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31 行動科學讀書會(Behavioral Science)

2013-05-31 行動科學讀書會

作者:王珠慧(國立中興大學中文系)

今天在台北醫學大學舉辦了一場關於行動科學的專題讀書會,主講人夏林清老師是輔大心理系教授,在會中聚集各個不同領域的專家一同討論行動科學的意義以及「行動研究」對跨科際課程發展上的可能幫助。

夏林清教授-行動科學讀書會(Behavioral Science)

行動科學一開始是由John Dewey、Kurt Lewin兩位學者的學說來發展。摘自行動科學一書中說明行動科學有下列幾點特徵:「第一、它是通過實驗性考驗的命題所組成的理論;第二、他建立了人們可以在行動場域中實行及完成的知識;第三、行動科學的第三個特徵是它指向一不同於既存現況的變通之途。而且它認為在社會行動者自由的價值選擇下,根本性的變革可以產生。」

而夏老師在討論時則較為注重行動科學的應用,即行動研究在教學上的發展,其中對於行動研究特徵,簡報的說明極為簡單扼要:「第一、行動研究由關心社會情境的人來針對社會情境進行研究;第二、行動研究發起於每日教育工作中所產生的實際問題(而不是去迎和一些流行的學術術語或理論);第三、行動研究必須和學校的教育價值及教師的工作條件具有相容性;第四、行動研究提供進行研究與發展實務的一些簡要的策略與方法。第五、行動研究是一種持續不斷的努力;教師致力於行動與反映之間緊密聯繫、相關與對質的特性,促進教師反映出自己發展個人行動的意識與潛意識作為。它協助教師反映地行動以便能發展個人的知識。所以,反映思考將開發出行動的新觀點,也將在行動中被理解與檢驗。」

此外行動研究的四個階段更可以有效釐清問題的最終原因:「第一、先尋找一個起始點;第二、釐清情境;第三、發展行動策略並放入實踐中;第四、公開教師的知識。」除了學理的說明外,夏老師也舉了教學中應用行動研究的實例,有一位幼教老師希望可以深入挖掘自己對於學生事務的不耐煩心理的根柢到底是什麼,所以她開始在工作中以便利貼的方式記錄自己心生怒氣的當下發生的人事時地物,在連續紀錄了幾個月之後終於發現自己最終的原因是什麼,因此解決了教學上的瓶頸。此外行動研究有一個和一般研究極大不同的特色─人人都可以是行動研究者。其中老師也舉了一個已經成為這個時代日常型態的特色:低頭族。這是一位學生的觀察計畫,研究者在捷運上觀察了兩個月之後發現低頭這個習慣成為全民姿勢,但這位研究者原本也是低頭族的一員,這個社會現現其實呈現了這個世代對於人際關係的疏離與不擅表達,因為這些原因,所以人開始在網路尋找表達的管道,相對的更拉遠了人和人之間的距離。

對於教學,夏老師提出社會母子盒的概念,認為「個人與群體的生命都是在多層次交相疊置的某個特定社會空間中發展的。」而師生中的關係更是如此,對於老師和學生之間的關係,在大學教育中老師認為應該要知識解殖,致力於培養好的專業實踐者。培養被認為是就業弱勢的人文社科學院的學生有求新求變的社會觀察力,在受到歐美文化強力影響的人社學科其中所學皆是斷裂破碎的環境中尋找出路。於此老師更提出解纏繞的解套方法:「1.知識工作者彼此之間的參看與對偶關係/他山之石2.課程發展與教學的實驗/大學學習─土壤的翻土與培土3. 碩博論文的帶領與學生的主體發展/地方性知識的點滴累積。」對於大學面臨的知識性斷裂提出一個相對完善的方法,但是老師也明言,在現在的教育體制下能做的改變其實並不多但在輔大心理系中,這些研究方式和老師手上已經行之有年,希望藉由不斷培育學生作為火種,將改變從點點星火逐漸開始蔓延。

同時也要老師們重新去看待現在的師生關係:「第一、專業知識教與學的關係。第二、資深專業實踐者與資淺專業實踐者協同探究的社群伙伴關係(這裡不見得老師一定是資深)。第三、知識生產及再生產的角色權力關係。第四、文化所賦予師生關係的情感與意義。」將改變的主體放在個人身上,主動從人開始改變課程設計、改變環境,如現今跨領域的課程便是一例,從這裡開始不在受限於原有學院學科的框架,重新再次認識以及重組現今所擁有的知識,提供學生截然不同的視野,人文社科學生和科技接軌,將人文關懷帶入科技領域,而理工科學生豐富人文素養,在研發科技時更能以人性為出發點,重視社會的需要。研究太空物理的郝老師也從這裡分享了她如何同時擁抱科學與人文的過程。

其中在茶敘時各位老師也提出在教學上的困難,其中龍華科大的老師執行行動研究時被認為是成功的案例,但老師也明言這個計畫對學生的幫助不大,有許多學生的態度消極放棄,再加上教育體制的僵化,讓老師燃起熱情也無從導引。而夏老師在其中提出先從有興趣的學生開始引導,並且不放棄消極怠學的學生,將其當作研究對象,相信人群的感染力,開始觀察學生之間的變化。而郝老師則從身為行政職的角度去解析學生的行為,老師以她用學者演講取代大一週會的新穎作法為例,將學生從僵化呆版的週會體制下解放,以邀請各領域專家演講更加擴大學生的視野。因為演講採取自由報名,所以老師一開始還很擔心會不會請來講者但出現台下學生寥寥可數的狀況,或是在最低下限必須有兩場演講作為通過學分的要求會讓學生全部擠在最後兩場以求過關,但出乎老師意料的是學生的出席狀況都很平均,證明只要有良好的選擇,聰明的學生自然就會做出明智的選擇。

茶敘時每位與會者都提出各種教學上的問題,如中興的引導跨領域的老師便直言,理工科的學生多半都忙於學業,對於跨領域的或是力有未逮或是毫無興趣,參加的人反而是以人文領域的學生為多。在此筆者以人文領域的學生在參以郝老師的論點認為人文科學生在參跨領域的學習時收穫良多,並且有效改善人文領域學生向來數理不佳的自卑感,達到知識解殖的目的,原來數理並沒有那麼可怕,雖然無法了解太艱深的原理,但是對於原理之後所發生的社會現象,人社科院學生更有能力可以為此作出合理的說明。

[Masters’ Point] 科學、人文與實踐-國立臺灣大學生工所 陳韋妤博士

科學、人文與實踐

作者:台灣大學 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所 陳韋妤博士

「如果蜜蜂從世界上消失,人類也僅僅剩下4年光陰?」

每日、每年物種不斷地在地球上消失,每個生命體間皆是由食物鏈環環相扣連在一起,而人類終致會面對離開地球那日。長久以來,追求生活環境品質是人類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環境問題在倫理上的顧慮亦是毋庸置疑的,從過去至現在我們大幅提升改造人類居住環境水準,然而卻一點一滴地改變生物圈所居住的自然生態系統中的空氣、水、氣流、土壤、氣候等,微量的環境因子變動,都攸關著整個生態圈的生死與共。人類努力地運用環境中有限的資源,卻總忽略了大自然透露的訊息及對自然應有的尊重與義務。雖然近年環保意識抬頭,大眾普遍的瞭解環境與人類的共存性,但有多少人能真正的、確實的,實踐與自然共生?又有多少人總生存在環境反撲下的威脅下?又有多少人總是屈就於政治、法律之下?

於中國哲學上常提倡人類與自然界需互助共處,而非以征服的方式駕馭自然環境,世界萬物包含人在內皆屬於自然界的一部分,因此若不當的開發規劃,將會促使自然生態系統變異甚鉅,生態系若無法以動態平衡的行進方式來適應外來的擾動,將無法維持其永續的發展。「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人類對自然生態環境應體悟兩者是密不可分的共生條件,因此人類欲進行文明的環境規劃時,應以嚴謹的態度,來尋求適當方式與速度進行,以避免影響其他生物所棲息的環境,並尊重大自然中每個生物的生存權利。此外,產品的生產與消費過程中易導致污染物逸散,決策者需兼顧環境保護與產品的永續經營,因此,必須採用適當的污染防治措施,才得以符合經濟效益之管理,「人類文明」需與「自然權益」並重。

環境污染問題與生物、人類健康危害息息相關,過去許多研究調查指出一般大眾對於環境健康危害風險認知與專家學者之間差異頗大,對毒理觀念的劑量與效應之間的關係了解甚少,因此對於環境危害物質所造成的影響容易感到恐慌與不安。民眾對於環境物質對健康影響、毒理知識的不足,易影響環境決策上的問題,為了確保永續經營的教育發展理念,錯誤的環境毒理觀念,若能夠給予適時正確的知識教育,深入環境教育範疇,增進環境敏感度與價值觀,對於環境管理與溝通效率將大幅提升。

於現今社會生活中,解決環境議題,落實保護環境的行動,屬相當重要的社會實踐。除了環境倫理與教育的根本外,需實踐環境行動技能、主動參與解決問題、國際間合作,實踐環境道德與原則,保護自然界與生命體,著重於理論與實踐的並用。環境教育、倫理需著重於實踐,唯有面對實際的生活面,才允與有效的解決自然環境與生命遭受危害之議題,亦才能不斷改善現況,修正戰略。人類與環境互動互依的關係,更需積極建立環境態度與環境倫理,此外,亦須因應全球環境議題及其文化間的差異,以瞭解區域性與國際性的環境議題對人類之影響。不僅著重自己國家經濟發展與環境相互調和,亦關注全球環境之議題,妥善地為全球環境的永續發展做努力。

Platform X SHS跨科際平臺期末成果展-楊明德主任精彩短講

中區論壇主持人楊明德:關注三大影響人類之威脅

記者:謝宇程(教育研究人員)

楊明德主任20121228精彩短講

中區論壇主持人兼國立中興大學環境保育暨防災科技研究中心主任楊明德和成果發表會眾分享跨科際教育的思維,尤其是如何在生態和永續的教學上運用。楊明德強調,當前三個影響人類生活最嚴重的威脅:氣候變遷、水資源缺乏及生物多樣性減少,都極需跨科際人才阻止情況繼續惡化。

楊明德將世界末日的烏龍預言,與近年來的氣候變遷相連結。楊明德說,在過去幾年之中,發生澳洲大旱、臺灣莫拉克颱風及美國珊蒂颱風等等,這些極極為嚴重且罕見的災難。尤其莫拉克颱風,造成的傷亡太過慘重,使「莫拉克」這個名稱,已經從颱風命名中刪去。我們才活幾十年,就看到好幾個百年一次,甚至五百年的大災難。這不是「恭逢其盛」,而是因為極端氣候愈來愈常見。

這些日益嚴峻的課題,讓跨科際的對話與思維就更顯得重要。在2012年中,中區論壇辦理了三場工作坊,十場論壇,以及一場成果展。三場工作坊分別是「歷史災區勘查」、「通量塔介紹與觀測」及「八仙山蝴蝶生態觀察導覽」,主要是讓學生走出教室,實際觀察大自然,以及天災所造成的影響。同時,中區論壇積極打破過往論壇的形式,如將活動移至惠蓀林場,臺中國家圖書館等地點舉辦,讓更多人可以參與,並且能在建築外的空間,實際觀察與思索環境課題。

楊明德說,我們曾經期待全球升溫不超過攝氏二度;但最新的研究指出,在本世紀末,超過四度的可能性極大。過去我們的童謠中,描寫我們的家園是「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今日,門前的小河,可能沒有水,門後的山坡,可能會崩塌。在人類的開發與工業化之下,好山好水已經變成窮山惡水。這個時代中,尤其需要跨科的人才,從多度共同對環境問題提出一個解套方案。

[Masters’ Point] Ecology and Humanity 生態與人文-國立臺灣大學生工系廖中明教授

[大師觀點] 生態與人文-國立臺灣大學生工系廖中明教授

生態與人文

作者:台灣大學 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 廖中明教授

「如果蜜蜂從世界上消失,人類也僅僅剩下4年光陰?」

每日、每年物種不斷地在地球上消失,每個生命體間皆是由食物鏈環環相扣連在一起,而人類終致會面對離開地球那日。長久以來,追求生活環境品質是人類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環境問題在倫理上的顧慮亦是毋庸置疑的,從過去至現在我們大幅提升改造人類居住環境水準,然而卻一點一滴地改變生物圈所居住的自然生態系統中的空氣、水、氣流、土壤、氣候等,微量的環境因子變動,都攸關著整個生態圈的生死與共。人類努力地運用環境中有限的資源,卻忽視當前對大自然的尊重與義務,環保意識抬頭時,多為遭受環境反撲下的威脅所屈服的。

於中國哲學上常提倡人類與自然界需互助共處

而非以征服的方式駕馭自然環境,世界萬物包含人在內皆屬於自然界的一部分,因此若不當的開發規劃,將會促使自然生態系統變異甚鉅,生態系若無法以動態平衡的行進方式來適應外來的擾動,將無法維持其永續的發展。「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人類對自然生態環境應體悟兩者是密不可分的共生條件,因此人類欲進行文明的環境規劃時,應以嚴謹態度並尋求適當方式及速度,避免影響其他生物所棲息的環境,尊重大自然中每個生物的生存權利。此外,產品的生產與消費過程中易導致污染物逸散,決策者需兼顧環境保護與產品的永續經營,因此,必須採用適當的污染防治措施,才得以符合經濟效益之管理,「人類文明」需與「自然權益」並重。

環境污染問題與生物、人類健康危害息息相關

過去許多研究調查指出一般大眾對於環境健康危害風險認知與專家學者之間差異頗大,對毒理觀念的劑量與效應之間的關係了解甚少,因此對於環境危害物質所造成的影響容易感到恐慌與不安。民眾對於環境物質對健康影響、毒理知識的不足,易影響環境決策上的問題,為了確保永續經營的教育發展理念,錯誤的環境毒理觀念,若能夠給予適時正確的知識教育,深入環境教育範疇,增進環境敏感度與價值觀,對於環境管理與溝通效率將大幅提升。

於現今社會生活中,解決環境議題,落實保護環境的行動,屬相當重要的社會實踐。除了環境倫理與教育的根本外,需實踐環境行動技能、主動參與解決問題、國際間合作,實踐環境道德與原則,保護自然界與生命體,著重於理論與實踐的並用。環境教育、倫理需著重於實踐,唯有面對實際的生活面,才允與有效的解決自然環境與生命遭受危害之議題,亦才能不斷改善現況,修正戰略。人類與環境互動互依的關係,更需積極建立環境態度與環境倫理,此外,亦須因應全球環境議題及其文化間的差異,以瞭解區域性與國際性的環境議題對人類之影響。不僅著重自己國家經濟發展與環境相互調和,亦關注全球環境之議題,妥善地為全球環境的永續發展做努力。

[Masters’ Point] 淺談有機農業-明道大學精緻農業學系主任陳柏青副教授

[大師觀點] 淺談有機農業-明道大學精緻農業學系主任陳柏青副教授

作者:明道大學精緻農業學系主任陳柏青副教授

此時有機勝無機-淺談有機農業

一、為何要推行有機農業

傳統的農業以追求產量及產值為主,為確保農作物之產量及外觀品質,農民常需施用大量化學肥料及不定期噴灑農藥防治病蟲害。在長期大量施用化學肥料之情形下,可能造成土壤微生物相改變,導致養分失衡、土壤理化性質改變、土壤劣化及地力降低等情況產生。而農藥施用不當,不僅影響農民健康,也對水資源、土壤及生態環境產生嚴重的污染。1962年卡森女士發表「寂靜的春天(Silent Spring)」一書,指出人類為增產糧食,大量施用DDT及BHC等殘留性極強的劇毒農藥,破壞大自然生態,引起極大回響,亦為美國環境運動的濫觴。然而事隔多年,人們仍然一再重複同樣的錯誤。校園內、農場中用的農藥種類比以前多,濃度比以前高,生產食物過程使用的有毒化學藥品增加到兩萬多種,若持續而不改善,則我們的生態環境將繼續受到污染破壞,而我們所賴以維生的地球將受到無情的摧殘。因此,在有志之士的推動下,有機農業乃應蘊而生。

二、有機農業與有機生活

有機農業強調『在農產品生產過程中,遵守自然資源循環永續利用,不允許使用合成化學物質,並重視水土資源保育與生態平衡,以達到生產自然安全農產品之目標』。進一步而言,有機不僅是一種產業,更不只是一種理念,而是一種生活方式。「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Organic Agriculture Movements, IFOAM)標榜有機農業的四大原則:「健康、生態、公平、關懷」,因此有機生活在「食」的部份強調在地食材與生產過程不污染環境破壞生態;在「衣」的部份以有機紡織品及不含有害物質之染料纖維為原料;在「住」的部份強調建材自然、採光通氣好,以降低對能源的需求;在「行」的部份則鼓勵步行或騎腳踏車以節約能源消耗;在「育樂」的則鼓勵有機農場之參訪與旅遊。舉凡日常生活中食、衣、住、行、育、樂各方面,若能符合有機之四大原則,便是有機生活的體現。

三、有機農業與生物多樣性

台灣地處熱帶及亞熱帶交界,境內高山聳立,地形崎嶇複雜,平地至山區溫度之垂直變化使得植物在水平分布及垂直分布上,天然條件十分優越,氣候更兼具溫、亞熱及熱帶三帶,生物多樣性(biodiversity)相當豐富,並具有極高的物種歧異度及特有種比例。台灣陸域土地約只佔全球的萬分之2.5,但是物種數量卻達全球2.5%,是全球國家平均值的100倍!生物之多樣性為人類提供了食物、醫藥與工業原料,也提供了人類賴以生存的生命維持系統,如:穩定水文、調節氣候、保護土壤、促進元素循環、以及維持生態系統的演化過程。此外生物多樣性也在人類娛樂、美學、科學、教育、社會文化、精神與歷史各方面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在農業生產過程中,維繫生態系統之生物多樣性與永續性,實為發展有機農業之首要課題。由於有機農業禁止農藥及化學肥料之施用,相較於慣行農業(conventional agriculture)密集且大量施用殺菌劑、除草劑及化學肥料,一般認為有機農業對於環境較友善,且對於生態系統有較大的助益。近十年來,許多研究利用田野調查或文獻之蒐集、整理、比較等,以量化的數據探討有機農業與慣行農法在生態系統各項指標上所造成的差異。舉例而言,Bengtsson等(2005)蒐集並比較2002年之前探討有機農業與慣行農業對農業生態系統中物種之豐量(abundance)與豐度(richness)差異性相關文獻共66篇,指出施行有機農業之生態系統,其生物豐度較慣行農業平均高出30%,尤以鳥類、蟲類及植物種類最為顯著;而以單一物種之生物豐量而言,有機農業較慣行農業平均值更高出50%之多!Hole等(2005)亦利用ISI Web of Science 及Biological Abstract等資料庫,整理自1981至2005年共76篇有關有機農業與慣行農業對植物、無脊椎動物及脊椎動物物種種類數量之差異,以比較兩種不同栽培管理體系對生態系統中生物豐度之影響,其結論亦指出有機農業有助於生態系統之平衡與永續性。近期Crowder等(2010)利用數學模式分析其田野調查結果及相關文獻資料,發現有機農業不僅對於生物多樣性中之生物豐度有正面影響,對另一指標生物勻度(evenness)亦較慣行農業有較大的助益,且由於生物多樣性較高,因此有機農業提供生態系統較佳之天然蟲害控制。

四、有機農業與節能減碳

近代農業多採單一作物連續栽培,長期依賴化學農藥及肥料,雖然增加農作物產量,卻造成地力衰退和生態破壞。慣行農法造成土壤劣化、水和空氣毒化以及食品污染。工業化食品生產系統,經由農藥和人工添加劑毒害,造成癌症死亡病例劇增。慣行農法,砍伐燃燒森林開闢為牧場,造成全世界30%二氧化碳和90%一氧化氮的排放。為改善上述現代農業的缺失,有機農業似乎是唯一可行的解決方案。有機農業效益之一是可以不倚賴化石燃料,回收再利用當地可用的資源,使農業對生態的衝擊降至最低。當全世界都在談節能減碳,我國也應該從提高糧食自給率做起。目前政府施行錯誤休耕政策,每年花費兩百億,讓將近四分之一耕地休耕,導致糧食自給率降到30%,我們的食物70%靠進口。試想這樣的情況怎麼能夠節能減碳?一方面是四分之一耕地休耕,本來可以栽培作物吸收二氧化碳,卻讓其棄置。另一方面大量糧食進口,運輸分配過程排放大量二氧化碳。依據IFOAM出版之2006年世界有機農業(The World of Organic Agriculture)資料,全球有機農業面積已達3150萬公頃,較2005年的2645萬公頃增加505萬公頃,栽培面積成長率達19%。台灣有機農業歷經10年的推廣,受限於自然環境、法令制度及生產技術與產銷通路等因素影響,面臨農戶生產面積狹小且分散、生產成本過高、產量、品質不穩定及產銷通路不健全等問題發生,亟待解決克服。根據有機農業全球資訊網的統計資料,2006年台灣的有機裁培農戶為898戶,種植面積1708.65公頃,僅佔全台耕地面積約0.2%,顯示有機農業在台灣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

最近美國Rodale Institute(2010)發表經過23年研究結果,有機農業可以增加 15~28%有機碳儲存於土壤中,每一農場(320英畝)農地轉為有機農業,相當於將 117輛汽車停駛所降低的二氧化碳排放。若將全美4億3千1百萬英畝農地轉為有機農業,相當於2兆輛汽車停駛所降低的二氧化碳排放。目前台灣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已超過2.6億噸;根據環保署估計,到2020年時將高達4億6千多萬噸。台灣二氧化碳排放量年成長率高居全球第一,讓很多人都開始跟著高喊「節能減碳」了。但是,大多數人因觀念認知有限,往往變成口號或活動的工具,而非成為「有機節能生活」的實踐者。其實,生態綠化、節能減碳與從事的有機生活是息息相關的。有機耕作,使用較少水、時間、勞力,生產更豐富和健康的食物,讓所有人享受。有機很耕種容易,很簡單,成本低,又省水,有益環保和經濟。如果所有耕地都以有機耕作,將吸收40%的二氧化碳,有機農業可保護表土,有機農業可減少有毒的農田逕流,和污染水、土壤和空氣的污染物,因此有機農業對農場工人、鄰近社區和野生動物都有益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