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寂的科學教育

作者 : 林書維

     對你而言,科學是什麼?如果還以為只是考試中的一個科目,或是自然課有趣的新奇實驗,那就大錯特錯了!在世界各地,目前正面臨許多複雜的問題,能源的短缺、食物安全、氣候變化與變遷、流行疾病跨國的傳播,都是需要仰賴科學家跨界合作來解決的問題。只是這些問題產生了,我們的教育與培養的人才趕得上解決這些問題的速度嗎?你以為與你無關的科學常識其實很有可能都只是來自不普及和無效倡導。若你聽過Maker那你就更不能說你與科學毫無相關。就來看看台灣對科學的教育和其他國家的方式有何不同吧!

a0055_000864

改變中的老舊教育觀念。

    台灣的科學教育一直不在主流之中,要說是在理化學科的表現不夠好嗎?其實根本不然。自過去歷史脈絡看來就可以了解,科學知識是由西向東傳,占星等事被做為國力的預測,阻饒了普及的科學知識發展。而在「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科舉遺毒下,教育一直在原地打轉,學生只得汲取考試高分的知識,關於天份與興趣似乎都被扼殺。所幸這兩年在多元教育的聲浪之下,終於不再只有課本上的知識,許多家長也願意讓自己的小孩參加科展(不再是為了推甄學校加分)。現在許多科學教育館、天文館也紛紛在寒暑假開出小小體驗班,讓小朋友從小就不對這些東西陌生,解釋對生命奧秘的為什麼,了解天文氣象的生成原因。另外國際上斬露頭角的Maker自造活動,這股風也已經吹向台灣,不僅有Maker Faire的活動,更有自造Lab開設,透過課程有趣的體驗,讓民眾感受到自造的樂趣之外,同時也在活動其中了解原理,由最原始的動機學習,將科學植入每個人的基因之內,代代相傳。
 

傲慢也終將對教育趨勢低頭。

    雖然有被蘋果砸到頭而發現地心引力的牛頓。但其實在英國正統教育中,這類的課程一樣開得很晚。因為在英國科學的教育不斷的受到打壓,在某些地區還被認為只是職業的訓練而已,對此非常瞧不起。直到了19世紀,這些情況也都尚未改善。因為英國人自古的傲慢情節,因此對於改變不容易。不過在過去20年內,科學的研究經費倍增,論文的合作還有學術討論也開始大鳴大放,不僅單單在國內,也與他國的學者做合作。希望可以在世界上貢獻己力,在能源短缺、食物安全、氣候變遷、流行病的快速擴張等等,都需要科學家與跨界、跨國的合作,才有可能完善解決方法。雖說起步得晚,又受國家普遍的性格影響,但近年來也發現這項教育的重要性,鼓勵學生不要再當書本的奴隸,學到不懂得就要問,參加國際的科學論壇都能讓視野放大,並且不再單一的在原本的領域作研究。
 

核災後,更沈重的擔子在肩上發酵。

    一向給世人有“老是發明些不明所以東西”的日本人,其實對科學的熱衷度也在下降中。前陣子從新聞報導中可以窺見,因為小朋友沈迷於遊戲的現象,日本開始開設特殊的「程式課程」。參加這類的小朋友,可以透過自己編碼,跟寫網頁碼,透過不斷的嘗試去做出一個遊戲,因此對理化、數據等知識不再冷漠無感。而真實參與的小朋友們也真的在之中得到樂趣和技能,父母也不用再多擔心沈迷於遊戲而一事無成。另外因為大多人認為科學知識太多生硬,通常都是還沒聽就把耳朵關起來,日本人也一直希望能從此處著手,讓教育落實在民眾之中。針對這點,東京大學的研究所每年都會舉辦OPEN CAMPUS的活動,不僅開放校園還會開放實驗室,更設計活動讓民眾親身參與。有用3D眼罩的來同步觀察機器人的視野,還有讓機器人跟自己做出相對應的動作,都完全讓觀賞的人沉迷其中。玩完了如果還對其中原理有興趣,更可以透過海報看出端倪,並可以當場詢問工作人員,寓教育於娛樂,就是希望能有更多人可以接觸。而在福島核災這後,科學的議題在日本又更被重視提起,在人才缺乏的情況下,很難保證下一次核災何時會來,加上放射性污染問題,若不落實好基本教育,以及讓全體國民有普遍的警覺性,恐怕最後導致滅亡的不會是地震、核電,而是人類自己。
 

鬱金花香中飄散的自由教育。

    習慣中,總覺得歐美國家,如美國、德國、英國的科學研究和教育非常突出,但其實在國際上,荷蘭的研究表現是不輸給任何人的。從1813年建國以來,在《基本憲法》中明訂了教育自由,任何人、群體都可以根據自己的宗教信仰、人生哲學、教育方式來建立學校,也因此在荷蘭有許多各式各樣的學校存在。義務教育從五歲開始,分成初級、中級、高級三等。初級教育中,希望開發小朋友的理解和創造能力,引導他們情感方向的成長。在中級教育,有分一般中等教育跟職業中等教育(大概是普通高中跟職校的分別),在最後三年作不同科目組合的選修,好銜接高等教育。分為專科和大學兩種的高等教育在荷蘭其實升學條件非常嚴苛,因為嚴格控管的關係,除幾所私立學校之外,大多為公立。為了要開發學生獨立思考和研究的能力,因此許多學校都有實作的課程、研究,也尤其著重在生化科技、環保管理、水利技術、工業管理等等面相。由此看見,國內常倡導的大學“由你玩四年”一對比荷蘭馬上就被打臉。從小培養的理解力,到越近嚴苛的升學,卻也未曾聽聞學生升學壓力等消息,並且還重視科學研究的應用發展,讓理解力從小就開始培養。

    不同的國家就國情推動不一樣的教育模式。不過回歸到最原始,依舊要關心的是學生自主學習的能力。年初時,台灣舉辦了國際科學展覽決賽,來自英國的學者Richard Myhill在創意論壇上也鼓勵學生要跳出教室思考,過去我們的知識皆來自課本,但是學生應該要培養發掘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這些都不是課堂上和考試能給的。也因為有這樣活絡的思考,才能用創意在科學殿堂之上創造和發現過去沒有的新奇、有趣。透過這樣國際性的論壇、賽事還可以學會和不同國家的人合作,找出問題所在點,正是目前面臨共同困境的全球,需要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