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紀念日」的由來 – 二二八事件

作者:林書維

許多人對「二二八」都不陌生,這個詞彙就像是傷痕一樣流轉在台灣人的血液裡,世世代代。稱為「和平紀念日」的這一天,除了一天的休假外,背後的歷史含義、造成的家庭悲劇,都是現今我們怎麼也想像不到了。

    因查緝私菸而引起的二二八事件,隱藏在這檯面下的問題錯綜複雜。多數人也許認為是本省人與外省人的族群問題,但自1945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台灣自日本殖民下終於要揚眉吐氣,卻沒想到,國民政府播遷來台卻又是另一次變相的殖民。政治與國際情勢上的動亂,讓人民成了最無辜的犧牲者。國民政府在台的統治,因為官吏的貪污、優越心態、對台灣人民歧視眼光,自然使民眾心生不滿,卻也只能積怨在心。日治時期,生活相對有秩序,基本建設、生活水平卻都比國民政府統治之時好,即使對祖國有著美好的想像,卻也在這些瑣事的拖磨下消失。而一切就在當街打死賣私菸的林姓婦人事件下揭開序幕。

    站在事後的角度來看,當年的國民政府不僅貪污腐敗,搞得民不聊生之外,沒有仔細規劃光復台灣後的計劃也讓人失望。多年在日本殖民下的台灣人,自然在語言上會有溝通的隔閡,外省人為此事大作文章,造成當時本省人在政治權力、經濟、社會地位上都受到刻意的不平等待遇。而事後爆發的清鄉,濫捕濫殺,造成肅殺與社會恐怖的氣氛。

    在二二八罹難者的名單上來看,不難發現有許多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民。為數不少的台籍精英受到槍殺,許多人不是留學日本、美國,或是當時在官僚體系中擔任高級官員,不免令人聯想事件最後成了消除異己,更加深化了本省與外省人之間的隔閡。有些人雖未遭到槍殺,但卻在拘禁之後,重回家的那刻卻是另一種苦難的開始,監獄內的生活,受監視、寡言,自此不能再享有過去自在的生活。在藝文界,出身嘉義的本土畫家陳澄波,在畫作中將台灣的風景入畫,推展台灣文化,更入選東京帝展,並也在日本、中國、美國等地舉辦畫展,然而他的畫作貢獻沒人注意,因為後來參政,在這次事件當中,竟沒有審判就直接以粗鐵線綑綁,當眾槍斃在嘉義火車站前,行刑方式非常野蠻。

228全臺灣最早成立的二二八紀念碑:嘉義市彌陀路二二八紀念碑 圖片來源: Kaishaochen wikipedia

    事件已然經過這麼多年,在二二八之後,我們得到了多座紀念公園,國定假日一天,過去的無知所造成的傷害與族群間的分化在今日的社會上漸漸淡忘。二二八爾後也成為獨立運動的開端,希望所有人都能記得當年的教訓。在現今,二二八當年私菸攤的舊址成了文創場域,對新的一代來說,傷痛、政治、政黨都已過去,著眼於未來,在這塊土地上寫出、演出、唱出台灣在地的文化,從正面開始思考,撫平傷痛,讓和平有更新的詮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