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論壇I:理想的大學入學方式Part3 Q&A綜合座談

九月 16, 2012 in 影音》論壇I, 論壇I:理想的大學入學方式

北區論壇PART3 Q&A綜合座談

主持人│高涌泉教授:

我先回答師大吳順德老師的問題,他提到我們這場論壇是否為「繁星入學名額提升到15%」這項政策背書,我的答案是「不是的」。我完全沒有想到有這樣的可能性,但既然如此,我要再次聲明,這次論壇的發言都謹代表我們個人意見,不代表任何公家機關,更不代表臺大。

與會者│師大機電系吳順德教授:

我看到臺大和交大在爭第一第二,內心是蠻羨慕的,好不容易我們師大機電今年進入前一百名,我們覺得很榮耀。但更慘的是例如中原大學,中原有門課以前開課時,學生平均成績是60分,五年之後剩40分,一樣的題目降低了20分。我在產業界八年,進到師大是教電子學,同樣我的學生成績也約莫下降15分左右,更慘的是該名老師的課用到國中數學的因式分解,學生卻掛掉,在黑板前掛了很久,我的電子學用到一元二次的,學生用電子計算機按了半天還是錯了,所以我們整個程度是往下降的。所以說,可能臺大清大學生沒有問題,但前中後段可能有很大問題。現今國中生在快樂學習的時候,可是能力很明顯地下降,高中老師說無法銜接,無法銜接怎麼辦?那就減低高中教材的困難度,可是大學呢?我們所有的課本都跟國際接軌,老師覺得難教,就會降低課程內容,可是我們產業又必須和國際競爭,所以我們學工程就很痛苦,於是臺灣在炒人才開始斷層,這就是根本原因,這點我覺得要特別注意;第二個,剛才清大跟臺大的老師對於繁星入學的數據有不同看法,我覺得大家的分析方式都不一樣,為何不公開辯論,把數據公開呢?我希望這能有一些辯論。

主持人│高涌泉教授

其實我一開始就自我招認,我今天請的不管是高中或大學,都算是前段班的學校,所以這點可能未來要有所調適。

 與會者│長庚大學邱韻如教授:

我們長庚大學的工學院的學生也不錯,我在電子系教普通物理將近十年,發現學生素質愈來愈差。今年大一學生的普通物理成績跟他們入學方式的關係,我這邊有個很粗淺的數據:94個學生中,我分成指考分發、推甄申請進來這兩項,大約分成85分以上的高分群,65~85分的中分群,65以下的低分群,推甄進來的學生有27位,低分群佔15位,中分群11位,高分群只有1位,我詢問學生為何是這樣的狀況?學生說高三沒有讀書,對我教大一普物來講,高三沒有讀書,一定死得很慘,這是我身為一位大一普物老師的觀點,我認為高中必須要面對這個問題,推甄上的學生是否應給他們適合的東西?不要讓他們那一年在那邊混,希望能有所改變。

主持人│高涌泉教授:

即便是從明星大學數據的解讀,可能會有主觀的因素,但邱教授現在是提出另外一種狀況,她從長庚所看到的現象可能跟臺大或清華的狀況不一樣,感謝邱教授,帶我們看到明星大學以外的數據,提供另一個參考方向。

與會者│臺灣大學李瑩英教授:

我有三個問題:第一,我最關心的是弱勢學生,不過中間只有兩位教授提到,現在的入學方式該如何兼顧多元的背景?第二,我們猶豫指考和學測的時間點、考試方式的不同,以及所產生的不同結果,那是否能考慮結合這兩種測驗方式,重新設計一個新的方式來因應現在的環境?而繁星一開始類似特考的方式,現在卻變成一個取才管道;第三,要請吳瑞北教授秀出他剛才說的時程,我很想了解。

主持人│高涌泉教授:

這邊有一位同學的提問,這位同學說,吳瑞北教授的觀點他部分支持,可是對於吳教授所提的繁星計劃皆為貴族名額這點,他不太認同,因為他有一些親身的經驗,我們請他發表一下對繁星入學的看法。

與會者│臺灣大學曾仁輿同學:

剛才吳瑞北教授在講臺東偏鄉我很有共鳴,因為我自己就從臺東考上來臺大,繁星計畫應是我上大學前一兩年開始實施的,我自己看到狀況,是沒有所謂貴族的。我為什麼敢講呢?因為臺東只有兩所公立高中──臺東高中和臺東女中,拿臺東高中當例子,排名是依據我們高一高二的成績,所以學校要去捧那些家長代表或鄉長機會不高,而我看到的前幾名,可能只有物理高或數學高,由於人數少,所以用百分比來計算,可能差一個人就差了1%。我也很支持吳教授講的,關於口試跟面試所耗費的成本,因為偏鄉來臺北口試車票真的非常貴。剛才說繁星是為了偏鄉,就我的看法,不管是考試還推甄,其實沒有太大影響,真正影響最大的還是教學資源上,例如像今天這樣的論壇真的很好,或許移到偏鄉去,聽聽真正偏鄉人的意見,聽到我們的聲音。

主持人│高涌泉教授:

這邊還要請一位李尚斌先生發表他的看法。

 

與會者│李尚斌先生:

我來自中華民國共學組織,自己的孩子也是屬於自學的,我認為如果與談人能再更多元一點,請我們這種學校的校長或老師來發言的話,或許能看見另一種角度,了解我們的心聲。我們希望不要透過考試或同等學歷,希望孩子在他自己有興趣的領域上,例如透過教育局的訪視,用另類的方式入學,對我們家長而言,是保證孩子的受教權以及教育選擇權。

與會者│林怡伶女士:

我在這邊想表達一個重要的入學方式,首先我希望論談題目可以改成:「你心目中最理想的大學升等樣貌是什麼?」,因為我們好像都被框架在考試跟全國性公平選才的思維裡面。學校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是培育人才,那你要徵選什麼樣貌的學生到各學系學習,必須具有哪些基本條件、哪些潛質?過去的教育階段必須完備哪些條件,而成為未來的人才?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過程。在這裡我是很支持要成立一個專業性選才部門,夠專業,才能幫學校選到適當人才,如何精進選才方式,才能讓臺灣創造出更棒的人才去跟國際接軌。我覺得這些才是更重要的思維。所以可能要問教授,你需要的學生條件是什麼?若教授提出希望學生的自主學習態度很好、團隊精神很好等,都可以變成很棒的選才條件,所有臺灣的教育都會被影響,從國小到高中,就會培養有團隊精神、善於溝通的學生,不會把孩子的創意扼殺掉,甚至到高三就不學習,到大學就變成開始玩耍的年代的孩子,我覺得這樣大學的意義已蕩然無存;

第二,我也是屬於自學生的家庭,我們現在正努力修大學法第23條,各位教授是不是可以一起跟教育部建議一下,大學選才應該要有自由度,而不是接收考試分發來的學生,若有自由度,就可以再更多元一點,目前的情況還不夠多元,有很多族群並沒有被照顧到,自學生中,有很多天賦很棒很優秀的學生,並沒有被照顧到,所以希望大學法能開這樣甄選的門,讓這些孩子有甄選通道能上你們的大學,希望大學教授可以看到我們。

主持人│高涌泉教授:

也許數目不多,但自學生的問題也是很值得重視的。

 

與會者│清華大學王道維教授:

我想說的第一點,通常說考試是公平的制度,但我覺得矛盾,因為考試是教育的一環,是衡量學生的能力,公平是用在比賽,教育絕對不是比賽,這是一個必須改變的思維,考試只是教育的一環。

回到吳瑞北教授所提,他認為先指考,再根據指考成績進行申請,我覺這得這是搞錯教育的目的,因為他認為特殊學生是比較少的,所以後來再分發,但事實上,每個學生都是不一樣的,如果先用考試來選才,大部份學生的特殊性就失去了,我們應先看到這一點,才能看到更多人才,不是只有前百分之五可以進臺大的叫做人才;接下來連到我們考試的方式,在過去數十年來,我們都經歷過都知道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改變,造成高中的學習被阻塞,成為考試的附庸?我們需要思考,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高中教育?這些入學考試如何幫助教育正常化,不是只為大學考試做準備。

15~18歲的孩子已經有他自主的想法,基礎教育國中已經算是結束了,可以開始探索不同生涯的可能性,瞭解未來的發展,試探他自己的潛力,用考試來決定他們最後錄取到哪,完全扼殺孩子的可能性。

我們應該讓考試成為輔助,申請入學目前仍有很多問題,但我想請大家思考一個可能性,以時間長程規劃來看,短時間內我們應該把繁星計劃或申請入學做得更好,條件成熟後,再一步步改變考試方式,讓指考真正指定考試科目,而非考全部的科目,到時所有的系在來排一次,然而追求排名是沒有意義的,名次一定要拿掉,學生才會知道他並不是放在比賽的軌道裡面,我們沒有空間給學生選擇,這樣學生沒有自主性,無法真正培育人才,我覺得是很可悲的事情。

 

與談人│簡麗賢老師:

我想針對邱教授提到的高中教學的狀況提出看法,以北一女的例子,基本上我們高中物理是四月底上完,而申請入學正式放榜要等到五月,但我們對學生還是有要求,就是要把高中課程完整學完,所以基本上在我服務經驗裡,這些學生還是會很忠實地上完他的課程。我是覺得繁星計劃確實是有它原來的目的要去檢視,至於其他方面是否還有漏洞,我認為還是需要檢視,剛才有人說要照顧多元,這我也同意。

與談人│張海潮教授:

我覺得所有臺灣要做的事情,都不能從很多瑣碎的面來看,雖然說每個人都有他的需求,但我們總要找到一些點來開始做,也許我們能夠找到比較好的點,當我們開始做了以後,它就會同時讓其他的問題更容易解決。其實說穿了,臺灣所有問題通通沒辦法解決,我覺得我的意見還是最好的,因此我想說的,事情最簡單,一,學測,你不能推翻它,那就提前考;第二,系裡招生做不好,學校應弄個招生處,就是這麼簡單。

與談人│高文芳教授:

我覺得這問題其實不是很嚴重,我們同事常會抱怨收到的學生成績不理想,我說我們的學生不是成績不好,是不一樣,我們收到完全不同生態的學生,那我們能給學生什麼東西?我們有沒有給學生更少東西?其實不是這個樣子。

我有一個學生他是清華數學系畢業,他就業前跑來找我,我給他做三維黑洞,他跑去台積電面試,台積電一直問他三維黑洞在做什麼,講完就說明天來上班,學生說沒學過半導體,他們說沒關係,進來再學就好,不懂卻肯學,比較容易訓練。

我剛才也跟自學的家長講,人生可能會有挫敗,考不上臺大也沒什麼,我們收過很多考不上臺大,但非常優秀的學生,在學術界發光發亮,大學成績不是很好,進來後一飛沖天,我覺得是正常現象。如果大家都去念臺大,我們就可以收到不同學生,讓社會有不一樣的面貌,現在大學是以研究生為主體,並非以大學為主體,這已經有很大的改變了。

與談人│林陳涌教授:

過去幾天大家一直在講人才問題,我要談的是高中教育的人才定義是什麼?談到高三有沒有修課,我想到我女兒今年不用考指考,那她這段時間在幹什麼?師大附中最有名的就是辦個轟轟烈烈的校慶。我女兒說他要競爭管理者的角色,結果沒有人跟她競爭,她就選上了,一個小女生如果在高三可以指揮三百多人,甚至裡面有很多考上設計學院的人,我相信這經驗絕對比去讀物理、化學、生物、數學要好得多。

與談人│周懷樸教授:

我覺得招生制度不管怎麼改,目標就是學生的組成要多元化,不管怎麼改,這方面我們大學仍要多盡一點責任,剛提到招生處,其實我們在校務會議都可以提,我們成立國際處照顧國際學生,卻不照顧本地學生,這是本末倒置的,大學要盡一些責任。剛才有提到過去十年來大學程度愈來愈低,可是畢業成績愈來愈高,至少在我們清華是這樣,我在別校做校務評鑑看到的也是這樣,大學老師能不多盡一點責任嗎?高三怠惰,我們大學招生進來難道不能防止嗎?我們不能把他們高三下的成績拿來看嗎?柏克萊一年要reject 1%的錄取的學生,因為高三怠惰,而把他的錄取資格取消,非常殘酷,可是絕對有意義。

 與談人│吳瑞北教授:

我首先要對臺東這位同學表示敬意,其實我剛才的意思是,繁星計劃不能再說是為了照顧偏鄉弱勢。其實繁星有一些情況是不是太理想的,否則它不會出現錄取率比公立高中高了三倍的狀況,但我當然非常肯定偏鄉有許多相當不錯的學生。

我提出一個構想,基本上如果是剛剛這位曾同學如果去考指考,然後放在臺東地區的場合,你也絕對能進很好的學校。既然教學資源不夠,就應在入學上面做補償。另外,我回應師大老師所提到的,關於教育水準的降低,我其實也看到同樣的現象,我們其實不太能再講究快樂學習,應要講究快樂生活,如果我們倡導的快樂學習不能讓孩子快樂生活,或造成未來長期生活的不快樂,那也是沒有意義的,我想這是人性。如果大家學過日文,就知道日文的「努力學習」寫成「念書快樂」,但有誰念書是真正快樂的?不要再騙我們的小孩,但是我必須說,我不認為現在的學生程度完全降低,也許他們的數理能力、邏輯、論證能力等等是在下降,但他們運用電腦、運用資訊的能力是不斷在上升的。我同時要提出,這會不會是教改所造成的?

我們不能不去管各校該如何招生,因為每一個環節都會影響到未來大環境的教育模式,我還有小孩念國一,他會經歷這些階段,如果你站在家長立場,不能不負責任,跟孩子說怎麼考都可以,我要讓小孩有努力的目標,當然我也可以讓小孩出國,但我對臺灣仍有深厚的情感。

最後要回應剛才的同學說的,今天如果不是大學入學考試,你希望有怎麼樣的學生?我希望的學生有三件事: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在明明德,就是格物致知;在親民,就是齊家;在止於至善,就是他能用他的所學去服務人群,但是如果你沒有學到東西,又該怎麼去服務人群呢?所以我覺得學習到好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

剛剛有其他教授對於我所提到的有一些問題,我需要很長的時間回答,但由於時間沒那麼多可以再論證,因此最後提醒兩件事:理想很重要,可是人性請不要忘掉,我今天提出這些,也並非排斥多元入學,基本上有指考,之後就可以做申請,但是現在學測大幅放寬,使得充榜人數非常多。若發言有得罪之處,還請各位諒解,同樣身為一個家長,我希望我的小孩將來可以靠自己能力念公立學校,能靠自己的能力去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與談人│陳偉泓校長:

我想這個社會如果不要那麼樣地去看待滿分跟排行榜,如果能夠做到這樣,今天我們可能就不會那麼辛苦了。

主持人│高涌泉教授:

謝謝各位引言人,我們顯然留下許多問題,會後再繼續討論,今天應該算是第三類接觸的第一次,除了各說各話,我們還有一個對話平臺,因為時間到了,今天就到此結束,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