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談人引言]主體問題的座標點─缺席、生成流變、允諾 (洪世謙)

十一月 14, 2012 in 置頂廣播, 論壇IV:臺灣文化認同論壇

作者│洪世謙(國立中山大學哲學所助理教授)   在我們要討論主體之際,意味著主體尚未到來、猶可說、尚未被說,亦即他不在場,或說他是以缺席的方式在場,否則我們將無法繼續討論他,而僅能依循著某種已在的預設。換言之,由於主體一直是讓自身成為他者、缺席者,在沒有到場,沒有真正完成之前,才可能慢慢的形成主體:一種多重可能性的生成主體。因此主體只能從缺席的狀態中展開,從他所不是、不在的地方展開。一旦主體不做為缺席者,一旦主體成為「是」什麼之時,主體也就再也沒有其他可能性,而僅是固定且極權的主體了。然而,缺席不意味著他不在,而僅是他不以顯現的形式在場。這樣的缺席同時具有摧毀與補充的雙重力量,以補充的方式既否定又增補了在場,亦即德希達所說:危險的增補。 然而,主體又會隨時以各種形式顯露,此時,他作為一種指向、癥候。主體做為集合、澱醞、沈積許多不同事件、記憶、文化的載體,從己身經驗出發,連結他者、過去與未來,將主體存在的界線和範圍,推延至更大的範圍。主體在與他者的關係中共同展開世界,使世界成為己身棲居之所,主體因此可以在這個空間中找到他的記憶、情感,並因此產生歸屬感和認同。也因此,主體是被許多事物(時間、事件、語言…)因為不同強度貫穿、匯聚其中,以癥候的形式顯露。也正在這個意義下,我們說世界在主體之中,且主體的活動和關係又展開了世界。準此,主體是一連串生成流變的歷程,其目的不在於成為主體,而在於必須通過他才能展開其自身的生活世界與空間。也因此,主體的世界不來自於被給定或先在於他,而在於從他的活動中展開。 生成的主體因此可視為是朝向未來又連結過去的通道。主體因此是一個向著未來(許諾)的主體,為了實現這個許諾,所以奠基於現在而回頭找尋過去,沒有這種對未來的規劃與期許,就無法標示此刻與過去。只有因為對未來的許諾,才因此可能標示出主體當下所是的意義。因此,每一次主體的出場,都是一個記號、座標點,或者說下錨,僅是標示出主體曾經走過的痕跡或座標點。一個向著未來允諾的主體,也因此成為了責任的主體,擘畫著自己與他人的未來。主體的意義就不僅是個人,而是兼具著他人以及他所存在的歷史與社會。

論壇預告》我們是誰?臺灣人是什麼?

十月 26, 2012 in 活動訊息, 置頂廣播, 論壇IV:臺灣文化認同論壇

《我們是誰?臺灣人是什麼?》─談文化認同與主體性的建構 時間:11/20(二)14:00~16:30  地點:中研院原分所浦大邦講堂(臺大總校區內) 主持人: 彭小妍 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所研究員 與談人: 石之瑜 國立臺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洪世謙 國立中山大學哲學所助理教授 黃囇莉 國立清華大學學習科學所所長 廖欽彬 中央研究院文哲所博士後研究員 跨科際論壇平臺北區論壇(臺大論壇),第四場將以文化認同與主體性建構為討論主軸,於11月20日星期二下午兩點,在中研院原分所浦大邦講堂,舉行以《我們是誰?臺灣人是什麼?》為主題之論壇。 從八○年代初以來,伴隨臺灣的民主陣痛,臺灣社會所經歷的認同危機,至今不墜。 從中國人到臺灣人的覺悟,說「我是臺灣人」,已經使島上人民歷經二十餘年的痛苦鬥爭。如今痛定思痛,更深沈的課題是自問:臺灣人是什麼?臺灣的主體性何在? 在全球化的今天,如果主張誰才是「真正的」臺灣人,堅持某一種固定定義的臺灣主體,即是排外、僵化的主體概念,對內自相傾軋紛擾不安,對外則無法應付詭譎多變的兩岸、區域及世界情勢。臺灣的「主體」是什麼?我們是誰?臺灣人是什麼?你/妳覺得呢? 趕快來加入我們的討論行列! 報名網址→:http://ppt.cc/v1f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