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科際意涵 Archive

1

【2012達人學苑】為什麼要跨科際?一場討論跨科際教育核心意涵的焦點座談會

作者|唐功培(臺大跨科際對話平臺博士後研究)

今年8月26日到31日在花蓮東華大學的達人學苑,聚集了臺灣許多大學的教授、研究生、大學生,國家級研究單位資深研究人員以及企業人士,將近100人。

在30日於活動中進行了一場由【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主持人暨臺大化學系陳竹亭教授所主持的座談會。會中兩位引言人為【科學人文跨科際問題解決導向課程平臺計畫】主持人、臺北醫學大學人文暨社會科學院院長林從一教授和臺大社會學系陳東升教授。與會成員為參與達人學苑的師生。

主持人陳竹亭教授在座談會的一開始,介紹【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在推廣跨科際教育上具體的實施策略以及實踐的跨科際教育應該掌握的重點。為了能提供有志於跨科際教育的教師們一些參考的原則與方向,主持人提出了以下幾個重點:專業知能、整合、分工合作、溝通、語文表達(聽說讀寫)、社會覺知、問題導向的實作學習、創新

社會經濟組織的創新與設計實作方案 探討跨科際研究實例

在說明完畢之後,主持人邀請陳東升教授以自己所開授的【社會經濟組織的創新與設計實作方案】課程為例,來探討跨科際教育在臺灣高等教育這個場域中,要掌握的主要原則。

陳東升教授先概述這門課的時間配置:「雖然此課程是以面對『真實世界所發生的問題』為導向,但是還是要等課程進展到一個階段之後,學生才找到對他們來說,臺灣社會要面對的要處理的重要問題。」在課程具體的規劃上 ,17周中有8周是理論與基本知識的討論(早上3小時)和認識實際案例(下午2.5小時)。理論的討論 (如公共財治理的機制),會和實際案例作連結。

陳東升教授認為:「真實世界問題的解決,不可能不建立在扎實的理論基礎上面。」 在這門課程第9周時,安排的是實地參訪埔里的社區組織,這些組織負責的事務包括對老人的長期照護、有機農業、生態保護、人文藝術的創作跟經營等等。實地參訪的目的是讓學生體驗到真實生活中會發生的問題和人們如何實際的去處理這些問題。參訪過後,學生對自己想要處理的問題的輪廓逐漸成形,變成四個方向: 教育制度,居住正義,臺灣農業發展,人才返鄉工作的可能性。最後的八周,四組來自不同學科背景的同學開始針對這四個問題來提出具體的解決方案。

在陳東升教授對這門課做完簡介之後,主持人詢問陳教授,當他在設計這個課程時,想要傳達一個什麼樣的價值觀?

陳東升教授回答,這門課 【社會經濟組織的創新與設計】 裡對創新的想像是一種互利互惠下的創新。老師以維基百科為例,是一種創新的一個公共財模式,幾十萬人次的共同參與、互動來解答問題。人類在匿名的情況下竟然能互相信任合作,讓每一個人能與他人共享自己的知識。而這種知識分享的成果是有目共睹的: 根據SCIENCE 的報導,維基百科跟大英百科全書比對下的正確率是98%。這種資源共享的創新模式和賈伯斯式的、基於商業利益的創新典範是有分別的。根據陳東升教授的觀點,我們可以對維基百科的這個合作平臺做出以下的申論:

一群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基於共享互惠的想法,一同溝通合作,經過文字表達,整合他們的專業知識,來解答問題。同樣的網路平臺技術,在社會覺知的前提之下,被賦予了不同的用途。這樣有別於一般政治體制經濟體制上競爭導向的不同思維,陳東升教授稱它為社會創新。這些核心意涵,對陳東升教授來說,是相互連結的。陳東升教授繼續說明,這堂社會創新的課, 並非僅是傳達一個價值,它還是擁有理論的基礎的。「社會創新」的原則之一是根據約翰‧羅爾斯 (John Rawls) 正義論的差別原則 (the difference principle);也就是對處於最弱勢地位的人提供最大限度的保障。不僅是維基百科的資源共享,陳教授課程裡的農地復耕計畫與社會住宅的規劃,都是根據這個原則,推動社會的永續發展。

在聽完陳東升教授分享之後,林從一院長向陳東升教授提出以下問題:「相較於傳統社會學課程,該課程需要耗費的心思比一般要多上四到五倍。你期待學生,修完這門課之後能獲得什麼收穫?」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A new vision of the world transdisciplinarity : 一個對跨科際的新視角

作者|Basarab Nicolescu(羅馬尼亞學者)
翻譯|區柏廉 Matthew Au(臺大跨科際對話平臺)

全文摘要

—— 文章摘自羅馬尼亞學者Basarab Nicolescu 2002年出版的 “Manifesto of Transdisciplinarity” ,嘗試為Transdisciplinarity(跨科際)作宣言。

—— 先由歷史點切入,指出歷代文明均因不能掌握知識而衰敗,從而帶出知識的重要性。現時資訊暴漲,應對知識更是迫切問題。但學術/領域間不斷細分造成知識無法結合。「跨科際」能解決問題,但學術界對其内涵及目的仍不清楚,常將之與「多領域」和「界領域」混淆。此文便是用精密的物理學原理輔佐,嘗試對「跨科際」做學術性的闡述及闡明。

主要分成五大部分說明

 

跨科際與多領域、界領域的差別。(圖片提供:SHS計畫)

 

第一部分:

—— 人類文明在歷史上不斷取得知識及進步但終究仍沒落

—— 因爲知識和統治者所要的往往不一致(比方人明明知道空氣污染會危害健康卻仍持續製造污染)

—— 資訊暴漲的時代,應對前所未有的知識是重要議題

—— 世界以西方文明為主流,西方若衰敗,後果將無比劇烈

—— 要如何挽救?傳統思想提出兩種方法
1. 社會革命:已經歷過並後果慘劇
2. 回到所謂的「黃金時期」:可是否曾經存在過?如何定義?有宗教敏感性

—— 第三辦法,也就是本文的主軸 — Transdisciplinarity

The process of the decline of civilizations is one of enormous complexity and its roots lie deeply buried in the most profound obscurity. Of course one can find multiple after the fact explanations and rationalizations without ever successfully dispelling the feeling that there is an irrational element at work in the very heart of the process. From the great masses to the great decision makers, the actors in a very well-defined civilization, even if they become more or less aware of the processes of decline, appear powerless to stop the fall of their civilization.

One thing is certain: a great unbalance between the mentalities of the actors and the inner needs of the development of a particular type of society always accompanies the fall of a civilization. Although a civilization never stops proliferating new knowledge, it is as if that knowledge can never be integrated within the interior being of those who belong to this civilization. And after all, it is the human being who must be placed in the center of any civilization worthy of the name.

The unprecedented increase of knowledge in our era renders the question of how to adapt our mentality to this knowledge a legitimate challenge. The challenge is enormous because the influence of the Western style of civilization throughout the planet is so pervasive that its downfall would be the equivalent of a planetary conflagration far exceeding the destruction which we suffered in the two world wars.

Within the framework of classical thought, the only existing solutions for escape from a declining situation are a social revolution or a return to a supposedly “Golden Age”.

Social revolution has already been experienced in the course of the century now coming to an end and its results have been catastrophic. The New Man turned out to be only a sad, empty man. No matter what cosmetic ameliorations the concept of “social revolution” undergoes they will never be able to erase from our collective memory that which has actually been experienced.

The return to a Golden Age has not yet been tried, for the simple reason that the existence of a Golden Age in the first place has not been established. Even if one supposes that a Golden Age did exist in time immemorial, such a return would necessarily have to be accompanied by an interior dogmatic revolution , the mirror image of the social revolution. The different religious fundamentalisms which cover the surface of the earth with their black mantle are an evil portent of the violence and blood which would burst forth from this caricature of authentic “interior revolution.”

As always, there is a third solution. This third solution constitutes the object of the present manifesto.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2

第一場【跨科際 跨科際研究 跨科際教育意涵之探究】討論會登場 宣揚五大核心理念

作者|唐功培(臺大科學人文跨科際計畫博士後研究)

教育部依據補助推動人文及科技教育先導型計畫要點,公告受理申請大學校院設立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平臺。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平臺計畫旨在讓學生超越單一學科思考社會上之問題以及挑戰,能與其他領域專家溝通謀求解決之道。該計畫將推動國內大專學院去整合不同學科領域人才以及資源,針對現今真實世界所發生的重要問題,舉辦不同型態的,有教育意含的活動。活動對象主要是大學高年級,以及研究所低年級學生。

當天討論會報告人唐功培博士(右)和參與者有精彩交流。(圖片拍攝:Cassie Yang)

但是身為教育部先導型計畫,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平臺所舉辦活動對象也涵蓋大專院校教師,讓大專院校之教師經由活動受到啟發,自行發展跨科際教育課程。 具體活動形式如跨科際問題解決導向課程之發展及施行,針對社會上議題舉辦論壇,舉辦跨校之間的教學觀摩活動等等 (教育部,2011)。

但是「跨科際」此一概念在國內仍缺乏清楚完整的論述,基於以上問題,科學人文跨科際計畫辦公室於2012年7月20日舉辦第一次研究報告討論會議。 本研究報告旨在經由文獻探討整理國外學者對「跨科際」理論的論述,跨科際研究的目的及條件、跨科際研究步驟,大學以上高等院校開設跨科際課程的共同訴求,以及這些學校的跨科際教育教學論上的共同假設,供國內學者參考。

在報告的結尾部份,根據與跨科際相關文獻分析及整理,歸結了以下跨科際(不同學科知識融合統整)的五項核心條件: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