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鏡俄國車諾比事件,和日本福島的核災-台灣是否成為下一個福島!?

借鏡俄國車諾比事件,和日本福島的核災-台灣是否成為下一個福島!?

台灣是否成為下一個福島!?

作者:中興大學中文系 陳盈如

1986年4月26日凌晨一點二十三分,此時應該是大家都沉入夢鄉之際,不料在蘇聯烏克蘭的車諾比核電廠,竟發生了核災事故。這起意外,不僅讓睡夢中的烏克蘭人驚醒,更震撼了全球民眾。此後由於輻射的威脅,該國民眾至今仍逃離不了輻射汙染的魔掌,像是被困在一個醒不了的惡夢當中。

該次的「車諾比事件」被認為是歷史上最嚴重的核電廠事故,而在核災之後真正死於爆炸意外的只有兩人個,其餘大部分死亡的民眾都是因為接觸到大量釋放到環境且不斷蔓延的放射性物質,他們是被「看不見的殺手─放射線」所殺。

這起意外事件不僅僅影響了車諾比和整個烏克蘭的民眾,可怕的核輻射透過雲層不斷地飄移往他國飄去。也導致了超過三十三萬的眾必須被撤離。此次的意外緣於人為疏失(操作不當),而它所產生的輻射強度卻是二次世界大戰時美軍在日本長崎和廣島所投下原子彈的100倍。

車諾比事件的後續呢?

「車諾比核災」發生距今已27年了,在核災發生之後確實讓全球其他在使用核能發電的國家十分驚惶。此後核電產業曾因此消聲匿跡了好一段時間,卻在90年代的中後期,由於「溫室效應」、「全球暖化」等環境議題的發燒,也讓核能發電產業再次地活躍起來。當事件發生之後,全世界都曾親眼目睹核災的可怕,然而隨著時光飛逝,人們可以暫時忘了核災發生的可怕,但那些「看不見」的威脅還是每分每秒地在吞噬受輻射汙染的民眾。

有研究指出曾居住於車諾比核電廠附近的居民,今後受輻射汙然而死亡的將超過二十八萬人,車諾比的小孩日後得到甲狀腺癌跟血癌的可能性增大,甚至在撤離區十三萬多人中的孕婦,被檢驗出血液中的染色體異常 (雙中節染色體)高於正常九倍。這都再再顯示了核災的可怕,可是世人的「健忘」和僥倖心態,讓我們很可能在將來會遭遇到一樣的不幸。

仍歷歷在目的福島核災!

如果說距今快三十年的「車諾比事件」讓人「忘了」它的可怕,那甫發生滿兩年的日本福島核災呢?

2011年3月11日下午兩點四十六分,在日本本州島東北部外海發生了規模9.0的超級強震,這起地震所引發的海嘯造成了在福島的第一核電廠發生了核災事變。這也是繼車諾比事件以來最嚴重的核災。

這起事件同樣造成了輻射汙染物的外洩,福島的土地上更植種出畸形的蕃茄,也有一隻沒有耳朵的「福島無耳兔」在核災發生的一個月後,於距核電廠三十公里外的城鎮出世。雖然這些事件不能夠直接證明和輻射汙染有關,但在被劃分為嚴重汙染範圍的居民們也還是嚴肅告誡自己的子女「不要生小孩!」因為他們深怕孩子們所生的下一代會成為畸形兒。

附近的人們都知道自己被一種無色無味透明的恐懼所包圍,但有錢的人可以舉家搬離那些受汙染的地區,然而大多數的民眾卻只能「認命」地留在當地,假裝若無其事地繼續生活。

若發生核災,我們是否成為下一個福島!?

有了上述的兩個鮮明的例子在前,台電卻堅持續建核四廠。

台灣是這麼小的島國,又處於歐亞大陸板塊和菲律賓海板塊交界的地震帶,而我們的核電廠密度竟高居世界之冠,更可怕的是這四座核能電廠全部建在海邊的活斷層地震帶,如果不幸發生了大地震且引發海嘯,核電廠極有可能發生核爆且讓大量的輻射汙染物被釋放。

然而目前負責核電廠運行的台電公司,卻一在找一些擁核的核能專家一再告訴我們「核災發生的機率」卻不讓我們知道核災發生的「風險成本」。

說實在的,在大家都沸沸揚揚地吵著「核四」問題時,我們應該認清一個事實,台灣的地理環境根本不適合擁有核電廠,現在的我們是和四座不定時炸彈居住在同一個地方,若一場無情的天災降臨,我們都將無所遁逃。況且現在運行多年的核一、二、三廠都已老朽,政府應該為了人民的安全審慎考慮核能在台灣的存廢問題才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