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科際與我們

作者 :蘇俞璇

 前些日子採訪學校教授,他是一位新媒體藝術家,大學念的是理工,研究所則走設計,之後更成為數位藝術的創作家。採訪尾聲,我詢問他,對想要跨領域的學生有什麼樣的建議,老師是這麼回答的:

 要瞭解自已的性格、能力、想要的發展,因為有些人適合專精研究某個東西,有些人則可以跨兩三個領域,有些人則可以自在的遊走各個領域。這些人都有不同的特質,我認為大家其實可以多方嘗試。而學校正是這樣一個地方,教育有一部份就是讓我們去了解自己到底適合什麼。

 一開始,我認為的跨科際就像是跨領域,而這很普遍。走在大學校園裡,隨機問一個人,大概都會有雙修、輔系或是學程,後來我發現,跨科際從來都不只這麼簡單。

2016021802

 除了自己要具備跨領域能力以外,跨科際是將各領域的專才集合起來,聚集大家的能力,共同去解決一個問題。簡而言之,跨科際就像是大學通識課的分組報告,通識課本身就是一個涵蓋各種專業的課程,而修課組員更是來自各個科系,大家會運用自己本科的腦袋來思考,在討論碰撞的過程中,就會產生新的想法,我們也常常會說:啊因為他是某某系的啊──這樣歸類出某些科系的特徵。

 以我自己修過的哲學課來說,老師規定的課堂報告是自訂主題,以自己有興趣的、或專長的主題去連結哲學。聆聽大家的報告時就很有趣了,哲學系的同學大部分講的仍是哲學領域、解釋一些哲學理論或名字;而外系的同學則大多是以一個簡單的哲學理論延伸到周邊生活的例子,或是分享平日的興趣與老師上課提過的概念作連結。

 哲學課的報告創造了一個場域,讓來自各個科系的人從自己的專業出發,再共同去講述一個關於哲學的主題,而原先就在這個領域打滾的人,則是往更深、更廣的方向延伸。跨科際也是如此,因為這個世界的問題真的太複雜,需要開發更多面向來審視,所以我們需要找更多複雜的人一起來討論,或許是另一種亂中有序的感覺吧。

 最後,我想講講關於「門檻」這件事。之前一位朋友與我分享他在日本聽了安藤忠雄的演講,很佩服這位建築家等等云云。但在他開始講自己的心得之前,我聽到安藤忠雄這四個字便打斷他,表現出極大的興趣,而他也笑著說,他跟其他人說安藤忠雄時,只有我有這麼大的反應。

 就像是臉書會出現的「同溫層」的感覺,滑閱臉書時常讓我們誤以為身邊的人就是全世界,但沒想過臉書早就幫我們篩選過、並呈現契合我們想法的訊息了。直到真正聽到來自「不同」世界的人的聲音時,我們會深受打擊,甚至不願意接受。

 希望有這麼一天,跨科際能打破這之間的「門檻」,讓真的生活在同一個世界的我們都能聽到彼此的聲音,像是跨科際平台Logo中的兩邊聽筒一樣,我們開始、可以、也願意聆聽彼此、傾訴彼此,共同創造一個更好的世界,如果這樣太理想的話,那就,至少也可以一起面對這世界的醜陋、然後接受。

2016021803

 謝謝跨科際,讓我看見自己認為的以外的世界,井底之蛙跳出來了,踩著名為跨科際的跳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