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光石化報你知 Part 2

國光石化報你知  Part 2

Kuokuang Petrochemical Project  Part 2

作者:中興大學 電機系 許振楡

居住正義與健康

空氣

空氣方面,經過專家學者實驗證實,國光石化廠營運後將飄散出PM2.5懸浮微粒,若再結合世紀劇毒戴奧辛及其餘有毒化學物質硫化鋅、硫氧化物、氮氧化物等,全台灣民眾每人壽命平均減少23天,也會造成每年大約339~565人因心血管疾病、肺癌等因素死亡,甚至有學者喊出「國光石化開發後,每兩天有一人死亡」的聳動口號,或許事實不會像口號來的如此誇張,但學者提出這驚悚的口號是要呼籲全國的民眾關心及了解國光石化興建後對環境及居民所造成健康上的疑慮。

在這次學者與官方針對空氣汙然排放標準制定的攻防戰中,PM2.5成為最受矚目的焦點。PM2.5為飄散在空氣中的細小懸浮微粒物質,其粒子直徑範圍在2.5微米或以下的懸浮微粒(粒徑範圍在2.5µm~10µm),單位為微克/立方公尺(µg/m3)。因為其非常細微的直徑,在經過鼻、咽及喉進入人體後可直間穿透肺泡間微血管、氣管、支氣管進入人體血液循環,進而造成心血管、空氣呼吸道疾病及肺癌。根據美國學者波普等人的研究,每立方公尺增加十微克的(10µg/m3)PM2.5,就會增加8%肺癌死亡率、6%心肺疾病死亡率、4%總死亡率。反之,PM2.5濃度每下降10微克(10µg/m3),該地區居民平均壽命增加0.61歲。

如此最容易且直接造成疾病的PM2.5,在台灣目前仍屬於無法可管,而已發展國家如美、日、歐盟、新加坡等國早已在10多年前便開始制定相關法規,注意到PM2.5對環境危害的嚴重性。這一次為防治官方業者恣意排放PM2.5對環境及居民造成危害,因此許多的專家學者在環評會前提出未列入PM2.5排放標準的質疑和擔憂。

水文

將一個耗水資源的產業蓋在一個缺水的地方,這是一項合理的行為嗎?國光石化興建後,每日用水量約40萬公噸,相當於全彰化人一日的用水量,然而彰、雲地區並無自己的水庫,以仰賴地下水為主要水源。依水利法的規定:民生用水為水資源分配時的最高順位,但根據之前雲林縣政府的資料,民生用水每日約佔24萬噸,大部分來源為地下水,然而離島的台塑六輕工業一日的用水量約為34萬噸,整整超過民生用水10萬噸,來自於濁水溪的水源在枯水時還需向水利會買水,六輕已成為了前車之鑑,若我們興建八輕國光石化後,政府是否會像六輕一樣,降低民生用水的供應,轉而供給工業上所需呢?

再者,根據工研院資料顯示,彰化、雲林為全台地層下陷最嚴重的區域,近年以每年下陷10公分的速度,二十年來已下陷約210公分。根據石化業的高耗水量,抽取地下水儼然成為解決資源的方法之一,然而愈趨下陷的地層卻會帶來三項問題 : 第一,低漥的地勢不容易排水;第二,地勢低漥海水容易倒灌;第三,因不易排水,在海水倒灌時,鄰近地區水勢無法宣洩造成淹水問題。除此之外,這些問題也牽涉到社會的公平正義。台大土木系教授李鴻源說,政府為了中科四期、國光石化以及先前的六輕,花了非常多的經費蓋攔水堰,再用便宜的價格將水賣給企業。這些經費都是納稅人的錢,但民眾卻不見得能用便宜的價格使用這些攔水堰的水。

 珍貴的生態環境

大城鄉濕地佔地約1500公頃為全國最大的濕地,同時為全台唯一的泥質灘地濕地,其溼地主要有六大功能 : 1.滋養魚貝類 : 海岸溼地庇護許多魚、蝦與貝類,這裡也做為產卵、孵化、育幼的場所。2.庇護鳥類 : 沿海溼地多樣化的環境,可提供不同鳥類生長所需。而豐富的魚、蝦、蟹類與底棲動物提供水鳥充足的食物。每年南來北往遷徙的候鳥也會於此駐足休息。3.提供自然資源產物 : 海岸溼地提供魚類、貝類、魚苗、藥材等,有助於當地居民之生計。4.蓄水與淨水 : 溼地具良好的蓄水容量,如果洪水發生可減少其危害;亦可補充地下水的不足,減緩地層下陷;又可於此沉積、淡化、過濾與分解部分污染物,淨化與改善水質。5.防風與護岸 : 溼地植群可降低浪潮及固土,有效地保護海岸、河岸;亦可抵擋沿海強烈的海風。6.生態教育與休閒遊憩功能。如果在大城鄉濕地上興建國光石化工廠,溼地的破壞及影響不僅僅是生態多樣性的減少,同時在預防災害方面也減少了相當的功能性。

提到大城鄉溼地當然不可不提我們的「海上國寶」-中華白海豚。他們生活在西海岸苗栗到嘉義一帶水深不到30公里的海岸,目前數目僅剩不到80隻,從苗栗通霄、台中火力發電廠到彰濱工業區、雲林六輕工業區,不斷興建的工業區一直壓縮白海豚的生存空間,若在彰化南端興建國光石化廠,瀕臨絕種的白海豚只會更難生存下去。

經濟起飛?惡化?

台灣石化相關的產業產值約為3.3兆,占整體製造業的31.2%,上中下游共四十二萬就業人口,佔製造業就業人數的16.8%。根據經濟部來源指出,國光石化營建期間,每年將創造GDP(國內生產毛額)為242億元,2018年第一期營運後,可創造的GDP為2685億元。在2026年全部完工後,每年產值超過9000億元,增加GDP為4600億元,大約3.63個百分點。同時可創造約1.8萬個直接就業人口,相關產業就業機會達35萬人,帶動6500億元關聯產業的相關產值,帶來巨額的經濟效益及龐大的就業人口。

這看似大量的「直接」及「相關」就業人口是否真的會為大城鄉及鄰近地區帶來更多的工作機會?答案應是否定的,就大城鄉本身來講,國光石化的進駐將會造成初估約1萬以上的農、漁業人口失業,這還未算入破壞濕地後原來從事觀光業者的經濟損失,而這些當地的失業人口也只能從事「直接」釋出的工廠基礎就業人員,35萬相關就業機會將會分布在各地石化中、下游的產業。這1.8萬的直接就業人口數量洽等於因國光石化的興建所失業的農、漁業人口,因此,其實國光石化所宣稱將帶來更多的就業機會並沒有受惠於大城鄉的鄉民。

國光石化興建後確實會帶來經濟巨額,然而他著實也造成了需要整個社會去承受的外部成本。根據中興大學應用經濟學系教授陳吉仲的資料,國光石化每年的外部成本整理合計約為539.8億元至1.91.15億元,這與國光石化環評報告書所算出的220.01億元至222.05億元有著大約869億元的差別,以下整理自國光石化環評報告及中興大學陳吉仲教授之數據 :

公共財項目 國光石化環評報告書 社會成本
預估 備註
溫室氣體 91.96億元。 192億元至384億元。 尚未考量到全民減碳的成本及未來若未能達到的水準下,可能被貿易制裁的成本。
健康 1.死亡之健康成本 1.15 億元

至 1.77 億元。

2.門診及住院

之成本為 9.78

百萬元至 2.32

億元。

死亡之健康成本為 30 億元,門診及住院之成本為 76.02 億元至

254.67 億元。

此只考量到心血管疾病和呼吸道疾病的影響,且是假設有

100 人因而死亡,尚未考慮到

對其它各種疾病的影響。

農漁業 農產品 98 萬元。 農產品 43 億元,漁產品 13.28 億元。 尚未考慮到漁民失業後的影響。當然也未包括對當地新鮮

海鮮不在所造成當地旅遊業

及海鮮產業的經濟影響。

 

水資源 因不會造成地層下陷,故成本

為零。

彰化縣地層每下陷一公分的社會成本為 59.5 至 240.2 億元。 此只計算地層下陷之成本,尚未考量到農業用水不足所造

成農業生產減少的產值。

生態及白海豚 溼地每年的願付價值是 66 億

元,中華白海豚

是約 60 億元。

溼地每年的願付價值是 66 億元,中華白海豚是約 60 億元。 此數據直接來自國光石化之環評報告書。因此對整個西岸

沿岸地區的生物多樣性。

合計 每年 220.01 億元至 222.05 億

元。

每年 539.8 億元至 1091.15 億元 兩種版本相差逾 869 億

由此可看出國光石化同時能為台灣帶來龐大的經濟效益,但卻又潛藏著未知的大量外部成本。外部成本多屬於環境的範疇,因此政府是否支持興建國光石化又成了面臨經濟和環保兩難的抉擇。

 

參考資料

  1. PM2.5與健康手冊  彰化醫界聯盟
  2. 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http://pnn.pts.org.tw/main/?p=3923
  3. 反國光石化資料庫https://sites.google.com/site/noguoguang/home
  4. T&D飛訊地148期 政府施政如何兼顧「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以國光石化投資案為例http://www.nacs.gov.tw/NcsiWebFileDocuments/82d07c3509f0a81ca520033892b0f2ce.pdf

NO NUKE 現場記實-深入現場,我們上街反核去!!

現場記實

深入現場,我們上街反核去!!

作者:中興大學中文系 陳盈如

日本311大地震至今已屆滿兩周年了。兩年前那場芮氏規模達到九級的強震,引發大海嘯造成多人死傷。然而幸運逃過一劫的民眾,也需承擔親友逝世和家園被摧毀的打擊。兩年過去了,堅強的日本人噙著淚水,勇敢地一步步重建家園。但是這場夢魘並沒有結束,311大地震震出了一個全世界民眾都該引以為戒的事件—「福島核災事件」。

今年對於台灣來說是個反核的關鍵年,許多藝文界的朋友也跳出來說明自己反核的立場及決心,台灣有越來越多民眾願意投入更多心力去關心這個議題。

二十多年來爭議和風波不斷的核四廠,不但仍未運作,其背後所追加的驚人預算和安全問題,都令台灣民眾十分擔憂。我們是個幅員比日本小很多的島國,若真不幸發生核災事故,我們都將無所遁逃。因此在二零一三年三月九號這一天,台灣有超過二十二萬人走上街頭遊行,就是希望政府審慎考慮是否應繼續興建核四,並且承諾給我們一個安全有保障的家園。

歷歷在目的福島核災

三一一強震後位於日本福島的核電廠,發生了反應爐的爐心熔解,和接連幾起的氫氣爆炸事件。有關當局緊急撤離住在核電廠20公里範圍內的21萬居民。而範圍內30~40公里的居民,只能待室內「自主性地避難」。然而輻射的危險不像一般的天災過後,我們擦擦眼淚清理好家園一切都能重新開始。

現在仍居住在福島的居民,他們必須緊閉窗戶,也不敢將衣服拿到戶外曬,出門也盡量戴口罩。不飲用自來水、也不吃當地栽種的蔬果了(後來證明核災事件後,該地區曾植種出畸形變種的蔬果)。儘管這些行動,對於避免因大量輻射外洩,對健康造成的危害起不了太大作用。他們也還是只能這樣做。令人更痛心的是,為了避免輻射殘留體內導致將來容易生出畸形兒,福島的媽媽們勸告著自己的女兒:「記住!以後千萬不要生孩子。」

有鑒於日本慘痛的經驗,台灣人民要在反核大遊行這天站出來,表達我們不要核電,不要輻射汙染的決心!

台中反核:社運沙漠,不再沉默!

連續兩年參與這項活動的我,發現台中民眾在今年參與的情況十分踴躍。還記得這個美麗的文化之都,曾被長年參與社會運動者形容為「社運沙漠」。如今台中場次也聚集了超過三萬民眾,一起齊聚台中市民廣場參加遊行。

台中場的遊行活動從下午兩點展開,從市民廣場一路遊行到新市政廣場,路線為市民廣場→左轉公益路→右轉美村路(廣三SOGO)→左轉台灣反核大道→至惠來路迴轉(經新光三越、大遠百)→市府廣場,全長超過了三公里。

遊行隊伍分成了親子大隊、文創大隊、NGO大隊、校園大隊、同志大隊、公民大隊等六種不同隊伍,展現不同群類民眾卻有一個共同反核的心。

遊行照片

學者:「不可因我們的自私而禍延子孫!」

遊行開始之前,中台灣廢核行動聯盟發言人暨中興大學景觀與遊憩學位學程助理教授董建宏就站在宣傳車前發表演說,他表示:「只有廢核才是對台灣安全最大保障,如果我們因為這一代人的一己之私,那將禍延子孫!」生態學者陳玉峰老師也站上宣傳車,高聲表達反核理念,他強調:「不管是不是核四,只要台灣有一座核電廠出事,我們都將無處可逃!」他更痛批數十年來政府都無法有效解決用電和核能問題,只會閃躲逃避,留給台灣人民無限恐懼。

興大董建宏老師

敲響戰鼓,六大隊伍出發反核

這次的活動還有反核有志青年組成了戰鼓隊,他們穿上防護衣敲擊戰鼓為這次遊行揭開序幕。

那天下午台中艷陽高照,但遊行隊伍中仍可看到許多爸媽牽著孩童一起揮動反核旗幟,也有挺著大肚子的孕婦,為了腹中的胎兒為了我們的下一代,一起上街揮汗反核。

展現創意,用自己的方式另類反核

當天的反核行動其實宛如一場小型的嘉年華,許多人都用自己的創意和方式表達反核意志。

有青年發揮創意製作Kuso的反核看板。因適逢WBC世界棒球經典賽期間,當天晚間六點台灣將出戰強敵古巴隊,所以有年輕人將反核和棒球比賽的時事作結合,展現十足創意。

創意標語兩青年

也有兩位阿伯在勤美草皮,為孩子們摺反核氣球。鮮明醒目的黃色氣球上,印著「NO NUKE」的反核字樣,阿伯將氣球摺成八爪章魚的形狀,也在製作氣球的同時告訴小朋友核能的危險和可怕。

兩位折NO NUKE氣球的阿伯

還有許多民眾帶著自家的寵物們上街反核,有標語寫著「我是人,我反核!」也有主人幫自家狗狗做了寵物標語寫道「我不是人,我也反核!」十分逗趣可愛。

反核的柴犬狗狗

萬人哈林搖,拒絕危險核電

遊行的隊伍最後抵達了市府廣場後,廣場上的LED電視牆出現了巨大的反核旗幟,現場也播放了核災警報,讓民眾們都臥倒模擬災變之後屍橫遍野的慘況。最後大家以現在最火紅的「哈林搖」來重申反核的決心。

台中場特有,反核搖滾音樂會

這次台中的反核活動多了一項反核的搖滾音樂會,由地下樂團和獨立樂團接力熱情開唱。例如濁水溪公社、農村武裝青年等在地樂團熱血演出,就是要讓政府也聽聽青年用搖滾唱出的反核主張。

回應反核遊行,馬總統:願聆聽替代方案

雖然只有一天的遊行,但全台超過了二十二萬人上街頭展現民意,馬總統也透過他的臉書表示政府和廢核團體對於「確保核安」與「非核家園」的看法相近,不過「非核家園」的終極目標,目前很難一步到位,政府希望用穩健的態度來逐步降低對核能發電的依賴。他強調,自己會仔細聆聽民間的各種聲音,也樂於與廢核團體對話,傾聽各方對於「立即廢核」配套替代方案的建議。

國光石化知多少!?

國光石化知多少!?

作者:中興大學中文系 陳盈如

介紹國光石化之爭議緣起

約莫兩年前國光石化的議題引發了許多人的討論,尤其因為時任行政院院長的吳敦義曾說一句「白海豚會轉彎」,更是引起許多環保生態團體及民眾的強烈不滿。到底生態環境的保護和經濟發展應該如何取得平衡,創造雙贏局面呢?而國光石化事件是什麼?為什麼會引發那麼多的爭議和不滿呢?

 國光石化開發案

國光石化開發案是由國光石化公司於民國94年所提出的大型石化投資案,原先的石化廠選定雲林的離島工業區興建,但因為環評未能通過遂於民國97年轉往彰化縣的大城鄉和芳苑鄉附近海岸。

興建緣由─不讓台塑專美於前!

身為台灣石化的龍頭公司中油在政府的支持下,於台塑尚未加入戰局以前,長期地獨佔整個市場,但後起之秀台塑以其完整的供應體系有後來居上之態勢。中油和台塑原先分別在高雄和雲林各占山頭,但在民國83年中油的五輕投產和台塑開始興建六輕後,民營的台塑企業慢慢地趕上中油。然而不只是內有台塑石化的威脅,在外有許多的國際石化大廠都紛紛地赴大陸,建立起自家垂直整合的石化體系。有鑑於此中油即邀請國內非台塑體系的煉油廠一同籌組「國光石化公司」,以補足當前中油上下游整合未完善的缺失。

國光石化的難題─環境聲浪、稅收問題

但是畢竟石化廠是重度汙染工業,對空氣品質、碳排放量和環境汙染都會造成一定的影響。更沒有任何一位居民願意讓這種對環境和人體造成傷害的石化廠進駐自己的家園。再者,長期的國稅和地方稅的分配不均才是導致地方政府對石化園區進駐有所阻撓的主因。

中華白海豚的生存危機

國光石化的整個興建位置就在中華白海豚位於台灣海峽東岸的棲息地,而急需被保育的中華白海豚只剩下八十多隻,甚至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登錄在瀕危物種紅色名單當中。若真的在此區興建石化廠,那麼白海豚的存活問題令人擔憂。

對當地漁業和濕地的衝擊

台大土木系教授李鴻源表示,國光石化光是一天的工業用水量就超過整個彰化縣一天的用水量。另外雲林、嘉義、彰化本來就已存在超抽地下水的問題,「請問水該從哪裡來?」再者,國光石化的填土造陸工程將會影響到當地的漁業發展,也會對鄰近的牡蠣及文蛤養殖業有不小衝擊。

除此之外,在預定填土造陸的大城和芳苑一帶有世界罕見的廣大泥質灘地,這是相當具有世界遺產價值的海岸溼地,卻要被用來蓋汙染環境的石化廠,讓人不能認同。而芳苑不但有豐富的漁業資源和漁村文化,在假日時,總能吸引不少觀光客到潮間帶體驗海岸的樂趣,也可以坐三輪車、牛車體驗鄉間文化。如此能讓民眾親近水岸親近土地的地方,若都不能守護住,那台灣的價值還能剩下什麼?每天轟隆隆會排放黑煙的工廠怪獸嗎?

環境債怎能留給子孫!?

這個孕育我們生命的地球、滋養我們的土地,我們卻沒有辦法以相同的心去善待它。正當其他國家都意識到石化能源有枯竭的危機,而紛紛轉投向其他能源的研究及開發,例如:太陽能、風力、水力、生質能源等等的能源開發時,只有我們台灣還在走回頭路。我們應該都要將眼光放遠、想得更長久,我們所虧欠環境的債不是不用還,大自然有一天(甚至已經開始)反噬了。而最後我們這代人所做的對環境不公義的事情,卻要讓我們的下一代子孫來承擔,他們要替我們背負這些後果,忍受汙濁的空氣和惡化的自然環境,試問我們於心何忍?

DISPUTE!! 核四蓋不蓋!?為何爭議不斷?-介紹核四興建以來的爭議及其背後問題

核四蓋不蓋!?為何爭議不斷?

介紹核四興建以來的爭議及其背後問題

作者:中興大學中文系 陳盈如

核四廠的興建問題在台灣已存在二十多年了,這當中不僅僅核四廠的建造預算屢屢追加使它成為全世界最貴的核電廠外,其中核能安全和環境生態等衍生出的問題更是國人十分關切的。2011年3月11日,日本發生了芮氏規模9.0的強震,這次的地震使得福島電廠發生核災事故。這是繼1986年「車諾比事件」後最大的核能災變也震驚了世人。如今台灣的台電公司卻仍堅持續建核四,罔顧人民的安全和下一代的未來。以下就讓我們來探討核四廠興建的爭議和問題。

興建背景

在民國62及68年,台灣經歷了兩次的石油危機,政府為了因應石油危機後的能源趨勢,遂提出了「能源多元化」方案,開始推展核能發電。隨著台灣的經濟發展迅速,用電量的大幅增加,也讓台灣在美國的技術指導及顧問下陸續興建三座核能發電廠。

核四廠的興建計畫其實早在1980年即被提出。因為核能發電廠的運作需要大量的冷水來冷卻反應爐,所以核四廠就選定位於新北市貢寮區的「龍門」興建。但是由於貢寮居民的強烈反彈,遂在1985年由時任總統的蔣經國下令暫緩興建核四廠。此後曾一度復建,仍在2000年政黨輪替後由行政院宣布停建,後又遭立法院彈劾。核四,就在朝野紛爭不斷、和貢寮居民的抗議之下停停建建多年,至今已逾二十餘年核四仍無法照常運作。

 

核四,耗費龐大成本的雜牌拼裝車!

相較於核四廠的爭議不斷,核一、二、三廠的建造都是交由國外專業團隊一手包辦,比起核四這個全世界第一個內部全是自己拼裝的核電廠,管理和負責的單位,又是沒有專業核能背景的台電,加上涉貪舞弊等消息頻傳,安全確實令人擔憂。除了層出不窮的興建問題外,核四的預算也從原先預估的一千六百九十七億,追加到三千三百億,儼然是最貴的核電廠。關鍵在於已經花了很多心力和成本的台電公司,急於讓興建已久的核四廠能趕緊完工,好運作供電。

但是問題重重的核四若真的插上燃料棒讓機具運轉供電,或許才是夢魘的開始。

工安事故、核廢料存放爭議

核四興建多年,也分別在2005、2008年共發生了三起工安意外,造成了三人死亡一名工人重傷的不幸事件。

另外核廢料的存放問題在台灣產生了很大的爭議,沒有任何人會希望有輻射汙染的核廢料存放在自己家附近。當初政府選定了將核廢料放在美麗乾淨的蘭嶼,讓這座島嶼蒙上了核輻射威脅的陰影,造成蘭嶼當地人民的恐懼,然而政府仍無視他們的心聲。我們必須清楚地了解一件事情就是,核廢料是無法有效地被處理的,就算是核能發展較成熟的幾個國家,也無法完美地處理核廢料。美國能將核廢料埋放在廣袤的沙漠之中,但是像台灣這樣的一個小島國呢?如果真的讓核四運行了,核廢料存放的問題只會更加地嚴重。

核四公投不公投!?

近來剛走馬上任的閣揆江宜樺,面對排山倒海而來關於核四續建與否的壓力,他正式宣布願意正面接受核四公投的檢驗,若是公投的結果為「核四應停建」,那麼代表他所支持的「核四續建」政策未獲民眾支持,他將辭職下台以示負責。

關於此一公投案,有人支持也有人持反對意見。有反核團體認為,「核四不是政治問題是生存問題,「公投」不能讓核四安全,政府用公投的障眼法,把責任推到人民身上。」但也有學者贊成核四公投。中興大學景觀暨遊憩學程的助理教授,也是常年投入反核運動的董建宏老師則認為,反核公投正好可以讓民眾更了解為什麼要反核,若真要舉辦公投應展開正反雙方的公開論述,將核四問題攤在陽光下讓全民檢視。

借鏡俄國車諾比事件,和日本福島的核災-台灣是否成為下一個福島!?

借鏡俄國車諾比事件,和日本福島的核災-台灣是否成為下一個福島!?

台灣是否成為下一個福島!?

作者:中興大學中文系 陳盈如

1986年4月26日凌晨一點二十三分,此時應該是大家都沉入夢鄉之際,不料在蘇聯烏克蘭的車諾比核電廠,竟發生了核災事故。這起意外,不僅讓睡夢中的烏克蘭人驚醒,更震撼了全球民眾。此後由於輻射的威脅,該國民眾至今仍逃離不了輻射汙染的魔掌,像是被困在一個醒不了的惡夢當中。

該次的「車諾比事件」被認為是歷史上最嚴重的核電廠事故,而在核災之後真正死於爆炸意外的只有兩人個,其餘大部分死亡的民眾都是因為接觸到大量釋放到環境且不斷蔓延的放射性物質,他們是被「看不見的殺手─放射線」所殺。

這起意外事件不僅僅影響了車諾比和整個烏克蘭的民眾,可怕的核輻射透過雲層不斷地飄移往他國飄去。也導致了超過三十三萬的眾必須被撤離。此次的意外緣於人為疏失(操作不當),而它所產生的輻射強度卻是二次世界大戰時美軍在日本長崎和廣島所投下原子彈的100倍。

車諾比事件的後續呢?

「車諾比核災」發生距今已27年了,在核災發生之後確實讓全球其他在使用核能發電的國家十分驚惶。此後核電產業曾因此消聲匿跡了好一段時間,卻在90年代的中後期,由於「溫室效應」、「全球暖化」等環境議題的發燒,也讓核能發電產業再次地活躍起來。當事件發生之後,全世界都曾親眼目睹核災的可怕,然而隨著時光飛逝,人們可以暫時忘了核災發生的可怕,但那些「看不見」的威脅還是每分每秒地在吞噬受輻射汙染的民眾。

有研究指出曾居住於車諾比核電廠附近的居民,今後受輻射汙然而死亡的將超過二十八萬人,車諾比的小孩日後得到甲狀腺癌跟血癌的可能性增大,甚至在撤離區十三萬多人中的孕婦,被檢驗出血液中的染色體異常 (雙中節染色體)高於正常九倍。這都再再顯示了核災的可怕,可是世人的「健忘」和僥倖心態,讓我們很可能在將來會遭遇到一樣的不幸。

仍歷歷在目的福島核災!

如果說距今快三十年的「車諾比事件」讓人「忘了」它的可怕,那甫發生滿兩年的日本福島核災呢?

2011年3月11日下午兩點四十六分,在日本本州島東北部外海發生了規模9.0的超級強震,這起地震所引發的海嘯造成了在福島的第一核電廠發生了核災事變。這也是繼車諾比事件以來最嚴重的核災。

這起事件同樣造成了輻射汙染物的外洩,福島的土地上更植種出畸形的蕃茄,也有一隻沒有耳朵的「福島無耳兔」在核災發生的一個月後,於距核電廠三十公里外的城鎮出世。雖然這些事件不能夠直接證明和輻射汙染有關,但在被劃分為嚴重汙染範圍的居民們也還是嚴肅告誡自己的子女「不要生小孩!」因為他們深怕孩子們所生的下一代會成為畸形兒。

附近的人們都知道自己被一種無色無味透明的恐懼所包圍,但有錢的人可以舉家搬離那些受汙染的地區,然而大多數的民眾卻只能「認命」地留在當地,假裝若無其事地繼續生活。

若發生核災,我們是否成為下一個福島!?

有了上述的兩個鮮明的例子在前,台電卻堅持續建核四廠。

台灣是這麼小的島國,又處於歐亞大陸板塊和菲律賓海板塊交界的地震帶,而我們的核電廠密度竟高居世界之冠,更可怕的是這四座核能電廠全部建在海邊的活斷層地震帶,如果不幸發生了大地震且引發海嘯,核電廠極有可能發生核爆且讓大量的輻射汙染物被釋放。

然而目前負責核電廠運行的台電公司,卻一在找一些擁核的核能專家一再告訴我們「核災發生的機率」卻不讓我們知道核災發生的「風險成本」。

說實在的,在大家都沸沸揚揚地吵著「核四」問題時,我們應該認清一個事實,台灣的地理環境根本不適合擁有核電廠,現在的我們是和四座不定時炸彈居住在同一個地方,若一場無情的天災降臨,我們都將無所遁逃。況且現在運行多年的核一、二、三廠都已老朽,政府應該為了人民的安全審慎考慮核能在台灣的存廢問題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