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運動成為人生信仰

作者 :林書維  受訪者:吳信緻

11354992_10202972980045594_747062929_n受訪者吳信緻 照片提供:吳信緻

Q 請簡單跟我們說看看,您大學所學的「運動學」系跟「特殊教育」研究所的領域內容為何?
首先從大學說起好了,我大學時就讀的是國立彰化師範大學的運動學系,其領域內容主要是在於中等教育學程之體育師資的人才培養,也就是普遍說的老師囉!不過,我們除了成為老師外還有像是相關運動教練、指導員及防護員等相關知能養成、各領域競技運動專業人才培訓,及推動運動產業發展暨人才培育等等;而另一方面,我現階段所就讀於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特殊教育研究所,其專業領域內容,則是培養各級學校或相關機構之特殊教育專業及行政人才、深化特殊教育學術研究、引導特殊教育全面發展及促進社會關懷與融合,以上就是我所就讀的兩種領域,看似差距甚遠,但容我在以下說明為什麼我選擇這樣子的跨領域學習。

請問是什麼原因讓你想從___領域轉換到___領域呢?(或許未來你希望自己成為怎樣的人才?)
這必須從我小時候開始說起,由於我從5歲起就被醫師診斷出患有癲癇,被告知不得參與任何劇烈運動,所以從被診斷出此病症一直到上國一之前,我從來都沒有上過一堂對大家來說稀鬆平常的「體育課」,加上我本身個性又比較內向一些,導致我在與人互動的人際關係的能力上也產生了一部份缺陷,這個情況一直到升上國一的那個暑假,腦波檢查通過了後,醫生才允予我可以停藥(基本上就是不會再發病的意思!),從此開始積極的去接觸運動,並不顧家人反對參加學校的射箭代表隊,就這樣…我開始了我為期長達10年的運動選手生涯,但我沒想到的是…這10年的經歷改變了我太多太多,讓我覺得「運動」其實是另一種能改變自己人生的一種「信仰」,不單只是一項消遣或是習慣罷了!在運動的世界裡,大家所能靠著身體連貫思想所學習到的東西,有太多太多是書本上所得不到的,但又能一生受益良多!所以我希望能為所有想運動的人,傳達給他們正確並適合他們的運動處方及指導,不要像我一樣,因為醫生的話,而扼殺了童年寶貴的成長記憶,讓他們知道如何安全的進行運動,而不是因為醫學上為了保護病人所產生的盲點,影響了一生!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可提供所有“有運動需求族群”的運動指導者,當然就也包含了特殊教育的學生們,因此造就了我這樣的選擇。

11275130_10202972980005593_448862415_n照片提供:吳信緻

進入研究所之後對原先大學所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任何變化嗎?
其實還好,由於大學多半是針對一般生及運動員的教育,而特教研究所講求的是個別化的對待與課程設計,基本上是在族群需求及教學場域上的不同,如教室內的教學(特教),基於管理及保護立場上的考量,因此其變化性較單純;反觀運動,教學場域多變,如教室、操場、籃球場、體操室、游泳池、籃球場、羽球場、桌球場、手球場、高爾夫球場…等無數的教學場域,再加上該專項教學上的外在變項多,相對的學生在學習上的感知能力及反應能力自然就複雜了許多。綜觀上述,其實就是個別化單一教學與普遍性多元教學應用上的差異而已,對於我原先專業上的邏輯不會太有影響。

曾應用您跨科的經驗解決團體問題嗎?狀況是甚麼?又或者你認為結合後兩種專業,對於工作上最大的幫助是?
過去在大學期間,我曾連續三年主動發起一個暑期活動名為「運動潛能開發服務隊」,成員基本上都是以運動選手為主,專門利用暑期時間至偏鄉免費教授偏鄉學童相關運動專業知能,讓其孩童實際體驗及學習,並於最後一天進行一個小型的成果表演會,在這段時間裡我有兩年曾指導一名中度腦麻兒童,說真的面對這樣子特殊的個案,我還是第一次碰到,所以我和他彼此間的學習都是很多的,這個孩子在成長的階段中都是被排擠及霸凌的小孩,所以感到非常的沒有自信,甚至從來不敢正視人超過5秒以上,視線永遠都是低落的看著地上,父母也視孩子的身體問題為生活負擔,不願帶著這個孩子赴外地工作,轉交由年邁的老母親隔代教養,因此使得這個孩子在不論在生心理層面上都相對脆弱,但在五天後的營隊成果表演日當天,這個缺乏自信不敢與人互動的孩子,最後也和其他孩子一樣在台上自信的展現他這五天內所學習的一切,結束的當下,我們看見了年邁的老奶奶止不住的感動淚水,淚珠不停滑落,並和她的孫子相擁。那一刻的感受,讓我至今深深難忘,也讓我確信我是在做一件對的事情,並且是在對的方向上前進,這真是最充分的心靈回饋了

  以你的所學來分析,台灣在體育教育上的前景或是隱憂?
現今在體育的發展上而言,比例上多半還是競技運動的發展大於全民運動的推動,在世界運動趨勢而言,台灣實際規律運動人口才僅僅占台灣的三成左右而已,而這個數字足以說明台灣在全民運動推廣及正確運動觀念的普及教育上,還算是相當的稚嫩與草率,運動的推廣與教育還有相當大的進步空間。另外,在適應體育的推動及相關制度的發展上,我們也遠遠落後歐美國家“10年以上”,不論是在學校教育還是社會運動資源建置上的發展,都是相當不足的,實際受過適應體育相關教育認證知能的教師實在少之又少,但在相關試體領域教學工作上的教師卻不少,所以這些適應體育教師到底「專不專業」?真的是一件值得讓人省思及討論的事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