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談人引言]美國鬧州獨,帝國被殖民? (石之瑜)

十一月 20, 2012 in 北區論壇資訊, 論壇IV:臺灣文化認同論壇

作者│石之瑜(國立臺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美國選舉結而未束,鬧出有幾洲的選民不滿選舉結果,竟然要鬧獨立。這本來是被殖民母國東拼西湊出來的後殖民國家才有的事,而在台灣,則是荷蘭、日本等殖民國家重重疊疊下才出來的事。沒想到在帝國的內部也出現,是帝國的公民在一代接一代的各國移民大舉移入的情況下,要求獨立。帝國的後殖民化趨勢,已經是益加不可迴避的課題。 後殖民國家總是與母國維繫千絲萬縷的依賴關係,最深一層就是因為價值替換而摧毀了在地文化。殖民地鬧獨立,是為了抗拒殖民國家入侵,但法律獨立之後,文化卻不能獨立,繼續在心態上接受原母國的殖民。而帝國,是所有殖民母國公推的共主,也就是今天的美國。殖民地與美國這樣的帝國之間的物質與文化關係,遠遠超過各個後殖民國家國與其鄰國的關係。從現代化與獨立伊始,不但是帝國人移往殖民地,殖民地人更大量移往帝國,川流不息。隔代遺傳下來,帝國內部的構成愈來愈像後殖民國家的構成,亦即各種人種與宗教團體的雜居,並導致立場迥異如薩謬爾杭廷頓、阿瑟施勒辛格等人都同感危機。其結果,更在這次美國的換屆大選中,出現所謂白人基督教已失去美國的恐慌感。 過去美國的選舉文化中有一個曾經是根深蒂固的信念,就是透過建立對選舉程序的認同,來成就一種公民民族主義,超越不同族裔的隔閡。這是因為程序本身的平等與公正頗能取信於屬於各不同種族或宗教的前後移民,成為所有公民的人身保護依據。在個人化的公民身分保護之下,任何少數民族都願意接受公民化或個人化的選舉文化所洗禮。當選民站在個人主義位置看問題,無異於是同意每一個人的族群認同是自己的選擇,則即使選舉結果不符人意,也不會有族群遭到否定的危機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