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AVE惡魔教室 – 你能抵抗來自惡魔的浪潮嗎?

作者:涂育維

「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

 眾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醨?

 何故深思高舉,自令放為?」

如果你聽過「拿啦拿啦拿啦拿啦!耶!」的爛梗,你應該知道這段話是來自於中國文化基本教材,而且還知道這段話的意思是漁父在勸屈原做人要合群啦,不要搞孤僻的意思,當然,你肯定也知道屈原最後仍然無法合群,然後鬱鬱寡歡落個投江自盡的下場。

讀者有沒有覺得這篇文章是影片簡介,怎麼一瞬間就變成一秒想關掉視窗的中國文化基本簡介呢?其實這只是筆者想讓大家回顧一下,當初上課時老師最愛問的一個問題:「如果你是屈原,你會隨波逐流還是自令放為?」當然許多人(含筆者)都覺得屈原這樣很無聊,就跟大家一起過日子不就好了。一直到念了心理系,看了許多經典的社會心理學實驗和電影後,筆者才知道,大家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有時候是一件要不得且要命的事情,甚至在極端分子的帶領下,會發生各種違反道德直覺和個人底線的悲劇,像是種族屠殺、軍隊虐囚、霸凌等等。

今天要介紹的THE WAVE惡魔教室就是改編自美國真人真事,在學校做的一個小型社會學實驗,並由有深刻歷史傷痕的德國人來拍攝這段重蹈覆轍的「極權主義」再現的電影。本片片名叫做the wave,除了因為該團體的名稱就叫the wave外,其實也隱含了這樣的去個人化的極權制度,有時候就像浪潮一樣,在一瞬間吞沒所有人,而被吞沒的人又會成為新的浪頭,然後去吞噬更多人。而要抵擋這樣的極權主義,就像面臨大海源源不絕的浪潮一樣,難以抵擋。

—-以下有雷—-

1wave電影 THE WAVE惡魔教室

在片中一開始,老師在校方安排下去教授「獨裁主義」,在授課過程中,學生們都覺得學過「納粹」的教訓,而且換作現代人如此的熱愛自由,他們怎麼可能歷史重演?於是,老師提議來直接做真人社會學實驗,讓班級的同學親自體驗所謂的極權團體的。老師和學生們一起根據重要的極權制度特色,像是紀律、穿著統一、賞罰制度等等來訂定該團體的規則。最後他們形成了一個團體,一開始同學和老師雖然都把這當遊戲看待,但幾乎所有人都遵守每天穿白襯衫和用對上級極權者的態度對待老師。在擁有紀律後,老師加入了團結的因素,要求大家一起做踏步動作,並賦予團體有自己的名稱和手勢──浪潮(THE WAVE)。但慢慢的,大家開始自主性的保護團體內原本弱小的成員,排斥沒有遵守規定的同學,並且自發性的招納更多團體成員。到了末期,浪潮影響的人越來多,甚至做出許多脫序的行為,逼得老師不得不終止這樣的實驗,而團體中歸屬感最強的人也因為實驗的中止,舉槍自盡,老師也被警察上銬帶走。

—–有雷部分結束—-

到底極權主義為什麼能產生如此強大的力量呢?到底在納粹時期的戰犯個個都是天生的殺人犯、劊子手,還是他們也不過是另一種不由自主下的產物?為了回答這個問題,社會心理學家在這方面做了許多研究,基本上將其歸納成幾個原因:

  • 歸屬感人們對團體的歸屬感的需求,使得他們願意為了成為團體的一份子做出許多原本他們不願意做的事情。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國外的兄弟會慘無人道的入會儀式,在台灣長大的我們很難理解到底為什麼為了加個社團要弄到在校園裸奔之類的,但這在國外的古老學生會中卻是很正常的。
  • 去個人化身在團體的個體往往會做出平時一個人做不出來的事情,而且只要身邊的人和自己坐著一樣的事情,就不會覺得這是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比較近期的例子大概就像是學運時衝行政院的學生們,許多人平時自己不會採取這樣稍微激烈的方式表達抗議,但隨著團體行動時就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 團體極化一個團體很容易往更偏激、更極端的方向走,因為說出強烈意見的人,容易取得團體內更多的權力,這使得團體會不斷的往極端的方向演進。從文化大革命的批鬥就是從原本的政治批判,文字批評、公開汙辱等較輕微的方式,演變到後來毆打、虐殺被批鬥者的狀況。

看完了以上的心理學家提出的解釋,大家應該發現只要身為團體的一員,你就難免要面對這種團體帶來的歸屬感和失去自我的雙面刃。所以有時候你不該武斷地覺得那些會加入某某團體的朋友就是腦袋有洞,因為對他們來說,身為團體中的一份子所帶來的歸屬感太美好,讓人無法抗拒的淪陷。這也是為什麼爸媽要你小時候不要和壞朋友混在一起的擔憂來源,因為只要身處於那樣的團體,你就是很難把持住自己,你會不自覺得和團體成員做一樣的事情,你甚至會為了追求更多的認同感和歸屬感而做出原本你不認可的事情,甚至開始信仰你原本覺得很荒謬的東西。

當然,有人一定會說,我當年就沒有變得跟團體一樣,我成功脫離了團體。但回過頭來想想,你是否只屬於那個團體,或者當時是否也有提供你同等歸屬感的團體拉住了你?或者,你是否本來就和那個團體的人有格格不入的地方法,使得你自然而然地和那個團體脫節了呢?如果都沒有的話,那恭喜你,你有強烈的個人意志。但是,別忘了,當你面對的團體是整個社會,整個國家時,你還能有足夠的勇氣以你的個人意志去對抗整個僵化的社會制度?你能夠在上班後成為那個不遵守公司潛規則,和大家一起混水摸魚的員工,成為那個被所有團體排斥但仍能勇敢前行的人?

最後,祝福你,也祝福我,我們都能夠在作出要成為屈原或漁父的選擇中,我們都莫忘初衷。

你真的能決定你要做什麼嗎? – 從電影看社會角色如何促進惡魔的形成

作者:涂育維

        身為一個心理系學生,如果你問我有什麼關於人性的心理學實驗我最想和人分享的話,我一定會豪不猶豫的選擇辛巴多(Zimbardo)的史丹佛監獄實驗還有米爾格蘭(Milgram)的權威服從實驗。這兩個實驗大概稱得上社會心理學中最經典卻也最違反倫理道德的實驗(因為根據現在的倫理審查協會,這兩個實驗是不可能重現天日了~),除了實驗設計創新大膽外,其實驗結果還接露不可置信的脆弱人性,引發了諸多社會輿論和驚嘆,實驗者之後也出書專門討論這兩個實驗的內容,而在這幾年他們也陸續被拍成電影上映了,接下來我們將主要針對史丹佛監獄實驗的改編電影做探討。

叛獄風雲──去個人化的社會角色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有一天你莫名其妙被當成犯人關到監獄中,你在獄中的生活會是怎樣的?如果你平時是個奉公守法愛好和平的好公民,你有沒有把握你在監獄裡仍然能夠不和其他犯人起衝突,或者不和其他獄友一起反抗獄卒?

the-experiment-movie-poster-2010-1010681481叛獄風雲 圖片來源 : .moviepostershop.com

叛獄風雲改編自史丹佛監獄實驗,該實驗把大學生分成兩組,一組扮演犯人、一組扮演獄卒,觀察他們在扮演的過程中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為了追求擬真,實驗者還和警方合作,讓警方到受試者家裡逮捕他們到實驗的監獄中。在一開始一犯人和獄卒還有說有笑,不把實驗當成一回事,但不到兩天時間,實驗就開始失控,有的警衛在發現自己擁有絕對的權力的情況下,開始對犯人濫用職權,越來越暴力,從嚴格的懲罰犯人演變成虐待犯人,像是對犯人撒尿,或要求犯人做猥褻動作,而原本不認同如此暴力的警衛也逐漸淪陷在擁有生殺大權的絕對權力中,開始享受對犯人的虐待。另一方面,犯人也從原本的大學生開始越來越像犯人,從言談舉止到身體姿勢,變得越來越消極退縮,或者變得更暴力,和獄卒更加對立。最後結果因為實驗太過失控,使得實驗者不得不提早在第六天,提早終止這個原本為期兩個星期的實驗。

這個實驗反映了一件很重要的結果:人在扮演社會的角色時,容易失去自我的意識而隨波逐流,不論那個波是否違反道德和法律。而且除了人在團體中容易失去自我外,還會和不同團體的人產生巨大的隔閡,像獄卒能夠心安理得虐待犯人就是覺得如果扮演犯人是他們的話,他們一定會更聽話,所以這些犯人該死。

另外,在電影中沒提到的有兩件很重要的事情。第一個是這個監獄實驗除了測試了扮演犯人和獄卒的學生,在面臨扮演角色和自我的本性時會選擇什麼,也測試了身為實驗者的辛巴多是否能夠抵抗對研究成果的追求,而在實驗開始失控,裡頭的學生開始模糊道德界線時,適時的阻止實驗繼續,避免實驗對學生心理的傷害。而辛巴多一開始也迷失在「實驗者」的角色,期待著犯人和獄卒間更多的交互作用結果,還好他的同事(未來的老婆)提醒了他,也讓辛巴多從實驗者的身分醒過來,回到最基本的自己,阻止了實驗繼續傷害學生和自己的心理。第二個重要的則是在研究中,雖然實驗結果發現人非常容易受到環境的影響而成為惡魔路西法,但其實仍然有人能成功抵抗來自角色扮演的道德侵蝕,謹守自己的原則、抵抗來自團體的壓力。這意味著只要人們能夠堅定的相信自己心中的那把尺,明辨何謂是非對錯,然後勇敢的堅持下去,就像是反對種族隔離的金恩博士等等道德英雄。他們在整個社會只有一個聲音的情況下,能夠挺身而出指出這個聲音不合理的地方,並且努力抗爭,用他們自己微弱的光提醒人們沒有必要讓環境的黑暗決定自己是誰,而這也就是避免自己成為下一個路西法唯一方法。
 

同場加映:The Experimenter ─ 服從權威
 2015100602The experimente 圖片來源 :imdb.com

看完了上述,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如果我扮演獄卒,我一定不會聽獄卒老大的話虐待犯人。」就像許多人在當兵前都會覺得,老鳥電學弟很不人道,認為自己以後一定不要這樣啊云云,但最後能夠不成為那個電學弟的老鳥的卻少之又少。這不是因為人是健忘的,而是因為要抵抗傳統和權威,人比想像中脆弱很多。

The experimenter就是在講1961年代最有名的米爾格蘭電擊實驗,測試人性在面對權威者下令的情況下,能夠勇敢說不的人有多少。原本人人在實驗開始前都預期自己可以抵抗權威,結果在第一次實驗的結果,在有權威指導的情況下,所有受試者都下令電另外一個人電到300伏特(造成被電的人沉默拒絕說話),甚至有65%的人電到了最大懲罰伏特(造成被電的人休克)。這樣的實驗結果說明了人服從權威的天性,也呼應了叛獄風雲裡面的現象,那就是其他獄卒為什麼即使覺得良心不安或不合理,也還是會跟著獄卒老大一起虐待犯人。這也是為什麼這麼多納粹軍官可以只因為希特勒一個人的命令,而違背良心、慘無人道的屠殺大量的猶太人。所以,我們其實很難說這些納粹軍官都是天生的惡魔,因為我們有將近2/3的人都有成為這些惡魔的潛質,只要我們有一個惡魔的上司。

筆者小語

我一直很喜歡一部小說中的一句話:「這世間沒有所謂的正常,只有一千種瘋狂的面貌」,這句話道盡了正常人們引以為傲的正常,其實也不過是其中一種的瘋狂面貌,沒有誰比較高尚,也沒有誰比誰正常,有的不過是更多面向的瘋狂。而正常人所謂的「惡魔」,除了有千百種面貌,也有千百種由來,甚至有些只不過是戴上面具的正常人,並非用一句他天生如此殘暴就能概括和解覺得。因此,如果我們永遠只用惡魔這個詞來稱呼他們,用審判來做為解決惡魔的唯一方法,那麼我們也永遠不會明白這些惡魔原本也只是和我們一樣有血有肉的人,也不會明白其實你我都有可能成為這樣的惡魔。更不會有機會在有朝一日沉淪為惡魔的過程中,能讓自己拉自己一把,維持住自己心中的那把尺,勇敢的抵抗來自團體的壓力,成為無愧於心的人。

玩火的玩具熊:Ted續集的誘惑與危險

作者 : 馮郁容

在成人黑色喜劇片《熊麻吉》(Ted)中,泰迪熊玩偶以天真無邪的外表,縱情粗話、大麻與酒色,成為兒童和保守人士不宜的死黨角色。續集除了延續黑色風格,還挪用美國黑人史,作為Ted爭取「人權」的對照。欲望的禁忌之上,加上了種族禁忌,既增強了喜劇的能量,也增加了政治不正確的風險。

  • 限制級的擬人化熊偶
  • Ted配音麥克法蘭(Seth MacFarlane)賦予Ted的「生命」,有別於陪伴主人翁童年的傳統童話定位,強調的是「『一輩子』的雷雷夥伴」(Thunder Buddies for life):害怕打雷聲的男主角班奈特(John Bennett)和Ted,是永遠一致咒罵響雷的患難之交。
  • 「典型」的男性情懷。到了續集,隨著班奈特離婚、Ted不孕,Ted強壓班奈特把色情片筆電投海,班奈特和哈草菜鳥律師女友為讓Ted合法認養孩子打官司奔波,人熊關係在彼此的成長和情感昇華中,更有「人性」。

     

    2015092202
    (Ted和班奈特把曾存有色情影片的筆電,放入海底)圖片來源 : imdb.com

  • 偷渡社會議題的喜劇

     

    • 求子是為挽救婚姻。起先他努力尋找精子,結果妻子也不孕,只能選擇認養,卻反遭官方質疑「人格」拒絕,他的身分法律戰由此展開。麥克法蘭在此代入許多美國黑人的符碼,最顯著的是Ted和班奈特看黑奴電影《根》(Roots),看到主人翁金特(Kunta Kinte)被吊打的經典畫面,說自己像是受虐的奴隸。
    • Ted嘲笑沾滿落選的黑人精液、是美國話題家族卡達夏(Kardashian)的人。卡達夏爸爸曾經替疑似殺妻的黑人橄欖球星辛普森取得無罪判決,二女兒金·卡達夏(Kim Kardashian)則和多名黑人球星、藝人有過關係。紐約時報影評人達吉斯(Manohla Dargis)直指這個玩笑令人不舒服且不知所措。
    • Ted在法庭上唱出自我「靈魂」,得到黑人法官認同,並且以班奈特不顧自己性命救Ted的真情,打動黑人人權律師出手為Ted贏得訴訟,既衝撞了腥羶色和種族矛盾的禁區,又不失平衡族群形象的誠意。然而,這不足以掩蓋或削減卡達夏和其他黑人陽具玩笑的歧視本質。

       

      2015092201
      (Ted在精子冷藏室丟存貨給班奈特接)圖片來源 : imdb.com

  • 追尋中的他者正義

     

    • 當然,深刻揭櫫社會問題、破除根植於社會脈絡中的成見、提供解答,不是電影的責任,也不合主流觀眾看片娛樂的期待。可是族群衝突,也不是提一個不好、再補兩個好,就可以功過相抵的數學習題。如果創作者不能理解所涉情境的脈絡,從而有更貼切細膩的處理,反會在無形中強化社會既存的刻版印象,為德不卒。 一個能引起共鳴的笑話,反映的是講者、聽者之間的共通的記憶、價值觀,包括被取笑對象的形象。觀眾因為喜劇片的笑料,自覺歧視他者而感到不安,代表的是觀眾的反省意識。雖然,政治絕對正確的作品並不存在,政治正確的標準,因人因時因地因事而異。 可是,如果在歡樂之後、不安之餘,能夠對他者的處境有更進一步的理解和體貼,就能更接近合乎他者利益的正義,更接近問題的解決。
      2015092203(Ted在法庭上為自己的人格辯護)圖片來源 : moviesmacktalk.com

參考資料 : 

nytimes.com
http://ocw.aca.ntu.edu.tw/ntu-ocw/index.php/ocw/cou/102S101

 

所謂未來,來自現在。

作者: 陳怡君

現在是過去的堆疊,有著不可逆的因果關係。也有人說未來是奠基於現在,只是不能夠像前者的關係一樣的肯定,因為未來還沒發生,是未知數。這次要討論的不是時間邏輯,而是科幻電影。你說,科幻電影跟現在未來有什麼關係?它透過科技及想像,畫了未來的藍圖。實際上根源的腳本,則是當下的問題。

slide_294027_2380312_free (1)《2001:太空漫遊》劇照 圖片來源: huffingtonpost.com

《2001:太空漫遊》肯定能在科幻電影史上排進前十名。1960年代,科技正蓬勃發展,包含電腦技術。超級電腦會殺人這件事,對當時的觀眾是多麼駭人!這是現在已開始思考科技倫理的我們無法感受到的。這部電影在當時就指出,電腦科技的不當使用可能造成的危害。此外,對於人類進化的探討,就像在回應當時越戰的社會氛圍。從反共到無盡的戰爭,開始出現反越戰的聲音。它的確不是零和遊戲,但除此之外我們有什麼選擇?電影給了一個答案,縱然它近乎哲理,不易達成。然而背後的意義是,我們仍然有選擇。

matrix2bAIRwC77pGMxIuegcqmt88FJ7G《駭客任務》劇照 圖片來源: blastr.com

說到哲理,就不得不提《駭客任務》。「你是否曾做過一個夢?讓你確信它是真的。如果你無法從夢境中醒來,你怎麼辦?你如何分辨夢境世界與真實世界的差異?」這是電影的開場白,來自桶中大腦的哲學實驗。它也描述一個未來,電腦將人類作為能量來源,傳輸訊號,建構他們身處在20世紀的記憶。主角則是帶著關鍵程式碼的救世主,能夠保護在「真實世界」之外的人類不被毀滅。有意思的是,它跟《2001:太空漫遊》一樣,討論電腦科技的影響:我們會不會走到被控制的未來?或者我們現在其實正被控制?也許太過樂觀,但我想不必陷入恐慌。不論是電影或實驗,想要給予的訊息應該是,思考存在的意義,並非單純懷疑自己的存在。

ince《全面啟動》劇照 圖片來源: 華納兄弟

這兩部電影與我們有點距離,談一部年代比較靠近的:《全面啟動》。某種程度來說,它與《駭客任務》有些相似:同樣談夢境與現實的關係。不過一個是設定電腦控制,一個是設定人可以進出或創造夢境。作夢一直是我們擁有的能力,如果有一天我們能根據自己的意識做出這樣的行為呢?許多行為其實是潛意識所造成的,假使有人能從夢或潛意識中給予暗示,就能控制一個人。更甚者,它也討論了真實的一種可能:你的世界由你建構,只要你相信,它就可以是真實。

    下次進電影院看科幻電影,除了享受聲光特效之外,別忘了咀嚼它想傳遞的訊息,即便它隱藏在豐富的想像中。

你要不要試試戴著耳塞看電影?

作者:林書維 

為什麼廣電系電影組錄取分數總是那麼高?因為每一部電影都是跨科際的精華啊!拍電影真的是何其神聖,這也是為什麼一部好的電影總是能折服人心獲得共鳴。首先在電影開拍前,劇本內就先融合了編劇納入的大量資訊與文化揉合,接著拍攝時更是得動用所有多媒體技​​術在幕後支援,行銷時包括行銷、心理、視覺傳達等都不能馬虎,有些用心的導演更總會在電影當中安排不同層次的意義與內涵,因此不同的觀眾將能再同部電影中看到不同的觀點。除了在電影中看到的東西之外,其實配樂更是使觀賞者能真正入戲的耗大工程(不然你可以把聲音關掉看看還嗨不嗨)。

The_Jazz_Singer_1927_Poster第一部有聲電影爵士歌手》海報 圖片來源:wikipedia.org

1890年以前的電影一直都是默片,直到1927年爵士歌手》(The Jazz Singer成為世界上首部有聲電影,有聲電影想當然大受好評,因此在隔年歌舞片就在好萊塢大為蓬勃,1940-1960則開始流行起西部片,而好萊塢也在這時靠著牛仔與決鬥定位了世界電影重鎮的角色。最經典的電影配樂必須從最早的恐怖片大師-希區考克(Sir Alfred Hitchcock)來說,著名的《驚魂記》(Psycho)便以音效為驚悚片開創先例,而之後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Allan Spielberg)更在《大白鯊》(Jaws)將驚悚配樂以簡單的單音達到最令人畏懼的傳奇,也意味著古典配樂的沒落。當時的配樂獲得了奧斯卡金像獎在內的多個獎項,但這樣的成功可不是導演一個人的功勞,大白鯊的配樂作曲者就是在兩年後以《星際大戰》(Star Wars)再度超越自己的約翰·威廉斯(John Christopher Williams),《星際大戰》中大量的管絃樂團所演奏的浩瀚宇宙才又開啟了古典配樂的第二盛世,而這次的創舉可維持了好一陣子才有人突破。

近年電影形態多變,日新月異的多媒體工業發展迅速,人性在當中或許略有流失,但動畫如今已是能感動人心的大作。宮崎駿大師筆下的人物總能刻畫人心最為深摯的一面連外國都深感佩服,但除了細膩的角色表達外,讓你身歷其境的其實是背後巧妙的音樂旋律。與大師宮崎駿配合超過25年的日本著名的音樂家久石讓(Kuishi Jō),包含宮崎駿、北野武、大林宣彥等導演的曠世鉅作大多由他指揮配樂!所以我想比起畫面情感更為疏遠的動畫來說,我更佩服這些能以音符訴說故事細節的音樂家。你說,電影深度是否永無止盡?

媒體的力量: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從驚爆內幕(The Inside)看媒體對群眾的影響

作者:涂育維

最近正逢多事之秋,許多大事不斷在各地發生著,輪番躍上板面,從香港和平佔中的「雨傘革命」,到台灣本土食安問題頂新飼料油連環爆,到陸生和外籍生的健保政策問題,當然,還有被笑稱全台灣只有一場市長選舉的──連柯之決戰台北市。然而,這兩天大家的臉書版面和新聞版面最常看到的,反而大多數不是這些消息,而是某知名網路小說作家的私人生活問題。相信看到這,冰雪聰明的讀者一定意識到,會發生這樣子的狀況有兩個可能:一個是大家就是愛看名人的私生活,另一個可能就是媒體刻意主打個對社會發展無關緊要的私人問題的新聞,技巧性轉移掉群眾的焦點。前者就心理學來說這是人類本能無法改變,但如果是後者的話,我們就該提高警覺我們到底從什麼事情被轉移掉了,因為這樣的技倆往往是用來遮蔽更嚴重的問題

        在真人真事改編[1]的電影<驚爆內幕>中,在人們還不甚了解吸菸對身體影響力的90年代,美國菸草業的龍頭公司遭到內部人員爆料在香菸中添加了有害健康且使人成癮的添加物,整個故事就是在菸草大公司和新聞主播的鬥法下展開,兩方如何使用媒體正面、反面的力量來達成各自的目的。電影男主角艾爾帕西諾飾演的是著名節目<60分鐘>的主持人,秉持著記者的驕傲想將菸草案在節目中介紹出來,希望曾經被菸草公司開除的高級負責人男二羅素克洛能夠上節目指證。

20141103圖片來源:zeestudioindia.files.wordpress.com

在過程中,羅素克洛被菸草公司高價雇用的私人偵探,挖出過去他作過所有不好的事情,如酗酒、家暴、遺棄重病前妻等,除了讓他身敗名裂、沒有任何工作外,還企圖透過人身攻擊讓他的話不被群眾取信。菸草公司還利用員工的<保密談約>鑽司法漏洞,使得其在法庭上立於不敗之地。而且艾爾帕西諾工作的電視台CBS,也因為擔心菸草公司的控告、施壓會讓股價下跌,決定放棄已錄製的部分節目。當然,這種電影結局一定是正義的一方成功的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艾爾帕西諾透過媒體的正面力量,將CBS高層受脅迫不敢播出重大新聞事件的事情透露給<華爾街日報>和<紐約時報>,使得輿論的力量倒向了艾爾帕西諾,CBS在攻訐的聲浪中承認錯誤,並重新播放完整的片段,正式拉開了美國史上最大公共衛生案件的序幕。

在電影中,媒體的力量有正有負,端看使用的目的而定。男主角艾爾帕西諾利用各大媒體間的平衡性,透過其他媒體將CBS的問題告知群眾,讓群眾的力量來逼迫CBS認錯並說出真話。而菸草公司透過金錢對媒體施壓,使得重要的新聞不被爆出,同時透過強力放送羅素克洛的負面新聞逼他身敗名裂,讓他的話對群眾失去意義。然而,群眾真的有這麼好操弄嗎?對應一下現實中台灣,我們就會發現許多新聞就如鄉民口中的「風向變了」,許多原本被認為罪無可赦的人,最後卻發現只是被抹黑。群眾往往只在意伸張正義的部分,看到媒體上說有人犯錯就急著一群人網路圍剿,等到事後發現錯了,也沒見幾個出來道歉過,但被冤枉的人在被圍剿過程中所失去的一切,沒有人還得起

(這也是為什麼選舉總是在打烏賊戰的原因,就因為烏賊戰是最有效讓人短時間內身被名裂的方法。)

片中羅素克洛曾說過:「任何人都經不起放大鏡的檢視。」

要找到一個人不好的地方並透過媒體批鬥一個人太容易了。但在這樣一個媒體常淪為財團操弄工具的時代,比起想著怎麼把手中的石頭砸向媒體所指向的這個人,為什麼媒體要這樣批鬥一個人?到底隱藏的在這樣批鬥下,是什麼樣利益糾結的故事?這才是我們更應該思考的事情。

 

 

 

 


[1] 取材於美國90年代著名的菸草訴訟案,又稱美國菸草第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