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談人引言]代工困境與人才問題(戴曉霞)

九月 27, 2012 in 置頂廣播, 論壇III:人才培育論壇

作者|戴曉霞(中華大學 人文社會學院院長) 臺灣人才問題可說是代工社會困境的體現:陷於世界體系「全球商品鍊」 及「全球學術練」中的不利位置,並以「缺什麼補什麼」的線性思考制訂政策,甚少深度思考經濟及教育活動的本質及深層價值。 人才問題:分析不足的警訊 行政院「2015年經濟發展願景第一階段三年衝刺計畫(2007-2009年)產業人力套案」指出我國人力資源面對的四大挑戰: 一、勞動市場求職求才需求均高,職能連結有缺口。 二、教育培育能量足,但學以致用有缺口。 三、創新研發人力資源配置有缺口。 四、競逐國際專業人才有缺口。 根據經建會(2006)「台灣94-104年科技人力供需分析」,2005年之後,學士之供給將超過需求,而碩士及以上之人才的供給將產生不足現象。 人才問題:產業面 —代工產業在微笑曲線兩端之活動的比例低,不重視創造力,員工的工作時間長、工作內容偏重不斷重複的技術操作。 —人才定義改變之焦慮:進入OBM、 EMS,產業需要深耕關鍵技術及品牌價值、推動跨業、跨領域的交流與融合,人才的特質迥異於代工階段。 —少參與大學人才培育,吝於提供實習機會。

[與談人引言]人才:產業、教育、趨勢和我的看法(曾孝明)

九月 27, 2012 in 論壇III:人才培育論壇

作者|曾孝明(清華大學電機系教授) •台灣目前需要何種人才?→ 產業 國民平均所得比台灣約高出一萬美元的國家(或地區) •所需人才有欠缺問題嗎?→ 迷失 •應該如何培育所需人才?→ 瑞士成功之道 一位華裔美國教授向台大化學系劉廣定教授提起,有一次和一位瑞士科技部長談瑞士成功之道。這位瑞士部長毫不猶豫地說:「教育。瑞士教育的目的不是文憑,而是認真的態度。教育使每一位18歲的瑞士公民認真。對自己要求高,對別人要求也高。」 •各級教育如何回應人才問題?→ 高教體系 教這些東西比較重要 一荷蘭小學老師告訴飛利浦總公司全球電子組件事業群總裁、總公司董事的羅益強先生說,「兒童來此,希望有生有一個值得回憶的可愛童年,所以他(她)們來此希望能玩的很開心,同時訓練他們能與同學們相處,因為這些學生未來將和別人一起工作,我們目前正在教導學生們這些東西,我們相信教這些東西比較重要。」我們計畫中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是不是原子彈? 結語 •「瑞士教育的目的不是文憑,而是認真的態度。」 •「大學的功能就在於基礎教育的訓練。有時我對於所見有種感覺就是,學校教育太專注於今天和明天的問題,往往忘了一個25歲的人還要工作40年。」 •「訓練他們能與同學們相處,因為這些學生未來將和別人一起工作,我們目前正在教導學生們這些東西,我們相信教這些東西比較重要。」 •扁平化的教育無異於逼迫學生們在更小的游泳池裡去競賽→ 高中進階教育課程。 我的看法是您的看法嗎?   (以上內容擷取自曾孝明教授9/28論壇簡報)

影音》論壇I:理想的大學入學方式Part3 Q&A綜合座談

九月 16, 2012 in 影音》論壇I, 論壇I:理想的大學入學方式

北區論壇PART3 Q&A綜合座談 主持人│高涌泉教授: 我先回答師大吳順德老師的問題,他提到我們這場論壇是否為「繁星入學名額提升到15%」這項政策背書,我的答案是「不是的」。我完全沒有想到有這樣的可能性,但既然如此,我要再次聲明,這次論壇的發言都謹代表我們個人意見,不代表任何公家機關,更不代表臺大。 與會者│師大機電系吳順德教授: 我看到臺大和交大在爭第一第二,內心是蠻羨慕的,好不容易我們師大機電今年進入前一百名,我們覺得很榮耀。但更慘的是例如中原大學,中原有門課以前開課時,學生平均成績是60分,五年之後剩40分,一樣的題目降低了20分。我在產業界八年,進到師大是教電子學,同樣我的學生成績也約莫下降15分左右,更慘的是該名老師的課用到國中數學的因式分解,學生卻掛掉,在黑板前掛了很久,我的電子學用到一元二次的,學生用電子計算機按了半天還是錯了,所以我們整個程度是往下降的。所以說,可能臺大清大學生沒有問題,但前中後段可能有很大問題。現今國中生在快樂學習的時候,可是能力很明顯地下降,高中老師說無法銜接,無法銜接怎麼辦?那就減低高中教材的困難度,可是大學呢?我們所有的課本都跟國際接軌,老師覺得難教,就會降低課程內容,可是我們產業又必須和國際競爭,所以我們學工程就很痛苦,於是臺灣在炒人才開始斷層,這就是根本原因,這點我覺得要特別注意;第二個,剛才清大跟臺大的老師對於繁星入學的數據有不同看法,我覺得大家的分析方式都不一樣,為何不公開辯論,把數據公開呢?我希望這能有一些辯論。

影音》論壇I:您心目中最理想的大學入學方式(林陳涌)

九月 12, 2012 in 影音》論壇I, 論壇I:理想的大學入學方式

講者│林陳涌(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科學教育研究所教授) 人算不算評鑑工具?Interview算不算評鑑工具?這就好像現在的醫生診斷,靠的都是機器,而非他自身,但我們為何得相信機器,而不能信賴人呢? 依據我的觀點,我把講題分為三個部分: 一‧入學考試的功能是什麼? 我的想法是「選擇適當的學生到適當的科系去就讀」。前面高教授說,我們入學考試的方法要能引導高中教育,這部分我持保留觀點,不可否認,它確實是個很強的副功能,但若我們真的企圖以考試影響高中教育,恐怕不是那麼有利。 二‧指考生和推甄生入學後的表現是否有所差異? 這部分我做過兩次DATA,結果是兩組人沒有差別,跟吳教授的不太一樣,他採樣的是大二,我採樣對象則是大四。我認為,假如升學考試的功能是選才,那推甄跟指考在我的DATA裡是相去不多的,既然相去不多,那何必浪費時間去指考?畢竟指考既多且難,相較下學測容易許多。

影音》論壇I:您心目中最理想的大學入學方式(周懷樸)

八月 30, 2012 in 影音》論壇I, 論壇I:理想的大學入學方式

講者│ 周懷樸(國立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教授)   理想的大學招生方式 因為談理想,最終還是希望大學要卓越,而多元才能卓越。 理想不容易達到,因為現實總有許多困難,前面已有人介紹我們目前的管道,剛才老師也提到目前管道的一些問題。從整體上來看,我們入學的方式因社會、世界一直在變而不停轉變。考試入學能避免人情關說,但又會產生單一價值,所以我們有申請入學跟推薦入學,大學也發現推薦入學管道的學生比申請的還要好,可是後來弄了個三倍率,學生來源就限縮了,於是我們又發現到,這個來源太集中,所以再弄了繁星來分散來源。當然這個沒有審查,只是分散地區跟高中,所以無法考慮到學習資源或設定背景。如今又有十二年國教,也讓我們大學的招生面臨更大的因應或調整。 因為談理想,最終還是希望大學要卓越,而多元才能卓越。我舉美國史丹佛大學做例子,史丹佛的多元化是第一,它的選才第一個是學業優良,第二是學習活力,第三是成長背景,錄取的1500個學生約莫來自1000所高中,所以平均一所高中僅收一兩位,90%的學生在高中裡都是top 10%,可是GPA也是考量,大於4.0的有70%,換言之有三分之一不在4.0;SAT前面10%大概700分,有70%是這樣的學生。我們當然也注意到有30%是低收入戶,20%是中低收入戶。美國的族群很多,單一族群都小於20%,當然這部分並未明文規定。 再舉柏克萊為例,他們的學生也來自加州各地區,招生主任說,他們希望如此多元,是因三個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