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電種出來吧

作者:林書維

一個設想周全的能源議題,尤其是新興能源的發展,最重要的其實是實際使用者的使用感想與經驗,畢竟再好的構想與效能若失去誘因都無法在民間推廣。台灣在十多年前那首批的太陽能發電補助計劃就是最好的例子,當年首戶看到報章廣告而主動申請太陽能發電裝機的麥先生,不但獲得了工研院報導也得以將太陽能發電板所發的電以一度交換一度(發多少賺多少,按一般電費價格計算)的方式賣給台電,但麥先生在使用幾個月後卻發現電費不但沒有因此減少,反而大幅增加!這原因後來才發現是台電長年來為了防止有人盜電,因此在電錶上都加裝了同時能計算逆向電量的裝置,造成麥先生在自家所發的電在回流給台電的過程中,所有的逆向電力也一併計算在使用的瓦數當中,麥先生一氣之下就把併聯型太陽光電發電系統(註1)給拔了,而當時所有的“綠能先鋒”個體戶(註2)都也有反映出了這樣的問題。當年除了那些不計代價投入太陽能的環保人士外,大多都是講究實際的用戶,所謂的"講究實際"代表想要的不外乎是擁有一組不停電裝置,或是想要降低電費的民眾,講究實際的用戶當然是占多數,因此才說能源發展最重要的即是實際使用後的問題,以耳傳耳的推廣方式才是能讓每位用戶嘗試新興科技的最好管道。

2009年8月8日的莫拉克風災重創了整個南台灣,在屏東縣那些原就低窪的地區更是受災嚴重,沿海鄉鎮外加多年來的養殖漁業超抽了地下水,整塊地層在經過風災後都浸泡在海水裡,土壤變得無法繼續種植人民也頓失生計。於是一向朝非核家園努力的屏東縣政府就在這大力推動「養水種電」的國土復育計畫,也就是讓過度鹽化的土讓成為一塊塊的地面發電系統;深陷的魚塭則成為了集合電力的發電所,此舉讓屏東成為全台太陽能發電量最大的縣市,更善用了南台灣的烈陽,廠商也能因此善儘社會責任。不過養水種電的計劃最重要的就是發電面積的問題,也就是土地的應用面積,一開始在向農民、漁民提案時聽到的第一句話總會是:「你是詐騙集團嗎?哪有這麼好康」,後來經過一戶一戶口耳相傳的推廣,從抱持著懷疑的心態再轉變為加入遊說的行列,整個計畫讓屏東縣奪得綠能城市大獎,但如今因為管線飽和的關係加上土地收用的問題又再次浮現,短期內養水種電的計畫無法再擴大規模,不過相信在政府的努力下,一定能再次說服大家繼續共同來推動這項優質的能源計劃。

20141223日本開發家用小型太陽能發電機,儲備的電量可充電約70台手機。圖片來源:mylohas

想要在家裡也裝上太陽能發電裝置嗎?講究實際面的問題,常見的包括多久才能回收成本?一組裝備要多少錢?裝一組要多久?

就一般而言,太陽光電發電系安裝費用因規格與安裝現場的不同而有差異性,目前市面上系統單價約8~13萬/瓩。如果假設以安裝容量10瓩左右的系統來說工時約為2週,再加上行政作業時間約莫1~2個月不等。回收的狀況則是以裝設每1瓩設置費用12萬元來估計,若裝設5瓩的系統費用約60萬元,整體系統一年約可產生電能6000度左右,如果以現在再生能源躉購費率第一期上限費率9.4645元/度來計算,約安裝後10年左右即可完全回收。身為愛地球的一份子你是否也想接受來自太陽的禮物呢。

(註1)倂聯型發電系統為台灣現在主要太陽能發電裝置,而併聯型發電系統包括了所謂BOS (Balance of System),是指光電板以外的所有系統元件,包括:太陽能電力轉換器、固定金屬支架及基座、電盤及保護器件與電力監測及線材等設施。

(註2)像是學校等各公家單位在使用相同裝置與台電交易電力時,通常為白天用電(太陽能也白天發電),因此較不易察覺電費不正常的漲幅問題。