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論壇I: 理想大學入學方式Part 2 與談人補充論述

九月 16, 2012 in 影音》論壇I, 論壇I:理想的大學入學方式

北區論壇PART2 與談人補充論述

http://youtu.be/V_kCtoxVI7E

講者│簡麗賢(北一女中物理老師)

我想繼續補充一點看法,從我自己的教學經驗,及跟學生和家長的接觸上,以目前的升學管道來說,我的概念是穩健中做微調發展,不要變革太大,讓家長和學生措手不及。例如繁星計劃的概念就非常好,它確實是真能讓社區高中或偏遠地區、甚至弱勢學生有機會進入他想念的明星大學,但是它的額度不能高,以我個人的看法,額度頂多5%~10%,超過百分之十就過高了;至於推甄是用到在校成績,大家說必須信任各高中,但事實上你會發現,私立高中怎樣運作,其實是讓很多人質疑的,我覺得這是需要去注意的;而申請入學雖然需要很多備審資料,有很多才藝上的可能,經濟較弱勢學生在這方面可能不及,但適性揚才這方面還是能彰顯的,所以我認為第二階段的操作方式可以更專業,公開、細膩,讓考生就算落榜也能服氣。

當然對目前學測的試題來講,我認為這個發展其實不錯,使用九九課綱的學生,以大考中心現在研發的方式,我認為操作面是最可行的,但名額也不宜超過45%,剩下的指考登記分發,仍有它的意義,有些學生不見得能在申請入學的面試裡有正常發展,可能有緊張失常的狀況,但他仍希望能進入某些校系,這時候指考的登記分發確實也是個機會,在這樣的發展裡面,它照顧到社區高中,照顧到適性揚才,而前面失利的能有第三次機會去爭取到想要念的學校。

小孩子跟我們一樣有夢想,這機會是要給他的,所以我覺得這三個百分比應該回歸到最先,10%、45%這樣的比例。再來我認為大考中心目前對於試題的品質仍在努力當中,因為我本人也參與到命題技術和題目的建議,如果試題能更專業化、更有鑑別度,更能符合入學的精神,那麼試題對於高中教學還是有正面領導作用。

講者│張海潮(國立臺灣大學數學系退休教授)

剛剛主持人高涌泉教授有說到,大家的觀點都不一樣,其實大家可以注意,我剛剛沒有表示任何觀點。

我訴求的第一個,對於現行的學測時間點,一定要改在高二結束、高三開始之前,讓高三的教學正常化,讓高一高二的複習也能有系統,避免高三時老師得花很多時間幫學生複習過往內容;第二點,每個大學都應設立自己的招生處,不要把面試和看學生介紹信這些工作推到系裡面,我相信美國的大學裡,一個招生處所要做的有點像是人力仲介,每個學校有它訓練學生、鑑定人才的方式;第三點,大一盡量不要太分系,升大二的時候,再來好好測驗學生,例如要進到臺大電機系,當然不能用高中升大學那種考試來選人才,應該要考普物、微積分、電磁學。法國有一個系統,有百分之八十的高中生能通過會考,可是它還有一個「大大學」,通常高中畢業的學生,透過區域的聯盟等小學校,要再讀兩年才能再考「大大學」。考試引導教學是無所謂,但最重要的是考的內容要有深度,過去基測十幾年來都考四選一的選擇題,但數學考選擇題,把國中幾何證明題的教育搞垮了,學生數學的論述能力因為都考選擇題而降低,所以考試一定要考證明題,考試要分門別類。如果考試是考誰吃得比較多,那麼臺大的學生每個都是大胖子,每天都吃很多所以才考進來了,因為考試內容太廣泛,很難真正選拔出需要的人才。因此我要重申我剛剛提到的三件事,第一,學測時間改一改;第二,招生處的設立;第三,大一不要分系。

講者│ 周懷樸(國立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教授)

我把剛才的論述補充一下,其實考試一定有它的功能,我們看這些數據,學測、指考、SAT等,還是有一定可信度,只是說它一定要做到分分計較嗎?差零點幾分,來評斷到底哪個優秀,這就不是很正確,當然現在在申請入學這邊,也有一些學系會自己辦考試,這個穩定度和信度又更難掌握。

其實影響學習表現的元素很多,光要以入學考試分數來認定,則不能完全預測。考試分數作為唯一選才標準,會造成學習僵化問題,中學教育當然也受到齟齬。其實大學招生時我們都了解這些,所以招生方式應該要淡化它的影響,當然要考慮一些其他東西。在早期的年代,確實用考試的方式,大家能比較均平,對於家庭環境不好的學生確實比較有幫助,但我們看到很多資料,現在很多考試都已經非常專業化,我們的招生當然還得考慮到社會現實,十二年國教後,我們是不是該有些調整?短期的話,學生會慢慢分散,管道可以適當擴充,而申請管道的部分,大家會比較質疑它的簡化跟專業化。高中當然希望有多元空間,考試管道的考科可以減少,當然要有些配套,比如是否能用線上方式送資料?資訊是否要公開?入學的學生狀況?這些必須讓社會有個概念,而入學成績則希望能用上傳方式。

關於繁星,若考慮送五學期成績,是不是對高三有些幫助,個人申請則變成另一個聯考,倍率上面是否該適度放寬?當然放寬後,申請審查和口試作業上就要更注意。整體考試的變動不宜太大,以免造成大家的恐慌。

最後,前面不管怎麼說,我個人還是覺得要多元,各大學的教學目標也要有差異性,我們也要給大學一些彈性,例如繁星都是各校前百分之五十,然後學測只要符合門檻,對大學來說就非常好,如果大學可以再透過這管道招到所有學生,那也是可以接受的。每個大學的情況不同,然而大學的責任是宏大的,社會應多尊重大學,我們有應讓社會覺得我們有足夠專業度,而放心讓我們來做。

講者│吳瑞北(國立臺灣大學電機系教授)

我個人認同林陳涌教授剛剛提到的,繁星入學、徵選入學跟考試入學進來的程度其實沒什麼差別。我認真的想告訴我的同事們,請不要再用那個理由一直增加申請入學的名額,這是自欺欺人。至於繁星,也容我拿數字來說明一下,臺大近三年來,繁星入學所佔的比例愈來愈高,這幾年來每年增加百分之五十,尤其私立高中的名額不斷增加,目前大約每年增加十分之一,請大家注意,繁星高中入學的比例,一直是三分之一,大家還能說這是贊助弱勢和偏鄉嗎?

最後我來說明關於入學制度改革的想法,我認為還是得照顧到三件事:公平入學、發展多元、照顧弱勢偏鄉,為什麼要照顧偏鄉?因為假如學生身在臺東,教育資源就是不足,可是即使如此,也不應使用繁星的作法,真要達到這件事情,教育部就不應該要求各校減少指考名額。教育最可貴的,還是在於教育有非常崇高的理想,讓家庭社經地位低但有潛力的學生可以達到夢想,我並非反對繁星和甄選,也同意推甄還是要採多元方式,但既然重視特殊表現,就不應有這麼多名額,不應讓所有人都玩一次,畢竟從臺東到台北或高雄,這樣來回考試相當痛苦。

此外,我覺得繁星還是要對弱勢有所照顧,但不能矯枉過正,要回歸中道,可以做到的就是把大學指考一試三用,並適度提前一個月,在六月就舉行指考,百分比多少在指考分發和申請由各校去決定,這是大學法第24條保障,若要留百分之五十做申請,請參照這個。考試的成績我們可以對於偏鄉的成績作為常模,變相加分,對於整個作法,以下簡單說明,第一,各校訂出指考分發名額,各考生以指考成績填寫志願,偏鄉考生得選擇正規化指考成績;第二,考生得選擇放棄分發、申請甄選入學管道,放棄之名額併入各校系甄選入學名額;第三,申請入學需提供備審資料,指考成績轉換為15級分,各系可自訂倍率,但不要再筆試,可以採科目的原始成績,且不另行收費,除了某些科系酌收費用,例如醫科。

最後,甄選入學放榜後,各校系若仍有缺額,得接受考生個別申請入學。台灣的未來,是黃昏還是清晨,大學教育是關鍵,我相信這部份掌握在大學教授手上,大學教育只有一個重要的目的,就是培育人才,其他都是其次,大學就是要教我們學生什麼是道理、怎麼樣去服務大眾、怎麼樣追求真理,這是我對大學教授的期許。

 

講者│ 高文芳(國立交通大學物理所教授)

首先我還是要說明,學測為什麼要排在寒假考,是因為夏天太熱實在很不人道。

我還是要對學測作一個說明,學生的反應、學生的透徹度甚至猜題能力,都是選擇題才考得出來的。很多人說,考試已經錯誤引導我們的教學,其實沒有大家想像的嚴重。我在清華教物理高中資優班的學生,以前都考計算題,要求他們把每個步驟寫出來,結果學生一樣一個式子一個式子算出來。高湧泉教授一直push說要處理非選題,所以我改了題目,學生一樣還是可以寫得非常好,所以好的學生還是有能力,但事實上我從國中開始只讀數學,其他都是拿口袋掉出的時間讀的,所以我覺得學生讀書的時間不是問題;我也同意考試應多考幾次,像英國採定期考的模式,用這樣來篩選,其實我覺得臺大的問題跟我們其他學校不太一樣,例如剛剛提到臺大物理所把學生掃光,而我們只能收自己大學部的學生。

以前搞學運,一個是臺大學生的指揮系統,一個是非臺大的,我希望教育不要這樣分兩個系統。剛才張海潮老師說得很好,全校不分系,若你要最好的學生,就用你的方法去找。我們教育現在最糟糕的不只是給學生排隊(排名),還給老師排隊,給學校排隊,我覺得這對社會的影響是非常大的。

講者│林陳涌(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科學教育研究所教授):

選擇題的作法雖然沒那麼差,但它畢竟限制了一些考試概念上的東西,畢竟知識是無法靠一二三四來處理的,但對象是十幾萬人,所以也不太可能使用申論、問答題,以前我也改過問答、填充題的考卷,因為那些答案是完全沒有規矩可言的,因此客觀式的評量雖然有問題,卻一定得存在,它是必要之惡,卻不可能拿掉,也不可能改變形式,那只好降低它的位置,別讓它有那麼強大的主導能力。如何降低,就是多考幾次。

至於招生的權重,其實主要就是在校成績,老師也有個主要的給學生上大學的成績。以前師大附中有位考上臺大醫科的學生,他高三幾乎不來學校,跑到補習班去,因為他知道高中教育是假的,只是大考的附庸而已。

所以我的原則是這樣:減少考科、減少分科、減少考試比重。方式如下:大學制定招生原則,也贊同張海潮教授所提的,設一個招生處,接下來是取消指考,用學測模式分五科,不用分得那麼細,但一年多考幾次。再來,該如何計算成績、比重等,各大學應有其自主權。

講者│陳偉泓(建國中學校長

承接我剛剛談的過去、現在、未來。在未來選擇上,第一我們對於人才培育要有所重視;第二,穩定的招生方式。

在實務面上,我們該如何來作修改?我有兩個概念想跟大家說:第一,大學招生好像壓力蠻大的,其實高中未來好像也會碰到這樣的狀況,但如果大家把焦點放在這裡,最後想的就不是辦學,而只是招生策略,這是個很大的問題;再來,如果要回歸核心價值和理念,就要先弄清大學的核心價值是什麼,如果這部份夠清楚了,對社會引導也會很有幫助。

再來談到我的修改意見,八月八號招聯會有提出,申請入學不得超過45%,考試分發至少40%,若分成制度面和高中學習相關來看,制度面應該通盤的重新去做一些解釋,不應只是把繁星名額擴大這麼單純而已;跟高中相關的部份,強烈建議指考的考試科目能降到三科以下,這件事其實會跟學測時間有關,且要跟課綱一起討論,因為目前的課綱是三年課綱,但是到高三上,很多老師都要複習高一高二的內容,所以課綱就打折扣了,到了高三下,又因上榜,或某些同學忙著做第二階段考試,也幾乎沒什麼在做學習,尤其申請入學已到60%,學校有一半學生都已塵埃落定,因此基本上那個課程是不完整的,有鑒於此,將課綱改成兩年半也是個配套方案。高三下應和高中成績切割,跟大學做銜接,大學的招生我認為不應只看考試成績,應該也看高中在學成績;再來,參採技術的提升和改進,例如剛才有建議要有招生處;再來,兩階段甄試改為兩階段錄取,也就是說申請入學名額增加後,就不需再經過口試,可以直接錄取,以減少口試人數;最後,大學的招生名額應該彈性化,現在的名額好像都是固定的,這部份就回歸到剛才的大學自主概念,也就是每個系的名額多些彈性,我想對於教育的品質是有些保障的。

 

拍攝剪輯│林立、林欣穎(SHSnet數位平臺)
文字整理│葉晏如、陳慧芳(SHS北區論壇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