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31 行動科學讀書會(Behavioral Science)

2013-05-31 行動科學讀書會

作者:王珠慧(國立中興大學中文系)

今天在台北醫學大學舉辦了一場關於行動科學的專題讀書會,主講人夏林清老師是輔大心理系教授,在會中聚集各個不同領域的專家一同討論行動科學的意義以及「行動研究」對跨科際課程發展上的可能幫助。

夏林清教授-行動科學讀書會(Behavioral Science)

行動科學一開始是由John Dewey、Kurt Lewin兩位學者的學說來發展。摘自行動科學一書中說明行動科學有下列幾點特徵:「第一、它是通過實驗性考驗的命題所組成的理論;第二、他建立了人們可以在行動場域中實行及完成的知識;第三、行動科學的第三個特徵是它指向一不同於既存現況的變通之途。而且它認為在社會行動者自由的價值選擇下,根本性的變革可以產生。」

而夏老師在討論時則較為注重行動科學的應用,即行動研究在教學上的發展,其中對於行動研究特徵,簡報的說明極為簡單扼要:「第一、行動研究由關心社會情境的人來針對社會情境進行研究;第二、行動研究發起於每日教育工作中所產生的實際問題(而不是去迎和一些流行的學術術語或理論);第三、行動研究必須和學校的教育價值及教師的工作條件具有相容性;第四、行動研究提供進行研究與發展實務的一些簡要的策略與方法。第五、行動研究是一種持續不斷的努力;教師致力於行動與反映之間緊密聯繫、相關與對質的特性,促進教師反映出自己發展個人行動的意識與潛意識作為。它協助教師反映地行動以便能發展個人的知識。所以,反映思考將開發出行動的新觀點,也將在行動中被理解與檢驗。」

此外行動研究的四個階段更可以有效釐清問題的最終原因:「第一、先尋找一個起始點;第二、釐清情境;第三、發展行動策略並放入實踐中;第四、公開教師的知識。」除了學理的說明外,夏老師也舉了教學中應用行動研究的實例,有一位幼教老師希望可以深入挖掘自己對於學生事務的不耐煩心理的根柢到底是什麼,所以她開始在工作中以便利貼的方式記錄自己心生怒氣的當下發生的人事時地物,在連續紀錄了幾個月之後終於發現自己最終的原因是什麼,因此解決了教學上的瓶頸。此外行動研究有一個和一般研究極大不同的特色─人人都可以是行動研究者。其中老師也舉了一個已經成為這個時代日常型態的特色:低頭族。這是一位學生的觀察計畫,研究者在捷運上觀察了兩個月之後發現低頭這個習慣成為全民姿勢,但這位研究者原本也是低頭族的一員,這個社會現現其實呈現了這個世代對於人際關係的疏離與不擅表達,因為這些原因,所以人開始在網路尋找表達的管道,相對的更拉遠了人和人之間的距離。

對於教學,夏老師提出社會母子盒的概念,認為「個人與群體的生命都是在多層次交相疊置的某個特定社會空間中發展的。」而師生中的關係更是如此,對於老師和學生之間的關係,在大學教育中老師認為應該要知識解殖,致力於培養好的專業實踐者。培養被認為是就業弱勢的人文社科學院的學生有求新求變的社會觀察力,在受到歐美文化強力影響的人社學科其中所學皆是斷裂破碎的環境中尋找出路。於此老師更提出解纏繞的解套方法:「1.知識工作者彼此之間的參看與對偶關係/他山之石2.課程發展與教學的實驗/大學學習─土壤的翻土與培土3. 碩博論文的帶領與學生的主體發展/地方性知識的點滴累積。」對於大學面臨的知識性斷裂提出一個相對完善的方法,但是老師也明言,在現在的教育體制下能做的改變其實並不多但在輔大心理系中,這些研究方式和老師手上已經行之有年,希望藉由不斷培育學生作為火種,將改變從點點星火逐漸開始蔓延。

同時也要老師們重新去看待現在的師生關係:「第一、專業知識教與學的關係。第二、資深專業實踐者與資淺專業實踐者協同探究的社群伙伴關係(這裡不見得老師一定是資深)。第三、知識生產及再生產的角色權力關係。第四、文化所賦予師生關係的情感與意義。」將改變的主體放在個人身上,主動從人開始改變課程設計、改變環境,如現今跨領域的課程便是一例,從這裡開始不在受限於原有學院學科的框架,重新再次認識以及重組現今所擁有的知識,提供學生截然不同的視野,人文社科學生和科技接軌,將人文關懷帶入科技領域,而理工科學生豐富人文素養,在研發科技時更能以人性為出發點,重視社會的需要。研究太空物理的郝老師也從這裡分享了她如何同時擁抱科學與人文的過程。

其中在茶敘時各位老師也提出在教學上的困難,其中龍華科大的老師執行行動研究時被認為是成功的案例,但老師也明言這個計畫對學生的幫助不大,有許多學生的態度消極放棄,再加上教育體制的僵化,讓老師燃起熱情也無從導引。而夏老師在其中提出先從有興趣的學生開始引導,並且不放棄消極怠學的學生,將其當作研究對象,相信人群的感染力,開始觀察學生之間的變化。而郝老師則從身為行政職的角度去解析學生的行為,老師以她用學者演講取代大一週會的新穎作法為例,將學生從僵化呆版的週會體制下解放,以邀請各領域專家演講更加擴大學生的視野。因為演講採取自由報名,所以老師一開始還很擔心會不會請來講者但出現台下學生寥寥可數的狀況,或是在最低下限必須有兩場演講作為通過學分的要求會讓學生全部擠在最後兩場以求過關,但出乎老師意料的是學生的出席狀況都很平均,證明只要有良好的選擇,聰明的學生自然就會做出明智的選擇。

茶敘時每位與會者都提出各種教學上的問題,如中興的引導跨領域的老師便直言,理工科的學生多半都忙於學業,對於跨領域的或是力有未逮或是毫無興趣,參加的人反而是以人文領域的學生為多。在此筆者以人文領域的學生在參以郝老師的論點認為人文科學生在參跨領域的學習時收穫良多,並且有效改善人文領域學生向來數理不佳的自卑感,達到知識解殖的目的,原來數理並沒有那麼可怕,雖然無法了解太艱深的原理,但是對於原理之後所發生的社會現象,人社科院學生更有能力可以為此作出合理的說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