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論壇I:您心目中最理想的大學入學方式(高文芳)

九月 10, 2012 in 影音》論壇I, 論壇I:理想的大學入學方式

講者│ 高文芳(國立交通大學物理所教授) 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入學方式 我心目中理想的入學方式,只要落實「入學從寬」、「畢業從嚴」這兩句話,很多問題就能迎刃而解。 希望十年以後,大學真的是給學生希望,而不是給學生排隊的地方。 大家都知道教育原本的目的是要教我們尊重生命,我針對學測和指考來分享我的意見。學測不分流,是用來篩選長跑選手;指考考比較專業的科目,是篩選短跑選手。雖然學測和指考的目的並非讓學生排隊,但還是能將學生某方面的能力做有效分組,尤其是學測,它可以讓學生了解,自己是否已準備好念完大學。有人認為指考能更有效篩選一流好手,但很多證據證明這和事實有很大出入。但簡而言之,兩者雖目的不同,卻都能做為選才的有效參考。 事情可能沒有大家想的那麼嚴重,但在這場殘酷的戰役中,一將功臣萬骨枯,但我們能確定成功的將軍都是愛因斯坦嗎?圖中的冠軍、亞軍、季軍和我們的莊智淵真的有差別嗎? 學測幫我們篩選的是領先軍,指考也應是某種方式,不管怎麼做都不可能百分之百公平。 有些人可能像試管嬰兒,需要靠很多人的幫助才能擠到前面;也有人像途中倒楣的鮭魚,雖然一路領先,卻早早祭了大熊的五臟廟;也有些鮭魚更倒楣,好不容易學成歸國,卻因一路千軍弄得遍體麟傷,最後在傳宗接代上輸給那些沒有能力出國留學的弱者,那些以逸待勞的弱者,但事實上,失敗的強者也沒有抱怨的資格。 過去很多學校認為,繁星優於學測,學測優於指考,好像念兩年的強過念三年的,這背後的原因值得我們探討。當然有人說學測只念兩年,教育的部分受到扭曲,其實不然,高中生讀兩年其來有自,很早很早以前就已是這樣了。我記得高一第一次月考,發完考卷,很多同學都被當掉,數學老師用一句話告訴同學:「船到橋頭自然直」,鼓勵大家只要持續努力,數學自然可以學好;可是到了高三數學課,老師變成跟學生說:「船到江心補漏遲」,告訴同學趕快跳船,把時間用在值得努力的科目上,於是放棄數學和物裡的同學比比皆是,這些同學往後依舊在各界頭角崢嶸,毫不遜色。 問題核心不在教育方式,而是在我們的教育,好像整人節目,網路上有人說美國的高中比較好玩,臺灣的大學比較好玩,這兩句話碰觸的是,臺灣高中的必修課是美國的兩倍,這是非常非常不人道的。我想強調我們並非要把學生當掉。舉巴黎大學為例,一修國家負責,重修則按教育成本收費,但我也想補充一點,有時學生被當,老師,可能是元兇。 科學期刊上的分析,除了過勞不死外,臺灣學生並沒有學到帶著走的能力。接下來很多人都說明星大學的學生自己教自己,事實上明星大學的學生是自己救自己,把學生替換成老師也能很傳神。有一大堆拿不到獎牌的學生,才能堆出一個冠軍的榮耀,金牌的背後,有很多無名氏,沒有名字的故事,才是這個社會的主流,這是我們教育的重點。 回到今天的重點,我心目中理想的入學方式,只要落實「入學從寬」、「畢業從嚴」這兩句話,很多問題就能迎刃而解。臺大物理所今年收了將近60個碩士班的學生,可以說是一網打盡,從沒聽臺大的朋友抱怨過,為了維持標準,要提高入學門檻。我相信,除了數學和少數需要練內功的系所,學生要很用功才能混畢業,其他系所,應該只要學生努力用功,遲早一定有辦法唸畢業。所以希望,尤其是希望明星大學的朋友能幫幫手,讓大部分優秀的高中生,可以免去面試的操勞,直接錄取,大部分的學生其實不用面試,在MIT、交大、清華是巴結學生來唸,MIT甚至提供學生旅費,只有少部分需要斟酌的可以找學生過來,美國的大學做得到,我們也可以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