入,以至於後續的各種認知歷程根本沒有原料 (也就是訊息) 可以處理,這樣的想法也在先前的研究中獲得支持 (Cooper et al., 2006; Czigler et al., 1992)。

然而,Ruzzoli的團隊在近期一篇採用 MMN (mismatch negativity) 這種事件關聯電位 (event-related potential, ERP) 成份波 (component) 為指標的研究中 (Ruzzolo et al., 2012) 發現,老人的感覺訊息處理問題並不一定是登錄不完全,也有可能是所形成的感覺記憶太快衰退,即感覺記憶的暫存障礙 (retention deficit)。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電子文庫大腦專題】老化是一種病?從細胞層次談腦神經與認知老化

特約編輯|曾郁蓁(紐約大學心理學系研究所)

編按:在第零期達人學苑時,與會的學者一齊嘗試闡述與界定,我們也就是臺灣居民所面對最重要的十個問題。討論之後,大家認為人口老化,人口結構改變是台灣居民迫切會遭遇到的問題之一 (參見【達人學苑0.com-精彩實錄!】問題闡述與界定:我們所面對最重要的10個問題)。

SHS計畫電子文庫特約編輯曾郁蓁特地策劃【大腦老化專題】,讓大家了解此問題重要性。

常常有人用老車要定期進廠維修來比喻老人的保健舉動,若單純以生理機制來說,老化帶來的是器官退化與代謝減緩等衰退的過程,老人抵抗力比較脆弱,身體也不像年輕人那般具有彈性,最麻煩的是隨著年齡,有很多疾病會越來越容易找上門。

老化是一種病?(圖片來源:smig44_uk/flickr)

那我們可不可以說,老化其實本質上就只是一種疾病?英國老人學家Aubrey de Grey在2005年的TED演講中肯定了這個問句,他認為,衰老應該被視為一種疾病。他的意思並不是指所有老人都應該被視作病人,而是指老化所帶來的生理衰退都是有可能用生化科技技術被治癒的,以這個意義上來說,身體的衰老只是一種疾病。

在這段演講中,他指出,在細胞代謝的過程之中,會產用有用的物質,但同時也會堆積各種有害的中間產物,當這些中間產物堆積到一定的程度之後,就會反過來影響細胞代謝的狀況,使其無法正常運作,而出現各種的老化症狀。根據這個理論,只要可以阻擋這些有害物質的堆積、回復細胞正常運作的功能,無論誰都可以達到永生的狀態。他列出了七種目前可能的有害物質,更整理出了目前在動物模型或理論上已知可以逆轉這些反應的方法。

因此雖然以目前的生化科技水準還沒有辦法完全讓人類永不衰老,但他認為在理論上是完全可行的。基於以上的論述,他認為衰老的過程只要積極的控制就可以完全抑制,政府更應該推動這方面的研究補助,以促進每個人的健康與福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電子文庫大腦專題】老化只是一種疾病?讓專家告訴你

特約編輯|曾郁蓁(紐約大學心理學系研究所)

編按:在第零期達人學苑時,與會的學者一齊嘗試闡述與界定,我們也就是臺灣居民所面對最重要的十個問題。討論之後,大家認為人口老化,人口結構改變是台灣居民迫切會遭遇到的問題之一 (參見【達人學苑0.com-精彩實錄!】問題闡述與界定:我們所面對最重要的10個問題)。

SHS計畫電子文庫特約編輯曾郁蓁特地策劃【大腦老化專題】,讓大家了解此問題重要性。

單純以生理機制來說,老化帶來的是器官退化與代謝減緩等衰退的過程,老人抵抗力比較脆弱,身體也不像年輕人那般具有彈性,最麻煩的是隨著年齡,有很多疾病會越來越容易找上門。那我們可不可以說,老化其實本質上就只是一種疾病?

Elderly People.(圖片來源:galdo trouchky/Flickr)

SHS電子文庫專題將為大家推出大腦老化專題,以下各篇將陸續登場,敬請鎖定!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電子文庫】《鐵達尼號》上的弦樂四重奏:淺談抒情美典

作者|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在生死交關的時刻,「淡定」者幾希?

電影《鐵達尼號》中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場景,那就是在甲板上的弦樂四重奏。當時船身已經浸水,人人自顧不暇,但四位音樂家仍然盡職地完成演奏。在悠揚樂聲的烘襯之下,紛擾緊張的時間彷彿定格凝止,瞬間成為永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PLcZ5Rk3Lg

或許有觀眾認為,這四位音樂家真是浪漫得無可救藥,然而從藝術表現手法來看,《鐵達尼號》中的弦樂四重奏可以說實踐了抒情美典(lyrical aesthetics),讓整部電影更具詩意。

所謂「抒情」,各家說法不盡相同,此處主要援引陳芳英的觀點,聚焦於抒情美典的幾個要素:

抒情美典的四個要項是內化(internalization)、象意(symbolization)、自我、和當下。換句話講,我們面對外界的種種,有所感知,經過內化的過程,以象意的符號呈現出來,重點是,呈現之際,必須與當下和自我結合,也就是說在呈現那一刻,時間是定格凝止的,轉而成為在固定的空間迴盪回顧。[1]

音樂的創作,經常是由作曲家將其內心感受透過音樂表現出來,有些風格較為沉靜、內斂的音樂,容易讓聽眾陷入回憶與自省;生命中的種種經歷湧上心頭,與自我的當下心境交融迴盪,進而產生靈光一現(moment of epiphany)的體會。

《鐵達尼號》中的弦樂四重奏,串連了一個又一個抒情空間——船長、鐵達尼號的設計者分別獨處一室,思考著自己的責任;而在另一個角落,老夫老妻在床上相擁,一位母親為即將進入夢鄉的小孩講故事,享受最後的天倫之樂——在每個遺世獨立的空間裡,皆迴盪著〈Nearer My God to Thee〉的祥和主題,這段弦樂四重奏阻隔了紅塵的喧囂,讓人彷彿達到超越生死的境界。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7

Trans-Disciplinary Science Communications(8):When Uncle Stone Meets Taipei Frog —A Case Study of the Taipei Frog Conservation Project

Author|蔡明燁 (Ming-Yeh T. Rawnsley)
Research Fellow
Institute of Communications Studies
University of Leeds

• The Chinese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and podcast can be accessed here: http://case.ntu.edu.tw/shs/?p=9950

Background to this article and podcast

The Taipei Frog Conservation Project Part I

The Taipei Frog Conservation Project Part II

When I accepted the invitation to write a “Trans-Disciplinary Science Communications” column for the Society-Humanity-Science (SHS) Program website in late 2011, I took the assignment seriously.My intentions are three-fold: (1) The column offers me a strong motivation to pursue actively the meaning of “Trans-Disciplinarity”. (2) I aim to survey as widely as possible — from the past and the present and from different countries — examples of what effective “Science Communications” may achieve in different social and cultural contexts; and (3) I also use the column as a platform to try and experiment innovative methods of “Trans-Disciplinary Communications”. Therefore I began producing podcasts to complement my articles.

I have learned two vital lessons from writing the column and producing related podcasts, namely the nature of the medium and the importance of targeted audiences. Firstly, podcasts, as audio platforms, are very different from written texts. If I simply read my article out loud and record it as a podcast, it seems to minimize the effect of podcast as a medium. Hence ideally the design of the article and the podcast should be an integrated but independent process. Their contents may be relevant and complementary to each other, but at the same time they should be a complete product in their own right. Secondly, my column is mainly written in Complex Chinese characters as the targeted audience are the Chinese communities (especially the communities in Taiwan). Nevertheless the ultimate goal of the SHS Program — the promotion and implementation of Trans-Disciplinary Education (TDE) — and many case studies I have encountered embody a quality of universality. I believe that not only the SHS Program will benefit from international outreach, but also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ies will benefit from the discoveries of the SHS Program as new perspectives can often trigger deeper reflection and inspire further creativity.

Taipei Frog.(Photo credit﹕VeloBusDriver@Flickr)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漸進式非流暢型失語症<7之7>

特約作者|連星恬(國立台灣大學心理學系研究所)
特約編輯|曾郁蓁(紐約大學心理學系研究所)

額顳葉型失智症患者比例最高,佔56.7%,平均發病年齡則最低,為57.5歲,罹病性別以男性居多;語意型失智症患者比例最低,佔19%,平均發病年齡為59.3歲,仍以男性居多……

僅次於阿茲海默症(Alzhermer’s disease,簡稱AD)及路易氏體失智症(dementia with Lewy bodies,簡稱DLB),額顳葉退化疾病(frontotemporal lobar degeneration,簡稱FTLD)是第三常見造成失智症的病因。

失語症猶如聲音困在稱為身體的箱子中,有口難言。(圖片來源﹕RedPapaya (栩)@Flickr)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多發性系統退化症<7之6>

特約作者|賴雅嵋(國立台灣大學心理學系研究所)
特約編輯|曾郁蓁(紐約大學心理學系研究所)

此病平均好發年齡為60 ± 10歲,而目前已知最年輕發病年齡為31歲,最年長為78歲。出現初始症狀到合併動作障礙及自主神經失調症狀的時間中位數約為2年,而從發病至死亡平均時間為8至10年。

MSA之致病機制目前尚未明朗,但病變多見於尾核、殼核、黑質體、下橄欖核、橋腦及小腦等處。(圖片來源﹕Reigh LeBlanc@Flickr)

多發性系統退化症(multiple system atrophy,簡稱MSA)為一種神經退化性疾病(neurodegenerative disease),因發病時會呈現兩種以上神經系統退化的症狀而得名,例如椎體(pyramidal)、錐體外(extra-pyramidal)、小腦(cerebellar)及自主神經系統(autonomic system)症狀。雖然退化主要發生在大腦灰質以外的區域,主要症狀也與動作或協調性有關,但各皮質下腦區的持續退化也會導致認知方面的缺損,為皮質下失智症病因的一種。

Papapetropoulos等人(2007)的研究表示,盛行率約為4.4人/每十萬人,然而在不同國家間之差異甚大,例如:在美國約0.6人/每十萬人,在日本則高達8.4人/每十萬人。此病平均好發年齡為60 ± 10歲,而目前已知最年輕發病年齡為31歲,最年長為78歲。出現初始症狀到合併動作障礙及自主神經失調症狀的時間中位數約為2年,而從發病至死亡平均時間為8至10年。Watanabe等人(2002)則指出,有80%的患者在出現動作症狀後5年內會失能,而僅有20%的患者發病後能夠存活超過12年。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語意型失智症<7之5>

特約作者|連星恬(台灣大學心理學系研究所)
特約編輯|曾郁蓁(紐約大學心理學系研究所)

語意型失智症在語言功能的表現:病人在語言表現流暢但內容空洞、也常會見到語意型錯語;覆誦的能力相對較為保留;理解方面對於單字理解有困難,但對於語法的理解相對保留;在命名上會具有明顯的困難,也難以藉由語意或是語音的提示而改善表現……

語意型失智症(Semantic dementia)為額顳葉退化(Frontotemporal lobe degeneration)的一種症狀,臨床表現為流暢但空洞的語言、伴隨著命名的困難和語意的喪失。

語意型失智症的知覺也會出現問題,包括臉孔失認症及聯結困難型失認症。(圖片來源﹕RedPapaya (栩)@Flickr)

Neary(1998)等人所提出之關於語意型失智症之核心診斷準則(Core diagnostic features):

A. 漸進式的發病並逐漸演進

B. 語言特徵:
1. 漸進、流暢但空洞的說話內容(Progressive, fluent, empty spontaneous speech)
2. 失去對語意的理解,通常表現出命名困難(Loss of word meaning, manifest by impaired naming)
3. 語意型錯語(Semantic paraphasias)

C. 知覺問題:
1. 臉孔失認症(Prosopagnosia)
2. 聯結困難型失認症(Associative agnosia)

D. 保留的知覺配對和繪圖再現力

E. 保留的單字重複能力

F. 對於唸出符合規則之音節與聽寫能力相對保留。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電子文庫】SHS大腦科學專題—血管型失智症與血管危險因子<7之4>

特約作者、編輯|曾郁蓁(紐約大學心理學系研究所)

過去的研究發現,血管危險因子會使中風的機率增加、從而引起血管型失智症的產生;另一方面,心血管的不健康狀態也會促使患者的症狀從輕度知能障礙加劇並轉變為阿茲海默症……

1970年代之後,學界開始把血管型失智症(vascular dementia)與阿茲海默症(Alzheimer disease)分離出來,為它建立了獨立的診斷標準,至今,血管型失智症是僅次於阿茲海默症,第二常見的失智症。主要的病因是來自於中風(stroke)後該部分腦神經細胞的大量死亡所造成的認知功能衰退。

政府單位應多加重視血管危險因子對失智症的影響,減低盛行率。(圖片來源﹕RedPapaya (栩)@Flickr)

目前血管型失智症的診斷原則有二:

一、根據神經心理衡鑑後確認的認知功能衰退。

 

二、患者過去有中風或心血管病史。

由於中風可能發生在腦中的任何區域,因此血管型失智症所表現出來的症狀會依照中風部位而有所不同,不一定會如阿茲海默症般出現記憶力大幅衰退的症狀。常見的症狀包括情緒控制力下降、性格改變、認知上的執行功能衰退、身體行為能力衰退等等。

然而,近年來越來越多研究報告質疑血管型失智症與阿茲海默症的區別是否必要。雖然目前臨床界所依循的診斷標準如DSM: IV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1994) 等,還是把血管型失智症與阿茲海默症分為兩組不同的疾病,有著截然不同的診斷標準;但越來越多研究指出,心血管方面的危險因子,如高血壓、糖尿病或高血脂,會提高阿茲海默症的發生率病並加速其退化過程。雖然目前學界對於阿茲海默症病因已有共識,認為是來自於腦皮質神經元的廣泛性、進展性且不可逆的退化,但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研究開始指出高血壓、高血糖或高膽固醇等是阿茲海默症的高危險因子(Gorelick et al., 2011)。

過去的研究發現,血管危險因子會使中風的機率增加、從而引起血管型失智症的產生;另一方面,心血管的不健康狀態也會促使患者的症狀從輕度知能障礙(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加劇並轉變為阿茲海默症,而患者從輕度知能障礙轉變為阿茲海默症的機率也會因為針對患者的血管危險因子作治療而下降(Li et al., 2011)。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