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食安問題,大學教授能做什麼?

本文由李士傑、唐功培、曾素香、楊明德、蔣慎思等教授協作。(依姓氏筆劃排序)

經過跨科際師資培育計畫舉辦的「教師社群工作坊-你吃對油了嗎?」針對假油事件的熱烈討論後,教師們普遍認為假油事件的範疇不僅僅是食品安全與檢驗領域,農業、風險管理、科學、法律與公共衛生等範疇,都是在此一事件中必須考量的。然而跨領域的溝通與研究資源的限制、如何提高學術界對緊急議題的關注「能力」與「資源」是學術界要面對的一大考驗。

P1000920

 

假油時空下的臺灣

究竟政府和人民該如何面對食安事件?人民不該只被動地接受政府或媒體提供的資訊,應在選擇產品時多加注意,更主動去了解政府提供的資料,為所做的選擇負責任。此外,政府應整合專業人士替人民把關,亦應加入風險管理、科技傳播等不同領域的專業技術,相互輔助以達到更好、更有效率的結果,並配合法律修訂,與時俱進,順應社會需求。以都市規劃為例,當大多的建築物被判定為違章建築時,應該檢討的是法令的合理性,從損害賠償究責轉變到風險管理預防,改善現有處理方式的缺陷與漏洞。

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研究檢驗組食品化學科 曾素香科長提到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新法的上路,約有5%~10%的罰鍰作為檢舉獎金,此項規定一則促進大家對食安議題的關心與警覺心,讓大家積極檢舉有問題的產品,二則卻有過於緊張的民眾出現,造成食品藥物管理署難以做適當回應,顯示民眾科學素質的提升以及科學知識的傳播亦是必須重視與考量的課題,呼籲民眾無須過於緊張,建議可定期瀏覽食品安全週報以接收最新消息,同時政府亦應加強科學教育,以科學教育的角度來處理當今社會議題,加強學生與一般民眾的科學素養,讓人民不會隨波逐流、人云亦云。

臺灣政府造就假油事件?

油安問題不只影響在臺灣對食品安全的信任,亦對國外造成不小影響。福建廈門口在2013年曾經進口大統長基食品公司食用植物油3批共40303公斤並在廈門市販售;紐約法拉聖華人超市將所進的相關食用油下架,食用油事件讓紐約華人對相關產品再度失去信心。而造成此類食安事件的癥結點正是「價格」。2008~2009年常見食用油中橄欖油價格居高不下,其他油類價格遠低於橄欖油價,加上人民薪水不漲,存在市場價格長期不平衡與臺灣既有的薪資結構等問題,理所當然地使用便宜的民生用品,摻低價油的現象便因應而生。廠商摻油一般來說以葵花油、玉米油、棉籽油、大豆油為主。

然而,政府對健康的訴求為何?當混油比例越高,民眾的健康飽受威脅,罹患心血管疾病的人數日漸增加,政府終將站在人民的角度提出解決方案與清晰的訴求。此事件政府扮演的角色顯得格外重要。儘管馬英九總統也可能吃進不少假油,軍公教系統皆與大統油有所牽連,政府卻因平常與人民沒有良好互動與資訊不夠透明,造成做的再多再對也不再具有公信力。甚至有人提出假油事件是否為陰謀論的疑問,政府是否藉由打擊食品業者從中得利,操弄經濟?

getImage

巴肯(Joel Bakan《企業的性格與命運》一書中提到,「整個政府管制體系中削減執法機構經費的情況日益普遍,雖然用意未必是要解除對公司行為的管制,但事實上卻造成了這樣的效果,縱然法定標準未變,但執法機制一旦受到破壞,難免導致成效大打折扣甚至蕩然無存。」法令的制定若不能考慮執行性與成本效益,就可能變成政令宣導或冬眠的法條,更慘的是變成除異己的工具,且該做的事情太多,時間、經費、人力有限,若不能了解自身的限制,有目標的前進,多方皆顧自然導致全面皆失。而目前行政體系的現況卻是:高級官僚的無知,難以偵測政府的無作為而非作為。

因此,為了重建政府公信力,政府必須做到資訊透明化。商業周刊《一次解決22K困局的方法》文章中,用一段影片說明「薪資為什麼要保密?…就是怕你暴動啊!」大大諷刺臺灣政府資訊的不透明。傳統政策推動前的公聽會大多僅限於專家身分才會受邀參加,在網路時代,政策推動初期應邀請更多一般民眾(利害關係人)的加入,甚至多用慎議式民調(公民審議)的方式,讓全民參與,以利大眾對新興政策的認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