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田的重金屬汙染

作者:林欣儀

LIN0201

前言:
       為什麼想談農田汙染,要從我小時候的記憶說起,以前爺爺幾乎天天帶我到田裡玩,我都會打著赤腳在田間奔跑,雙腳踩在泥土裡,那種親近土地的感覺是很棒的,長大後,明白了這片土地是爺爺用來養活全家的重要資產,種田可以說是他的全部,收成好不好對他來說是最重要的事,但同時我也發現,在農田邊有越來越多的工廠,農田旁的水圳,就是這些工廠排放廢水的地方,水圳的水不再像以前一樣乾淨了,開始會浮一層油,開始變了顏色,我知道這就是污染,用這樣的水來灌溉,爺爺最重要的資產-土地、農田,就要受害了,所以我想談農田汙染,目的只有一個,讓大家一起正視這個問題,一起關心這片土地,這片養育我們長大的農田。

重金屬汙染的始末:
       如果要說讓大家最印象深刻的案子,可以算是1982年的鎘米事件,這件事震驚全台,汙染規模也很大,鎘米最初雖是從桃園爆出來,但是事件過後,農田的汙染並沒有停止,幾乎年年都有稻米被驗出重金屬汙染,台灣的農地已經被重金屬霸凌了20、30年。

      接著談談近一點的案子,日月光,這個案子的主要事實就是日月光將廢水排進後勁溪,造成後勁溪及利用後勁溪的土地受到汙染,整個案子鬧得沸沸揚揚,占盡新聞版面,但是,最後的結果是判決300萬罰金,4人緩刑1人無罪,算是非常輕的處罰。在這同時,其實彰化發生了一起相當嚴重的電鍍廢水汙染事件,有10家工廠被抓到偷排廢水長達幾10年,汙染土地的面積高達1800公頃,汙染程度是日月光的千倍以上,檢方起訴求償金額總共將近2億,是相關案件到目前為止求償的最高金額,這麼嚴重的案子,卻很少人關注,我之所以會知道,是因為事情就發生在彰化,我從小長大的地方,被抓到的工廠就離我家不遠,前不久我才實際去看過,水的顏色雖然還算正常,但廢水處理設備仍是對電鍍廢水的處理起不了大作用的簡單裝置。

       其實工業廢水汙染的情形在重工業發達的南部有不少案例,但如果要說最嚴重的地方,還是上面提到的彰化,說到彰化縣跟電鍍廠的關係,從數據上就可以知道為什麼污染會這麼嚴重,彰化全縣共有8796家合法工廠,其中364家前年才臨時就地合法,982間未取得營業許可,光是在和美鎮,就有215家非法工廠,且金屬製品製造業超過三分之一。總共污染的農地總面積達到337公頃,光是歷年來整治經費就花了2.4億,補償稻作剷除、銷毀及停耕的費用也有8800萬,不管是工廠的密集度或是污染的面積全都是全台之冠。

       1970年代開始發展工業時,政府打著「家庭即工場」的口號,和美的雨傘跟紡織業開始聞名全國,彰化成了台灣電鍍與小五金工廠聚集的重鎮,但也是從此開始,電鍍跟染整的廢水排入水圳中,開始污染這個以農立縣的台灣米倉。家庭工廠的規模小,汙水處理設備的成本高,電鍍業需要大量用水,於是高汙染的水就在沒經過處理的清況下,直接排進水溝,且這些工廠幾乎都緊鄰著農田,形成工廠跟農田並排的景象,農田跟工廠共用同一條水圳,排出來的廢水流進農田,造成土壤汙染,種出來的稻米重金屬含量過高無法販賣,農地必須強制休耕,待重金屬物質清除才可以繼續耕種,但整治並不一定有效,常常在整治後種出來的稻米重金屬含量仍然相當高,對農民來說其實相當無奈跟委屈。  

       自古以農立縣的彰化,最優質農田卻遭遇工業廢水如此嚴重的霸凌,政府如何應對呢?我認為其實政府用的是一種治標不治本的取締方式,近幾年取締舉發的次數確實有顯著的增加,很多電鍍廠和有污染性的工廠也因此關門大吉,但是這些小工廠被抓到後,表面上是收起來了,但往往都是再找另一個地點換名字重新開業,因為電鍍業需要的場地不大,一般家庭的客廳空間就可以做了,所以永遠抓不完。目前可以算是治本的方式是,政府開始輔導業者轉往彰濱工業區的電鍍專區,工業區有統一的汙水處理設備,污染會大大降低,但是這些家庭工廠規模小,到工業區去不划算,加上海邊鹽分高,金屬表面容易繡蝕,所以原先很多工廠不願意遷廠,但這一兩年由於加強取締產生效果,彰濱的電鍍專區開始不敷使用,目前正在研議第三期工程。

       談到這裡,問題似乎得到了解決,的確,情況開始好轉了,但是長達20、30年來的污染跟家庭工廠文化不是這麼容易根除的,我們還在持續承擔先前造成的後果,農田整治與休耕就是一項慘痛代價。

結論:
     
 最後,我想帶一個環境法上學到的概念,預防危害,也就是在汙染發生前我們就採取方法避免,套到前面的例子,如果我們在發放排放許可的時候就做好把關,課與業者較重的環境維護責任,並且不定期的抽檢,一查到有危害環境之虞就開罰,從源頭就做好預防的工作,也許彰化人就不用承擔這麼嚴重的代價了。

       經濟跟環境的衝突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但往往犧牲的都是環境,因為他不會說話不會爭取,但是,跟老天爺爭的結果,最後受害的一定是我們,所以,我們要時時關心周遭的環境,關心這片我們生活的土地,並且維護他,讓世世代代的子孫都可以感受大自然的美好而承受不是大自然的反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