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何無法像電影一樣複製恐龍

「前幾集的電影將1980年代的恐龍研究成果呈現在1990年代的觀眾眼前,」古生物學者表示。「而最新一集則像是把1980年代的成果呈現給2010年代的觀眾。」最近大家應該都有去看侏羅紀世界吧!我想上面這段話是很多喜歡恐龍的人所看完電影的感想,其實我們的科學家與考古學家早就認知到許多關於牠們的細節,這二十年的研究包括了恐龍身上其實有很多羽毛,而不是光滑的皮膚或是鱗片;或是片中的伶盜龍(屬於馳龍科)體型太大了,另一隻在片中十分巨大的滄龍也是;這隻海生爬行動物從海中躍出來吃鯊魚的畫面我想大家都有印象,牠看起來就跟一架747飛機一樣龐大,但其實沒那麼大之外,科學家在大約十年前就已經證實了影片中滄龍身上的頸盾實際上並不存在。雖然電影終究是娛樂性質,但它當中又有什麼是值得我們去進一步思考的呢?

 

11253991_10203081364595140_8196125262249102979_n我不知道大家會不會好奇,在侏羅紀的電影裡出現很多次,科學家都可以藉由一隻保存在琥珀中的蚊子的血液中取得恐龍的DNA,然而再由基因複製出六千五百萬年前曾經存在的恐龍,這一切對我們這些平民老百姓看起來好像合乎邏輯,因為畢竟我們也不是第一次複製生命,甚至前陣子還說連長毛象都可以複製了不是嗎?那麼為何這麼長一段時間就是沒有人對恐龍做出一樣的事情呢?大家對恐龍可是好奇十足欸。所以現在就讓我們針對問題來一一解析,再針對最近的複製新方法來討論吧。

人類複製生命的概念,在現實科學研究上的進展其實相較於其他科學領域要來的有限很多,一方面因為道德因素以及政治觀念等等規範,從複製羊身上就不難發現這是阻力之一 (如今複製這項技術的正當性及風險仍然以“假上帝之手”等名激烈地被爭論著),但如果先屏除這層面不說的話,一些技術上的問題其實我們看似都有足夠的技術可以做到,“究竟為何無法成功複製恐龍”的問題就要歸究到我們“無法獲得良好的DNA”來加以複製!因為其實DNA經過一段時間就會斷裂,即使在最理想的條件中保存也一樣,那我們能找到保存良好的恐龍DNA嗎?多久以前的DNA才是可進行複製的?針對這部分,以現代技術來說,我們的生物學家們只需要得到足夠的片段就可以預測全部的序列 (也就是說斷裂也沒關係, 只要有足夠的長度就可以了),但是事實上,恐龍化石年代實在太過久遠,已經不包含任何可以用來複製的基因物質,要複製的前提必須要有的就是該生物的基因序列..而這必須由DNA片段中去取得,我們的確是不需要一條完好無缺的恐龍DNA,但現有的資源中能找到的東西真的幾近於“零”。  

 

那我們可以複製多久以前的生物?要知道,DNA其實很不容易保存,就連真正DNA可以保存的時間都很難得知,科學家曾研究構成DNA骨架的化學鍵 (phosphodiester bond)之穩定性來計算DNA的研究時間,現階段可以推斷的是『在一個有三百萬單位的DNA中, 每週只會有兩個有可能斷裂』稍微算一下…三千萬年後大概還有一半的化學鍵是沒有被破壞,不過這數字依舊過於天真,因為我們實在很難找到同一批具有大量DNA的化石 ,還要在相同的環境、相同的侵蝕速率下來做交叉分析,經過一長串地球長時間的地殼分裂與地貌變動,這些化石早就流離各處,何以拼湊? 恐龍的DNA至今六千五百萬年,但科學家現在可以找到仍具有分析價值DNA的最老生物是六百八十萬年前的古生物,因此若要設一個古生物為複製科技的目標,恐龍真的太過遙不可及,不過好消息是,相較於恐龍,較有機會被複製的可能會是猛瑪象等新生代的生物喔,除了年代上近很多,還有大量的化石樣本可以採集,其DNA完好無損的樣本被發現凍結於永久凍土中更是幸運;一般認為,我們終究可能把一枚長毛象的胚胎植入大象的子宮內,而這枚胚胎將長成完整的小長毛象!如果有生之年能看到長毛象被複製出來就太好了,畢竟很大一部份也是人類造成他們滅絕的不是嗎?

 

另外,一個複製工程除了DNA的穩定性之外尚有許多問題待解決,因為單單要構成一個生命現象,我們所需要的就不是只有基因序列就好,我們還需要很多酵素、蛋白質以及諸多調節系統來處理細胞代謝,生殖以及活動等問題。有了DNA之後還需要將其注入在相容的細胞核,該細胞還要能夠複製並且分化,那麼該項科技的技術現在的前端為何?人類現在在複製工程上,最新的一大步是已經成功做出人工器官了,不過距離複製人或是古生物真的還有一大段路要走,我們要看到恐龍甚至長毛象被複製出來都得期待奇蹟發生了。不過既然無法複製,也有人開始將腦筋動到“退化”的演化步驟上,其實“鳥類保有許多類恐龍的基因”的論點不是毫無根據,像是紐西蘭以絕種的生物「孔鳥」,科學家就試圖在牠們身上找尋附有價值的DNA來加以研究,試圖推斷出關於恐龍的一些線索。科學家霍納稱:「古生物學家普遍認為,現有的家禽雞是從一種史前肉食恐龍進化而來的,因此家禽雞的DNA中包含著恐龍的基因記憶。」一旦這個基因記憶被我們“喚醒”,那就可能可以復甦家禽雞處於長期睡眠狀態的恐龍特徵。也就是說,如果科學家能設法通過“逆向基因工程”的技術喚醒雞胚胎中沉睡的“恐龍基因”,使家禽雞繁衍的後代逐漸“退化”,或許我們就能打造出一種一半像恐龍、一半像雞的“恐龍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