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論壇II:多元‧他者‧跨文化論壇

十月 9, 2012 in 影音》論壇, 論壇II:跨文化素養

2012/09/07 (五) 14:00~16:30 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福華國際文教會館103室 主持人│彭小妍(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所研究員) 與談人│周慧玲(國立中央大學英美語文學系教授‧創作社劇團編導)             劉俊裕(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教授)             王道還(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主持人│彭小妍研究員: 今天是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北區論壇第二場,主題是多元‧他者‧跨文化。共請到三位講者,第一位劉俊裕老師,講題為由全球化角度來談跨文化問題,也就是文化創新的問題;第二位周慧玲老師,她是戲劇導演、編劇,會從戲劇角度來談文化創新的問題;第三位王道還老師,將由人類學角度來談創新於生物學上的意義。 什麼叫文化創意?文化創意是不是無中生有呢?我認為文化創意不但發生在跨領域的場域,也在跨文化的場域。為什麼這樣說呢?跨領域、跨文化的場域裡,我們跟自己較不熟悉的他者會有接觸,他者會帶給我們一些新的刺激,因此,所謂文化創新其實是自我創新。以當前很有名的臺灣設計師古又文(Johan Ku)為例,他在2009年得到紐約Gen art的設計大獎。去紐約前,他因旅費缺乏,曾向文建會提出申請,文建會沒有給他任何補助,但表示等他到了紐約,會找適當的人與之接洽。後來,是他的朋友與企業界募到十幾萬的款項,才使他得以順利成行。古又文得獎後,文建會才在北美館替他辦展覽。我們的政府究竟該雪中送炭,還是該錦上添花呢?這是值得討論的。我認為如果入圍這種國際大賽,政府在旅費方面該要有所協助。剛跨出學校的創作者,最需要的就是這方面的補助,讓他們能與國際接觸與表現。 古又文的設計風格是將柔軟的時裝與立體的雕塑結合起來,他用針織毛衣做成立體雕塑服裝,得獎作品為〝 Emotional Sculpture〞系列,我想大家應該在報上看了很多。其次,因古又文的服裝吸引許多媒體注意,一位法國的舞蹈家Mourad Merzuki就邀請他一起合作,古又文於是替舞團名為〈有機體〉的舞碼做了設計,法文的舞名是用中文的拼音。舞者身上纏的就是古又文最擅長用的毛線,從雕塑毛衣中破繭而出。這位法國舞蹈家的舞團叫〝 Kafig〞,〝Kafig〞意思就是毛絨,他們結合不同舞蹈風格,雖為現代舞團,但也將街舞的風格融合進去,也有不少將少數民族舞蹈元素加入現代舞的作品,因此跨領域、跨文化,我想是藝術家創作時無盡的泉源。照片中右邊這位就是舞蹈家Mourad […]

[與談人引言] 文化全球化: 一種在地化的整合式思維與實踐 (劉俊裕)

九月 3, 2012 in 論壇II:跨文化素養

《多元‧他者‧跨文化》北區論壇II 作者|劉俊裕(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與文化政策管理研究所副教授) 在當代 2004 年3 月12 日,也就是馬德里恐怖爆炸案發生的隔天,世界無不同聲譴責恐怖組織泯滅人性的暴行,以及對國際人權的傷害。我開著車在前往文藻上班的路上,收音機傳來頭條新聞,沒錯!正是與世界同步的馬德里恐怖爆炸案… 哦!錯了,新聞的重點是恐怖爆炸案發生後,在台灣造成的股市連鎖慘跌效應,及投資人的一片哀嚎。全球在地化!恐怖主義、人道關懷和投資利潤,不同的「在地」之間其思維模式與「價值」判斷似乎存在著難以同步化的文化時差。 「從五四以來,一般知識份子常犯的毛病是和西方相比,自己矮了半截…和印度相比,則自以為高人一等。所以,中國學者面對印度學者時的蠻橫情形,正和日本學者面對歐美學者的卑恭情形形成一鮮明的對照… 假設中國比較傑出的知識份子開始能夠重視印度,認為能夠從印度的文化中吸取養分,那就顯示我們的心態已超越了富強的第一典範,就可以面對21 世紀的挑戰了」。   一、 從全球化到文化全球化 自 1960 年代以來,學界對「全球化」的論述可謂是包羅萬象,經濟學領域強調經貿的國際化和資本市場的普及與擴張;國際關係方面,重心常置於日漸強化的跨國權力互動關係與全球政治體制的發展;在社會學領域,學者特別關注社會組織間的互動以及世界社會(world society)的形成與崛起;而歷史學方面,主要觀照全球史概念的發展與形塑;至於文化研究領域,學界則著重全球資訊傳播,以及可口可樂化、麥當勞化等世界文化同質化或制式化的問題。很明顯地,種種不同面向理論的建構,主要係基於不同知識學門,針對世界各地的人們逐漸被納入一個單一全球社會過程,所產生的不同詮釋。然而整體而論,各個學門對於全球化過程的分析仍可大略區分為兩個主要途徑,其一是所謂全球體系途徑,即探究歷史上全球政治經濟體系形成與發展的過程,以及在全球體系途徑的架構下,處理文化與認同議題所產生的種種問題。另一途徑則將全球化視為探討人們對於當代世界與日遽增的相互連結、相互交流,以及人員、影像與商品快速流動的進一步體認,也就是一種新的全球意識和認知的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