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與海的美麗與哀愁-「環境與人」–跨科際通識課程實踐之路 (五)

[編按] 已有教師將工作坊所提供的教學技巧帶回到課程中使用(臺中科技大學何昕家老師),以Design Thinking 設計思考五步驟設計課程內容,本系列共有五篇文章,此為第五篇。

作者: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通識教育中心 何昕家 助理教授
———————————————————————————————–             
肆、展望-自我期許

大學的目的,不是教導單一的技能,而是提供廣博的通識基礎,不是造就某一行業專家,而是培養領導群倫的通才。學生從大學所獲得的,不是零碎知識的提供,不是職業技術的販售,而是心靈的刺激與拓展,見識的廣博與洞明。

耶魯報告(The Yale Report of 1828)

臺灣的學子一直以來從小學、中學以分科教學為導向,雖然九年一貫改變領域方式,但還是領域單獨教學為導向,幾乎很少跨領域統整教學,到大學後更是直接進入更細微的專業學習,而在大學的通識教育,便是提供在專業學習之外不同領域學習及拓廣其視野,若沒有通識教育滋養與拓廣,進入專業的學習後,可能會培養出非常專業的技術人員,而缺乏其不同素養,大學教育則是學子進入社會關鍵時期,希望學子能成為具有多元素養的公民,而通識教育則也是培育學子發展多元素養。因此大學的通識教育是在專業學習之外,另一種接觸多元價值的機會,也是提供學子不同視角看待世界,思考能跳脫單一線性思維,而是以多元思維角度看待每一件事。

後學目前正在進行跨領域的實踐,專長在環境,但跨硬體與軟體,從以前念建築、都市規劃跨至環境教育,目前一直專注於環境教育在通識教育的實踐,通識教育領域是相當浩瀚,後學認為環境教育所觸及的課程與內容,是所有一切的基底,因為人類的發展是離不開地球這個大環境,所有一切事物都在地球這個大環境中發生,而環境教育相關議題在通識教育領域中是較少被碰觸到。不管任何專業,最後進入社會後,均會對環境有所影響,但現今的主流價值漸漸造成人與環境間鴻溝,因為如此的鴻溝,讓專業領域的教學忘卻需思考專業與環境間關係,是否對環境產生衝擊,因此不同環境議題慢慢浮上檯面,因為全球暖化影響造成的極端氣候一再衝擊臺灣,透過如此的覺察,臺灣環境教育法,對於環境教育定義為「指運用教育方法,培育國民瞭解與環境之倫理關係,增進國民保護環境之知識、技能、態度及價值觀,促使國民重視環境,採取行動,以達永續發展之公民教育過程。」,環境教育最重要的是要了解與環境的倫理關係,因此讓後學更加堅信環境教育需透過通識教育傳遞相關倫理價值給不同領域的學子,讓學子未來能成為對於環境是負責任的公民。

人類,原生活在自然環境中,但因不斷追求科技、進步,雖然人類的經濟、生活……等物質面向逐漸改善,但是人類卻與環境漸漸形成巨大的鴻溝。人類與自然環境關係,自古以來便密不可分,從採集狩獵到農耕,一直以來人類對於自然環境總是依賴與敬畏;直到十四、十五世紀後,科學家大量探索大自然,在宗教及哲學方面,也灌輸人類是顯性環境的管理者;最重要的是二元論與機械論,分化人與自然環境的關係,也讓人類將自然環境視為機械無止盡的使用;在十七世紀工業革命後,因為技術、工具迅速發展,產生了技術決定論,是一種以技術為至上,認為技術是一切的力量,因此造成人類對於自然環境更肆無忌憚的蠶食鯨吞。而人類與自然環境的鴻溝,便悄悄的產生及擴大,只是人類身處其中,並不自覺。

「我們來到老狼那兒時,可以看見牠眼裡的綠火漸漸熄滅。自那時起,我明白了,那雙眼睛裡有我前所未見的東西-某種只有狼和山知道的東西。」

-Aldo Leopold

土地倫理先驅Aldo Leopold在〈像山一樣思考〉這篇經典短文裡提到,年輕氣盛的他舉起獵槍射殺狼時,以為這可以幫助山裡的鹿群存活,卻不知,這是短視、狹窄的錯誤想法。當狼群大量死亡後,繁衍過盛的鹿群,啃盡山中的灌木與幼木;光禿禿的山帶來的是乾旱塵暴區與土石流等連鎖反應。Aldo Leopold因此體會到,人類應該學習像山一樣思考,山活得夠久,知道讓狼繼續嘷叫,有其重要性,因為大自然裡的各種生物間存在著相互依存的共生關係。

在臺灣的國家公園大多數屬於高山型國家公園,也因為臺灣地景多元豐富,國家公園屬性也相當多樣化,但因臺灣高山與丘陵佔總面積2/3,因而臺灣以高山型國家公園為主,希冀能由國家公園為場域,透過環境教育傳遞Aldo Leopold先生所述像山一樣思考,山帶給我們有哪些思考力,宏觀的視野、微觀的細緻及批判的思考。

宏觀的視野:山林的廣闊,讓我們身處高山中能感受到大自然的宏偉,廣納生物的心胸,感受到生物多樣性的美麗,讓人類能認知與回歸到生態系中的成員,也能傳遞Aldo Leopold在沙郡年紀一書中揭露了重要概念:「土地倫理會改變人類的角色,使他們從土地社群裡的征服者變成社群裡普通的成員和公民,這樣的角色,便包含對他其餘的成員夥伴的尊重,以及對整個社群本身的尊重。」

微觀的細緻:透過高山中的生物多樣性,讓我們透過五感細緻的與高山進行對話,透過觀察探索,拉近與自然環境距離,連結與自然環境的關係。

批判的思考:經由宏觀的視野及微觀的細緻之下,能夠產生批判的思考,也就是回到生活面,能有透過自然界讓我們反思所產生的環境議題,以及更加關懷環境的不同面向。

Aldo Leopold在沙郡年紀一書中揭露了重要概念:「土地倫理會改變人類的角色,使他們從土地社群裡的征服者變成社群裡普通的成員和公民,這樣的角色,便包含對他其餘的成員夥伴的尊重,以及對整個社群本身的尊重。」這一段話一直是後學在進行不同環境教育課程中重要的核心哲思,因為社會洪流的影響,讓學子與環境脫節,甚至產生巨大鴻溝,在不同環境教育課程中,最初與最終,一定要讓學子尋找到與環境間連結,若無法啟發與找到此連結,講授在多的環境概念、知識、技能…等,也僅是一般的訊息,而無法觸動學子,讓學子真正了解其重要性。

雖然後學是通識教育實踐的入門者,但是,後學所帶給學生的絕對是最誠摯的教學,雖生澀但充滿對環境、對學子的熱誠,希望透過此熱誠,讓學子感受到環境的重要性,進而回到本身的專業領域,思考可以如何帶給環境友善,後學透過通識教育接觸最多元的學子,將環境帶入課堂,學子下課後,能將視野延伸至大環境中。

通識教育常常面臨的困境,便是學子會把通識課程視為不重要的學習,但後學認為,若每一位投入在通識教育中的老師若能用熱情、熱誠將不同的素養、內涵傳遞給學子,後學相信大多數的學子是會感受到,當學子感受到,通識所要傳達的理念便悄悄的在學子的心田播下種子,留待學子日後慢慢發芽成長。教育是百年樹人,通識教育也是相同,因此可能當下學子不會展現出成長的脈絡,但,用熱情撥下的種子,一定會有開花結果的一天,這一天是身為通識教育的老師所引領期盼。

完結。

 

本系列其他連結: 山與海的美麗與哀愁-「環境與人」–跨科際通識課程實踐之路
(一)   (二)   (三)   (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