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Archive

0

依違相生的科學家和社會科學家

【全文原載於《知識通訊評論月刊》87期〈依違相生的科學家和社會科學家〉】

近代科學在人類知識中的候然而起, 是晚近的新生事務,也引起愈來多對科學進展與社會價值統合問題的關注。英國近年展開的生命科學的社會價值研究,清楚彰顯出這兩方面知識的認知鴻溝和統合挑戰。

「基因體學網絡」年會。(圖片來源﹕〈網路時代的新社會科學〉@《知識通訊評論月刊》87期)

十月裡英國卡迪夫( Cardiff) 市政府十月的氣氛有些凜測,而且不只是因為秋意而起。社會科學家與一些生命科學家廠集在此,參與英國經濟暨社會研究理事會「基因體學網絡」年會, 希望促進不同學科間的對話,大會主請者包括埃斯特大學哲學家浩克勒( Christine Hauskeller ) ,以及因剔除基因研究得到二00七年諾貝爾獎生理醫學獎的伊凡斯( Martin Evans) ,主題為基因重大科技發展﹒ 不過演講後第一輪問答並不熱絡, 顯然需要更多對話觸媒。有人詢問伊凡斯對主辦單位的看法, 他表示,「主辦單位很喜歡問我們的動機,但其實我們也想瞭解他們的動機」。

「基因體學網絡」始於二00二年,英國政府於二00一年宣布,將增加二億英磅投入基因研究,經濟暨社會研究理事會主張,其中九百萬英磅應交由社會科學家研究基因議題與基因科學家。這個組織成立七忽後,共資助五個大學約一百位研究人員,也是全球的一大計畫,來拓展基因學研究範固進入合成生物學等的領域。二年前, 經濟暨社會研究理事會撥出一千八百萬英銬,經同儕評鑑資助三個研究中心,為期五年,該研究理事會認為科學的挑戰主題不斷變遷,不應永久資助相同計畫。

這三個中心研究範圍很廣泛,「基因體學經濟與社會中心」規模最大,另外兩個中心則分別探究哲學、基因體學創新及生命科學,而基因體學論垃則於二00四年在英國愛丁堡成立, 協助基因體學網絡, 將研究成果推廣至政治及公共領域。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歐債風暴從何吹起

【全文原載於2012.01.31《人籟》網站,撰文︱詹文碩 淡江大學法文系講師】

在全球化的經濟體制下,破壞力越來越大的歐債風暴有可能不吹向台灣嗎?深入瞭解歐債的形成脈絡,不僅有助於瞭解這場危機的本質,也能讓我們提前思索因應措施。

歐債風暴席捲全球,該如何解套?(圖片來源﹕Vectorportal@Flickr)

問題的發生常有助於我們理解事物的運轉模式,一來因為處理危機必須找到原因,二來因為「正常」與「異常」相較,容易形成對比。這情形有點類似人與健康之間的關係:健康時,一切正常無須特別關注身體;一旦生病,才會發現各器官之間的關係和重要性。歐債問題也是如此,今日看來,其成因依據時間順序先後有三:長期因素:歐盟(貨幣)整合的缺陷;中程因素:美國次貸危機;短期因素:希臘債務危機。

不完美的跨國經濟體

簡單來說,歐盟的整合與建構始於二次世界大戰後,由於對戰爭的極度厭惡與排斥,歐洲各國希望建立「歐洲合眾國」(United States of Europe),以避免再次陷入戰火的煉獄,而歐盟和歐元的同時誕生正是此一艱辛過程的結果。本文主旨雖不在描述歐盟建構史,但仍須指出其中的部分缺失,以解釋當前危機的產生。

首先,歐盟旗下各國的政治、經濟、社會狀況儘管有共通之處,卻也存在許多差異。可以想見要將其整合成單一的國際組織有多困難,而結果也必然是協商、妥協的產物。更明白地說,歐洲各國必須放棄部分主權,賦予歐盟相關領域的管轄權。

歐元即是此一原則實踐的最佳案例:各國放棄發行貨幣、制定貨幣政策的權力,改委由歐洲中央銀行發行歐元,會員國原本各自的中央銀行幾乎淪為歐洲央行的分行。這樣聽起來或許覺得不痛不癢,然而,發行貨幣其實是歐洲國家的傳統執權之一,且從中古世紀、甚至更古老的羅馬帝國時期都是由國家壟斷,而今卻要交由未經各國人民以民主程序選出的歐盟技術官僚掌管。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ags:
12

【跨科際閱讀】穿領域科學傳播(4): 國際性科學傳播與軟實力

作者/蔡明燁(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軟實力代表的是一個國家/地區/城市/組織的價值體系,能夠吸引外界越多的肯定與認同,軟實力就越強,國際聲望也越高;反之軟實力就弱,聲望也低。軟實力價值體系的建立,不完全在於你說些什麼,而在於你怎麼說、怎麼做…


穿領域科學傳播(3) (請按此)

穿領域科學傳播(2) (請按此)

穿領域科學傳播(1) (請按此)

科學無國界,然而科學傳播卻可以分成「國內」和「國際」等兩大研究區塊──以針對國內受眾所做的科學傳播而言,科學傳播與科學教育(尤其是大眾科學教育)無疑有著密切的關聯,有時甚至很難在科學傳播與科學教育之間劃出明確的界線,例如科學博物館、科學展覽等,便是最明顯的例子;另一個區塊是以國際社會為對象的科學傳播,而在這個層面上,科學傳播的教育意涵或許減少了,無形中卻也增添了至少兩個新的使命,其一是成為對外宣揚本國科學成就的展示窗口,其二是透過吸引外資或促進跨國合作等管道,提高科學發展的經濟價值,例如世界各國的科學園區,在某個程度上便都帶有科學外交(science diplomacy)的功能與色彩。

國際性科學傳播早已是世界各國展現國力的重要工具之一,例如1889年在巴黎世界博覽會中完成的艾菲爾鐵塔,即向世人炫耀著法國融合了建築、美學和技術的多元科學文化。(圖片來源﹕ Richard, enjoy my life!@Flickr)

遠在「軟實力(soft power)」這個名詞成為近來政治與傳播學界的熱門話題以前,國際性科學傳播早已是世界各國展現國力的重要工具之一,例如法國人在1886年送給美國人的自由女神像,便是科學外交的經典傑作,跟1889年在巴黎世界博覽會中完成的艾菲爾鐵塔一樣,都是法國建築工程師艾菲爾(Alexandre-Gustave Eiffle)的作品,既向世人宣示了美、法兩國堅定的友誼,更炫耀著法國融合了建築、美學和技術的多元科學文化。艾菲爾鐵塔保有「世界第一高」的頭銜達41年之久,直到紐約在1930年建造了克萊斯勒大廈(Chrysler Building),不過艾菲爾鐵塔的建築智慧與優雅的造型,迄今仍是全世界吸引了最多遊客的收費性建築,同樣的,自由女神像也已被世人公認為美國自由精神的象徵。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5

【跨科際閱讀】穿領域科學傳播(3): 英國科傳老將──亞當˙哈特戴維斯

科博文says:跟世界上許多國家一樣,電視是英國境內最普遍的大眾媒體──根據統計,五分之三以上的英國家庭擁有兩部電視機,六分之一以上的家庭甚至擁有三部!而今日蔡博士將介紹一位英國科學傳播界的老將──亞當˙哈特戴維斯(Adam Hart-Davis)。透過哈特戴維斯,我們是否能窺視出英國社會權力結構的一些端倪呢?

穿領域科學傳播(2) (請按此)

穿領域科學傳播(1) (請按此)

作者/蔡明燁(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科學傳播除需架構一完整知識體系外,更需要加入「人」的角度詮釋。(圖片來源:Knowledge Review)

林照真教授在《台灣科學社群40年風雲》一書中,引用了中研院數學所李國偉研究員說過的一段話:「科技」的次文化至少需要包含兩個向度,其一是「科技知識」所架構的世界,此一知識世界的探討,著重在理性、邏輯、方法、真理、演化等問題;其二是「科技人員」所集結的社群,而對科技社群的描寫,則需要借重政治、經濟、社會的概念,進行權力網絡的動態分析。

雖然在遣辭用句和研究重點上或有差異,但我覺得上述這段文字套用在穿領域科學傳播/科學教育上,其實也有吻合之處,也就是說,要在國內推廣科學傳播,除了需要對理念、法則、源流等知識加以探討,架構一個完整的知識體系外,從人的角度來認識科傳/科教社群,使我們進一步了解此一活動在不同的政治、經濟、社會網絡中所扮演的角色,也應有助於我們更確實掌握這門學問,從而將之在地化,為我們更加自如地運用。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2

【跨科際閱讀】跨科際科學傳播(2): 「跨科際」的展望與挑戰

科博文says:在上一篇蔡明燁博士分享了科普傳播在跨科際發展的重要性,同時更借鏡英、美的科學教育發展歷藉以學習寶貴的經驗。今日蔡博士則將進一步帶來一場於倫敦舉行的跨科際會議精彩饗宴,讓我們一同看下去!(上一篇請按此)

作者/蔡明燁(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不同領域間不應是對立的拉扯,所以如何加強跨科際的溝通更成了重要的課題。(圖片來源:知識通訊評論87期)


自從進入科學傳播的領域之後,我一直在琢磨什麼是「科學人文跨科際」的教育理念,又應該如何落實的問題。適逢本週末在倫敦有一個長達三天的國際會議,以「福島事件的人文省思」為題,試圖在核能危機之後,在不同的研究領域之間尋找對話的可能性,於是我興沖沖地去參加了!雖然會議的設計與討論的方向並沒有完全達到「科學人文跨科際」的整合,不過它卻提供了我對於什麼是「跨科際(trans-disciplinarity)」的實踐、「跨科際」的重要性,以及如何加強「跨科際」的溝通效益,產生了進一步的思考。

 

這個會議是由倫敦大學Birkbeck學院的媒體、文化、創意操作中心(Centre for Media, Culture and Creative Practices)和倫敦亞太文化研究論壇(London Asia Pacific Cultural Studies Forum)共同主辦,根據了解,主辦人的初始構想原是要促進「哲學(Philosophy)」和「文化研究(Cultural Studies)」這兩個學科間的對話。在這裡所謂的「哲學」,基本上指的是歐陸的哲學辨正傳統,而「文化研究」指的是從1950、1960年代開始在英國快速崛起的新興領域,旨在對二十世紀後之政治、社會、經濟、階級、性別、媒體、大眾文化……等議題進行解讀與批判。不過在會議籌備期間,贊助單位日本基金會(Japan Foundation)希望會議的焦點能夠扣合福島核能外洩事件,因此主辦人便在原始企劃以外加入了對「三一一福島事件」的觀照,要求與會者們共同思索在這個充滿危機的時代中,人文教育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究竟應該何去何從。

在此策劃背景之下,我們自然可以了解為什麼整個會議中,竟然完全沒有科學家(尤其是核能科學家)的參與,然而科學家的缺席,從我的角度來看,不免是該國際會議一個相當嚴重的疏漏,儘管在既定的架構中,三天的議程還是促成了充分且多元的討論,同時也刺激了我對「跨科際」更為具體的想像。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2

【跨科際閱讀】跨科際科學傳播: 科技、社會、人文的撞擊與對話

科博文Says:台灣的科普行動堪稱由來已久,只不過將科學傳播當成一個整合性的專業領域來推動,則是相對晚近的事。所謂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從英、美的科學傳播/科學教育發展中,我們可以學習到什麼寶貴的經驗呢?請看蔡明燁博士的研究分享! 😀

作者/蔡明燁(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英國科學家兼小說家史諾(C.P. Snow)認為科學與人文兩個領域各說各話的現象,是現代世界無法共同解決社會問題的最大障礙。(圖片來源:AJC1@flickr)

1956年,英國科學家兼小說家史諾(C.P. Snow)在《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雜誌裡發表了一篇文章,指出當前西方社會的知性生活,已被切割成兩個不同的文化區塊──科學VS.人文──彼此漸行漸遠,而他認為這兩個領域各說各話的現象,毋寧是現代世界無法共同解決社會問題的最大障礙。

三年後,史諾將這篇評論加以延伸,在劍橋大學進行演講,並將演講內容以《兩個文化與科學革命》(The Two Cultures and the Scientific Revolution)為題,出版成冊,在大西洋兩岸挑起了激烈的辯論和廣泛的共鳴。

其實,史諾論述的重點在比較英國和美國教育體制的差異,意在鼓吹英國政府更加積極培育科學與工程人才,不過絕大多數人的焦點,卻都集中在史諾所指出「科學」和「人文」之間日益加深的鴻溝,各界菁英也自此開始努力地想方設法,期能縮短兩者的差距,於是在2008年間,著名的倫敦《泰晤士報文學增刊》(The 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裡,便曾將史諾的《兩個文化與科學革命》列為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對西方大眾輿論界最具影響力的百大好書之一。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2

【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理工人為什麼需要科學哲學?

科博文Says:陳瑞麟老師是國內首屈一指的科學哲學研究者,這篇文章中陳老師以淺近的語言、豐富的例子揭示了一項深刻的道理:「科學與科技的知識建立、學習、應用、發展與轉變的過程中,哲學無所不在」,而科學家們只要更有意識地反省自己的研究活動,就會發現自己其實不斷面臨著各種「科學哲學」的問題,比如說,科學的本質是什麼?如何區分好科學與壞科學、科學與偽科學?、理論和實驗的關係是什麼?科學家如何選擇理論?……。可以說,「科學哲學」這門跨領域學科的基本功能就在於反省既有的、提供新的「科學形象」。 😎

作者:陳瑞麟(中正大學哲學系副教授)

我曾應邀到一所大學電機工程系為研究生演講科學哲學,同學發問十分踴躍,令主辦人與我都大感驚訝。但是記憶中,同學的問題多著落在科技與個人的關係上,因為我提到科學哲學的重要功用之一是反省科學(技)與自我:如果我是一位科學家、工程師或技師,我的職業與我的關係是什麼?對我的意義和價值又是什麼?

一、科技活動內的科學哲學或科學哲學對理工人的意義

我們可以觀察到日月星辰每日東升西降,會發好奇、會發問!這是古希臘的哲學問題,也是科學問題,因為回答那些問題,開啟了自然哲學也催生了古代天文學。(圖片來源:Rajarshi@openphoto)

理工人很容易對哲學感到好奇,但往往也會誤以為哲學就只是在談論人生、倫理、道德、良心、修養、甚至命理、鬼神一類的事情。理工人也傾向認為科技和哲學是兩回事,前者具體、明確與實際,後者則抽象、飄緲或虛玄。當他們看到「科學哲學」這「雜種」時,往住感到迷惑,卻可能引發更大的好奇心──可是,就像對明星偶像的私人軼事那種好奇心一般,船過水無痕。在本文中,我希望告訴理工人,科學(技)哲學不是處在遙遠不可及的國度,它其實存在於你們的活動裡。是的,我想告訴你們,在科學與科技的知識建立、學習、應用、發展與轉變的過程中,哲學無所不在。你並不需要讀所謂的哲學著作,引用康德、黑格爾、沙特等大哲學家的名言,你才是接觸哲學。事實上,理工人的活動常常要觸及哲學,只是你們並不自知。

環視周遭,我們生活在一個世界中,這個世界有各式各樣的物質,令人眼花撩亂的現象、能思考的人類、有無數的互動與聯結。我們可以觀察到某些現象反覆地發生,例如日月星辰每日東升西降。為什麼會如此?什麼東西(原因)使它們如此?它們又是什麼東西?對我們人類有什麼影響?人類會發好奇、會發問、會想知道!這是古希臘的哲學問題,也是科學問題,因為回答那些問題,開啟了自然哲學也催生了古代天文學。二十一世紀的人們也許想問的是:網路究竟是什麼?只是電腦連線而已嗎?還是,網路其實是人際關係的連結?或者人與物的連結?我們如何在一個網路發達的世界裡過得更好?幾千年來人們感興趣的現象和問題不斷變動,也因此發展了一個龐大的科學系統,一開始的哲學思辨被後來科學研究補充、強化或取代,很多理工人因此以為科學取代了哲學,卻沒看到新的哲學正在醞釀未來的科學──這是科學哲學想告訴我們的第一件事:當你縱觀全局地去追問新的現象究竟會如何發展?原因是什麼?對人類(包含我自己)未來又有何影響?你就是在作科學哲學的反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轉系與跨領域學習:科學、歷史與科學史的可能關係

科博文Says:成大歷史系陳恒安教授以自身經驗出發(大學主修環境科學、碩士班主修生物、博士班攻讀科學史),指出自己如何逐漸領會到,科學其實是「基於人類各時代知識與技術條件所發展出來,一套對大自然的特殊提問與解答方式」,而透過研讀科學史,可以將許多不被科學研究者「視為問題」、但實際上深刻形塑了科學面貌的議題給「問題化」,例如「是哪些人從事科學研究」、「這些人從事科學研究的目的是什麼」、「科學、技術、經濟、社會、文化等物質與非物質因素的交纏如何影響了科學知識的生產」。 😛

作者:陳恒安(成功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日前參加轉系面談,一位理學院大二同學自我介紹,娓娓細述「棄理從文」的心路歷程。除了長期以來嚮往文史領域,認為科學知識不完整,無法經由科學觀點全方位認識世界,成了換跑道的重要考慮因素。這位學生成績優異,清楚志趣所在,對於未來也有所規劃。以歷史系面談委員的立場,當然非常歡迎這麼一位對歷史真正感興趣的學生。不過,面對這樣的理由,幾位面談委員卻也同時感到納悶。為什麼這位學生會認為轉到歷史系之後,不需擔心所學知識將側重文史哲?難道學院中的文史哲訓練,便足以提供學生掌握知識完整性的能力?

為什麼有學生認為研讀科學會造成知識偏食、難以探索世界的整體性?(圖片來源:mars_discovery_district@flickr)

國內大學的理科教育,如果本質上沒有太大改變的話,大學二年級的課程應該還沒真正踏入科學研究領域,充其量只觸及科學(系統知識,大有多答案),還不到研究階段(探索未知,無標準答案)。根據自己過去的經驗,理學院大一的主要課程都是共同科目,科學課程通常是微積分、普物(實驗)、普化(實驗)、以及普生(實驗)等課程。大二後才逐漸進入各專業次領域的基礎及進階課程。以化學相關學系來說,可能是有機化學(實驗)、生物化學(實驗),或化學數學之類的課程。這階段的大學課程設計,著重基本概念與知識的傳授。即使是實驗課程,也著眼於讓學生熟悉實驗設計、方法與基本操作技巧。在理論層次上,實驗的目的,在於幫助學生了解,抽象的科學理論與自然界之間是如何透過實驗而產生關聯。或者說,這個階段的實驗只是種讓科學概念視覺化的技術,強調實驗true to theory,而不是true to nature的特性。簡單來說,大學初階的實驗課,並不是用來探究自然界中的未知現象,而是讓學生逐漸熟悉廣義的科學實驗文化。理學院的學生,除非資質與興趣特出,否則以大二的學生來說,應該都還沒機會踏入科學研究的主廳堂。如果是這樣,為什麼學生會有刻版印象,認為研讀科學,最後會造成知識偏食,以至於難以探索世界的整體性?或者,學生的擔心,是因為看到科學強調數據、操作與應用,而忽略精神、價值與意義的探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跨科際閱讀】科學家的企業創新

科博文Says:美國過去有許多由科技專家開創的公司,反映出科學研究的嘗試學習精神,這比起企管傳統,更能夠帶來開創企業的動力。

臉書(Facebook)的創業故事,激發人們追求成功的夢想,該公司創辦人最初在大學宿舍發起社群網路服務網站,之後事業發展獲得空前成功,這個從大學中輟、才二十幾歲的軟體研發工程師,今日已成為青年才俊企業家的表帥。

一九五七年,第一家生產矽晶片的公司快捷(Fairchild )半導體,在後來高科技業群聚而為「矽谷」的地方成立,該公司創辦人清一色是科學家,三位物理學家、一位冶金學家、一位物理化學家及三位分別具有電學、工業及機械學專業的工程師所組成。

主流商業界並未察覺到,科學家也能成為成功的資本家。科學家的特點在於不怕失敗,所以在矽谷創業者,都有「失敗是實驗必經過程」的基本認知。以快捷半導體的創辦者為例,「被一堵越不過去的牆擋住了去路,就後退,試走另外一條路」,是他們經營的理念。

今日創業主義的施行方式已大不相同。僅有亟少數研究團隊偶有從大學跨界投資商業,二十一世紀全球的商業行為及創業投資,似乎全聚焦於臉書及推特此類社群網路服務。創投業者紛紛進用衣著光鮮的企管碩士,靠著他們在商學院學到的知識,管理剛起步的公司。科學家幾乎都回流到老本行的實驗室工作。

科學家的特點在於不怕失敗(圖片來源:secretagent007@flickr)。

我目前參與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的一項新計畫—「創新團隊計畫」( I-Corps),協助美國各大學實驗室研究專案中最有成功潛力者,轉型為新創公司,期望能藉此改變創業主義發展現況。國家科學基金會的這個計畫,係藉由實驗、學習與科學發現的結合,協助科學家養成在矽谷生存的商業知識。此計畫每年將新增補助一百個此類產學合作案,每一案美金五萬元,目標是找出最有成功商業潛力的科學技術。

一般人都假定,科學家及工程師一定要懂得商業,才有辦法成為企業家。但「創新團隊計畫」教導科學家及工程師,將經營剛起步的公司,當作進行一個科學研究案,並運用他們所熟悉的科學方法來處理問題。嘗試與錯誤法的處理模式,對商學院而言相當陌生,卻是科學研究必經之路。面對一家剛起步的公司,企管碩士在經營時通常只會套用預設的商業模型,此一模型是建基於標準的銷售、行銷及客戶反應等現實問題的處理準則。

但科學家處理問題的方式則不同,他們將各種變數視為假說,所以對於將實證資料代入商業模型測試的結果,也就是公司潛在客戶的反應,較能以正面的態度看待。有一個沒能普遍被認知的真相,就是公司第一次向客戶提出的方案,常常都和客戶的期望差距很大。面對這樣的挫折,科學家要比企管碩士更有能力重新思索出解決問題的方法。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同時做個學門內部的專才與跨學門的通才:談談社會科學的跨界

科博文Says:今天為大家介紹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劉正山教授的文章,劉教授談到社會科學可以如何從「代理人基模擬」(agent-based modeling)這種電腦技術,來處理「從微觀(個體行為與人際互動)到宏觀(大規模的、相對穩定的社會現象)」的社會複雜性(social complexity)問題。 🙄

作者:劉正山(國立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

你是怎麼理解「社會」兩個字、又是怎麼看待「科學」兩個字呢?(圖片來源:Erika Mlejova@openphoto)

作為社會科學領域的大學生,你是怎麼理解「社會」兩個字、又是怎麼看待「科學」兩個字呢?對於學社會科學的人來說,什麼叫「專才」,如果要成為專才,又如何同時成為能夠跨領域的「通才」呢?成為跨領域的通才真的有那麼必要嗎?

我們先從「社會科學」四個字談起,這些都清楚之後,才能說到「專」、「通」,乃至談到「跨領域」。也許你不知道,社會科學(一般來說包含了社會、政治、法律、經濟、教育、心理、行政等學門,但不同學術單位或許對此會有不同的認知)在許多非社會科學學門的專家眼中並「不算」科學。對這些在科學技術領域都很傑出的專家學者而言,凡不是以數學、物理為基礎,藉由科技儀器的操作、得到知識和產出一定數量論文的學門,都不足以跟他們平起平坐。而對社會科學稍微友善一點的專家,則會將社會科學視為自然科學的一個支派,再拿自己領域的方法「應用」到社會現象上。

這種上至政策制訂單位,下至一般研究人員對社會科學的歧見或誤解,並不是空穴來風,而是由來已久。無論是在國外還是在國內,不瞭解社會科學的大多數人,往往會隨著自己的學門愈來愈專業、企業界或市場對自己學門人力需要的增加、自己的學門論文發表機制的成熟、或是透過國家科學和產業政策得到的資源(經費)提高而產生對自己學門的優越感。雖然這種優越感有助於提升自身學門的競爭力,但近年來我們常看到不少掌握資源的機構或決策者因為不夠認識社會科學(以及人文學科)的特性,輕易地出手制訂整個知識界的知識生產規則。這或許有機會促使社會科學學人「提高論文產量」,但卻也造成了許多社會科學學人受到不必要的壓力與挫折,甚至失去了問出具有深度問題的能力。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