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談人引言]代工困境與人才問題(戴曉霞)

九月 27, 2012 in 置頂廣播, 論壇III:人才培育論壇

作者|戴曉霞(中華大學 人文社會學院院長)

臺灣人才問題可說是代工社會困境的體現:陷於世界體系「全球商品鍊」 及「全球學術練」中的不利位置,並以「缺什麼補什麼」的線性思考制訂政策,甚少深度思考經濟及教育活動的本質及深層價值。

臺灣2012年1-7月大學及以上畢業生的平均失業率高達5.22%。學生職場意識薄弱以及自我感覺良好造成了大學畢業生的微利化。(圖片拍攝:葉晏如)

人才問題:分析不足的警訊

行政院「2015年經濟發展願景第一階段三年衝刺計畫(2007-2009年)產業人力套案」指出我國人力資源面對的四大挑戰:

一、勞動市場求職求才需求均高,職能連結有缺口。
二、教育培育能量足,但學以致用有缺口。
三、創新研發人力資源配置有缺口。
四、競逐國際專業人才有缺口。

根據經建會(2006)「台灣94-104年科技人力供需分析」,2005年之後,學士之供給將超過需求,而碩士及以上之人才的供給將產生不足現象。

人才問題:產業面

—代工產業在微笑曲線兩端之活動的比例低,不重視創造力,員工的工作時間長、工作內容偏重不斷重複的技術操作。
—人才定義改變之焦慮:進入OBM、 EMS,產業需要深耕關鍵技術及品牌價值、推動跨業、跨領域的交流與融合,人才的特質迥異於代工階段。
—少參與大學人才培育,吝於提供實習機會。
人才問題:政府面
—政府組織保守僵化:高等教育司隸屬教育部,政策之跨部會整合不易。教育部對大學管制太多,強化大學的代工心態。
—英國高等教育主管部會:

1944年: Ministry of Education
1964年: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and Science
1992年: Department for Education
1995年: Department for Education and Employment
2001年: Department for Education and Skills
2007年: Department for Innovation, Universities and Skills
2009年: Department for Business, Innovation and Skills(BIS)

人才問題:大學面

—大學的代工模式: 大學接受客戶(教育部)完全指定,按原圖設計代工製造→「教育部大學」,缺乏創新和特色。近年雖強調大學特色之建立,然各種一體適用指標的引導與束縛,加上大學本身的惰性,大學至多由OEM進入ODM(為客戶提供設計、代工製造)階段。

—人才問題:教師面

—教師之聘用重學歷而非經歷,社會及產業經驗少。—教師的reward system (評鑑、升等、彈薪等)向研究傾斜,對於社會與產業變遷、學生職涯發展關心不足。研究生的代工培育模式:教師的研究接受客戶(國科會)指定,按指標設計代工製造,再分包給研究生→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畢業生。

—人才問題:學生面

—職場意識薄弱 自我感覺良好——

臺灣大學畢業生微利化
事實上,大學及以上學歷之失業率自2005年迄今已經連續七年餘超過平均失業率。畢業生失業固然引發普遍的討論和疑慮,但已就業的畢業生不符產業所需也常引起關切。
—
結語
臺灣人才問題可說是代工社會困境的體現:陷於世界體系「全球商品鍊」 及「全球學術練」中的不利位置,並以「缺什麼補什麼」的線性思考制訂政策,甚少深度思考經濟及教育活動的本質及深層價值。經濟部於2006年起推動「品牌台灣發展計畫」,投注20億元成立品牌創投基金,並提供1,000億元融資貸款,協助廠商自創品牌或併購國際品牌,希望在2012年催生國內二家品牌躋身全球前百大品牌排行榜。教育部於2005年起推動「發展國際一流大學及頂尖研究中心計畫」,每年投資100億,「具體目標是在十年之內產生一所躋身國際一流大學前一百名甚至前五十名的高等教育機構」。

 

改善人才問題的具體建議

—建立跨部會「人才培育辦公室」,整合教育部、經濟部、經建會及勞委會等相關政策。
—強化產業積極參與大學之課程與教學,善盡人才培育責任。
—建立產學合作平台,推動產業見習與實習。
—改善教師聘任、評鑑、升等、彈薪指標,均衡教學與研究,關心社會與產業變遷及學生之生涯發展。
—及早建立學生職涯意識,瞭解職場需求。
—將軟實力(溝通與表達、團隊合作、問題解決、規劃與組織、自我管理等)落實於課程設計與教學。
—落實「以人為本」的教育理念,培養有就業力且有夢想、身心均衡的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