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談人引言]論臺灣學術發展之意義(柯慶明)

十一月 30, 2012 in 論壇VI:臺灣學術發展論壇, 近期論壇與談人引言

作者│柯慶明(國立臺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1, 進入百大只是過程,不是目標。 2, 學術是人類追求真理的途徑,也是文明社會的共同創造。 3, 臺灣能自外於這種對話與分享? 4, 發展學術以維持精神水平與改善生活 5, 全球化與知識經濟的挑戰   柯慶明 國立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所和臺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曾開設課程: 現代小說選、文學概論、當代文學理論、文選、現代詩專題、文學理論與文學研究方法、 文學與美學專題、臺灣現代 主義小說、中國文學史、臺灣現代詩、國文領域 研究專長:文學史、文學理論、文學批評、美學、臺灣文學 曾主持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論壇預告》台大進入世界百大了,然後呢?─談臺灣學術發展的意義

十一月 29, 2012 in 北區論壇資訊, 活動訊息, 論壇VI:臺灣學術發展論壇

2012/12/01(六) 14:00~16:30 中研院原分所浦大邦講堂 (臺灣大學總校區內) 報名網址:http://ppt.cc/ybBY 英國高等教育調查機構「QS公司」公布2012世界最佳大學排行榜, 國立臺灣大學排名第80名, 表示教育部頂尖大學的五年五百億投資,已達成原先設定的目標, 但是這似乎是一個令人「無感」的成就, 社會並沒有因為臺灣大學成為世界知名大學之一而歡欣鼓舞, 反而如同前副總統蕭萬長在近期的公開演講中談道, 當前臺灣是「社會上充斥著無力與茫然, 顯示臺灣經濟正陷入坐困愁城的變局中,瀰漫著迷失方向的焦慮與不安」, 而且社會上認同這種感歎的人似乎還不少。 這情況意味著臺灣學術的發展與社會需求脫節, 讓臺灣學術發展看起來是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碳的事業。 臺灣學術界應該對於這種狀況有所省思,這場論壇將討論以下問題: 「臺灣追求學術發展的意義何在?」、「臺大已進入世界前百大,再來呢?」 「臺灣學術界如何回應社會的期待?」、「臺灣學術發展策略有無需調整之處?」 主持人: 高涌泉 國立臺灣大學物理學系教授 與談人: 林清富 國立臺灣大學光電工程學研究所所長 柯慶明 國立臺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郝玲妮 國立中央大學學務長 謝豐舟 […]

論壇預告》合辦臺大電影節映後「特別論壇」系列

十一月 29, 2012 in 2012臺大電影節論壇系列, 北區論壇資訊, 活動訊息

這次臺大論壇參與合辦臺大電影節論壇與映後座談,映後座談為有別於這次電影節三場論壇的電影特別論壇, 「特別論壇」場次如下: 11/30五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講者: 李佳懷 朝陽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系講師 楊修宇 好萊塢視覺特效中心 Rhythm & Hues 臺灣經理 邀請影評人、策展人、導演、演員、攝影師等電影幕前幕後的資深工作者齊聚一堂, 內容豐富難得,歡迎大家共襄盛舉!!!

論壇預告》公衛議題:論六輕

十一月 21, 2012 in 北區論壇資訊, 活動訊息, 論壇V:公衛議題─論六輕

  環境監測資料和流行病學研究皆顯示,六輕設廠營運至今對周遭環境、居民及農漁產業造成許多衝擊, 近年頻傳的工安事件也加深了民眾對企業的不信任和對危害的焦慮。 究竟經濟發展的目標是否能夠與健康安居及環境正義的價值共存? 未來六輕是該去?還是該留?而這樣的決策又必須付出什麼代價和後果? 2012/11/28(三)14:00-17:00 臺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拱北講堂 (台北市中正區徐州路17號)    報名網址:http://ppt.cc/lrOe 主辦單位: SHS跨科際論壇平臺北區論壇辦公室、國立臺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 論壇議程 13:30-14:00 報到 14:00-14:30 【六輕與健康】 主持人:高涌泉 教授 與談人:詹長權 教授 14:30-16:30 【六輕與社會】 主持人:陳竹亭 教授、何明修 教授 與談人: [政府]  教育部、經濟部、環保署、衛生署、雲林縣政府 [立法]  […]

[與談人引言]美國鬧州獨,帝國被殖民? (石之瑜)

十一月 20, 2012 in 北區論壇資訊, 論壇IV:臺灣文化認同論壇

作者│石之瑜(國立臺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美國選舉結而未束,鬧出有幾洲的選民不滿選舉結果,竟然要鬧獨立。這本來是被殖民母國東拼西湊出來的後殖民國家才有的事,而在台灣,則是荷蘭、日本等殖民國家重重疊疊下才出來的事。沒想到在帝國的內部也出現,是帝國的公民在一代接一代的各國移民大舉移入的情況下,要求獨立。帝國的後殖民化趨勢,已經是益加不可迴避的課題。 後殖民國家總是與母國維繫千絲萬縷的依賴關係,最深一層就是因為價值替換而摧毀了在地文化。殖民地鬧獨立,是為了抗拒殖民國家入侵,但法律獨立之後,文化卻不能獨立,繼續在心態上接受原母國的殖民。而帝國,是所有殖民母國公推的共主,也就是今天的美國。殖民地與美國這樣的帝國之間的物質與文化關係,遠遠超過各個後殖民國家國與其鄰國的關係。從現代化與獨立伊始,不但是帝國人移往殖民地,殖民地人更大量移往帝國,川流不息。隔代遺傳下來,帝國內部的構成愈來愈像後殖民國家的構成,亦即各種人種與宗教團體的雜居,並導致立場迥異如薩謬爾杭廷頓、阿瑟施勒辛格等人都同感危機。其結果,更在這次美國的換屆大選中,出現所謂白人基督教已失去美國的恐慌感。 過去美國的選舉文化中有一個曾經是根深蒂固的信念,就是透過建立對選舉程序的認同,來成就一種公民民族主義,超越不同族裔的隔閡。這是因為程序本身的平等與公正頗能取信於屬於各不同種族或宗教的前後移民,成為所有公民的人身保護依據。在個人化的公民身分保護之下,任何少數民族都願意接受公民化或個人化的選舉文化所洗禮。當選民站在個人主義位置看問題,無異於是同意每一個人的族群認同是自己的選擇,則即使選舉結果不符人意,也不會有族群遭到否定的危機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