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的啟示

地震的啟示

作者:許瑞珊

102年3月27日早上10點左右,南投縣仁愛鄉發生了芮氏規模6.0的強震,劇烈的搖晃,使全台人心惶惶,所幸最後並未造成嚴重的傷亡。一直以來,地震在台灣人的心中一直是個巨大的陰影,這次的地震發生在南投地區,使人不禁想起幾年前的921地震,加上近來日本發生311地震,災情嚴重,都加深了台灣人民對地震的恐懼。地震的無法預料著實恐怖,但除了對此感到敬畏與害怕,我們更應該以冷靜、理性的態度去檢討相關的逃難措施有無周全、事後的重建與救災速度有沒有效率,才能在下一次天災發生時保全自身的性命。

地震,為地殼釋放能量的自然現象,若發生在人煙稀少處便不易察覺,但若在人類密集活動處發生強烈地震,造成的傷害就難以估計,台灣的921、中國的唐山大地震、四川大地震就是地震造成嚴重災難的例子。地震較其他天災不同的,除了在瞬間發生外,更有無法預料的特點,目前預測地震仍是人類的大難題;但我們可以知道的是,積極的預測既已經行不通,至少也該作消極的防災工作與演習,才能在地震發生時減少災情甚至保有一線生機。

地震也是地球上主要的天然災害之一。地震會產生的災害包括:走山、海嘯、建築物倒塌、火災等,是不可輕忽的災害。針對地震,如今有許多建築物都改為可以抵抗強震的設計結構,這項舉措在台灣尤其重要,台灣位於板塊交界處,地震頻繁,且地狹人稠,高樓大廈林立,建築物的防震功能更顯重要。除了改變建築物的結構外,另一個重要的工作是在平常對民眾勤加宣導,增加逃生知識,才能在地震來臨時不致手足無措;公共場所也應該擬定完整的逃生路線圖,才能在逃難時有效的疏散人群。

其實,現在人人都多少有些逃難的知識與防災的觀念,那麼為什麼在災難發生時,仍然會出現驚慌失措的舉動呢?追根究柢,或可歸結出一個主因:平時缺乏固定的演習與宣導,導致人們不知所措。我們不難觀察到,鮮少有人會多花時間去確認逃生路線圖,且平日少有演習,就算有也缺乏規模與真實性;或許人們以為在自己熟悉的地方便不必害怕,殊不知地震發生時,若所有人皆逃往同一個出入口,那將會是多麼擁擠而危險的狀態!因此擬訂一個周全的逃生路線仍是必要的。而防災演習與宣導不僅可以傳遞正確的知識,也可以提升民眾的警戒心,更是應該要常常舉行的活動。

有了上述的各種觀念後,我們不妨回頭檢視此次的327地震。此次地震的規模6級,所幸未造成嚴重傷亡,但也強的足以喚醒我們對地震得該有得警惕,更提供了一個機會讓我們檢視自身對災害的處理是否得當,及事後的重建有沒有效率。以台中的中興大學而言,由於距離震央近,學校的建築物受到損傷,學校勘查後很快宣布停課一天,並透過學生回報快速的整理出校園中哪些建築物受損,以及哪些地方處於危險狀態,可以說是很有效率。但這一震也震出校園內有建築物老舊的問題,且修補建築物的部分尚未有明顯進度,這些則是校方需注意的。

我們也不妨藉這次機會,觀察並比較台灣與日本兩國處理地震的態度。台灣和日本同屬於多地震帶,皆要面對地震頻繁的問題,但日本面對地震的態度似乎較台灣更為冷靜沉著,也較有事前完整的防災演習,甚至有把防災演習融入運動會的例子,這都是台灣可以學習的地方。此外,台灣媒體在災後雖然很有效率的回報災情,卻往往有危言聳聽的意味,不禁使人反思媒體在災害中扮演的角色,也突顯了觀者的心理素質,若人們只是把災害當作娛樂而幸災樂禍,便無法在每一次的災害中得到經驗,這對增加防災、逃難的知識而言並不是一件好事。除比較兩國之外,我們更可以由此次的地震事件延伸,想想各國是如何進行救災工作與事後重建,並學習他國的優點,如此必能使台灣在危機處理上有長足的進步。

3月27的地震,或許可以視為老天給台灣的一個警惕,在人們漸漸忘了921、四川甚至福島的慘痛教訓後,這次的地震不失為一個警鐘,再次敲響我們的警覺心,也提供一個機會讓我們檢討自己的防災工作是否落實。我們永遠無法完全掌握自然災害,但有了周全的準備與冷靜理性的思考,或可讓我們在不可預料的未來中多增添一點安全性也說不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