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談人引言]代工困境與人才問題(戴曉霞)

九月 27, 2012 in 置頂廣播, 論壇III:人才培育論壇

作者|戴曉霞(中華大學 人文社會學院院長) 臺灣人才問題可說是代工社會困境的體現:陷於世界體系「全球商品鍊」 及「全球學術練」中的不利位置,並以「缺什麼補什麼」的線性思考制訂政策,甚少深度思考經濟及教育活動的本質及深層價值。 人才問題:分析不足的警訊 行政院「2015年經濟發展願景第一階段三年衝刺計畫(2007-2009年)產業人力套案」指出我國人力資源面對的四大挑戰: 一、勞動市場求職求才需求均高,職能連結有缺口。 二、教育培育能量足,但學以致用有缺口。 三、創新研發人力資源配置有缺口。 四、競逐國際專業人才有缺口。 根據經建會(2006)「台灣94-104年科技人力供需分析」,2005年之後,學士之供給將超過需求,而碩士及以上之人才的供給將產生不足現象。 人才問題:產業面 —代工產業在微笑曲線兩端之活動的比例低,不重視創造力,員工的工作時間長、工作內容偏重不斷重複的技術操作。 —人才定義改變之焦慮:進入OBM、 EMS,產業需要深耕關鍵技術及品牌價值、推動跨業、跨領域的交流與融合,人才的特質迥異於代工階段。 —少參與大學人才培育,吝於提供實習機會。

影音》論壇I:您心目中最理想的大學入學方式(吳瑞北)

九月 5, 2012 in 影音》論壇I, 置頂廣播, 論壇I:理想的大學入學方式

講者│吳瑞北(國立臺灣大學電機系教授) 大學入學改革十八年──臺灣教育的一場豪賭 首先我想談談關於這十八年來教育改革的時間和事件,我認為這其中包含不少錯誤。我們知道,從1993年開始,臺灣人口一直在下跌,在這種情況下做教育改革,似乎並不適當;而不適當的事件也不少,例如「國道政策」將所有技職體系都併入大學,其他如九年一貫、綜合高中、多元入學、大學擴增等等,都是有待改革的事。 最近報紙有則消息寫「招聯會終於動了」,要求考試分發的比例要增加。事實上,多元入學從91年開始就明定各校的考試分發不能低於40%,為什麼大家都在違反?大學法也說得很清楚,大學招生應公平公正公開,招生方式要由各大學擬定,因此我認為教育部的干涉有待商榷,例如要求各校增加繁星計劃的名額等等。如今許多校系甚至將考試入學名額降至個位數,他們解釋,因繁星和甄選的學生,入校後成績比較高,於是我把過去台大不同管道入學的學生大二的成績做一統計,發現繁星或申請入學的學生,只有當時推薦進來的Top 20成績較其他學生高;而學校推薦的後50%,成績卻遠遠低於考試分發入學的學生表現,由此可見各校的司馬昭之心。 拿臺大二類的前三個科系:臺大電機、臺大物理、臺大材料來相比,從84年開始我參與甄選入學作業 當時名額僅有8個,現在卻有89個,我在93~96年擔任系主任,當然還維持了不錯的考試名額,這兩年也逐漸變少。前兩年有個新聞說,臺大物理系超越臺大電機系,成為第二類組的第一志願,為什麼?指考名額從27人降到20人;今年則有一重要訊息,是台大材料系超過台大物理系,成為第二類組的第二志願,稍加留意,就發現他們考試入學原本的 16個名額降成8個。整體來看,大學校系幾乎為了排名而放棄教育的理念,如今因申請名額激增,學測已逐漸代替指考,幾乎只要進入第二階段就一定能上,顯示制度上的問題。再者,甄選入學並非公正,家境清寒的孩子沒錢學才藝,家長沒空指導科展,於是學生考不上似乎演變成家庭的痛苦。

迴響》「您心目中最理想的大學入學方式?」北區論壇之我見

八月 31, 2012 in 論壇I:理想的大學入學方式, 論壇參與者迴響

作者|洪子婷(達資國際物業設計有限公司董事) 北區論壇為教育部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的一環,由臺灣大學物理系高涌泉教授主持。透過設立此平臺,提供與談人以開放式及批判式的討論,激發當代教育的優缺及未來導向。 與會的與談人為任教於北一女的簡麗賢老師、臺灣大學張海潮教授、清華大學周懷樸教授、臺灣大學吳瑞北教授、交通大學高文芳教授、臺灣師範大學林陳湧教授以及建國高級中學陳偉泓校長等臺灣教育體系中首屈一指的領域專家,透過自由討論的平臺,對於目前大學入學方式提出個人見解與建議。 現行大學入學方式強調多元入學方針,以學科能力測驗(學測)、指定科目考試(指考)、繁星計畫此三項為入學機制,大至與談人針對此三種入學機制提出下列改革趨勢——

影音》論壇I:您心目中最理想的大學入學方式(張海潮)

八月 30, 2012 in 影音》論壇I, 論壇I:理想的大學入學方式

講者│張海潮(國立臺灣大學數學系退休教授) 推甄制度是從國外學來的,我們以前不相信,但既然不相信,為什麼還要執行? 我們當然要倒過來,先選擇相信。 我談的事情我想大家都很了解,只是由我代表說出來。 第一,就是推甄入學口試的作業,當時有這構想時,東吳大學校長就提出希望教育部支持各大學推出招生組,來專門做這件事,現在這任務卻落在各系身上,各系無法承擔。舉例來說,一位朋友的女兒曾參加南部某國立大學化學系推甄,當時該參加口試者眾多,就每組五人一起進去,一次進去十分鐘,甚至是用搶答的方式進行。朋友女兒沮喪地說她一題都沒有搶到,想不到最後榜單出來居然錄取了。為什麼呢?因為她沒有答錯。有答題的學生多半得到了負分,而她是零分,零分自然贏了負分。因此這制度一定要改,至於怎麼改?我自認沒有能力。 第二,學測的時間點,這是非常糟糕的設計,它趕在高三快要放寒假前進行,但是高三上大部分時間要用來複習高一二,影響高三上的教學。此外明明是自然組的學生,為了拿滿級分,還要去準備社會組,社會組學生亦同,有些學生甚至因此補習。有怎麼樣的入學方式,就有怎樣的因應方式。更糟糕的是三、四月開始進行推甄,現在推甄入學者幾乎達六成,錄取的學生在學校開始沒事可幹,我經常在下學期去學校演講,接待我的就是那些學生,好像他們去上課會打擾那些準備指考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