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韁索的觀光──我們拿什麼來拯救你?

作者 : 涂育維

150627 圖片提供:涂育維

近年來台灣觀光人次不斷上升,帶來大量的觀光收入,政府也因而更加賣力的推展觀光,像是自行車的推廣、觀光夜市的改革及開放陸客來台等等。然而,伴隨人潮而來卻不只是經濟成長等正面效益,還有需多負面的外部成本,而其中最明顯的莫過於因過量人潮湧入,產生嚴重的交通壅塞、生態破壞。像地形較為陡峭的東部,許多道路偏狹窄,使得魚貫而入的大型遊覽車占滿了車道,又加上過量的車潮、人潮,造成當地的交通險象環生。

這樣的狀況引發了許多當地居民的抗爭,最有名的莫過於幕谷慕魚的事件[1],由於過量的觀光人潮,帶來混亂的交通和環境的破壞,使得當地居民不堪其擾,甚至到後來不惜鳴槍封路,要求捍衛部落環境生存權。而幕谷慕魚在去年七月颱風影響後,封山維護至今,近日重新開放後僅准許步行入山,還需要事先申請,人潮大幅度降低。從這個例子看來幕谷慕魚重新得回了寧靜,但是,發展觀光和居民生活品質真的不能並存?

筆者認為,這種發展觀光和居民生活品質的兩難問題,真正的核心原因在於觀光人次的控管。根據中華民國統計網的資訊,光是103年1月的單月總來台觀光人次就達80萬,而整條線型仍是不斷向上攀升,而來台陸籍旅客的人次也有相似的線型,同時也達到單月來台人數進40萬,約總來台觀光人次的一半!試想每個月都有如此大量的人潮湧入台灣各大觀光景點,台灣本來就地狹人稠,而台灣著名的觀光景點也不過就是那幾個地方,在這樣的情況下,要維持交通順暢還要把關生態環境的狀況,豈不下於蜀道之難?又加上政府又不斷的推廣觀光,鼓勵外籍遊客來台旅遊,使得急速的觀光人次成長超出台灣觀光的負載力,除了造成當地居民的困擾外,也造成觀光品質一落千丈,降低了台灣的國際觀感,而國人的國內旅遊意願也大幅下降。

                                                                                                                                                     

15062702 15062703
左圖、來台旅客觀光人次/時間     右圖、來台陸籍旅客觀光人次/時間

那麼,除了降低觀光人次我們還可以做什麼呢?筆者想到幾個可能:像是拓展其他地方特色並將其轉成為新的景點,增加觀光的選項;或者有一個整合平台計算出各個景點的最佳負載觀光人數,加上統合各家旅行團的行程,使觀光人潮可以平均分配,減輕交通負擔和提升觀光品質。

但這些想法都需要一個前提,那就是不能短視近利,如果觀光業者希望獲得最大量的金錢,就很容易無限制的開放人潮進來,這樣的行為一開始也許會造就大量利益的假象,但到後來反而會損害其原有的觀光價值,甚至會因為過量而難以嚴格控管不肖業者的行為,對台灣的觀光形象和資源造成嚴重打擊,對未來的發展帶來負面的影響。筆者希望未來在發展觀光時,除了增加人次外,也需要事先想好配套措施好好控管,別讓一時的經濟成長,預支掉了未來數十年的生態環境和經濟。

 

 

 

 

 


[1]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46754/

 

 

 

澎湖,我們回不去了

作者:涂育維

20141217圖片提供:涂育維

身為一個土生土長,到大學才離家念書的澎湖人,即使在台北適應的再好,走過台灣的許多角落,還是沒有什麼地方能比得上那片帶著淡淡鹹味,總是晴空萬里的豔陽下的雪白沙灘。其實筆者最鄉愁的時候大概有兩件:第一,大學畢業後回去沒有適合的工作,只能繼續滯留台灣本島,等放假才有時間回家和家人相聚。第二,逢年過節常常搶不到機票,導致回家常常沒幾天就要回到空蕩蕩的宿舍,一個人黯自神傷,連室友都沒有。

但這兩個問題其實不是只有筆者特有,而是普遍的澎湖遊子們共享的,特別是第一個畢業後回不去了的問題。許多大四的遊子們往往在畢業前夕掙扎許久,究竟要留在台灣本島工作,還是要回澎湖,扣除掉公費生強制回去的話,基本上大都選擇留在台灣本島生活。因為澎湖實在沒有足夠、良好的工作機會,比較能做的大概就是觀光相關的,像是開民宿、賣海產等等,但在市場已經飽和,且就業結構上缺乏多元性。

在這樣已經十分艱辛的情況下,只要發生一場空難或對觀光有負面效果的新聞,都會重重的傷害到整體經濟。又近年來由於觀光產業的興起導致漁業上人為的濫捕,使得許多原本小時候便宜到當零嘴的魚乾,現在卻成了一斤近千元的商品。澎湖海洋生物研究中心也指出,近年來澎湖海域受到人為濫捕,漁獲與民國八十年全盛期比較,幾乎所有產量都銳減十分之一,不僅主力漁獲減產,就連非食用的棘冠海星也少了許多。這使得整個就業工作情況更加雪上加霜,就算不從事漁業也是種變相的看天吃飯,而從事漁業的還不只要看天吃飯,更需要承擔人為濫捕造成的低漁獲量結果。這很明顯是一個過度倚重觀光造成大量的漁獲需求,大量漁獲需求造成濫捕降低漁獲量,而為了滿足需求又繼續過度濫捕的惡性循環

201421702澎湖彩虹橋 圖片提供:涂育維

然而,面對這樣的問題,澎湖縣政府提出來的解法似乎常常讓人難以苟同。幾年前想透過在澎湖設立博弈特區[1],讓澎湖變得像澳門等以賭場聞名的特區,加強發展國際性的賭場觀光,增加青年人回流,但最後公投沒有過關,所以就不了了之。近年來爭議最大的莫過於大倉媽祖文化園區[2],現任縣長舉債五億五千萬元在非馬公本島的一個實際居住約80人的小島上蓋一個全球最大的媽祖神像,整個園區占大倉島土地面積的四分之一,希望能夠促進島上的觀光。這件事情引起澎湖居民、學者相當大的反彈,而且在反對聲浪如此大的情況下,政府並未檢討此事究竟是否合宜,仍自顧自的進行工程中

        面對這樣的就業環境和政府,青年實在很難回鄉,即使是有心想改變的人,面對這樣人口結構嚴重老化,產業結構單一又靠天吃飯的觀光型海島,真的也不知道從何改起,連有沒有足夠人才推動改變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雖然目前筆者抱持不樂觀的態度,但還是希望能透過這樣反思和討論,引起更多人關注澎湖等離島的產業結構問題,期望終有一日有各方面的專家能組成一個跨領域的團隊運作,一次解決不同面相卻彼此盤根錯節的問題,讓產業能突破單一化發展的可能,讓許多離鄉背井的年輕人也可以有更多回家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