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自由完了,然後呢?

作者: 涂育維

2014年的台灣紊亂的很生機勃勃。短短一年內發生了許多大大小小的事件,從服貿爭議掀起了年中的太陽花學運和接下來的反核四,人民和大量學子勇敢的走上街頭表達自己對國家的政見和看法。接著爆發黑心油事件,引起了一連串拒買活動,透過抵制抗衡黑心財團的非法行為。以及累積許久對藍綠惡鬥的不滿爆發,終於使得人民開始打破選顏色不選人的傳統,掀起了一波沸沸揚揚的縣市改投和割闌尾計畫,許多政治冷漠的年輕人開始認真的讀起政見,熱切討論起這些候選人的主張,有的還前往參與監票、開票過過程,為的就是實踐身為民主國家中公民的權力,讓政黨重新思考起什麼叫作「民為重」的政治。這些事件的結果雖然不見得都符合抗爭或爭取的結果,但至少我們可以看見越來越多人挺身表達自己對這片土地的關心和想法。

台灣人一直對言論自由受到保障這件事情很驕傲,而且隨著網路的興起,透過論壇、臉書不斷的分享轉貼,言論無遠弗屆的傳播,而思想就像是投入湖中的石子掀起陣陣的漣漪,激發更多的思考和討論。比起對世界和自己的權力默然,越來越多的思考討論固然很好,但是,如果只有思考討論還是好事嗎?套一句<論語>的話來回答:「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意思大概是光學習不思考,其實什麼都沒學到;整天只思考但又不學新東西,只會懷疑東懷疑西,什麼決定都作不了,只是空轉罷了。

筆者認為,台灣正處在後者。許多人把心力都放在討論和表達自身意見,但很少人去做實踐和驗證意見和討論結果的步驟,所以更精確的說法應該是「思而不行則殆」,眾人七嘴八舌但誰也不服誰,事情仍然沒有解決。身為一個出沒於心理學、設計等領域的資深鄉民,筆者覺得可以綜合科學研究和設計思考的邏輯,綜合出一個「行」來不斷推動問題的解決。

從科學研究的方法,我們在形成假說後,得去尋找相應的證據來驗證假說是否成立,如果結果支持假說,那當然有更大的信心繼續支持假說;如果假說不成立,就檢討不成立的原因,還有是否有其他的可能。

20141229圖一、科學的步驟

從設計思考的話,我們先同理使用者的狀況後找出他們遇到的問題,然後發想問題的解法,而後收斂出幾個解法並根據製作初步的原型作進一步的測試,根據測試的結果反覆修正原型得到最佳的解法。

 

2012122902

圖二、設計思考流程

綜合剛提到的兩種思考思考邏輯的話,我們可以把重點放在用科學化方式提出證據、發散後的收斂和不斷修正原型。拿最夯的時事議題來舉例的話,像最近柯P上任後,一堆人跳出來急著說柯P的政見這不好那不好,但這樣很容易淪為空口爭論,不論推動什麼都會被罵,畢竟不可能有完美的政見。我們可以用實驗的角度看待這些政見,實質上的政見如公車道拆除,我們應該可以用數據模擬估算出最佳解,如果實際執行不符合我們也可以隨時修正。像勞工委員遴選這種爭議空間大的議題,可以根據民眾的意見收斂出一些解法,從中找出折衷的人選,然後試著先進行一些專案測試看這樣的人選是否能達成目標績效,如果不行再就看這些人能否修正他們的問題,如果真的完全無法修正,最壞的方式就是直接更換人選。

筆者覺得所有的討論和民意,最終都是為了要解決問題。有時候我們都希望從一開始就不要做錯,一開始就能選到最完美的人選,但事實上我們在生活中犯錯是不可避免,而且能從錯誤中學到教訓改進遠比繼續錯下去重要多了。因此,與其花大量的時間閱讀報章雜誌摘錄的報導形成意見,然後不斷進行意見上的爭論,也許打開電腦去看看其他人怎麼處理和我們相似的問題,有沒有可以借鑑的地方,或著可以試著從意見中收斂出幾個可行的解法,並允許在測試的過程中犯錯,別讓事情還沒開始做就被罵到胎死腹中,使得最後什麼事情都解決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