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erica is great not because it is perfect but because it can always be made better"~by Obama

“What I Want For You- And Every Child in America” by President-Elect Barack Obama
(Published in Parade Magazine)
Dear Malia and Sasha,

I know that you’ve both had a lot of fun these last two years on the campaign trail, going to picnics and parades and state fairs, eating all sorts of junk food your mother and I probably shouldn’t have let you have. But I also know that it hasn’t always been easy for you and Mom, and that as excited as you both are about that new puppy, it doesn’t make up for all the time we’ve been apart. I know how much I’ve missed these past two years, and today I want to tell you a little more about why I decided to take our family on this journey.

When I was a young man, I thought life was all about me—about how I’d make my way in the world, become successful, and get the things I want. But then the two of you came into my world with all your curiosity and mischief and those smiles that never fail to fill my heart and light up my day. And suddenly, all my big plans for myself didn’t seem so important anymore. I soon found that the greatest joy in my life was the joy I saw in yours. And I realized that my own life wouldn’t count for much unless I was able to ensure that you had every opportunity for happiness and fulfillment in yours. In the end, girls, that’s why I ran for President: because of what I want for you and for every child in this nation.
I want all our children to go to schools worthy of their potential—schools that challenge them, inspire them, and instill in them a sense of wonder about the world around them. I want them to have the chance to go to college—even if their parents aren’t rich. And I want them to get good jobs: jobs that pay well and give them benefits like health care, jobs that let them spend time with their own kids and retire with dignity.

I want us to push the boundaries of discovery so that you’ll live to see new technologies and inventions that improve our lives and make our planet cleaner and safer. And I want us to push our own human boundaries to reach beyond the divides
of race and region, gender and religion that keep us from seeing the best in each other.
Sometimes we have to send our young men and women into war and other dangerous situations to protect our country—but when we do, I want to make sure that it is only for a very good reason, that we try our best to settle our differences with others peacefully, and that we do everything possible to keep our servicemen and women safe. And I want every child to understand that the blessings these brave Americans fight for are not free—that with the great privilege of being a citizen of this nation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That was the lesson your grandmother tried to teach me when I was your age, reading me the opening lines of 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and telling me about the men and women who marched for equality because they believed those words put to paper two centuries ago should mean something.
She helped me understand that America is great not because it is perfect but because it can always be made better—and that the unfinished work of perfecting our union falls to each of us.It’s a charge we pass on to our children, coming closer with each new generation to what we know America should be.

I hope both of you will take up that work, righting the wrongs that you see and working to give others the chances you’ve had. Not just because you have an obligation to give something back to this country that has given our family so much—although you do have that obligation. But because you have an obligation to yourself. Because it is only when you hitch your wagon to something larger than yourself that you will realize your true potential.

These are the things I want for you—to grow up in a world with no limits on your dreams and no achievements beyond your reach, and to grow into compassionate, committed women who will help build that world. And I want every child to have the same chances to learn and dream and grow and thrive that you girls have. That’s why I’ve taken our family on this great adventure.
I am so proud of both of you. I love you more than you can ever know. And I am grateful every day for your patience, poise, grace, and humor as we prepare to start our new life together in the White House.

Love, Dad

學者抗議,期刊產業醞釀變天:英美的 Open Access 趨勢

2012 五月 14日 20:51

在奇妙的學術界裡, 學者的智慧, 變成了期刊的財產, 回過頭來還要再以高價賣給學校, 剝大學第二層皮。 看著自己的勞力無法嘉惠大眾, 卻變成了期刊出版社的 cash cow (搖錢樹是也), 國外的學者逐漸覺醒, 發出怒吼, 要求學術成果應以開放的授權釋出, 讓納稅人繳的錢所做的研究成果回歸納稅人身上。 本文報告最近幾個月學術界 Open Access (OA) 運動令人興奮的發展。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 (NIH) 從 2008 年開始實行 Public Access Policy, 確保 NIH 所出資贊助的研究, 在正式刊出之後十二個月內必須讓所有人 (而非只有期刊訂閱者) 都能閱讀, 以增進知識流通。 (讀者提醒: 高能物理領域 當中, 歐洲核子研究組織的 大型強子對撞機 也有 OA 政策)

由 Elsevier、 McGraw-Hill、 John Wiley & Sons 等等學術出版商所主導的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ublishers (AAP) 認為其利益受損。 2009 年曾遊說國會議員企圖修法阻止 NIH 的 OA 政策, 但沒有成功。 2012 年, AAP 捲土重來, 在國會推動 Research Works Act (RWA), 意圖將研究成果私有化。 該法案大玩文字遊戲, 讓公家、 私人企業出錢的研究都受到限制, 禁止學者採用 OA 釋放其研究成果。 加拿大約克大學圖書館員整理 網路上討論 RWA 的文章清單。 許多學者與圖書館抗議 AAP 吃相難看, 企圖剝納稅人兩層皮, 等於是在對大眾要求: 「你買牛, 然後我再賣牛奶給你」。

另一方面, 完全相反的 Federal Research Public Access Act (FRPAA) 則主張 「納稅人出錢的研究成果應釋放給所有人閱讀」。 哈佛大學法學院 有一頁 wiki 關注此議題。 2006 年的版本獲得一百多位大學校長支持; 2010 年的版本除了校長之外, 也獲得四十餘位諾貝爾學獎得主支持; 今年四月, 更有 五十二位諾貝爾學獎得主聯名撰寫公開信支持 FRPAA。

今年一月, 英國數學家 Tim Gowers 道德呼籲同儕一起抵制學術期刊出版大亨 Elsevier。 一個月後, 34 位數學家對 Elsevier 共同發表一篇公開聲明, Elsevier 股價也應聲下跌。 到今天, 已經有 超過一萬一千位學者聯署。 詳見 Singularity Hub、 英國衛報、 美國紐約時報 報導, 及 美國高等教育紀事報 的公開信。 這個連署對於 Elsevier 棄守 RWA、 FRPAA 提升動能, 應該都發揮了相當大的影響力。

電機資訊領域的 ACM 及 IEEE 收費比較低; 但奪走學者智財權的行為一樣引發抗議。 研究電子投票的 Dan Wallach 教授 去年報導: 在 IEEE 的資安與隱私會議當中, 與會者以壓倒性的多數決議 IEEE 應採取開放的授權, 讓學者的文章產生 impact, 而不是只有空泛的 factor。 不料今年的 IEEE 卻仍舊背離眾望, 在授權書上玩弄文字, 意欲繼續貪婪封鎖學者研究成果。 Dan Wallach 也因而呼籲同儕抵制 IEEE。 電腦學者 Andrew Appel 對投稿的學者們提出兩個建議。 你可以 在商言商, 出版論文時請向 ACM 及 IEEE 索取版權稅。 或者你可以修改授權合約, 再簽名寄回。 「畢竟那是一份必須得到雙方同意的合約, 不是嗎?」 有人會說: 「這不可行, 我們勢單力薄, 哪有力量對抗龐大的組織? 他們大不了就拒刊我的論文, 到最後我只會變成炮灰而已。」 那可不盡然。 Appel 提醒大家: 在電機資訊界, 會議的重要性不亞於期刊, 而且會議論文也要同儕審閱, 但會議的時程很緊湊, 要在幾個月內從數百篇論文當中挑出數十篇。 如果被接受的數十篇論文作者多數都採用相同版本的修改版授權合約, 那麼 ACM 與 IEEE 敢不敢拒刊所有人的論文呢?

在英國, 科學與大學部長 David Willetts 明白宣示: 「(英國) 政府的態度是: 公眾出資贊助的研究, 其成果應該由公眾共享。 而且這個原則不侷限於學術領域。」 生物學家 Stephen Curry 分析 David Willetts 的演講, 認為 Willetts 朝開放方向走的意向堅定。 他一方面對期刊出版社的處境表達同情與善意, 另一方面也強勢提示: 政府是研究經費的重要金主, 並提醒期刊出版商: 「如果想要繼續用舊的模式經營期刊, 那就是選錯戰場了。」 「大家可不會想步上音樂產業的後塵吧。」 Willetts 並不是一廂情願的理想主義者 — 他也考慮到邁向 OA 時必須面對的很現實的挑戰, 例如: 從國際觀點來看, 英國是學術論文重要輸出國, 這麼做會不會吃虧? Willetts 甚至已經準備好要在歐盟相關會議內提起 OA 議題, 並且也注意到美國的發展。 顯然他是玩真的。 當然, 剛剛成為政府無給職顧問 的維基百科創辦人 Jimmy Wales 也力挺這項政策。 稍後, 許多期刊出版社 — 包含 Elsevier — 發新聞稿表示支持。

物理學家 Michael Nielsen 整理了一頁 wiki: Journal publishing reform 當中有更多關於 「期刊出版改革」 的連結。

雖然 OA 有益於社會整體, 但經營期刊還是需要一些基本費用, 那麼誰來出這個錢呢? 應該採用 Green 與 Gold 兩種模式 之一, 或是 圖書館集資 的模式, 以免對經濟弱勢作者造成門檻 呢? 這些都還是有待討論的問題。

年年快速提高的訂閱期刊經費, 讓哈佛大學受不了。 如果連這個 全世界最有錢的大學都公開 呼籲教授們支持 OA 期刊, 那麼臺灣的學術界是不是也該覺醒, 有所作為了呢? 我們正處在一個 智者利仁的網路時代。 大學/校長/教授/工會/… 可以從現在開始就用具體行動與政策高調地支持這個議題。 這也許無助於提升 factor, 但卻是一個提升 impact 的大好機會。 學者促成學術高牆倒下、 讓知識普及, 這不也正是在對社會大眾展現其目光、 遠見、 與智慧嗎? 

(本文原發表於 資訊人權貴ㄓ疑

穿領域科學傳播:英國大學的知識轉移與社會影響力

2012 五月 1日 15:07 in 專欄東西交叉口科學傳播 by 蔡 明燁

今年初外子在網路上看到一則廣告,徵求北英格蘭幾個不同姓氏的志願者響應一個基因調查的研究計畫,因為外子的姓氏恰好符合計畫的需求,所以我們就在一個指定的時間去了公告的地點 [1],當天現場來了將近上百人,甚至包括英國廣播公司 BBC 的一位地區性廣播電台記者,以及一個製作公司的外景小組,他們正在幫 BBC 拍攝一個長達八集的電視紀錄片【不列顛的故事】(Great British Story),發現探討的內容有謀合之處,便決定和該研究計畫互助合作。

三名研究人員分別從基因學、姓氏學和社會學的角度,向大家簡介了研究計畫,解釋因為多數人從父姓,而男性則是從父親處遺傳了 Y 染色體,許多研究已確認,某一種 Y 染色體往往和某一個姓氏呈現特殊關聯,且多數姓氏又會和某一地理區域具有特殊淵源,因此研究團隊認為,如能鎖定某幾個地區、某些特殊姓氏無血緣關係之男性 DNA,就有可能追蹤不同的 Y 染色體族群在歷史洪流中的分佈與流動狀況。該研究計畫目前將焦點放在保有北歐維京人(Norse Vikings)遺址的北英格蘭地區,同時在某些個案中,他們會把 Y 染色體的研究結果拿來跟線粒體 DNA(由母親處遺傳而得)的研究分析,以及從雙親處遺傳而得的 DNA 片段進行對比。

在聚會現場,研究人員向志願者們取得了計畫所需的 DNA,一一編號,解釋研究計畫將會如何保護隱私權、研究道德等細節,並說明當整個計畫結案以後,志願者們將會收到有關個人的 Y 染色體數據資料,同時整體的研究結果除了在學術期刊上發表之外,也將被公布於研究計畫的網站中。

當一切流程結束時,志願者們並未一哄而散,許多人留下來彼此聊天,更多人選擇向研究人員詢長問短,特別是團隊中的姓氏學家與社會學家最忙碌,連外子和我都忍不住去湊熱鬧,發現大家都對自己姓氏的由來和祖先的歷史充滿了好奇與想像,最愛問自己的姓氏意義為何?如何演變成今日形貌?發源地在哪裡?諸如此類的問題,而研究者們也顯得樂此不疲,和沒有專業背景的現場民眾打成一片,達到了充分的交流。

這種結合數個研究領域,並在研究流程中──無論是作業前、中、抑或後期──包含了校園外的互動與社會面向之思考的研究活動,是近幾年來在英國大學蔚為風潮的新趨勢,稱為「知識轉移(Knowledge Transfer)」,重點在提倡並強調學術研究對社會的貢獻與影響力。

在「知識轉移」正式成為一個專有名詞以前,類似的概念約莫就是技術轉移,還有專利權的申請,而這通常被視為理、工、醫學方面的專家可能比較需要注重的問題,人文社會學者們多半連想都不曾想過,只要研究論文能被刊載,或有書籍出版,或可以在學術會議中提出報告,一般就認為達到了傳播研究結果的宗旨。

新工黨在 1997 年組閣後的十幾年間,對英國的大學教育進行了好幾項體制上的改革,其中之一便是大學學費的付費問題,引起了社會上很大的反彈,不過改革提案終究還是通過了,英格蘭的大學生們先是每年要繳一千英鎊的學費(合約新台幣五萬元),數年後調高到三千英鎊,保守黨與自由民主黨聯合主政以後,最近又調高到了九千英鎊。雖然學費的改革方案有很多配套措施,本文意不在此,而是要指出,大學收費的需求使英國政府調整了許多學術政策方面的用語,以期向選民提出更具說服力的訴求,證明大學教育的價值,以及學術研究在社會上可能發揮的功效,最後終於形成了這股推動多領域、跨領域和穿領域的知識轉移浪潮。

無可諱言,英國學界並非人人都張開雙手擁抱這股浪潮,事實上,很多大學教授消極抵抗、乃至積極反對知識轉移,他們擔心所謂「知識轉移」和「社會影響力」的眼光過於短視近利,根本與大學之理念背道而馳!再說,什麼是學術研究的社會影響力?是經濟利益嗎?文化提昇嗎?還是國家政策或民眾思想的轉變?應該用什麼指標、何種時程、又應如何衡量這些影響力?諸多細節至今依然莫衷一是。

然而,儘管知識轉移尚處於摸索階段,校園內外的支持者卻日益增加,更值得注意的是,近三五年來,許多英國大學內部已經衍生出了層層相應的機制,用於鼓勵各種跨科際、跨社群(如結合產、官、學)的對話與橫向思考,同時國家級的學術資助單位,甚至歐盟層級的研究款項等,也都挹注了可觀的投資在實踐知識轉移,以便加強對(國際)社會的影響力。換句話說,知識轉移或許不會(也不應)取代傳統形式的學術研究,但卻有可能成為英國大學未來發展的主流。

舉例來說,歐盟下ㄧ波最具規模的學術獎助業務「地平線 2020(Horizon 2020: Framework Programme 8,簡稱 FP8)」,預計在 2014 年公開招標,但從 2013 年起便會開始徵求提案構想,主軸放在全球性的社會問題(如健康醫療、人口變遷、食品安全、永續農業……等),獲得獎助的研究提案不僅需要跨國合作,也必須符合跨學科、跨專業等前提要求,因為「地平線 2020」的終極目標,是為了要幫歐盟在快速變動的世界裡達到就業、創新、教育、社會融合與氣候/能源等五大面向的領先地位,而獎助單位早已體認到,面對這些重大且複雜的全球性社會議題時,再也無法由單一學科、領域的角度去思考,而需要多方面的學者、專家、社群等共同解決。

同樣的,英國國內的學術獎助機構也開始遵循類似的路線,獎助政策有四大原則:第一、格外注重跨領域/穿領域的需求;第二、獎勵各種形式的合作,無論是跨科系、跨學院、跨校園、跨專業/社群或跨國際皆可;第三、提倡大型、長程的研究計畫;第四、強調社會影響力(包括經濟、文化、社會等層面在內)。因此我們也開始發現一個趨勢,也就是不同贊助單位之間的通力合作,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英國研究評議會(Research Council UK,簡稱 RCUK),為了有效因應全球性的挑戰,規劃了六個研究範疇,每個範疇都由數個國家級的獎助單位共同支持,但由其中一個單位負責主導,例如「環境變遷」的研究範疇,就有關於機械物理、生化、社會、人文、科技、醫療與自然環境等七大獎助單位投下資源,通力贊助最優秀、最適切的研究計畫,並由自然環境研究委員會(Natural Environment Research Council)統籌協調。

為了追逐競爭愈趨激烈、但各方面報酬亦再不可同日而語的學術研究大餅,許多英國高等學府也不斷想方設法提升所屬研究人員的兩大競爭力,一是知識轉移,另一則是跨領域和穿領域的溝通與思考能力。以我個人所屬的里茲大學為例,校方的努力大約可分成三個方面來說明:

第一、獎項的投資,亦即在校內的研究獎助項目裡,增設了許多新的機會,鼓勵各種學科背景的學者們無論資歷深淺,均能投入知識轉移,包括籌畫影展或博物館特展、戲劇表演、召開與業界或大眾面對面的座談……等,目的可能是為了使某一研究計畫的執行更為周延,也可能是為了讓某種研究成果獲得更廣泛的迴響。

第二、行政上的投資,亦即在學校的行政體制內增闢知識轉移的系統,任務不僅在為獲獎的個人或團隊提供行政支援,更要積極協助有意願的學者開拓知識轉移的管道,例如探索開發專利及智慧財產權的潛能、討論可能的商機、尋找潛在的合作夥伴……等,因為知識轉移本身是一個有機的過程,腦力激盪使這個過程不斷產生新意、綻放令人振奮的火花。

第三、人才的培訓,也就是在校園裡開設各種訓練課程並製造機會,促進跨科際的互動與溝通,畢竟「隔行如隔山」,有跨科際的意願,不一定就有跨科際的能力,就我所參與過校方舉辦的多種培訓中,學習接受媒體採訪的課程給了我一些磨練,但我認為最難能可貴的,是讓社會學者及理工學者們齊聚一堂的幾場座談會,使不同背景的專家有機會聽取其他領域的思考邏輯,共識的達成絕非一蹴可及,但這些交流卻開啟了無窮的想像與可能的契機。

國內刻正推動的【科學人文跨科際】計畫,無形中恰似呼應了英倫穿領域知識轉移的新思維,希望對這股風起雲湧的浪潮做解析,也能為國內跨科際溝通/跨科際教育的努力提供某些實踐的創意和靈感。

附註

[1] 該計畫舉辦了兩場志願者會議,網路廣告指定了兩個不同的時間和地點。

參考資料

European Commission, Horizon 2020: Framework Programme 8 for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官網(http://ec.europa.eu/research/horizon2020/index_en.cfm)。

University of Leicester, The Impact of Diasporas on the Making of Britain: evidence, memories, inventions 官網(http://www2.le.ac.uk/projects/impact-of-diasporas)。

原發表於 東西交叉口 及 跨科際閱讀

施工處獲救 小石虎送收容中心

中央社中央社 – 2012年8月29日 下午8:26

(中央社記者管瑞平苗栗縣29日電)林務局新竹林區管理處今天表示,苗栗有民眾在三義拾獲一級保育類動物石虎,經初步檢查健康良好,未來有機會進行野放。

新竹林管處指出,這隻石虎是由1名羅姓婦人在苗栗縣三義鄉勝興一帶拾獲,當時附近有怪手機具正在進行山坡地整地工程,她看見滿身泥土的小動物一度誤以為是小貓,便暫時帶回家照料,經家人上網查詢資料,認為疑似是保育類動物石虎,27日送到林務局三義火炎山自然保留區管理站,希望牠獲得更妥善照顧。

火炎山管理站人員接獲石虎後,隨即送往南投特有生物保育研究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由獸醫檢查,發現這隻石虎是雌性,約2個多月大,身體狀況大致良好,後續將交由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接手照養,以便未來進行野放訓練,早日讓牠重返山林。

林務局新竹林管處指出,石虎是台灣原生的夜行性貓科動物,主要棲息在淺山丘稜地區,過去全台低海拔山區都有分布,但近幾年的研究調查資料顯示,全台石虎數量可能僅存數百隻,目前族群數量較為穩定的棲地,主要集中在苗栗縣境內,屬一級保育類動物。

新竹林區管理處表示,石虎是台灣重要的珍貴野生動物,常被誤認成山貓,這隻小石虎能夠躲過怪手摧殘,十分幸運;民眾如果發現幼齡石虎也不能帶回家收養,小石虎看似溫馴,但隨著逐漸長大,野性便會顯露出來,容易對人身造成傷害,且飼養保育類野生動物會觸法,一經查獲,將面臨重罰甚至入獄刑責。

日本8特有物種 列入滅絕物種

民視 – 2012年8月30日 上午12:07
又有物種從地球上完全消失,日本環境省28日公佈,包括日本水獺在內的8種日本特有物種,都被列入正式滅絕物種,現在只能透過資料畫面、還有標本,來想像牠們的生活型態了。

高知縣須岐市的水獺之鄉,這裡的新莊川是人們最後一次目擊到日本水獺的地方,在這裡日本水獺是地方的精神象徵,擁有眾多週邊商品。

日本水獺大約可長到1公尺長,能用後腳站立,被認為是河童傳說的來源,牠們的棲息地曾經遍佈九州到北海道,因為喜歡乾淨的水源,所以被視作環境保護的指標,但由於濫捕,還有環境污染,數量逐年減少,近30年都沒有觀測到牠們的紀錄,因此正式被列為滅絕物種。

1956年,日本愛媛縣的動物園,曾經養了4隻日本水獺,試圖進行人工繁殖,但經過13年的努力,最後一隻水獺也在1969年死亡,繁殖完全失敗。

日本這次共有8個物種被列入滅絕名單,除了2種日本水獺,還有宮古小菊頭蝙蝠、大東鵟等6種,同時有419個物種被指定為瀕臨絕種,包括先前已列入名單的小燕鷗等,日本瀕臨滅絕的物種,已經多達3000多種

物種的保育需要所有人的努力,否則到下一代,許多像日本水獺這樣可愛的生物,也會只能在博物館看看標本了。(民視新聞謝郁瑩綜合報導)

備註:引用來源

全球暖化加遽 北極海浮冰面積創新低

【台灣醒報記者陳珮瑜綜合報導】氣候變遷速度越來越快,美國科學家指出,北極海浮冰的面積只剩410萬平方公里,創下歷史新低,未來還有減少的趨勢。專家表示,雖然適逢夏季,且北極海先前曾出現風暴,但人為排放的溫室氣體過多,造成溫室效應益發嚴重,才是浮冰減少的主要原因。

從8月27日釋出的衛星數據看來,北極海上的浮冰面積已創歷史新低,與30年前的紀錄相差極大,美國科羅拉多州冰雪資料中心指出,北極海浮冰的表面積只剩410萬平方公里,相較於2007年所測得的417萬平方公里,已急遽減少7萬平方公里,預估最近這兩週還會再減少。

自1979年衛星時代啟航後,科學家就定期觀測兩極浮冰的狀況,過去6年間,浮冰面積急速減少,尤其8月是北半球的夏季,再加上稍早發生的一場巨大風暴,加速北極海浮冰融解的速度。

然而,科學家直指,真正使得融冰速度加快的主因,在於人為排放的溫室氣體過多,造成溫室效應益發嚴重。中心專員指出,北極海原本都被陳年浮冰覆蓋,可經數年不融;如今每逢夏季,就會有大規模的海冰融解。

其實北極海的冰層厚度隨著季節變化本屬尋常,但自從科學家於1979年開始觀測浮冰面積,就發現其有逐年減少的趨勢,近幾年融解速度還直線上升。科學家曾發出警告,在本世紀末,北極海夏季恐怕再也找不到浮冰;如今科學家沉痛指出,時限可能會提早至2030年之前。

海冰之所以如此重要,在於只要其一消失,將會影響整個北極海生態環境;另一個明顯的影響,則是出現新的石油和天然氣探測區域,致使各國覬覦該區的龐大經濟潛力,進而引發政治緊張,甚至是增加更多的2氧化碳釋放。除了2氧化碳之外,科學家也觀察到,海冰一旦消失,將會釋放大量的甲烷。

環保組織人士警告,從最新的數據中可得知,快速消融的冰層是自然對人類發出的警訊,地球變暖的速度越來越快,數十億人的未來將置於危險之中,這就是人類過度倚賴化石燃料的結果。

備註:引用出處

[No.4, 2012] 2012/09/22 0930~1210 生態、自然、保育論壇

[No.4, 2012] 2012/09/22(六) 0930~1210

時間:中華民國101年9月22日 (星期六)  09:30~12:1 0

地點:國立中興大學綜合教學大樓13樓1308會議室

時  間

內  容

主講者

09:30 ~ 10:00

報  到

10:00 ~ 10:10

導  讀

中興大學自然生態保育社 許哲維 組長

10:10 ~ 10:20

開幕致詞

中興大學環保防災中心 楊明德 主任

10:20 ~ 10:50

保育樹木應有的知識

中興大學園藝學系 劉東啟 教授

10:50 ~ 11:30

樹木公民運動者的省思

樹木公民運動 江慶洲 老師

11:30 ~ 11:50

綜合座談

楊明德主任

11:50 ~ 12:00

SHS徵件活動說明

中興大學環保防災中心 周韻華

12:00 ~12:10

團體合照

中興大學環保防災中心

12:10~

散會/賦歸

主辦單位: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中區論壇平台(國立中興大學環境保育暨防災

科技研究中心)
國立中興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協辦單位:國立中興大學研究發展處
國立中興大學實驗林管理處
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推動辦公室(台大科學教育發展中心)

0922A 發表於 2012年-生態防災與環境學生手札最新消息活動宣傳 | 發表迴響

[No.3, 2012] 2012/08/22(三) 0900~1700

[No.3, 2012] 2012/08/22(三) 0900~1700

生態論壇(08/22全天)|地點:惠蓀林場

主辦單位:中興大學環境保育暨防災科技研究中心、中興大學通識教育中心、研究發展處
協辦單位:中興大學實驗林管理處、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平臺

主持人:中興大學土木工程學系 楊明德教授
與談人:中興大學環境工程學系  蔡徵霖博士
台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學系 莊振義教授
成功大學水利及海洋工程學系 郭振民博士
台大學環境工程學研究所 張能復教授
中興大學森林學系 劉瓊霦教授
中興大學環境防災中心 馮智偉博士

時間:101年8月22日(三)0900-1700
地點:中興大學研習教室

時間 議程 講者
0830-0900 參加人員報到 集合地點:研習教室
0900-0920 開幕 主持人:中興大學土木工程學系 楊明德教授
0920-0930 論壇導讀 中興大學環工系 黨美齡研究生
0930-1000 講題:
中興大學環境工程學系 蔡徵霖博士「台灣森林地區碳通量觀測」台大地理環境資源學系 莊振義教授「關渡自然公園草澤生態系通量之長期監測」
綜合評論:台大環境工程學研究所 張能復教授中興大學森林學系 劉瓊霦教授
1000-1010 Q&A
1010-1040 中場休息~茶點時間
1040-1150 講題:中興大學環境工程學系 蔡徵霖博士「北東眼山原生闊葉林二氧化硫乾沉降之研究」成功大學水利及海洋工程學系 郭振民博士「森林裡的水不見了-區域蒸發散量分析」 綜合評論:台大環工程學研究所 張能復教授中興大學森林學系 劉瓊霦教授
1150-1200 Q&A
1200-1330 用餐與午休
1330-1400 參加人員報到 集合地點:研習教室
1400-1420 宣傳菁英、專題小組、徵件活動 中興大學土木系 徐方繹研究生
1420-1630 講題:通量塔介紹與觀測、堰塞壩現地觀摩(地點:研習中心外大草原) 講師:中興大學環境工程學系 蔡徵霖博士
1630- 賦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