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無限迴圈走出的設計師

作者:林書維

11301614_998427876837157_1005396093_n圖片提供:林書維

 Q:簡單講大學所學的專業(_資訊管理系資訊科技組)跟(_視覺傳達系)的領域?
雖然說,”資訊管理系資訊科技組”名稱看上去是資管系,而且照理說應該是以管理為重的科技相關科系,當初剛來也是這麼想的!但其實這間學校的規劃是將資管系分成了三個部分(三組),因此有專攻網頁的網路科技組;著重管理的資訊管理組;著重程式開發的資訊科技組,也就是說…我們這個組有點像是披著一類皮的二類組,未來相關的出入也就是工程師或是科技從業人員,學得好的話大概就是可以自己寫出一套系統或是遊戲(Coding)。而另一部份,我在資管系畢業前轉學的視覺傳達系,學的則是設計、攝影等靜態或動態的平面設計藝術,課程從較為傳統的素描到3D軟體皆有著墨,而每個人在這當中培養專精的項目都不一樣,有人特別對於拍影片有興趣就常在作品中以此表達,其實對於視覺表達的訊息傳遞,你終究會用你最喜愛的方式表達出來,而設計本身就是門商業行為,除了所謂“美術代工”的美工,如果想成為設計師,還是要有人買你的帳才行,這裡畢竟不是書畫系或是美術系,因此學到的傳達可不僅止於視覺而已,邏輯與溝通也是很重要的。

 Q:什麼原因讓你想從__領域轉換到___領域? (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
當時有很多朋友在大三時就開始惶恐,因為就算你夠專精,畢業後真的是面對大多數人都不沒興趣的電腦Coding,許多人因此選擇就讀研究所,不少人坦誠是將臉埋進書本裡,但就算畢業了找工作,即便高薪也是賣肝且枯燥乏味的內容(除非真的很有興趣!),出社會後同學要不就是改行做週邊或是接觸與所學不同的行業,至少…現所以我看大部份的人,在畢業兩年後看起來,超過八成的同學都在做不相干的職業,而我肯定也會是其中之一!因此當下我既下定決心告訴自己,人生還是追求自己想要的比較重要,因此就秉持著“喜歡的東西絕對能執著成為一像專業”的堅定意志,加上我從小就非常嚮往藝術與繪畫、時尚等領域…原以為偏重管理的科目也能成為一項專長混口飯吃,但因分數分發的關係到了分數較高的資訊科技組,沒興趣加上對於設計夢想的衝動,就這樣子…我在畢業前夕提起勇氣選擇轉學。有沒有後悔?沒有。出路有沒有比較好?好上許多。快樂嗎?那還用說呢!

 Q:轉學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原先在讀資管系的時候,每天上課內容大多就是接觸程式碼,背一些我當時覺得以後大概是用不太到的語法,頭腦也跟著C++無限迴圈…原本想說離開之後大概就再也用不著了。不過其實現在也常將電機概論或是在網頁上也大有幫助。而另一方面,學習設計之後慢慢開始發現好在當時有背一些語法,現在在職場上才不會因為密密麻麻的程式而眼花或是愣在那!在專業上其實多有發揮。

另外,我當時認為ERP系統是一套很無聊的系統,但後來發現..真的很無聊!不過不過,真的非常實用誒,在讀書的時候都不想學,但在工作上發現我比別人還懂得操作就更想學習了,以一個設計人員來說,會ERP系統真的不常見,也讓我在工作上有更高的不可取代性。

11329652_998427880170490_112705312_n 圖片提供:林書維

 Q: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前陣子曾有當時的一位副教授找上我為他設計一套方便學生可以了解教學內容的教材,但自他所提供的既有素材中,我發現現在的教材真的都太死板,雖然真的是一針見血的內容,但實在是硬著頭皮才念得下去,而且雖然有非常系統化的文字解釋,但其實圖文的歸納我想才是最受學生所接受的,加上城市這東西很需要記憶,我發現連結相關的圖案來背誦才是最快的。因此我就和教授一起設計了一套的解析圖,並且在裡頭加上很多日常生活中的例子來輔助解釋,融合進當時我在學時難以理解的幾個問題,以過來人的方式倒敘,雖然只是短短一個章節的量,但聽他說學生對此可是大為讚賞,他之後也向系上建議相關的辦法,不過後來好像不了了之就是了。總之我想這樣的結合應該算是最直接、簡單的跨科際融合經驗了吧!雖然我從頭到尾沒有與學生溝通,但融合雙方專業的跨科際媒介不但能有效率的拓展範圍,我相信更能啟發同學以不同的角度看待一件事物,或許也能融匯應用在待人處事上面。

 Q:有什麼國內外的政策是你覺得對設計相關產業是有幫助的?
其實以最簡單的層面來看,台灣的慣老闆們真的是“慣壞了”,普遍來說對於設計的技術與美感相當輕視,國外的政策除了保護著作權(國內也挺健全的)之外,最不一樣的就是他們面對藝術的價值觀,我想這對設計者來說,比任何保護方式的法令都更來得有幫助。我們的政府和教育已經迷迷糊糊地培養出了很多技術層面的設計人才,但是「設計並非僅只是一項美化的技術,設計人才是要經過長期深入以及廣泛的產業經驗來培養。」所以一個設計系畢業生從學校畢業之後,還需要經過相當多的歷練之後才能夠成為一個稱職的設計師。

也許你這幾年就已經開始感覺到身邊很常聽到“設計”這兩個字,上從政府官員到市井小民,大家好像把設計當作是一種全民口號,最明顯的就是“文創”的身影好像各處可見。不過這有好有壞,好是這代表了社會在整個設計美學發展的第一步,這一步相當重要!但是呢,這卻又不代表我們的社會已經對設計有了成熟的認知,因畢竟我們也需要有舞台,有觀眾,作品需要有人買單。但因為這個時候的設計認知大概只是那種「漂亮的外觀」甚至是「業主自己覺得漂亮的外觀」,那種「完全不考慮市場與社會美感,只憑個人經驗與喜好的獨裁式美感。」,但是同時也會帶來一連串的價值混亂以及觀點爭論,那就是「設計究竟是什麼?」,其實設計就像是陷阱,是一種商業陷阱…一種視覺詐欺,不單單只是美與不美這麼簡單,如果你只講究的只有「美」,我想那算是藝術家,包裝的令你相信,那就是設計,政府在教育與文化熏陶的基礎政策應該多加配合。

意識到缺點的開始,才能往美的方向前進

受訪者/ 何沐恬  採訪報導林書維

臺大圖書資訊系
英國布萊登大學攝影碩士畢業

獎項
2013, 2011美國「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Award」榮譽獎
2011法國「Prix de la Photographie」榮譽獎

網站 http://mutienho.ftp.cc/

10918376_924124244267521_752851266_o受訪者何沐恬 圖片提供:何沐恬

 Q:請簡單講解一下,您大學所學的圖書資訊系跟攝影系研究所的領域內容?
圖書資訊系也就是過去的圖書館系,課程內容基本上以培養圖書館與資訊學領域研究人才和培養圖書館專才為主。圖書資訊系看似無趣,但其實背後的學問很大,因為人類知識非常廣泛,從如何分類這些累積下來的大量知識、如何幫助別人有效率的搜尋所需資料、以及如何利用新科技來達到上述目的,都是圖資系學習的內容。除了資訊組織、館藏發展、參考服務等專門課程外,由於館員必須直接面對讀者,因此我們也涉獵傳播學、心理學、社會學等課程。

而在英國就讀的攝影系研究所課程中,一半是理論一半是發展創作。理論從藝術史和攝影史等角度切入,討論不同類型攝影作品的脈絡、攝影媒材的特性等等。發展創作時,需定期和指導老師討論,老師也會檢視我們作品背後的理論基礎。
 

 Q: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圖書資訊領域轉換到攝影領域呢?(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
我從小就對各種類型的創作非常嚮往,成長的過程中不斷嘗試文字、繪畫、音樂等創作。在填大學志願時,原本計畫未來研究所攻讀博物館或藝術管理領域(當時在台灣是只有研究所才有的科系,現在好像有些大學有學程可以申請),而圖書資訊系的課程略略相關,內容又很廣泛。無論是資訊科學、程式設計,或是管理學、心理學等,對於當時懵懵懂懂、充滿好奇心的我來說,似乎是有趣的選擇。

上了大學之後我加入了攝影社,結果對社團的投入比讀系上的書還多……。想起之前對創作原始的嚮往,漸漸就浮現去認真嘗試看看創作領域的想法。目前已完成學業,未來希望能持續投入當代藝術創作。
 

 Q: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嗎?
圖書資訊研究和藝術創作兩個領域關係比較遠,但過去所接觸的東西一定會在未來產生某種意義。我的感覺是研究所並未特別影響大學的專業邏輯,反而是圖資系的經驗影響著現在。在當代藝術領域裡,作品背後的論述和研究是重要的部分,圖資系的訓練對於資訊的搜尋、判斷、篩選、統整,甚至傳達,都對攝影和生活有很大的幫助。

10904843_924124240934188_2029673757_n

 Q: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你對於將兩科結合或是在應用上有何感想或經驗?
因為圖資系對於資訊的統整和傳達的能力要求比較高,使得大學四年以後我們都很會寫報告(笑)。現在在寫文論、提作品計畫的時候可以感覺相較於大多數藝術學生更有組織和清楚的邏輯。

另外研究所課程要求製作作品集、作品網站,藝術學生常常更關注於視覺上的美觀,但我會在意觀看者的觀看經驗(是否易於閱讀、易於找到想點的連結等等)。
 

 Q: 我們該如何用攝影來提高民眾對居住地的美感提升?如何將攝影發揮最大的影響力?
一般狀況下,我們必須人在現場才能拍攝到視覺上客觀存在的對象。對我來說,拍照這件事的特殊價值,在於攝影者親自面對、觀察被攝者/被攝物的過程。拿起相機時,我們經常會感覺自己比平時更敏銳,所以我想攝影確實可以讓一般民眾更加注意每天所生活的環境的細節。這些細節不一定美,但是必有其存在的原因,如果是不好的現象,也必須從意識到這些缺點開始,才能往美的方向前進。另外,懂得「閱讀照片的資訊」,比起拍照本身,或許更能發揮影像的影響力,現在影像非常氾濫,但對於視覺上較冷靜、情緒渲染力較低的畫面,許多人會輕易略過,忽視它可能承載的訊息。

不過,不管是以拍照增加觀察力,或是學習閱讀照片,對於一般大眾都不是直覺式的,還是需要透過社會教育等方式推廣。(圖書館當然也是重要的社教單位!)

白色巨塔的行銷女孩

10850403_908182619195017_893581085_n

作者:林書維 受訪者:鄭惠如 照片提供:鄭惠如

1. 請簡單講大學所學的專業(醫務管理學系)跟研究所(行銷與流通管理所)的領域?

醫務管理系的所學內容大致上偏向醫療相關的行政事務,像是醫院組織、醫療事務、病歷管理、財務、人資、行銷等,項目當中也涵蓋了社區發展相關,例如:長期照護..等規劃。這科系與跟一般科系比起,是有所差異的!我們必須了解公共衛生、藥學、流行病學與疾病分類,甚至也會有解剖學的課程,畢竟整體結構從預防到療都有所涉略,我們的專長當然也必須涵蓋廣泛。

研究所接觸的行銷與流通則分為兩個領域,流通的部分白話來說,就是如何計算最佳路徑提高效率,或是購買機票或其他票券時如何達到最高投資報酬率。行銷部分由上至下,從供應鏈、市場分析到客戶關係管理都必須鑽研,行銷管理的概念又可分為發展國內或是國際行銷。

2.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醫管領域轉換到行銷領域呢?(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

大學時,我因緣際會曾到北大(北京大學)修取學分,當時老師認為我個性外向靈活,很適合企管等相關領域。暑假時又因為在台大醫院實習,覺得工作內容取向過度單一,與大學時的願景有所出入,當下也就開始萌生跨足其他科系的念頭。

最後在大三時,因為修了醫療行銷課,另外再加上獲得了華碩校園CEO擔任行銷組長的機會,都讓我對行銷領域的議題都更感興趣。在此之後便上網蒐集資料與透過老師的介紹,進而到中正行銷所修學分,在大學畢業前也順利申請到國內外大學的行銷所。目前的工作是科技領域的媒體公司的工商記者(廣告AE),能為各個客戶規劃行銷廣告與執行年度活動,並且善用新聞內容順利發揮自己念書時的所長。

3.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嗎?

研究所算是大學的延伸,雖然看似兩門非相關領域,但其實都是不圖層面的管理科系,除了基本科目的延伸外,專業領域層次的方向大致上也都是一種找出問題、解決問題,進而達成目標的概念。當中的差異在於:大學我們總是老師教什麼背什麼,學科無論理論與實作,通常目標都只是足以完成考試;研究所則會在原因上多家探討、追根究柢,在數據的解讀上更是著墨深入。對於事物的定義及判斷也較以往明確。不過大學時期的課程依然在往後的計劃方案上提供更多元的可能。

4. 如何透過跨科系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術業有專攻,不同領域的人有不同的長才,也不一定要別人認可怎麼做才是對的,答案不會只有一個,任何事都可依不同面向去解讀。只要願意聽取不同的建議,再從中找到一個平衡的解決方案即可。我喜歡用分享的方式與透過每個人不同的活動、競賽,或是團體的經營與參與之經驗分享,經過腦力激盪,再統整大家提供的資訊,跨科系培養了我能將不同領域的各項知識揉合,再透過經驗將各方意見、資訊整合成我們所能實際應用的技巧。

5. 可以淺談在台灣醫療體系遇到的管理問題嗎?

-薪資過低,工時長問題。

-不重視醫療從業人員工作品質問題

-非專業領導專業問題

-政治議題凌駕醫療專業問題

關於以上,我將之統整為財團醫院的經營方針出了問題,總的是為了營利與攀附政商關係。這樣的一個循環降低了醫療水準,且從上到下整個白色巨塔皆不可告外人所知,藥材常以低報高、苛刻病患權益(此舉往往是埋下更多疾病的原因),外加對醫療從業人員的福利也是加以苛刻,醫療體系與社會又時常因醫療糾紛呈現對立,雖目的是想救人,不過醫護相關人員還是常因過失遭判鉅額賠款,也因此最後台灣醫院只能落得聘請波蘭醫師、緬甸醫師或是護校的”實習護士”來充當一線醫療人員來看診,而良好的醫護人員則正在出走。

 

專業分工不分家

採訪編輯:陳怡君  受訪者:郭東翰,東吳大學企管系、國立政治大學財法所

Q: 簡單講大學所學的專業(企管系)跟研究所(財法所)的領域?

  大學唸的是企業管理,大一、二時所學是基礎科目,例如管理學、經濟學、微積分等。
之後會學所謂的「六管」:
生產、行銷、人力資源、研發、財務管理,資管
通常在學習的過程中,就會聚焦在未來想要發展的領域。郭東翰個人則是偏向科技管理、創業管理的部分。

至於研究所所唸的財經法,主要是公司法、證券交易法、金融法、保險法等的學習,培育的是商務律師的人才。
10841670_905200549493224_727094014_n

Q: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企管領域轉換到財法領域? (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

「客觀而言,創業對我來說才是對社會做有用的事。」

  對郭東翰來說,創業能夠解決某個社會問題。
而他明確知道未來想要走的方向是中小企業、新創企業管理。「你並不會在學習一開始就知道該怎麼走,而是在摸索的過程中發現。」
他所確立的未來,也是經歷不少時間的探索。將自己定位為中小企業相關的人才後,需涉及管理及法制的專業:大學的學習無法滿足這些需求,成為他投入研究所的理由。

    前面也曾提到,想要走科技、創業相關的路。目前在體制內的學習並沒有理工相關的背景。郭東翰認為,創業通常是團隊運作,他不一定負責科技這一塊,也可以負責創業管理。當然,優秀的創業家是每個領域都精通,但最少需要基本的知識,才能讓團隊裡每個人的討論是在同個水平上。而他本身是透過其他管道,例如科技媒體,來獲得相關知識。

Q: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法律是分配的學問,企管則是創造的學問。」

    這是郭東翰對於他兩個不同專業的註解。前者是分配餅,後者是將餅做大,兩者並不背馳。他認為,跨領域的學習是在累積不同的專業,在學習的過程中你會發現你要解決的某個問題,而法律跟管理的專業某部分都會幫助你解決問題。每個階段的學習,都成為影響他做決定的因素。

Q:  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權責分明,彼此信任」是郭東翰認為可以避免發生溝通問題的準則。

   他分享創業團隊「阿里巴巴」的例子:阿里巴巴裡的馬雲負責電子商務、產品開發、平台架設等。而蔡崇信則負責融資。在專業分工下,他們並不會置喙彼此的領域、尊重彼此的意見及專業。如果決策的結果有問題,便是由該負責人負全責。

Q:  談談目前台灣中小企業觀察到的狀況。

  目前台灣中小企業的組織、租稅優惠及公司治理需要作調整。

 在組織規劃方面,大抵可分成有限責任跟無限責任公司。前者的問題在市場,因為你只負有限責任,不易達成交易。後者則是投資者不願意負無限責任。在美國還有另一種形態的組織:有限合夥公司。經營者負無限責任,投資者只負有限責任。如此有機會可解決兩者各自遇到的困境。

    台灣的中小企業佔全國企業的97%,理論上政府應扶植。而中小企業的法源援引的是《產創條例》,但給予的租稅優惠卻是不如大企業。更甚者,中小企業的公司治理並沒有制度化,組織形態不像大公司健全,也會影響到運作及融資的情形。

學技術,更學思維

受訪者: 莊承展 作者:林書維

10818907_902313519781927_47437813_n受訪者: 莊承展 照片提供:莊承展 
 

Q: 簡單講大學所學的專業(資訊管理系資科組)跟研究所(資訊管理研究網路行銷組所)的領域?

大學所就讀的學校為世新大學資訊管理所,在學期間學習的內容比較屬於資訊類技術性的學習,例如如何寫程式等等偏向Coding的東西,因此從大一開始選的課程、必修課程內容大多跟電腦、資訊有所接觸,例如計算機概論、程式設計、多媒體等,因此所學的內容會比較偏向立即性的工作需求,而在管理層面相較技術層面的學習較為稀少,各學科門檻也會比較偏向實務證照導向。

研究所就讀的學校為臺北大學資訊管理所-網路行銷組,研究所的授課內容多落於網路行銷,關心的內容多在於消費者行為、網路行銷策略方面的研究學習,舉例來說數位行銷、網路行銷、企業資源規劃,而學習內容大多以自主學習為主,與大學被動性的接受技術性訊息有很大的差別。
 

Q: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資訊管理」領域轉換到網路行銷領域? (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

   最主要想要多方面攝取不一樣的知識領域內容,畢竟換個位置會換一個腦袋,在今天的科技界的龍頭,很多的先進者的思維都是廣泛,而不會拘泥在同一個領域,假設只熟悉技術面就很可能成為高級單工者,所以希望自己有技術背景也能夠擁有更多策略性、行銷管理的思維,以提供在未來在職場上有更多樣的選擇。

   自今為止我依然不確定未來的工作內容會是什麼樣的類型、希望擁有什麼樣的職位,但可以確定的是會相較過去的選擇更多元,而思考的途徑也會變得更多元,如果要概括出一個方向的話,我希望能夠創業,而創業能容能夠與社群網路相互結合,把大學、研究所雙放面所學的內容付諸於工作之中。
 

Q: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兩者的差異十分大,大學時期的學習方都是透過教授提供資訊,而自己就會像是個海綿,不斷吸收,而在研究所的學習,自己不只單只是個海綿,還要能是提供想法的水龍頭,原因是研究所更是要培養學生自己學習研究能力,教授會針對你所知道的內容給予建議,而非完全的提供想法,予以刺激思考的機會與能力,這一點跟大學的學習內容就完全不太一樣,而現在的思考模式為大學得更進一步,大學的邏輯比較停留在把事情做對,而研究所更強調要把事情做到好,思考的層次要更往上一階。

10833900_902313523115260_145457083_n

Q: 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跨系的經驗不外乎就是擁有不同領域的知識與經驗,尤其是在資訊類與管理類的人員相關合作計畫時,時常在對方的領域之中無法取得一個平衡點,而在資管領域就能夠涵蓋兩個區塊的內容,並且適度的調整會議的溝通與協助兩邊對話,以提高會議議程的效率,而做法不外乎是要能夠掌握成員之間對問題的癥結點,才能夠過跨領域的經驗來提供建議解,而更要注意的是不要有先入為主的觀點,要盡可能的確認成員之間的問題點,如果有先入為主的想法,將會促使兩邊的調和失靈,可能會產生更多的問題,因此當在解決此類的問題應敞開心房,聆聽兩邊的真實需求,並不偏頗的提出解決方案,以期待能幫助找出兩邊的平衡點。
 

Q: 可以談談一個因為網路行銷而成功的案例嗎?

我認為最近透過社群網路行銷最迅速的案例,莫過於「冰桶挑戰(Ice Bucket Challenge)」,最早是ALS一項希望透過一個小活動來引起大眾對漸凍人的關注,活動很簡單,被點名的人僅要選擇為ALS協會捐款100美元或是將冰水桶從頭頂澆下,並指定三名人士接受這項挑戰,以體驗漸凍人患者感受,這項看似簡單的活動從美國發起,卻透過社群與網路的力量,將活動快速的傳播出去,參與者包括你我熟知的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臉書創辦人祖克伯,甚至是多位好萊塢知名演員等共同參與此項活動,而這簡單的概念藉由社群媒體的力量,快速的蔓延到全世界各地,根據ALS指出比起去年度收到的募款,高出了五倍以上的金額,可謂是一個成功的網路配合社群行銷個案,雖看似與資工方面的技術性問題扯不上關係,但當中應用的平台不外乎是臉書、Youtube,而這不就代表著宣傳行為與

多元樣貌的文化研究者

受訪者:林南妤 作者:林書維

10805503_893567067323239_632700509_n受訪者林南妤 圖片提供:林南妤

Q: 請簡單講大學所學的專業中文系跟文化研究所的領域?

我大學是念中文系,中文系教的其實就跟大家所認知的相差不遠,有古典文學、現代文學、中國哲學與小學等,我們系上因應時代的潮流還有一些資訊跟華語教學的課程。系上依選課分三個學群,有思想學群、文學學群跟應用學群,我是選文學學群,且我對現代文學比較有興趣。

研究所念的是台聯大系統下的亞際文化研究國際碩士學位學程,主修性/別研究。所謂亞際文化研究就是以亞洲為觀點的文化研究,是近幾十年才發展出來的學術社群。我主修的是性/別研究,是以性別為出發,但是超越兩性或是只有性別之間的間差異的多元性開始的研究方向,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的老師在這個領域算是台灣非常有特色的學術團隊,我也是因為景仰這些老師的作為才選擇念研究所。
 

Q: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中文領域轉換到文化研究領域呢?(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

一直以來我對性別、性少數或是各種性的多元樣貌都抱持著興趣,因此就想在這方面擁有更深入、更系統性的學習。我在大四時加入台灣同志咨詢熱線教育小組的志工,開始會到校園演講同志或是性教育的議題,認識了念這個研究所的學長,才知道有這個學程,因此決定報考研究所。

念中文系雖然蠻有趣的,我自己也非常喜歡文學,但是對於小學跟古典文學的研究實在沒辦法,因此也就沒有打算在中文領域繼續深造。未來當然是希望能紓困現下許多人狹隘的性別觀念,因此自身必須先透過課程來深入了解。
 

Q: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嗎?

念研究所之後第一件事就是發現自己的英文變得非常爛吧!雖然本來認為我英文程度蠻好的,考研究所在考試時的分數也挺不錯的,但是畢竟在大學念中文系的四年過程中,沒有什麼需要增進英文能力的必要。上了研究所除了幾乎都要念英文文本外,還有許多像是哲學、政治、社會學的東西都較一般書籍更為陌生,其實中文系背景在我研究所階段好像沒有什麼特別的幫助,念起來其實蠻困難的。不過人生能換個方向我依然是滿快樂的。
 

Q: 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念中文系的優勢大概就是比較聽得懂別人在說什麼,也比較能夠說出精準的話來吧,不過其實研究同樣東西的人使用的語言都差不多,基本上沒什麼溝通問題。說話的組織能力在解決團體問題時可就發揮了很大的效應,畢竟每個人對於語氣或是支字片語的認知都有所不同。

10799332_893567070656572_1588531736_n圖片提供:林南妤

Q: 請問你如何面對或是看待生活周遭的性別歧視或是偏見呢?

生活周遭對於性別、性別氣質、性傾向、性慾特質的歧視其實無所不在,但是我覺得困難的不是面對這些歧視,而是發現。當我們對周遭發生的事習以為常時,很難用批判性的眼光來看什麼是歧視或是偏見。例如主流媒體常常報導捷運上的親密行為,並且將之大肆渲染,到底是自然流露欲望的人有問題,還是以恐性或是汙名的眼光偷拍別人的人有問題,亦或是電視機前以獵巫般的眼光批判的觀眾有問題,像這些事情很常見但是也很值得我們反思。

在人性與理性的交界點

受訪者:蘇怡安  作者:涂育維

10754942_893569647322981_358624188_n受訪者蘇怡安 圖片提供:蘇怡安 

Q: 為什麼從法律轉讀心理系呢?

其實我一開始並沒有特別想念法律系(笑)。

我其實在考大學時就想選台大心理系。我一直以來都對心理很有興趣,因為我媽媽是小學的特教老師,所以我從小就對小朋友、心理相關的事情有興趣,又加上我本身就是一個喜歡觀察,而且對人的行為相當敏感的人。當時我希望能透過學測進入台大心理系,因為我是一類組,但台大心理系是是屬於三類的範圍,不過當時學測考壞了,又指考時考太高,在考慮到法律系可以培養專長而且應該有很好的能力訓練後,最終選擇了法律系。

後來進入法律系後,我仍然保有對心理系的興趣,所以我也同時修了許多心理系的課,後來大二上時恰逢心理系林以正老師的實驗室徵工讀生,在工讀的過程中,跟著學長學了心理系怎麼做研究、統計的概念、如何讀meeting的paper,也參與了當時的計劃LIWC辭典的建立(以量化方式分析文本)。除了工讀外,之後也正式加入林以正老師的實驗室,在老師的推動下開始做自己的研究,也因此起了念心理系相關的研究所的念頭,想攻讀如犯罪心理學或法律心理學的研究所,結合法律和心理的專長。到大三時,司法心理學背景的趙儀珊老師被延攬為台大心理系的客座教授,林以正老師知道我的目標後也推動我和趙老師接觸,之後也順勢轉入趙老師的研究室。

在大三升大四的暑假,我開始跟著趙老師一起做研究。其中比較特別的研究是關於大學生對犯罪記憶的陳述經驗實驗。我們在課堂上安排了一場在講台上發生的偷竊行為,之後讓大學生們書寫對該起偷竊事件的經驗,這個研究發現了一些有趣的結果,後續也做成poster發表過。到大五時參加了台大心理系的推甄,最後也如願進入到心理系跟隨趙老師,繼續做法律心理學相關的議題。

未來我目前暫定的方向是想用心理學的方式來解決一些法律上難以解決的犯罪問題,像是怎麼改善犯罪少年收容所?從心理學的角度,我們可能可以試圖從收容所的環境或教化方是盡可能的減低少年的再犯率,或看看制度上有沒有什麼可以改善的部分。我希望可以繼續到國外攻讀法律心理學相關博士,可以學成歸國回饋台灣,把所學的知識和法律系的同學、朋友們分享,為法律帶入一些人性相關的思考角度。

 

Q: 研究所之後對大學時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在法律系裡,我們在邏輯和分析能力上受到非常嚴謹的訓練,讓我們可以在看到一件事情發生後,分析事情的細節、性質並決定該援引什麼樣的法條處理。但是這樣的訓練缺乏了關於人的成分,讓我們少了對事情本身的質疑,和如何把事件和人的行為、情緒,甚至是個體特有的現象納入考量。在心理系裡,心理系也講究邏輯分析能力,但是講究的邏輯分析能力是在比較前端的,像是在這件事情中,人做出這樣行為的成因為何?相較之下,法律講究得比較像是發生這樣的事件,應該適用、援引什麼樣的法條,屬於比較後端的部分。

當然,兩個系的訓練在邏輯分析的訓練上都是相當的扎實。

law受訪者:蘇怡安(圖左)與作者涂育維(圖右)合影 背景:大學-台大法律系, 研究所-台大心理研究所(發展組)

Q: 那妳覺得心理學融入法律有什麼樣的好處或壞處?

舉例來說,在台灣的判案是採取法官心證,所以基本上法官對案件的判斷相當的重要。按照道理來說,標準的判案方式應該是先看所有蒐集過的證據後,再依證據做判斷。然而,在有些情況下,法官可能在看到初步的資料後,心中大概就有了底,之後便會跟據心理的想法尋找支持的證據。

心理學的知識可以增加從不同角度對案子的詮釋,從人的動機、行為、情緒等方向去瞭解這個案子。加上心理學也有一些關於印象或偏誤等的知識,當具備這樣的知識時,也比較容易讓人意識到自己的偏誤,轉而盡可能保持自己客觀的部分。

 

Q: 如何透過跨系的經驗來解決溝通的問題?

法律基本上不太管其他的專業。畢竟在整個法律系的訓練中沒有人教過怎麼看其他專業提供的報告,也沒有教過怎麼跟不同專業的人溝通,也不知道怎麼更好的應用其他專業的知識。如果有了跨領域的經驗的話,可以用多元的角度來看待事情,也比較能夠了解彼此的專業,避免發生一些因為不了解專業所造成的隔闔,在判案上比較有機會採用不同的角度對案子有更全面的理解。舉例來說,像鄭捷的案子對法律來說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就是鄭捷殺了很多人,那就找出相對應的法條判罪,那法條如果有一些要酌情量刑的部分就再一個個細看。但像是在心理學中,卻有很多解讀的空間,從動機或情緒等方向著手。因此如果法官能夠懂一點跨領域的知識時,就能在這個案子加入對鄭捷動機的理解或尋求適當的專業人士來協助做出最適當判決。

 

Q: 對國道收費員的想法?

我覺得這個事件撼動了一般人對公務員的想法。

從情感面來說,一般人第一次理解到公務員原來是會隨著執政而有所改變,鐵飯碗不若想像的鐵(笑)。而對於公務員來說,這次的事件政府增設了特例剝奪了收費員公務員的身分,而且還沒有做足夠適當的補償措施,引發許多抗議,也使得公務員對政府產生不信任感。

從法律層面來說的話,這是一個處理得不恰當的案例。國家用特例去剝奪公務員的身分,但國家不該濫用立法權剝奪人的權利,即使要剝奪也需要提供適當的補償。何況如果又出現了類似的科技取代人力的案例,那又要繼續增設特例剝奪公務員身分嗎?

我覺得政府這次的行為不恰當的部分,還隱含了高速公路的收費效率比人還重要的概念:這樣迅速裁撤,造成大量國道收費員一夕間失業,引發大量抗爭,還造成了公務員對政府的信任感下降等這麼多的代價,只為了增加交通的效率。政府和公司是不同的,政府相對上該負起更多的社會責任,在要發生這樣劇變前應該要預先告知改變,而不是這樣突然造成結構性失業,這是不合理的。比較合理的做法應該是要想辦法採用一個能保留人才彈性的制度,可能像是預防這樣結構性失業的狀況發生,無論如何都要保證鐵飯碗;或著是在一開始就告知公務員工作可能不再是鐵飯碗。

勇敢跨跑道!

作者:曾沛恩

Q:  請簡單講大學所學的資工系跟經濟系研究所的領域?

事實上台灣對於「資訊工程系」的英文稱呼是Computer Science and Information Engineering,或者甚至只稱為Computer Science。但Computer Science領域包含:

-資料挖掘(Data mining)

-資料庫設計集資料模型(Database and Data Modelling)

-知識工程及智慧系統(Knowledge Engineering and Intelligent Systems)

-資訊工程平台(Underlying Computational Platforms for Knowledge and Datas Engineering)

-資訊工程應用(Emerging Knowledge and Data Engineering Applications)

而在台灣,資訊工程大學部很多領域是選修,不過基本上你如果想要基本上都可以學的到。雖然習慣成自然,不過我其實蠻希望可以正名為電腦科學科系。事實上,台灣資訊工程系所主要目標是在讓同學能夠在得到其他人要求達到的目標後,寫出一些供他人使用的程式。所以對於資工系的同學來說我們是「程式開發專業」而不是「程式使用專業」,更不是「硬體維修專業」。這點我必須為各位資工系的同學平反一下,引擎製造者不代表他會是個開車技術頂尖的賽車手,所以不要什麼奇怪的疑難雜症都認為資工系同學就應該會解決。至於經濟研究所,則是是一門對產品和服務的生產、分配以及消費進行研究的社會科學。
其中最主要分成三大類

-個體經濟(Microeconomics)

研究經濟體系中最基本的個體(個體、企業)行,重視需求與供給如何影響個人、達成交易、並形成市場中的均衡價格。個體領域有許多的應用,例如政治經濟、法律經濟、勞動經濟等。

-總體經濟(Macroeconomics)

相對於個體,總體經濟學將經濟看作是一個整體。總體經濟學要研究的問題則是一個國家既有的各種生產資源,以及各個部門之間互相影響的關係,並且研究政策施行後所產生的各種現象。主要常見的都是國際金融、貨幣、匯率、經濟成長等問題。不過近年來總體經濟對於個體基礎的要求越來越高,也因此和個體經濟學的差異也不再像以往早期凱因斯模型那般,和個體經濟的差距那麼大。

-計量經濟(Econometrics)

計量則是以數理經濟和數理統計,對於經濟問題試圖對理論上的數量接近,以及實證研究上的數量接近這兩者進行綜合而產生的經濟學分支。不論對於個體或者總體研究而言,計量都是非常重要的工具,當然也會有一些對於計量理論本身有興趣。

同樣也替經濟系的同學平反一下,經濟所學是分析各種政策、或者人們決策的方式。這並不代表我們所有人都會去分析股票,請不要再聽到經濟系就問要買哪支股票,連公司的大老闆都不一定知道哪支股票會漲我們又怎麼會知道呢?

10736216_880922281921051_921311412_n作者曾沛恩 圖片提供:曾沛恩

Q: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資工領域轉換到經濟領域呢?(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

其實最大的原因是我自己對於寫程式這件事情不太有興趣,也不是那麼有天份。說資訊工程不有趣也不太中肯,畢竟我自己在大學時期也沒有認真努力過,做不好也只是剛好而已。另外對於以後當個工程師,經常在debug的工作我實在沒什麼興趣,外加自己因為沒什麼興趣所也很多課就幾乎擺爛,在被當了一堆課以後,四年級我有兩個選擇:延畢,或者念別的。我選擇了後者。至於選到了經濟,說穿了我起初也只是try and error而已。人總得找點事情做,在我還不知道我到底想要做什麼的時候就隨便試試看,念了經濟發現還算蠻有興趣的所以就繼續念下去。連我兩位指導教授也都是,一位從醫學另一位從工工轉換跑道來念經濟,感覺有不少人不太敢於轉換跑道,但其實在年輕的時候轉換跑道的成本才低。至於未來,目前我的目標是做好研究、考好TOEFL和GRE,準備出國進修,未來傾向當個研究人員或者教職吧。


Q: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嗎?

於邏輯上,其實在我的觀點當中這兩種領域的差距並不大。不論是經濟還是資訊工程,其實培養的都是「模型化」的能力:不論是經濟把現實生活中觀察到的現象模型化,還是資訊工程把問題與解決問題的方法模型化後再程式化。不過對我來說,大學的時候受到的訓練,對於我在研究所的課程上反而比較有幫助。例如經濟所對於數學的需求不低,而線性代數、高等微積分等數學工具對於理工背景的人來說相對輕鬆。另外在經濟所的作業,也經常需要寫程式來解決,而資訊工程背景提供我不少這方面的能力,讓我在寫作業上也比較駕輕就熟。曾經被我所排斥、不願花心思去好好學習的東西現在卻都變成我的優勢,這點倒是讓我蠻驚喜的。

P.S.:未來想要進入的未來學弟妹,我建議考上了以後高興兩天就好,好好準備一下數學工具與寫程式的能力,會讓你碩一的日子好過很多。
 

Q:  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經濟所的背景還稍微單純一些,商管學院研究所學生的科系背景真的五花八門了,但在接觸了不同領域的人之後就會發現差異真的很大,比較常見的例如理工背景同學可能以往在大學時期presentation的機會較少,所以口條上也比不上商管背景或經濟系的學生;相反地商管背景同學在一些數學工具可能就相對於理工同學有較高的進入障礙。不管什麼背景,都有其獨特的訓練與特質。不過我並不覺得需要拋掉自己過去的理解與思考模式,但學習心態上必定要是開放的。我們並不是要訓練出一模一樣的複製人部隊,全部只會以相同的觀點思考,有時用過去所受到的訓練可能正好就是其他同學所缺乏的。
 

Q:  以經濟所學來分析,台灣軟體產業可能的趨勢與困境?

我其實一直覺得各種行業都很缺乏願意做RD的老闆。但我也不想把一切的問題都推給大老闆們,畢竟RD是一個具有風險的投資。

覺得這是各種incentive的問題:面對有風險的投資,大老闆沒有誘因去挑戰;領低薪的員工也沒有誘因想破頭來幫公司賺錢。一路走下去,我們很快就會失去競爭力吧。不過要怎麼樣突破這樣的局勢我也不知道,所有人的普遍心態也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改變的。但或許我們現在開始教育我們這一代的人,有朝一日換我們這代成為主管級人物的時候會看到一點轉變得契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