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北歐學習,做個抬頭挺胸的靈活小國

作者:林書維

台灣這麼小是否一定要依賴所謂的特定「強國」才能在世界立足呢?其實真的不然,而且指證歷歷!所謂北歐小國包括了芬蘭、瑞典、丹麥、挪威與冰島五國在內,北歐睇處偏僻且自然環境嚴苛、資源有限,但健全的社會安全網與福利政策卻令外國人羨慕不已。姑且不與亞洲國家比較,相較於其他高經濟發展國家,包括英美亦或南歐各國,北歐各國分配在老人醫療或是照顧方面所花費的金額比例相對較低,但政府每年用在整體社會福利的支出佔了四分之一的GDP,比重是美國的兩倍多、台灣的五倍,也就是說,雖然社會福利支出極高,但卻是個有助於社會與經濟的良性循環,社福在這裡不是拖油瓶,而是國家競爭力的策略一環,更擴大了內需與外匯成為經濟雙軸。

800px-Nyhavn-Copenhagen-Danmark丹麥哥本哈根新港  圖片來源:wikimedia

北歐令人稱羨的還不僅只於老年安養照護,長期的給薪育嬰假、免費教育和全民醫保等,從搖籃到墳墓照顧都可說是無微不至。這都得歸功於北歐特有的經濟結構與民族素養。從經濟結構說起,北歐用重稅收支援高福利,以此平衡貧富兩端來分配財富,的確跟共產主義有相似之處,但卻同時將開放經濟的優點與馬克思的理想揉合為一;在經濟上主攻高技術勞工用以抗衡財大氣粗的製造國,北歐企業就是這樣以小搏大,講究工作效率、重視商品效益,懂得用最少的成本創造出最大的營收。企業如此爭氣,政府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北歐諸國的政府特色在於自由運用擴張性財政政策,且人民信賴程度皆在世界前位,政治立場清廉低調(在2010國際透明度排行中,腐敗感知指數中五個北歐國家都在178個國家中排名前11名)北歐各國政府普遍都有個共識,就是「政治惡鬥屬大國才配享有的“奢侈”」,這樣低調的政治角度非常值得台灣借鏡,畢竟我想高課稅在台灣現下如此低效的政府手中,必將淪為貪污氾濫的問題令人詬病,最後或許還會造成人民抗繳的反效果,再者,台灣資本家的逃漏稅本領是數一數二的;政府追討的能力也是數一數二。

另一方面,從內需和人民方面來說,北歐人雖都享受高福利,但卻極少人因此而怠惰於工作,北歐五國的高齡勞動力可是高居全球前列,收入位於前段的人,對於政府高課稅用以拉拔整體社會的政策也早習以為常,過程中也習得更為宏大的格局和價值。知名作家吳祥輝就曾寫道:「『洋特法則』正是北歐最重要的社會基石。只有『團隊精神』,不容『個人英雄主義』。只有平等,絕無特權。批評別人之前,先想想自己。捨此基本『倫理道德』,北歐社會將傾頹。北歐『福利國』會瓦解。」除價值觀外,北歐人民的世界觀也因教育而不遜於各地,英語和德語是今天瑞典常用的商務語言,再整個北歐地區用英文溝通可說是暢行無阻,但對北歐的日耳曼人來說,英文的難度可比我們想像中高。除此之外,小朋友的考卷裡時常出現國際考題與高道德教育,這一切都是北歐特有經濟與社會的另一種準備。

歷經90年代初期的北歐金融危機和 2008 年的全球金融海嘯,有越來越多的經濟學人相信北歐模式的優點。用市場經濟賺錢,再用高稅賦和社福制度進行財富重分配,兼得市場經濟與福利國家的好處絕對值得我們借鏡;同樣面對德、法等大國強食,北歐的變通與團結更值得台灣效法,台灣一貫的放任式資本主義已讓財產分配上失去了正義,倚賴大國後主權更是日漸薄弱,企業競爭力與社會福利也成為多頭馬車互相牽制。經濟與政策的連動關係是我們必須盡快根除的部分,而不是一昧短視倚賴特定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