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也是受害者?

作者:謝宗廷

            今年十月頂新旗下出產的油品第三次出包時,台灣人再也按耐不住了。「滅頂行動」一時之間鬧得沸沸揚揚,從德克士、松青、到味全,台灣民眾展現出全面抵制的積極行動,原本日銷量300公噸的味全林鳳營鮮乳一度跌到只剩40公噸,好像這一次我們終於懂得如何和無良商人對抗了,但這場戰鬥能夠延續多久呢?

            對比於今年在日本發生的麥當勞過期肉事件,身為台灣人的我們似乎更顯得健忘。今年七月底,上海喜福食品被指控將過期和腐壞的肉品重製後,標示上新的日期再重新供應給下游廠商[1]。其中不乏各大跨國餐飲集團,如肯德基、麥當勞等,影響範圍除了大陸、香港、澳門等地之外,也延燒到了日本。面對這樣的問題,日本麥當勞的總裁Sarah Casanova也很快公開道歉並做出了回應:「現在還沒有證據顯示喜福食品有問題的產品已向日本出口,我們也還沒有做出退款的計劃」、「我們也是被騙的一方」。

2014122402日本麥當勞總裁Sarah Casanova 圖片來源:geinou108.com

       是不是很熟悉呢?當「我們也是受害者」在台灣早已成為問題廠商的標準答案時,日本人可是完全不能接受的。Casanova在新聞上的截圖(發言)立刻開始在日本部落客間發酵[2],這讓原本就疲弱的日本麥當勞營業額在第三季營業額大幅下降了15%,營業利潤甚至出現了2001年來首度的赤字[3]。雖然全球麥當勞都在面臨營業衰退的困境,也有評論指出麥當勞的核心問題在於近期的客群定位危機[4],但日本麥當勞在2014年第三季的衰退卻是遠遠超乎公司預期的。相較之下,台灣人的「滅頂行動」在味全祭出林鳳營鮮乳買大送大的破盤優惠之後,每日銷售量已從抵制高峰期的40公噸回升至每日100公噸[5]

20141224圖片來源:ETtoday

            抵制作為一種手段,其目的從來不是針對特定企業的一般勞工,而是企業負責人和企業本身。因為他們沒有能力為自己販售的產品做好品質的把關,或甚至是為了個體的利益而損害消費者的權益,一般民眾在缺乏其他更具有強制力的資源下,抵制就成為採取行動的唯一武器。這種抵制行為不只有消費者對食品商可以執行,食品商對於其更上游的食品供應商也同樣可以執行,但遺憾的是,這些宣稱自己也是受害者的廠商,卻甘願為了成本的考量而放棄自己抵制不良產品的權利,這種採取沈默與消極不作為的態度,又怎麼能夠大言不慚地宣稱自己也是受害者呢?

            換個角度來看,這種「我們都是受害者」的心態,才是台灣人所應該面對的真正問題。從廠商以至一般民眾,我們總認為事情會發生問題是別人的責任,自己能夠採取的行動有限,也不能對大局產生真正的影響。這時候只要再誘之以利(買大送大促銷優惠)或動之以情(內部員工出面哭訴工作不保),甚至連最後一絲抵抗的意願都會瓦解。

但我們真的無法推動任何改變嗎?我們真的只能做個受害者嗎?也許日本麥當勞的經驗,可以給台灣一點正向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